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九十三章 最终比赛前的众生相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虽然经历了第一回合的惨败,但是无论如何生活还得继续下去,文学院的队员们眼下需要做的就是振作起精神,准备去面对最终的比赛。

    在球队里待的久了,倪土这个以前有些沉默的人也变的很活跃了。活跃归活跃,但倪土说话绝对不算多。队里最能说的是“漏哥”,球队队友们这么称呼他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场上偶尔会出现漏人的失误,还因为他的嘴上没有把门的,心直口快,或者说什么话都藏不住,就和漏嘴一样。

    “你们说倪土这一次吃坏了肚子,里面是不是有门道啊?是不是有人那啥……”在倪土和文淑婷畅游周镇的时候,训练场上漏哥和队友们在讨论一些“腹黑”的事情。

    卫中华向来是要在漏哥讲完话之后纠正节奏的,他对着自己的搭档说道:“你这个婆婆嘴,咱们刚不久可是输的连裤衩都不剩了,还有心思在这胡扯?倪土不是说了么,咱们现在只需要好好的恢复体能,把身体养的棒棒的,别的都不用想,下一场比赛咱们得一个个生龙活虎,打出威风来!”

    有人附和:“肯定是有人害他,不想让他上场!不过倪土也是够衰的,身上被挨了一刀,这次又被暗算了。”大家没有明说,因为他们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最大的嫌疑人竟然是倪土的身边人。

    卫中华没有完全阻止住队友们的闲聊,虽然他在队里德高望重,但是显然还不具备“号令群雄”的能力。

    又有人说:“第一场被人暗算了,第二场倪土不会还要被盯上吧?”

    “不会的,你没看见咱们宿舍楼底下的时候谁和他在一块儿么?”卫中华宽慰大家“土木工程的冷艳一枝花文淑婷在和倪土形影不离呢!”

    漏哥“嗷呜”了一声:“倪土还真是艳福不浅呐!这样的牛b角色都能拿的下,妥妥的我辈楷模!”

    “行了,行了,就别叽叽喳喳了,明给你说吧,你没有这个命,哈哈,你看看你,个不高还满脸堆满了麻子,最重要的啊,你眼睛太小了!”卫中华就喜欢调侃漏哥,漏哥也是一阵无语,或者说哑口无言,因为这都是事实,他已经“荒”了很久了。

    大家又重新开始了训练,每个人都在按倪土说的去做,虽然倪土并不在现场,众人也都在祈祷文学院能够在接下来的“最终审判”中大难不死。

    ……

    最后一战开始的前一天,学校里突然传出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国防学院申请将比赛场地换成大场,也就是标准场地。

    “伴随着我们理工大学足球比赛的深入开展,足球运动在全学校取得了非常可喜的成果,足球比赛在学校领导的统筹微信之下,关注度可以说与日俱增。足球运动也愈加受到广大学生的喜爱,这一切都离不开学校对比赛的高瞻远瞩,我们应该感谢学校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完美的平台……因为之前都是小场,本着贴近真实的原则,我们建议决赛次回合改为标准足球场,每个人都应该感谢学校对于足球设施建设方面的积极投入,让我们有充足的条件来还原真实的比赛。”

    以上就是国防学院队长魏君耳在足委会特别会议上“慷慨陈词”。他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将耗费体能更小的足球小场换成真正的标准足球场,其真正的理由或者说意图,是自诩国防学院的体能远远优于文学院,换成大场肯定能在下一场比赛将文学院拖垮。国防的将士们肯定是最能吃苦,最不怕累的!魏君耳出了一个昏招。

    足委会很快便同意了国防学院的意见。这些做官的能不知道他区区一个魏君耳的心思么?不可能不知道的,但是魏君耳背后站着的是国防学院,站着的是国防学院的一众大佬,这么点小事儿有谁会不给“权倾朝野”的封疆大吏们面子呢?

    难道没人知道这样做对文学院不利?在座的又有几人不知道呢?只是没人在乎罢了,足委会主席倒是很喜欢倪土,但为官一任当然要理智大于情感了。

    国防学院的提议通过了,似乎证明魏君耳深得突然袭击的要领,他或者他们根本不想给文学院众人哪怕一点的反应时间。在比赛前一天的下午,通知才下达到文学院的手中,要想改变什么早就tmd来不及了!

    国防学院这边,高兴于魏君耳的高水平发言,连夜赶制了他们学院自己的内刊报纸,把魏君耳的发言稿给原封不动的抄了下来。

    这篇文章也很快就传开了,虽然是国防学院办的小报,仅限于本学院发行,但是却墙里开花墙外香,这小报在院外很受欢迎,尤其是一些女生比较多的学院里更是充斥着国防学院的报纸。

    妹子们痴迷于报纸上那一个个的飒爽英姿,每每看到军装帅的国防生,她们都会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他没有女朋友,他会选择我。”

    大家都在夸赞魏君耳的机智,因为每个国防生都清楚他们的训练很是艰苦。也感谢这种磨练,造就了他们大多数人良好的体魄。每一个国防学院的队员都经历过“精挑细选”,那身体简直没得说。

    安排大场这种明目张胆的借口是那么的有理、有据、有节,文学院只能眼睁睁被这种“阳谋”所彻底击垮。

    牛志、卫中华们基本是没有踢过全场的,伴随着场地的扩大,各种他们在小场上体现的不明显的东西会被清清楚楚旳展示出来,比如说体能、比如说战术要求。

    场地的扩大,单人单位活动面积不可避免的扩大,这就对个人的体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场地大小的不同又可能导致战术安排上的变化,对于这些业余比赛的业余球队来说,在比赛过程中很可能不自觉的出现10-0-0阵型,偌大的中场很容易变成无人区。

    一切都在朝着对文学院众人不利的方向发展。这还不算完,魏君耳又放了一个大招,他找到了杜嘉耀。

    “杜大主席,杜大队长,好久不见,听说在校外逍遥快活的不错啊!那个叫徐青溪的妹子技术还可以么?我觉得她真的挺不错的,当初她的瓜可是老兄我给破的呢,我可是有功的,处女地开垦起来别提有多费功夫了!”

    魏君耳当然认识这个徐青溪了,当初她也是小迷妹,迷恋自己这个有前途的军哥哥。那时徐青溪人虽然只是高中生,却明白找一个大有前途的人是非常明智的选择,如果不嫁老头子在学生中选的话还有什么比国防生更有前途呢?

    当初魏君耳回自己的老家高中显摆,机缘巧合下认识了她。徐青溪很是主动,相识仅仅一天,两人就在学校旁边的小树林里完成了好事。

    很可惜,魏君耳是一个提起裤子就嫌人丑的主,在完成了开发处女地的使命之后便不怎么热衷于徐青溪了,徐青溪却不舍得放弃这条“大鱼”。也是佩服徐青溪这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毅力,她在剩下的高中生涯中化身学霸,努力学习的她终于考进了鲁中理工大学这所名校。

    又漂亮、又踏实努力,那时候的徐青溪,在很多高中男生的眼里那简直就是女神的化身,她毫无缺点,她洁白无瑕。

    虽然有一些钻牛角尖,但徐青溪的目的达到了,那就是和魏君耳同校,傍上魏君耳,或者其他有能耐的主。对于魏君耳来说也没有吃亏,隔三差五就可以免费享受一把,反正他又不打算承担什么责任。

    大学里的花花世界让她着迷,徐青溪也变得越来越变本加厉,她从开始的吸烟喝酒泡吧这样不算出格的事情做起,一步步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徐青溪的努力没有白费,在一些圈子里她已经很有知名度了。在一群以吸某种白色粉末为爱好的群体里,大家都很迷幻放纵,十几个人戳七捣八,里面就有徐青溪的影子。

    “作为队长的你应该有权力决定让谁上场不让谁上场吧?杜队长,如果你能保证明天做到的话,我可以让徐青溪再陪你一天,你知道让谁不上场的对吧?”魏君耳微笑着说道。

    杜嘉耀一听到徐青溪这个人的名字就心神荡漾了,不过作为一个“生意人”,他准备讨价还价一番“倪土可是我们学院的主力,拿他不好办……”

    “两天!”

    “这个……”

    “不用再想三想四了,这是我的底线。”

    “好吧,但是今晚我就得要。”杜嘉耀这头老黄牛还在思念徐青溪那块肥沃的土地,他的大斧早已经饥渴难耐了。

    “好,没问题。”魏君耳戏谑的笑了笑。

    马上,魏君耳便打通了徐青溪的电话,只说了一句:“今明两天的活动都推了,马上到学校南门等你的杜哥哥。”

    徐青溪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和她当初告诉过杜嘉耀的那位胶南老乡吃牛排呢。

    徐青溪的这个老乡追了她很久,天天想着请她吃饭。今天终于“得偿所愿”把徐青溪给请了出来。因为这件事,前一晚上他兴奋了半天睡不着觉,为了今晚上的约会他甚至还逃课专门到步行街买了新衣服,喷上了舍友的香水,他太期待今晚上这顿饭了,这可是和自己的女神一块儿吃饭啊!

    牛排刚吃了一半,他只见眼前这位落落大方又带着些许掩饰不住的魅惑的徐青溪接了个电话,心里便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很快,徐青溪就脸带一些腼腆和不好意思,仪态端庄的微笑着对他说:“真是抱歉,晚上临时有点事,我得先走了,牛排很好吃,有机会咱们再聚吧!”

    徐青溪走了,那位男生失落到无以复加,一顿花了他500大洋的晚餐就浪费了,但没人在乎他。

    杜嘉耀得到自己想要的,就拍着胸脯说道:“魏队长的事就是兄弟我的事,你放心,这事一定办的妥妥的!”

    “那就有劳你了。”魏君耳说完便转身,戏谑的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