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九十四章 考验心灵的“游戏”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当天晚上,杜嘉耀终于得偿所愿,让他梦寐以求的徐青溪,让他茶饭不思的徐青溪,起码在这个寒冷而又火热的夜晚,是属于他的。

    “小哥哥,咱们又见面了呢,你这可以吗?”徐青溪嘿嘿的笑着,显然是怀疑杜嘉耀的能力。

    杜嘉耀吃了点东西,显得雄赳赳气昂昂,当然无惧挑战。

    老黄牛又重新耕耘起了越来越肥沃的土地,只是这头牛越来越瘦了而已……

    既然已经拿人钱财,那就得替人消灾,现在他杜嘉耀已经没有什么底线了。第二天,托着疲惫的身体,杜嘉耀出现在了球场上,他要完成交易,他要完成“历史使命”。

    因为国防学院的提议已经获得了通过,在比赛换成大场之后,足委会临时更改足球比赛场地,由原来的场地条件较好的第一体育场改成学校主体育场第二体育场。

    传言亚青赛有可能要落户齐都,齐都有关部门抓紧完善各项设施来为自己“拉票”,其中有一项就是比赛球队训练场的设置,靠近齐都体育中心的鲁中理工大学自然而然成为了训练场建设的重点,这个号称足球起源地的地方,现在能用的足球场就只有鲁中理工大学以及它南邻的齐都实验中学了。

    幸好是这种传言拯救了学校的第二体育场,鲁中理工大学全力配合,终于将第二体育场修缮到还能踢球的地步,球场下一步将更加完善,但鲁中理工大学的第一届足球比赛决赛对阵双方是享受不到了。

    比赛开始前,文淑婷陪着倪土来到球场边,她似乎就像是送夫远征的妇人一样,仔细替倪土整理了一下衣服。对他说:“要上场了,完成你的夙愿,完成你的使命去吧。”

    倪土望着他,没法说谢谢,这是一个自己不知以什么样的情感面对的女人,所以他只说了一个字:“好。”

    两人就此别过,倪土奔向了球场,而文淑婷则没有准备到现场看球的意思,就此走开了。

    杜嘉耀已经来了一会儿了,这是他这么长时间里第一次在比赛时“莅临”球场。当看到倪土过来的时候,他拍拍手以队长的模样准备训话,却发现理他的人不多,大部分人去迎接倪土去了。

    “倪土,你终于来了,还以为你又遇到事情了呢!”漏哥调侃着自己球队里这个有些悲催的核心。其他人也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倪土,有你在就好了!”

    倪土微笑着,但还没等他回应大家的欢呼和期盼,杜嘉耀就过来“抢镜”了。

    杜嘉耀见队友们没有怎么理自己,显得有些尴尬,他被迫也向倪土那边走去,在过程中杜嘉耀又使劲的拍着巴掌,以此来吸引大家的注意。

    “我说哥几个你们还有没有公德心?倪土浑身上下都带伤,你们还让他上场?”开口就是一句这样的话,杜嘉耀想不抢镜都难,“咱们文学院人穷但志不能短,倪土,辛苦你了,又是刀伤又是肚子痛的,还是不要上场了,身体要紧!”

    大家都在盯着这位抽风的队长,好像是想看清楚这样一个脑回路旋转了十八弯的人是怎么存在的,没有人会料到杜嘉耀会说这些不着调的话。

    “我没事的,倒是你有什么事吧?杜嘉耀,昨晚上过的可好啊?”倪土已经料到杜嘉耀今天来到没有什么好事了,既然已经是决赛,也就没有必要再和他客气什么了。

    “什么?昨晚上我能干什么?你…你什么意思?!不让你上场这可是为你好!”杜嘉耀突然就慌乱了,好像是觉得自己丑陋的行径被发现了一样,声调都不由自主的提高了。

    “呵,那我可要谢你好意了,不过我也在这里告诉你,我是一定要上场的,没有什么事你就不要再掺合球队的事了,文学院的蛀虫!”倪土说话越来越硬气,“你这段时间为什么没有和球队一块儿做了什么你不会忘记吧?”

    “倪土!你什么意思?你在和谁说话?我是文学院的学生会主席,我是文学院足球队的队长!你一个外院的人有什么资格来说我?!我现在以队长的名义告诉你,你被文学院除名了!”杜嘉耀恼羞成怒。

    “这个恐怕你说了不算,问问队友们是想要我还是要一个克扣球队经费来满足自己私欲的淫贼?”倪土指着自己的队友们“大家看好了,就是这位,杜嘉耀!文学院给我们的经费全让这个人给侵吞了,你们好奇这个人为什么很长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答案就是和校鸡逍遥快活去了,用的是我们得装备费,奖金!”

    昨晚上倪土和文淑婷回到学校,在南门停的车,正好看见杜嘉耀搂着一个妖娆的女子从南门出来,文淑婷冷不丁的对他说:“这个女的也是理工大的学生,同时是一个风尘女子,杜嘉耀的钱很可能都砸在这个人身上了。”

    倪土不知道文淑婷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但他相信以文淑婷的作风不可能拿这事胡说八道,既然告诉自己就是要让自己注意小心这个人吧。

    倪土想起了一件事,就是杜嘉耀给自己300块钱说是院里给的奖励,他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从哪听了一嘴,文学院奖励一般最低也是500元标准,但这200块钱去了哪呢?曾经心里的小疙瘩现在已经是压垮杜嘉耀个人形象的最后一根稻草。

    倪土把决定权要到了队友们的身上,对于球队的队员们来说这就是一个选边站的“游戏”,泾渭分明,不能模棱两可。在这里的队员们要选择自己支持的对象,是球队名义上的队长和文学院学生会头子杜嘉耀还是球队场上的领袖和精神支柱倪土。

    “游戏”有输赢,看上去杜嘉耀似乎胜算更大一些,正如杜嘉耀说的,他倪土只是一个外院的人,说句不好听的,这场比赛结束后倪土就会和文学院以及文学院足球队没有关系了。拿一场比赛的结果来赌自己在学院里的未来值得么?所以很残酷,对有些人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游戏”。

    但是的人就不这样想了,第一个站出来的是牛志,他当然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和倪土站在一起,来到倪土身后,牛志和在场上比赛时一样,要做倪土的后盾;漏哥第二个站出来,他虽然嘴上缺个把门的,但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能够坚持原则的。

    出人意料的,第三个站出来支持倪土的,是球队的前锋李辉,这个一直将倪土看成是竞争对手的人,他走向倪土身边,拍了拍倪土的肩膀,说道:“曾经我把你看成是威胁,这么长时间下来,我成了你的支持者,你值得我佩服,虽然我依然对被你抢了风头和核心地位而不满,但如果不是你,我们球队也就只有5场比赛供我折腾。”

    队友们在陆续的选边站,大多数人选择了倪土,但还有4个人选择了杜嘉耀,5:12,就剩卫中华还没有选边站了,他不得不做出选择,这时卫中华走向杜嘉耀,这让杜嘉耀一时兴奋起来,这样他就拥有三分之一的人了,倪土的根基就能被动摇!

    卫中华来到杜嘉耀面前,却没有站在他身后的意思,他用手拍了拍杜嘉耀的肩膀,说道:“老杜,我还是选择在球场上取得胜利,这样我的大学生活就没有遗憾了,咱们场下还是朋友。”说完卫中华便折返来到了倪土的身后。

    杜嘉耀脸阴沉着,没想到倪土这小子在文学院“经营”的还可以,他突然嘿嘿的笑道:“那又如何,我可是球队的队长,我才是球队的老大!你这场比赛上不了!裁判来了我直接去找裁判说你没有资格。”

    “恐怕你没这个机会了,你已经被文学院除去了队长和学生会主席的职务了。”倪土摊开手,他指了指场外,文学院的一位学生会部长正面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神情走过来,来到大家跟前。

    望着这个自己曾经十分渴望却遥不可及的职位,杜嘉耀已经被这位部长判了死刑,他手里拿着的,是文学院特别会议的《关于取消杜嘉耀文学院学生会主席以及足球队队长职务的公告》通文。所以在他面前的不是杜嘉耀,而是一个飘在空中,唾手可得的“乌纱帽”。

    “杜嘉耀,鉴于你在任职期间的一系列所作所为,你已经不具备担任文学院学生会主席以及文学院男子足球队队长的资格,根据今天上午学院紧急会议决议,从现在起,你不再担任文学院学生会主席以及文学院男子足球队队长的职务。”

    杜嘉耀还想狡辩:“你们这是伪造通知!我是不可能被除名的!”他的腿已经开始明显的颤抖。

    “白纸黑字的在这里,你可以谢场了,没有盒饭。”倪土拽过那位部长手里的文件,一把甩在了杜嘉耀脸上。

    杜嘉耀瘫软在地,他完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