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九十七章 比赛开始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之前魏君耳把一切的注意力都放在倪土身上,而这次轮到倪土去盯着国防学院的魏君耳看了。也许有些不自量力,但是他确实是用一种野兽盯住猎物的眼光在看待这位国防学院的队长。倪土把一切的暗箱操作和阴损手段都归咎在了魏君耳身上,如果自己真的是野兽的话,都恨不能生吞活剥了他!

    赛前有一个双方猜边环节需要两位队长共同参与,国防这边队长魏君耳,而文院这一边已经铁定成了倪土。两位队长就这样距离如此之近,他们相视而立,在彼此一拳的距离上,拳头可以转眼就砸在对方的面庞。

    魏君耳想用自己“军人”的威严来震慑眼前这个“自不量力”的人,“竟然想要来搅国防学院的局?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倪土?就他这小身板还不够我们塞牙缝的呢!”国防队长在一瞬间的时间里神游到了天外,他在自我虚荣和高傲着。因为他用自己的威严时竟然换来了倪土那似笑非笑的戏谑表情,让魏君耳觉得自己在对方眼里就是小丑一样。倪土并不怕他们,相反对他们的行为非常之鄙视。

    最后的环节,双方队长要握手,魏君耳刚刚想起给倪土点小厉害瞧瞧,他想在两人握手的时候给倪土使使坏,使劲攥一下倪土,让倪土出个丑,他也就这点胸怀和伎俩了。就这他也没能得逞,没想到人家倪土只是和他蜻蜓点水了一番,好像是在碰什么脏东西似的,魏君耳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在握完手之后倪土竟然将手在自己裤子上反复擦拭了好几把,顿时这位国防学院的风云学生就有些火冒三丈……

    最终,一切的赛前环节都结束了,两支球队就这样摆出了阵仗对垒。国防学院赢得了开球权,文学院挑了一个南侧的球门,这个地方相对暖和一些,北面的球门靠近学校内的共青团路,路边有一些大树在挡着太阳,显得阴森了一些,倒也很配国防院队的气质。就是惨了国防学院的门将了,他上半场要在阴凉地方吃一些苦头了。但是长期的准军事化训练还是在这一刻起到了作用,意志品质的坚定让他看上去还抗得住寒冷的侵蚀。

    倪土趁着还没开球的时候招呼着自己的队友,他知道队员们一定对大场不怎么适应,不能让大家盲目冒进。

    “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是大家每个人负责的面积变大了,我们对场地还不熟悉,积极跑动的时候千万要协同好自己的队友,互相帮助,不要重复在一个地方!”

    球队还在用小场的时候,队员之间偶尔的位置重叠并没有什么太严重的问题,但是在标准足球场地上踢球就不同了,有时候紧急时刻大家可能都往一个地方跑,非常容易造成位置上的空档,而且反复多余的跑动注定会把学生累惨,大家也缺乏合理分配体能的足够经验,后继乏力的风险是存在的。

    倪土他们的策略是稳扎稳打,一个很中庸的安排,大部分的人都喜欢看血脉喷张的进攻狂潮和无与伦比的技术发挥,这也正常,但这是决赛,文学院前面还有一个0:5的大坑没填呢!扎紧了篱笆,以大学生的足球技术想要有所作为是比较困难的,但是面对着一片坦途,不管是谁也能来上个小配合或者干脆轮上一脚。

    倪土对队友们的要求就是谨慎再谨慎,他仿佛并没有记得自己一方正在以0:5落后,5个球的差距似乎不值一提,扎篱笆可进不了球,仿佛他们才是领先的一方。事实上在倪土看来,5个球真不是难比登天的事情,他已经在盘算着怎么样去收拾自己球队的这个对手了……

    主裁判在看表,他并没有再给双方什么准备时间,随即一声哨响,比赛正式开始!

    国防学院倒也显得很是沉稳,把球开出后他们的队员并没有急着向前推进,而是将球回传,在慢慢寻找着机会。是啊!国防学院的学生队员毕竟有着高人一等的智商,他们可并不会像之前的宁洪一样被吓破了胆而举止失措。

    “第一学院”的美名也算是名副其实,他们有着藐视校园里一切人物的心态,虽然倪土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可是第一学院的荣耀是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暗淡的,他们只会越来越自信。

    “知道那人为什么这么嚣张了么?那是因为没有碰到我们国防学院,和我们交手是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以及最惨痛的回忆!”

    对于国防学院来说,最理智的做法也是稳扎稳打,毕竟他们是领先的一方。虽然国防学院也一直想要不紧不慢、稳扎稳打,但是他们却不能这样做下去。开场这么做是出于他们的战术考量,理智上告诉他们,作为领先的一方,完全可以不急不躁,因为大场不仅仅自己的对手不适应,对他们来说也不适应。等着对手忍不住想要进球后,等着对手不顾一切的冲上来后,他们再发动雷霆一击,彻底的击溃对手,这才是最完美的结果。

    可是,与其说国防学院他们的对手是别人还不如说是他们自己,国防学院的领导希望他们打出气势,打出威风;他们的学生头子刘凯希希望队员们给全校同学做一个“好的示范”,让现场的观众看一场精彩的比赛;队长魏君耳当然也想用进攻去摧垮敢于挑战他们权威的人。

    这里的每个队员都太在乎名声了,足球只是他们牟取声望和美色的装饰品。每当这些队员看到看台上那花花绿绿的衣裳,心里就愈发确信自己不能一直这样“玩战术”,他们要向看台上的支持者“致敬”,他们要向全学校的所有人声明,他们,国防学院从来都是一支勇往直前的队伍!

    那么多的学院同学在看着他们,那么多的仰慕者在看着他们,“我们一直玩这样消极的足球肯定会被这里的所有人嘲笑的,开什么玩笑,对付文学院这样的末流还需要我们这样谨慎么?我们就算攻出去对手又能奈我何?我们可是国防学院,我们兵多将广,我们草肥马壮!……喂!文学院你到底是快点出来啊!你们可是落后的一方好不好?!”

    但是文学院的队员们比之国防学院的人更为谨慎,他们很少过半场,过半场的也就只有倪土以及李辉两个游击骑兵。中场就像是楚河汉界一样,是一道双方难以逾越鸿沟。

    场上的一群观众可看的明白,双方就像在各自的半场各玩各的一样,“这他娘的可真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啊!我们学院就这么胆小?!5:0领先当然是继续乘胜追击啊!伟人都说过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场下的就是一群胆小鬼,和这么弱的对手都畏手畏脚的,真是对不起我们学院的名声!“正在嘟囔抱怨的是一位踢球的国防学院学生,在竞争足球队名额的时候他落选了,心里有足够的怨气需要发泄。

    似乎是感觉到了自己人的躁动和不满,国防学院的场上队员还是有些撑不住场面了,脸面很重要,他们开始加快节奏想要冲上来了。比赛快10分钟的时候,国防院队的进攻号角第一次吹响在了文学院的禁区!

    因为比赛场地变大的原因,两支球队的防守空隙被不可避免的扩大,国防学院的进攻球员三传两倒,进入到了一个理想的区域,他们的前锋完成了本场比赛双方的第一次射门。好像是长时间不射影响了国防学院的能力,他们的射门偏出球门一大段距离。

    倪土心里暗爽,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身上背着过多“包袱”的对手还是没有贯彻好刚开始时非常完美的战术安排,如果国防学院继续沿用这样的战术,倪土想要解决他们还需要稍微费些心神,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在倪土的眼里,他们最终将功亏一篑!

    陈坚将球开出,又是一个来回,这一次国防学院卷土重来,他们比之前更加的凶猛,整体甚至压过了半场!但是在传递的时候,由于场地的原因,传球路线被迫变长,倪土瞅准了他们的传球变化,在半道上将球给拦截了下来。面对如此大礼,一定要将球打进之后再好好“感谢”一番!

    倪土带球往前冲去,这是文学院的快速反击!

    国防学院后场空虚,魏君耳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在场上大喊:“快回防!不要放掉他!”

    国防学院不愧为国防学院,他们的战术执行能力非常的强大,整体用非常快的时间就回到自己本方的半场。

    可是他们却还是晚了,匆忙回防之间就算是职业球队也很难组织起有效的防守,这就给了倪土以可乘之机,他一路长驱直入,偌大的足球场那宽阔的纵深,将他的速度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国防学院的队员们很难对他形成有效的拦阻,就像39年的德**队在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迅速就灭亡了波兰一样,倪土将闪电战的运用发挥到了极致!

    倪土他狂飙突进,势如破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