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六十四章 文会长也是女人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原本就提心吊胆的徐庆夕始终还是没有能够和文淑婷说上话,人干脆不理他,最终他还是被免去了学生会的一切职务。

    有之前学生会的同僚来通知劝说他,“徐庆夕,你最好还是自己辞职吧,我们这么长时间的朋友了,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你也别让我难做。”

    但是他徐庆夕怎么会自己辞职呢?他没了学生会的重要职位,就一点可以炫耀的资本都没有了!他怎么舍得?他不甘心!

    理智还是告诉这位马上就不是学生会领导的徐庆夕,自己在学生会这方面算是彻底栽了,他得罪了文淑婷,是没有可能能够善终了。

    心里一阵烦躁,“凭什么?我这几年任劳任怨,这学生会职务刚要到达巅峰就把我撸了下来,文淑婷你你这个婊子,凭什么决定我的生死?!凭什么让我当替罪羊?!好!妈的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好过!”他在谋划着复仇,而想要复仇的怒火显然也已经烧尽了他仅存的理智“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骚婊子身材还是蛮不错的,看你整日里冷艳高贵的样子,真不知道将你压在身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

    文淑婷也是突发奇想,她想约倪土见一面,不知怎么的,文淑婷内心深处冥冥之中有种感觉,希望她今天自己和倪土碰一碰头,这位冷艳美人还是遵从了内心深处的召唤。

    拿出手机,亲自拨通了早已经查找到的倪土电话。

    “喂,你是哪位?”文淑婷的对面是倪土的声音,显然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的联系方式。

    “倪土,我是文淑婷。”这位女强人已经习惯了说话简洁,但见对方竟然在自己报上名讳之后全然没有反应,内心暗叫了一声‘木头’之后还是自己接下自己的话来:“今晚上找你有事情,请配合一下我的工作,晚上8点宏远楼正门门口见一面吧。”

    文淑婷也是觉得万一对方拒绝自己会很尴尬,于是还是用了一次职务之便,以正事为由把倪土拉出来,其实她也没有什么正事,如果一定要有的话,就只有是劝倪土与母院重归于好,为母院效力了。

    倪土愣了半天,谁?文淑婷是谁?听着怎么这么的耳熟呢?他问身边的刘祥:“大哥,认不认识一个叫文淑婷的,她刚才指名道姓找我。”一时间大脑短路,所以一直记不起来文淑婷是谁。

    “我说倪土,在文学院踢球踢傻了吧啊?文淑婷都忘了?我们土木工程学生会主席,土木工程最漂亮的女强人!”

    大哥都差点怀疑倪土有健忘症了,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尽管一头雾水,倪土还是决定赴约,他不知道文淑婷这里面卖的是什么药,管他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吃完晚饭,倪土7点45来到到的宏远楼楼前等待今天的女主角。

    文淑婷非常准时,在时钟刚刚到晚上8点时就准时的出现了,她几乎不会浪费每一分每一秒,工作狂,女强人是她最契合的标签。

    “文主席好啊,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倪土因为受所谓的“受贿事件”的影响,就像有的土木学生不喜欢倪土一样,倪土对整个土木工程的学生会都好感欠奉,幸亏人家记者女生的帮忙,不然自己这次又得被足委会这几个只会待在办公室里的家伙给强行收拾了。

    “和我一块走走,谈谈你的打算,是继续待在文学院踢完整个大学时光还是就此回到母院土木工程吧?”

    “说实话没有想过,我目前仍然决定和文学院同进退,很快大家期待已久的淘汰赛就要开始了,很抱歉土木学院已经遭遇了淘汰。”

    “没关系,这并不你的错,一起走一走吧,天太冷最好活动一下身体。”文淑婷虽然是提议这样做,但显然倪土的意见并不重要,她已经提前迈步出去了。

    倪土一阵无语,紧跟上去,打定主意不怎么说话,想看看这位女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今天找你来,其实就是想和你说一声抱歉,虽然我也一度很不喜欢你对自己母院的所作所为,可是事实上就是。现在的土木的形势是令人失望的,别人怎么样我并不好去评判,不管他们用了什么手段,我首先知道我们并不配去晋级,如果我们足够强大,是不怕什么黑手的。”这是第一个开眼的土木之人,她是他们睿智的女强人文淑婷。

    “土木是大院,肯定还会有机会的。”

    “倪土,你要不要考虑回来?真的,我是真诚的邀请你。”文淑婷把脸转过来正式着倪土,说实话,如果单论长相的话,她确实是女神级别的,不知多少土木的学生把她定为了梦中情人和意淫对象,又不知多少人黯然叹息,怎么这么漂亮的女子却是在土木这个严重缺少女生的地方!

    “这届已经结束了,下次再说吧……”

    “假如接下来土木这边还有比赛你愿意回来么?”

    倪土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他们俩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学校1,2号实验楼之间的荒芜地带,自从被铲断腿后倪土的预知能力好像是大大提升了。

    “我感觉不太对,赶快走!”倪土附过来,在一个离文淑婷很近的距离上。

    文淑婷被这突如其来的节奏变化搞的也是一愣,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倪土见她这个样子也没管三七二十一就一把拉起文舒婷的手,快步往前走,再过一段距离就是图书馆了。

    这时道路两旁的灌木丛里蹿出五六个人来,其中一个正是徐庆夕!

    “啧啧啧,还真是一对狗男女啊!文淑婷,姓倪的,没想到一不小心就被爷爷我抓了个现行吧?!怎么样,倪土,见者有份,也让我也尝尝鲜?”

    文淑婷刚想有反应,却被倪土拉住了。

    “呦,文大主席,还真是脾气不小啊,你看小弟我就这样被你撸了下来你不得表示表示,来抚平我受伤的小心灵?”说着便要上前摸她

    刚把手伸出来,文淑婷尖叫,倪土却把这只手给拍掉了。大抵是受了文淑婷的一声尖叫的原因,徐庆夕没有惩治倪土刚才的大不敬,掏出一把水果刀威胁着说道:“走!跟我们去校外逛逛!先把手机都交出来!谁敢吱声就捅死谁!”徐庆夕低吼着,显然他已经疯狂了,一条疯狗是不计较后果的。

    文淑婷不愧是文淑婷,事情发生之时她有过短暂的害怕,现在却又冷静了下来,睁开眼的时候,她看到倪土挡在了自己和这个徐庆夕之间。

    徐庆夕自然也没有放过倪土的意思,对他森然笑到:“还真是相逢不如偶遇,既然碰到了,咱们就一起走吧,到时候看看你还有没有继续逞英雄的勇气!”

    倪土他们自然是不能和这条疯狗出去的,万一要是出去了,那还不得脱层皮?徐庆夕已经没有任何理智可言了,他脑海里只剩下报复,而目标就是眼前的这两人。

    “倒也省了我的事,今天一下子就把你们拿住了,现在你们谁也别想跑喽!”

    倪土不断的观察地形,他在计算自己逃跑的路线和时长,“可是现在身边还有一位,就算再强势但毕竟还是个女人,该怎么办才能把她也救下来?”

    倪土在绞尽脑汁的想着各种可能,他必须争分夺秒!

    这时,这一群人来到了前面的一土坡旁边,这是曾经要建人工湖时挖出来的,后来据说是因为有大师给看了看,挖的位置不对会破坏风水就给暂时停工了,学校的主要精力也都在足球场地建设和足球比赛这上面。沿着这个土坡下去便离4号教学楼不远,4号教学楼并不是一个多么有人气的楼,这里经常阴森森的,人也不愿意往这里来,但是这栋楼现在就是两人现在最佳的逃命之所。

    “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倪土下定决心要这么做。

    他看了一眼文淑婷,没办法通知她,倪土希望文淑婷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天呐!她又不是神,哪能猜的出来!?

    瞅准时机,趁着人们不注意,他一把抱起文淑就跳下了土坡!幸好他们是在半截腰落下的,然后又从坡面滑了下去,文淑婷一直被倪土给抱着,毫发无伤,但这么刺激的一下她还是是尖叫着滑下来的。

    徐庆夕反应慢了半拍,显然没有料到倪土会这么做,但是既然已经陷入疯狂,他就必须见到“大仇得报”,不然事后文淑婷这边肯定会让自己生不如死的,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当然徐庆夕只想到了报仇,如果他能想清楚这么做哪怕一分的后果,就不会鲁莽行事了。

    倪土想要拉着文淑婷跑,但是显然文淑婷现在并不具备这个能力,“艹,来不及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倪土一把抓住文舒婷,把她背在了身上,沿着这条小道狂奔。

    徐庆夕他们也滑了下来,这一步稍微慢了一点,幸好他们身上没有累赘,还可以追,“快点,别让他们跑了!”

    倪土毕竟身上背着一个近100斤的人,想要跑多快是不可能的,他坚持着跑到了4号教学楼这里,现在晚上教学楼只开一道小门,是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后面这些人已经追了上来!

    “喂,赶快进去!我堵门!”倪土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像呵斥一样吩咐文淑婷。

    文淑婷勉勉强强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迈过了小门,倪土赶紧闭门,追兵正好赶上来了!

    “该死,插销坏了!赶快找铁棍木头棍,给拦上,快!”倪土大吼道。

    文舒婷稍微有一些恢复,她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教学楼垃圾箱这边有的笤帚的把是棍状的,虽然不是木头不是铁,但这东西韧劲强,是老师体罚学生的必备神器。她赶紧跑过去拿出来。毕竟不是一般的女子,文淑婷经过短暂的慌乱后再一次恢复了镇静。

    当她跑过来时,看到倪土在吃力的顶着门,门已经被推开了一道缝,一把刀甚至插在了倪土的肩膀上!

    虽然受了伤,但看见文淑婷来了,倪土还是抬头给了她一个微笑,他也是怕女生见样子慌乱。文淑婷眼睛有些湿润,但来不及多想,便急急忙忙的把这个笤帚给堵进了门把手里。

    文淑婷不知道该怎么做,倪土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拉上她便往楼上跑,整个教学楼共6层,他拉着文舒婷在4楼找了一个不大的房间,谢天谢地,这个房间有两道门中其中一道门锁着,墙壁上的窗户也被用铝合金栅栏给围上了,不知道之前是做什么用途的。

    管不了那么多,倪土吩咐文淑婷:“咱俩把讲台上的铁讲台搬下来,轻点声!”

    显然这么重的东西换作平时文舒婷是搬不动的,但紧急时刻她还是能抬动那么一点,这已经很好了,倪土这才发现自己胳膊上还有一把刀子,忍痛把它拔了出来!“嗤”的一声是刀子拔出和划破衣服的声音,倪土好像能感觉到血突然流出来的声音。他们尽量控制着声音把门给堵上了。

    在确认出口都堵好了之后,倪土松了一口气,一股痛感袭来,他疼的一屁股坐在墙角。

    “喂,你没事吧?”文淑婷问道,似乎还心有余悸。

    “没事,死不了!”倪土说完‘啊’了一声,显然很疼。

    “刀子都插在身上了,你肯定流血了,得给你止血!”文淑婷理智中透露着关怀,然后黑夜中倪土听到一声撕扯衣服的声音。

    “在哪个地方,你拿我手指一下,我给你包扎一下。”显然文舒婷已经把布片准备好了。

    倪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开一个玩笑:“你撕的是哪里的布片?不会是肚兜吧?”疼痛中他低声笑着。

    “流氓……”文淑婷只说了这么一句,倪土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当文淑婷的温热的手和倪土的手相触在一起的时候,倪土感受到的是温暖,他的手现在冰凉。

    文淑婷并没有因为倪土的不正形而停下手中的工作,把倪土的手臂抬高,迅速给倪土做了包扎。

    “你等一下,很快我们就能回去了。”倪土听到的好像是安慰,开什么玩笑说不定他们那些人正在搜查着一个伤员一个美女呢!

    倪土很累,特别想睡,可是他不能睡,这睡过去了就是昏迷了,只剩文淑婷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太不安全。其实他多虑了,当进门不得之后,徐庆夕好像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突然就害怕了,跑掉了。

    屋内的两人并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他们也不能大声说话,只是彼此紧紧的靠在一起。

    文淑婷知道自己这边很快就要来人了,突然有些舍不得,毕竟再强势,她文淑婷还是一个女人,而今天倪土也算是英雄救了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