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六十五章 这可如何是好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倪土和文舒婷是在两个小时后被发现的,当时倪土已经疼的受不了。他毕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还没有能够做到像是战士一样坚强。

    “你还好吧,救我们的人来了。”文舒婷恢复了冷静,似乎是例行公事一样询问倚靠在墙边的倪土。

    “除了有点疼,其他都还好,我还算清醒。”倪土则是在给自己鼓劲,生怕自己睡着了。

    “就快安全了,待会有人会送你去医院,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就不能陪着你去了。”文舒婷说完便转了身,顿了一下,然后她用一个柔弱的女生难以想象的力量把堵在门口的铁讲台给掰到了一边,铁皮摩擦地面时传出刺耳的噪音。

    看来是文淑婷这边的人来了,朦胧中倪土看见有好几个人,似乎在向她赔罪,走廊上的昏黄灯光照射进来,这个时候的文舒婷似乎冷艳到了极致。

    倪土还是晕倒了,或者说是睡着了更确切一些。

    当他醒来的时候人已经是在鲁中市中心医院里了,他们连夜把倪土送来这里。这是一所鲁中地区最好的医院,医疗水平很高,除了位置上紧挨着共青团路总是显得车水马龙般的拥挤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非常好的。它的北面就是齐都最大的公园——人民公园,曾经这里有一座不算标准的足球场(其实是一片草地,两边有两个足球门),后来被改成了篮球场,成了大爷大妈们跳舞的好地方。

    站在医院的高处俯瞰整座鲁中地区,四处一片生机勃勃的气息,到处都在热火朝天,虽然已经是冬天,但是还有房地产在大搞建设,08年的金融海啸倒是让他们发了家,中国的楼市已经有苗头显示要进入一个涨价期了,接下来房价蹭蹭的开始往上涨,他们要加班加点赶工程进度。都是人精中的人精,中国商人本着“革命主义大无畏的精神”,不到迫不得已是不会停下来的。

    倪土躺在挺宽敞的一间房间里,睁开眼环顾四周,雪白的屋子里屋里只有他一张床,电视机是27寸的,四周甚至还有沙发,头顶上的吊灯感觉也很好看。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又经历了一些什么,倪土看到自己的伤口已经被重新包扎过,医生们已经给他重新做了处理。

    倪土醒来了有一会儿,病房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两个女生,得,一个是柳思灵,一个是杨小雪,他突然感觉气氛似乎立马尴尬了,倪土甚至闻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轻咳一声,便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柳思灵皱着眉头:“你也太不小心了,干嘛做这么危险的事?”

    杨小雪笑靥如花:“哎呀,真是万幸你没事了,倪土,你是条汉子!”

    倪土尴尬的笑了笑,动作稍微有点缓慢的想要坐起来,两边立马搭过来两双手,要将他扶起来,他就这样被“左拥右抱”中搀扶着,旁人要是看到,肯定会感叹“有钱人的生活就是档次高,住vip病房还要两位美女相陪,唉,咱要是有这福气就好了。”

    ……

    柳思灵心思还是细腻的,她好像想到了一些什么,便问正躺在床上的倪土道:“你不是要追我么?你看,只要你能尽快好起来我就答应你!”

    倪土一愣,我什么时候正式的追过她?我靠,这个时候说这个……她这是在宣誓主权么?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吧?

    青春的气息并不会被长时间所处在封闭的环境里所磨灭,倪土就是这样,谁不希望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呢?柳思灵就是这样的,今天她“毫无征兆”的把这件事提了出来,这本应该是倪土梦寐以求的好事了,但是却没有他想象中的兴奋。

    杨小雪在旁边很是尴尬,她的闺密就这样守着她来“告白”,让她左不是,右不是。轻咳了一声:“你们接着聊,我去打点饭去。”说完便施施然走开了。

    倪土目送杨小雪出去,柳思灵也在看,只是她看的是倪土,好像生怕这个男孩子被别人抢了去。

    倪土失血有点多,他昏睡了一天,但没有什么大碍,修养一段时间就会没事了。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舍友们上午在这,他们很快就接到了文淑婷的消息,说是让他们去照看一下倪土。

    “哎呀,你看这倪土,昨天出去以为是好事呢,谁成想挂了彩。”严鹏飞苦笑一声。

    “真是约会有风险,出门需谨慎啊!”张海洋调侃着道。

    “所以你是没一点危险的,没有约会,也不出门。”李献忠打击他的老乡。

    “这里面有故事啊……”众人异口同声。

    一宿舍人整个上午都逃了课,他们是5点叫开宿舍阿姨的门让她提前放他们出来的,严鹏飞一到就急着问医生严不严重,医生说道“没有大碍,就是多流了一点血,修养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可是他们放心了并不代表其他人也放心,杜嘉耀可就提心吊胆了。

    为什么?这一刀子可就像是砍掉了他的命根子,像是砍掉了文学院的大半条命啊,你说这一个星期后就是和车辆工程的第一场淘汰赛了,倪土他踢不了这不是文学院的巨大损失么?到时候他杜嘉耀拿什么去和车辆拼命?又怎样“面对”院长那期盼的目光?

    “倪土,这是学院里给你的300块钱,虽然不多,但也算是对你在小组赛帮助文学院的一点小心意,这些钱就拿去买点好吃的吧。”杜嘉耀把500块钱中的200块留给了自己,反正谁也不知道,500块钱他自己全部留下也没人知道。可是他需要倪土继续为文学院摧城拔寨。

    “队长,这个钱我不能收。”倪土并不想要这份钱,他替文学院踢球只是出于对柳思灵的承诺,与金钱无关,所有的东西与钱扯上关系就有一些变质的味道,并不是说钱不好,他倪土从8,9岁就踢球,也不能是简简单单为了爱吧?可他现在就是别扭。

    “你无论如何都得收下,这是文学院对你能做的唯一的事情,我们给不了你学分,这是我们的心意,也是学院对你的敬重,没有其他意思,现在你才是整个文学院的支柱,文学院可以没有我,但不能没有你,只有你在场上,我们所有人才会感到安心,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快好起来,就算是为了我们小学院的梦想吧,这次是如此好的机会,等待下一次不知道需要几代文学院的人们的努力了,倪土。”

    杜嘉耀极具煽情之能事,他确实希望倪土能早日康复,他确实需要倪土。而倪土也是,既然选择了文学院,就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他讨厌失败。

    倪土最后还是把钱收下了,但是转手就在自己身体好了之后和自己舍友吃了几顿好饭,那几天学校食堂的小炒总少不了他们宿舍几人的影子。

    倪土拿到钱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当初小组赛时徐庆夕的挑衅,那时候的这位土木工程队长毫无顾忌的说倪土和杜嘉耀收了马克思的钱这件事,“原来这杜嘉耀还真是不一般。”这是倪土第一次认识杜嘉耀的真面目,如果杜嘉耀知道会这样,就一定不会把这份钱给倪土,因为这份钱最终毁了他的一切。

    现在的杜嘉耀却在头疼,倪土这个样子肯定是赶不上和车辆工程的比赛啊,他脑海里反复“传唱”着一句话:这可如何是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