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六十八章 越狱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之前杜嘉耀找倪土的时候没有直接说让他出马,他只是说了一句:“要是有你在就好了”,毕竟倪土有伤这事又没办法,杜嘉耀是一个聪明到让人讨厌的人。

    倪土并不喜欢他,起因是在小组赛比赛结束前后的一系列事情,倪土可不是傻子,他只是不去表达而已。杜嘉耀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在一些人的眼里或许会看不出任何毛病。倪土是整个事件的亲身经历者,他看到的是一个永远在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使坏的所谓队长。

    倪土踢球不是为了这个队长踢的,他要完成的是对柳思灵的承诺,一张白纸,你是去写还是去画都很容易留下痕迹。对于柳思灵来说,倪土就是她的白纸。

    刚出足校的倪土立刻碰上了柳思灵,可以说倪土重新去接受足球完全是柳思灵的功劳,她激励人的手段非常的厉害,足球经理游戏要是有这个美女球探的话,他的激励属性应该去满额20。

    尽管现在柳思灵越来越忙,好像一直在忙着挣钱,但她还是尽可能的花大量的时间去学习,这是一个迷一样的女人。倪土对她的感觉却没有变过,是的,他喜欢的柳思灵,是一个让他重新对足球燃起兴趣的人。

    现在,整个文学院足球队面临着无比艰难的情况,首回合1:4的大比分失利让他们在次回合必须拼尽所有,这是一场关乎球队生死存亡的比赛!但是现在整个球队里却弥漫着一种失败主义情绪,他们全队上下都太依赖倪土了,有倪土的时候能够发挥120的能力,没有倪土的时候也就堪堪发挥80,有倪土再加上斗志昂扬和没有倪土军心涣散比起来,这就根本不是一个境界的球队了。为了商谈对策,全队现在正聚集在一块组织一个沙龙聚会。

    “哎,你说早不受伤晚不受伤,你偏偏这个时候受伤,没事跑什么夜路,跑夜路也要看着点啊!你一个人被扎了,全队跟着受罪!”有人发了一句牢骚,在大难面前,人很容易丧失原则和理智。

    “你嘴上是不是没有把门的?要不要我替你把门关上?!嗯?!”牛志最受不了别人这么说倪土了,虽然他知道这只是抱怨,但是抱怨也不行“你还有没有良心?人倪土为文学院付出了多少?为了给文学院踢球他都把自己学院的人得罪了!人家欠你们什么么?人家一点也不欠,如果不是倪土,你现在还能踢淘汰赛?做梦去吧!”

    牛志很愤怒,他那健硕的块头是最好的武器,很容易就让对方直接闭嘴了,那人心里想道“我不就是抱怨一句么?我当然记得倪土的好了!”

    卫中华说:“现在先不要讨论倪土这件事了,我们今天是要考虑对策的,越是紧急时刻我们越不能自己乱了阵脚!尽人事知天命才是我们需要的态度,拼尽我们所有,哪怕是失败你们心里也会没有遗憾!”

    什么叫“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就是了!卫中华作为学长,是这些人里德高望重的一个,他为人随和热情,很受大家的尊敬,所以他的话可以镇住场面。

    有人会有疑问,杜嘉耀去哪里了呢?凭着他那张巧舌如簧的嘴肯定能把队员们忽悠的嗷嗷叫啊!他现在不在学校里,确切的说是在销金窟里,马克思学院的人兑现的额外奖励到了,一张夜总会的入场票,他可以在这里面消费500块,是一个不算太高的额度。

    杜嘉耀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火热,女仆、警官、护士都在,或严肃、或热情、或妖娆、或温婉,她们穿着性感的丝袜,胸一个比一个大,以至于衣服都扣不上了,白花花的东西晃的杜嘉耀心神荡漾。

    “要不请她们喝一杯?”那可是要给钱的,杜嘉耀忍住了,他在这里就是一个雏,很是拘谨。但他又毕竟是个**发达之人,花花世界让他着迷,他爱上了这里,酒池肉林让他陶醉,他欲罢不能。

    在恍惚之间,他似乎看见了一个熟人,也就是那么一瞬,便没了踪影。那晚他又多花了500块钱,玩了一个晚上,球队的事情一时让他抛到脑后了

    ……

    距离比赛还有一天的时间,倪土也在想办法,他觉得自己坚持个把小时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他想出去,他想参加比赛,和自己的朋友们一起面对一切的挑战!他无论如何也要赶上这场比赛,为了一个承诺,为了自己的朋友们!

    怎样才能出去呢?这种事找医生谈也是白白浪费时间,说不定还会更加引起他们的注意和警觉;找警察?你都受伤了,医院又不是不让你走了,而且你还不用花一分钱,警察也不会只**理,不通“人情”。他们一般会说“我们会处理的”然后就是十天半个月后的事了。所以找他们也没用,也不能找,找来警察会很麻烦;打电话找文淑婷?得了吧,这个“蛇蝎”女人还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电话一直关机,她好像遗忘了这个保护过她的人。正当倪土一筹莫展的时候,自己的舍友打过电话来。

    张海洋电话那头笑嘻嘻的问道:“倪哥,电脑能用伐?”

    这一下子倒是提醒了倪土他,让张海洋和自己来一个“狸猫换太子”不就是一个好招数?

    “你明天有事么?没事的话就尽早过来吧,把宿舍一群都带过来,有事情找你们。”

    “哈喽,倪哥,你不知道我们都是很忙的嘛?你可得出误工费啊!”李献忠在旁边插话,他刚和自己的女友打完电话,便掺和进来。

    严鹏飞说道:“赶明让你李哥这个大诗人给你吟诗几首,也让你体会一下文化的熏陶,帮你净化心灵!”

    倪土笑了:“你们都别贫了,明天一早过来就对了!”

    通完电话,倪土觉得这个计划可行,“这次越狱一定会成功!”

    夜晚的窗外开始有了冷风的呼啸,天气越来越冷了。这一夜文学院的一些人难以入睡,他们明天就将接受比赛的裁决。

    第二天一早倪土的小伙伴们都来了,不到早上八点,这已经是一个很早的时间了,平常这个时候大家才刚睡醒,或急急忙忙起床上课,或干脆再躺下睡个回笼觉不去上课了。

    那几个门神早就认识这些倪土的舍友了,所以也就没有阻拦,只是说要尽量不要打扰病人的休息。

    刚一进门张海洋就吆喝:“怎么,倪哥,兄弟们来看你来了,知道你寂寞,我带了游戏把子来,咱们一块踢几句实况!”

    刘祥在旁边说:“你这个理由太牵强,自己想玩就直说,不知道倪土手臂有个小窟窿?”

    发现自己的“诡计”被戳穿,张海洋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忘了这一出了!”

    “翔哥你的说法并不能令人信服,哈哈,你就是想来玩游戏的!”李献忠也在对他的舍友毫不犹豫地补刀。

    大家闹了一小会儿,也就不再闹了。这个时候正好是医院送餐的时间,这是高级病房里的特殊待遇,送的饭菜也不是普通的医院食堂里那难吃的要死的“猪食”,而是专门从酒店里定制的,护士把餐车推进来,倪土便要佯装吃饭。他吃的由于右手臂还不太听使唤,只能用左手代替,就这样,倪土还是用最快的速度在十分钟内解决。

    “好了,都到我这边来,今天找你们不来,不是为别的,是想让你们配合我一下,待会医生会来查房,大约八点半,海洋你不是想玩游戏吗,今天一天你可以玩个够,等医生查完房走后你就在这里替我一天,你们想想办法把我蒙混过关出去,今天有比赛,我要去参加!”倪土招呼大家说今天的正事。

    “我靠!倪土,你这还真是视球如命啊!这伤还没好利索就忍不住了?”严鹏飞低声吆喝道。

    “我感觉自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顶多在比赛的时候注意一下就好了!”

    “你确定没有问题吗?”刘祥问道,“你可得悠着点儿啊!”

    “没事的!来,翔哥,换衣服!”倪土招呼海洋。

    “好吧!看在电脑的份上,我就从了你这一次,你可得保证不要再受伤啊!”……

    很快倪土和海洋换好了衣服,严鹏飞很配合的出去打掩护,他要充分发挥自己的聊天特长,把门口两个门卫的注意力吸引到他那去。

    “好了,走!”刘祥招呼着大家包围着倪土走出门,顺便把餐盒放到了门外,他不想护士进来,这时严鹏飞正和两个个门卫聊的兴起。

    当倪土一行人到电梯的时候,其中一个保安面带疑惑,心里暗暗在想:“好像哪里不对劲?”

    但他也就是怀疑了一下,又和严鹏飞说说笑笑了。

    趁着早上人多眼杂,倪土躲过了包围,走出医院,倪土终于逃出升天!

    接下来的比赛会有什么惊喜呢?等待两支球队的又会是怎样的结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