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八十九章 第一学院谁封的?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院长董成信莅临现场鼓励队员也只是文学院这支球队训练之余的小插曲,他们还要继续投身到训练当中去。打铁还须自身硬,这支球队的经历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指望别人是指望不上的,万事只能靠自己。

    对于文学院来说,国防学院这个最终**oss异常的强大。国防学院有着最好的配给体系,有着最好的训练设备,他们有着聪明的大脑(不然怎么考的进来?除非走的不可明说的关系),他们有着最坚韧的身体。所以无论哪一方面与这些人比起来,文院的队员们就立马显得“掉价”,巨大的差距让两者看上去根本没有可比性。

    如果学院是一个人的话,国防学院是高富帅,那么文学院就是矮矬穷,国防学院是香饽饽,文学院就是烂窝头,各项条件国防都压文学院一头。

    文学院众人却也没有过分气馁,因为大家都知道有一个人在他们身边为他们提供强有力的保障,他们也愿意相信这个人,倪土开赛以来无数次拯救这支球队,让大家心里很是平静。

    在训练结束时,倪土笑哈哈的说道,想当初自己遇到的挑战相比于这些可不算啥,“都是毛毛雨啦!当时是会感觉担惊受怕,但是我给你们说啊,事后就平淡了,不要紧张啊,你紧张起来的时候会越紧张,和对手相比都是一个脑袋两条腿,怕他们个锤子?!”

    有队友听倪土这样讲,便笑言:“倪土,你确定不是三条腿?”

    大家会意,都哈哈大笑起来,倪土当然也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和这些人相处久了自然而然能了解他们一些段子,他嘿嘿笑道:“比赛的时候专门把球踢给你的第三条腿,看看你这第三条腿到底硬气不硬气”。

    经过一些类似的这么一阵的调侃以后,队内的气氛明显放松了很多,大家对接下来的决赛也没有那么多的担心和紧张了。

    之前文学院绝大多数队员还是略微有一点点担心的,因为自己的决赛对手国防学院,这完全是出于习惯性的紧张。

    国防学院的积威太盛了,他们可是全学校公认的第一学院,可比土木和车辆两个拳头专业有权势多了。倒不是说他们所学的专业有多精深,大家对他们的敬畏很大一部分出于他们得名字以及身上的制服。他们第一学院的身份可以通过一些列事情上体现出来。

    按照例行惯例,国防学院的学生会主席自然而然的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这是自学校建立国防学院以来就一直存在的公理,其学生会主席地位之高甚至可以让他列席学校的公务会议;而相比于其他专业毕业就失业的残酷现实,国防学院的学生甚至是包分配的,到了部队上他们甚至都能当个军官,吃喝不愁,前途无忧,这一点简直太有杀伤力了!时间久了鲁中理工大学里的人们很难想象以“平民”的身份来对待国防学院的学生。

    国防生的军装就是学校里的通行证,是无数个思春少女、糜烂腐女所竞相追逐的标志。学校是他们的舞台,是他们权力的自留地,在校园里他们拥有无上的荣耀,这就是第一学院国防学院。

    所以,国防学院的学生们在鲜花团簇中也自然而然的养成了一种“老子天下第一”的胸怀,这是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也是一种目空一切的傲气。

    包括足球队员们在内国防学生的这种认识态度有利也有弊。

    有利的方面是他们不会担心其他人,因为这些人认为全校无人可以对他们形成挑战,他们在心理上有很强的优势。国防学院的队员是不会有文学院队员们的心理变化的,没有人见过强者害怕弱者的;而至于不好的一面,就是容易养成过于傲娇的性格。而过于傲娇之人容易傲慢,傲慢之人总会为自己接下来的人生里埋下隐患,就比如说接下来的决赛。

    魏君耳反复向自己的队友们强调过:“文学院不同于其他队伍,他们非常的难对付,作为理工大第一学院,我们可不能在文学院这帮末流面前丢了面儿!”

    队员们自然满口应承下队长的要求,队长的话当然要听了,他可是上级,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虽然他们算不上真正的军人。

    实际上很多学生表现的像乖宝宝是有原因的,在国防学院这样的地方,每一个学生将来都会面临工作分配,但分配的地方好坏可就由人为来操作了。所以现实的说,谁会去找国防学院刘凯希与魏君耳等“望族”的麻烦呢?谁会不遵守能够“一手遮天”的人下达的旨意呢?要想在学校里混的开,就没人和刘凯希过不去,而魏君耳又是刘凯希的表亲和党羽。

    所以,在接收到重视文学院的指令后,尽管很多人的内心深处非常不以为然,但是每个人在队长魏君耳还是表现出非常认真对待的样子。其实他们很多人的内心是这样想的:“文学院?一个为我们提供了奶牛的佃户,连自己的女人都留不住,这样一群软柿子有什么用?!我们可是第一学院,他们不是老末儿也相差不多,重视他们?他们值得我们重视么?”

    国防队长魏君耳又何尝不抱有队内其他队员相同的想法呢?在学校其他学院面前长期存在的心理优势,让他很自然的就轻视了文学院。

    不过他有一种很“优良”的性格或者说行事准则,那就是他会无条件的执行自己的表哥刘凯希的建议,或者说命令——不管他认不认同理论上是整个学校权势最大的学生的想法。

    刘凯希让他关注倪土,他奉命行事,执行的一丝不苟。在整届比赛开始前,他就派人去观察文学院的训练,整个比赛国防学院也都有人密切关注着文学院的一举一动。文学院庭院前门可罗雀的时候却不知道他们已经吸引来真龙真凤了。

    密切关注文学院的所有动态,他魏君耳自认已经做的“很给面子”,在他看来,这已经是很看得起自己最终的对手文学院了。说是最终的对手他魏大队长也许不会赞同,如果说这只是国防学院例行的成功路上一块小垫脚砖块的话,他也许会勉为其难的认可这种说法。

    国防学院足球队队长却不知道,自己的表哥刘凯希会比他重视文学院这么多。刘凯希重视文学院,其实是重视文学院里的倪土。

    鉴于早些日子了解到的信息,刘凯希已经为接下来的一切安排了后手。在看了倪土的比赛之后,他更加确信国防生也会败在这个人的脚下,而且国防学院的失败率是百分之一百!

    正如当初文淑婷调查倪土一样,他又何尝没有调查过倪土呢?他找文淑婷这位学校二号学生了解过倪土这个人,文淑婷只说了一句:“踢这样的比赛,简直是杀鸡用了牛刀!”

    这一句话就够了,他刘凯希知道倪土是国防学院的大威胁!

    为了维护“第一学院”的荣誉,为了维护“第一学院”带给他的个人利益,刘凯希必须保证国防学院夺冠,哪怕是为了夺冠不择手段也无所谓,这本来就是他的行事作风,“军人,为了胜利可以牺牲一切!”刘凯希内心里自言自语,只不过他不是军人。

    他刘凯希绝对不会容许闲杂人等染指这项他势在必得的冠军,正如他告诫自己的表弟时一样:“如此众多的人把目光投向了我们,你可不能辱没了第一学院的名声。”

    每个国防学院的人都太重视这个“第一”的名头了,但是他们却忘记了第一学院名头的由来。

    国防学院的“理工大第一学院”称号是谁封的?不是他们学生会主席封的,也不是某位学校大佬封的,而是通过从这里走出的一名又一名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人民卫士们赢取的,是为了避免高空跳伞飞机不受控制的坠毁可能危及地面人民安全而选择驾驶故障飞机英勇就义的英雄处得来的,到现在,学校图书馆前还有这位英雄的雕像,这是人们发自内心的敬意!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批准卫士里却有那么一小部分人不配“第一学院”学生的称号,他们也愧对牺牲英雄的在天英灵。而且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一些事情彻彻底底的刷新了下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