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六十六章 外国友人(上)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倪土就一直在这特护病房里进行休养恢复。除了自己舍友以及柳思灵外基本上没有其他人再来。杨小雪已经两三天没来了,也就是说柳思灵在倪土病床前求告白的话说出之后,她就没有再出现过。

    这印证了倪土的想法,原来杨小雪似乎也喜欢自己。

    “我倪土什么时候这么吃香了?两个美女都中意于我?”倪土在自嘲,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太现实。

    其实如果倪土再把文淑婷也算上的话那就是三个人了。可他当然不会把这个女强人算上,倪土压根就没往这方面去想。谁没事会把这样一个只算是接触过一次的又冷若冰霜、毫无情趣的女人想象成是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呢?如果有的话,那他一定是都市小说看多了。

    这种类型的女人,她们的眼里应该只有工作和事业,爱情或者生活只是人生中的一点小点缀吧?

    自从倪土住院以后,她一次都没有来过这里,尽管倪土是为她受了伤。假如倪土自己逃跑的话他百分之百能够跑掉,但是倪土并没有,这让他挨了一刀。

    文淑婷也许是这样认为的,她从其他方面给予了倪土“补偿”就可以了,那就是这间特护病房,这或许就是文淑婷心安理得的不来这里的原因。

    她的家族给出的这部分钱,倪土在医院一分钱也不用花,以医院的“心狠手辣”这费用一定会不少,没看到因为床位有限而把病床安在走廊两边的人么?就这样医院还收他们一人40一天的床位费呢!这么大一间房子,真不知道她们家是干什么的可以不把钱当钱。

    按照严鹏飞的说法这叫“不用白不用”,舍友们也知道了一些事情的原委,有钱人就是想花钱买个心安理得,而受害人只需要好好享受就行了。但是倪土却有一种吃了嗟来之食的感觉,这也是除了球队外让他想离开这房间的又一个原因。

    最近也没有人知道文淑婷在干什么,她像是失踪了一样,显然那天晚上的一次遇袭改变了很多事情的预定轨迹。

    倪土现在每天没事就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风景,有时候会瞅着远处的一栋楼数楼层;有时候会数人民公园的大树的数量;有时候他甚至还会数共青团路上一分钟过多少辆车……

    这些都是他无聊时消遣的好方法,如果倪土会玩游戏,那就不会这样了,这样一间宽敞豪华的房间里电器设备齐全到甚至还有一台电脑,而且还挺好用的,所以张海洋这个懒虫也会经常来倪土这里,因为这里上网不花钱,网速还贼快。

    又是一天,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快速恢复着,除了手臂还是隐隐作痛之外,倪土慢慢的做动作已经没什么障碍了。他在计算能不能赶上第二天的1/4决赛,医生来复诊检查,他趁机问了这个问题。

    “医生,我这个状况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我明天能不能参加一点足球小运动?”他像是在期待医生肯定的回复,倪土渴望参加比赛,足球场才是他应该待的地方而不是这里。

    医生瞥了他一眼,没有好气的说道:“身体重要还是踢球重要?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没有一点分寸?足球能当饭吃吗?!真是理解不了你们这些围着一个球上蹿下跳的人,这么疯狂到底图个什么?你就安安稳稳的在这里待着吧!保证你的健康才是我需要关心的,其他的一切你想都不用去想!”

    这位医生一点也不客气,就像冷面法官一样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倪土试探性的咨询。这让倪土很失望,同时也对这个医生好感度瞬间跌至了0。

    你可以不喜欢足球,但这并不是你随意瞧不起它的理由!

    倪土并没有预料到这位医生做得更绝,在他试探性的提出这个要求之后,好像能够猜透自己的想法,医生随即毫不犹豫的让几个人轮流的把守在倪土的门口,他在救治这方面很是用心,他们的大金主可是明令要求他一定要把倪土“完璧归赵”的,哪有人被捅了这么一下,没过几天就能立马就蹦蹦跳跳和没事人一样啊!

    倪土就这样被类似禁足一样给“软禁”了。整整一天他的心情都不好,这算什么事?他舍身忘死的帮助别人,结果就是在这里被软禁的?这些白衣魔鬼知道自己对比赛有多看重么?只要是比赛就得全力以赴,哪怕是业余中的业余比赛!

    倪土很想去找他们好好的“谈谈人生”,让他们知道他们口中的垃圾,在他心中有多么神圣!

    可是人家医生没有错,他们客观上也是为自己着想,虽然是在看金主的脸色。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出去?!你们这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倪土还是没忍住,站在门口对着门外的人大喊,想要冲出去。

    门口的两个人却摆出一副任你怎么说我们就是不动的样子,那位主治医生过来了,态度好了很多,他劝说道:“你就不要发火了,我们是医生,首先需要做的就是保证你的身体健康,人家把你送来就是为了让你健健康康的出院,你不希望我们因此失业吧?算我们求求你,但凡你一点事都没有,我们是不可能强留你的!”

    倪土冷静下来,知道是谁的主意了,骂了一句:“文淑婷,摊上你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他试着给文淑婷打电话,但是对方一直处在关机状态,联系不上,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倪土熬到了文学院与车辆工程的第一场比赛,可以确定,倪土赶不上了。

    他不知道在没有自己的情况下,文学院会怎样,他知道自己队友的水平,看上去凶多吉少!

    事实上也是如此,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文学院与车辆工程之间的对阵如期举行,这是第一次文学院在少了倪土的情况下进行比赛,全队上下都很担心,也就只有李辉在跃跃欲试,他终于等到了自己“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时候了!

    车辆的帅哥宁洪本来还在期待着和爱慕自己的女生们口中说的那个“神奇的小矮人”较量较量呢,谁想到对方根本没来!这让他好像有一种轮起了沙包那样大的拳头却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很不爽。

    “倪土,你不是很厉害的么?怎么了?害怕了,不敢出现了?我宁洪还想和你过两招呢!你倒是出来啊!你这个胆小鬼!”宁洪很不屑的想到。

    文学院其他人都不知道倪土缺阵的消息,他们兴致勃勃的来,却第一次看到了自己学院的惨败,

    1:4!!!

    他们文学院差点被车辆给打花了!唯一的一个进球还是宁洪拿球时发浪被牛志抢断后打进的,进球的甚至不是李辉,而是卫中华,他使上老劲冲到前场后,一脚远射洞穿了本场比赛比较放松的车辆院队门将把守的大门!

    就这样,文学院在第一回合就被干惨了,如果说谁是最落寞的人的话,那一定非杜嘉耀莫属了。球队1:4惨败,倪土伤病遥遥无期,三天后就是第二回合比赛,球队看不到一点反败为胜的希望,如果能让时光倒流的话,杜嘉耀甚至有一种冲动,他替倪土把这刀子给挨了!但是这也就是他随便的一想,首先时光不能倒流,就算倒流了,他就在现场,肯定还是会开溜。

    文学院全队垂头丧气的离开这片成就了他们却又让他们承受失败的球场。

    站在拉拉队里的杨小雪何尝不失落呢?第一次没有看到倪土在球场上,她都没有好好的加油,整场比赛都非常的安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为文学院的比赛担忧,实际上她现在只是在忧郁,为了自己不能得到倪土而忧郁。倪土不在场上,她的心都丢了。

    人都陆续的离场了,杨小雪还愣在那里,这时没走的不只是它自己,还有一个外国人。

    外国语学院被结结实实的淘汰,霍夫诺格没有了这些人的束缚,也就轻松自在了,他这场比赛是专门来看倪土的,甚至还带来了“专业”的仪器——摄像机,为的就是拍摄倪土,他要把这个令自己感兴趣的年轻人给拍摄下来,他感觉自己发现了一颗埋藏在民间的珍珠。

    可惜今天的主角竟然不在场,霍夫诺格很是奇怪,这人哪里去了?他只是默默的关注着倪土,关于倪土的一切他并不熟悉,所以他想找一个人问一问,霍夫诺格发现了呆立在场边的杨小雪,便向她走去。

    “你好,麻烦请问一下,文学院……10号怎么没有来……今天?”他的汉语水平还没到家,与人交流有一些生涩。

    杨小雪正在想着倪土,就有人来问她,这让她吓了一跳。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在自我安慰,“我和倪土是真的有缘”,她这样想到。

    回头望了一眼对方,竟然是个老外,杨小雪很是奇怪:“你找倪土干什么?”

    “倪土?”

    “就是你说的那个10号!”

    “是的,是的,我是专门来看他比赛的,还准备了这个”霍夫诺格指了指自己手中的摄像机“但是…他今天怎么没有来?”

    “他受伤住院了!”……

    这个时候的天气,也就是中午头还感觉到有点热乎了,就算是这个时候长时间不动还是会感觉到有一点点冷,树叶已经成片成片的往下落,留下了光秃秃的树梢。

    杨小雪“艰难的”接受了霍夫诺格的邀请,要带他去看望倪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