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110章 欧陆风云起篇章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平稳落地,倪土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来到了一个新的国度。

    飞机降落地点是德国的区域重镇和交通中心城市法兰克福,然而这还不是他最终要去的地方,倪此行的终点是位于法兰克福西南约110公里处的小城——凯泽斯劳滕。

    凯泽斯劳滕有一所德国14所理工科学校之一的凯泽斯劳滕工业大学,这所大学是他本次“求学”的目的地。

    倪土听说凯泽斯劳滕是一个人口不到十万的“小镇”,之前他们的年级主任李华在给大家上学科引导的时候曾经说过,鲁中理工大学刚刚和凯泽斯劳滕工业大学建立“友好合作关系”,学校可以挑选少数优秀学生来到凯泽斯劳滕工业大学挂靠学习。何谓“挂靠学习”?那就是学生本质上还是鲁中理工大学的学生,他们只是在这所德国大学里学习一点知识而已。只有成绩特别优异的可以获得这所德国较有名气的理工科大学的正式学籍,前提是必须上完一年的预科以及学够学时的德语课程,德语到达一定水平,这只是“简单”的第一步,接下来还有一系列苛刻的条件需要逐步完成才能“有幸”成为这里真正的一员。

    李华曾经说过:“顾名思义,这所大学所在的城市是德国的凯泽斯劳滕市,凯泽斯劳滕整个城市人口堪够十万,比我们大学所处的尚马镇差十万,是我们所在章店区的十分之一。不过他们的土木工程专业水平很不错,如果能够去往这里求学的话一定能够帮助大家学习到更好的知识,练就更好的职业技能,帮助你们走向职场的康庄大道。”虽然还没有最终目睹,但以倪土对李华所讲述的情况来理解,目的地还真是一个中国小镇的规模……

    现在还不是对这个目的地品头论足的时候,刚下飞机,倪土在德国的第一个麻烦便出现了,因为他不会德语。他怎么就匆匆忙忙、糊里糊涂的到国外来了呢?

    虽然很大一部分德国人能够听的懂英语,但估计这里人的英语水平真的会像中国人一样,倪土自己国内学习到的英语很难用在实际交流上,如果他用自己的中式英语来和一群日耳曼人对话,**不离十的可能会得到一句“见鬼,我他妈知道你在说什么?!”

    倪土在来到德国之前草草的查过路线,但当自己真的身临其境之时,他瞬间就抓瞎了。行色匆匆的人们是不会理会一位黄皮肤少年的,只会任由他孤零零的在风中凌乱。因为是他自己一个人突然来到,就更不会有热心的留学生同胞们到站接机,他倪土又不是什么名人。

    “贫在闹市无人问,富居深山有远亲。”虽然用在此处并不算太恰当,倪土的境遇确实实实在在的无人问津。但既然已经身在异国他乡,就只能记住凡事只能靠自己。霍夫诺格?倪土想到过他,但是之前他说过,他要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因为上学期已经结束了,这个老外便领着一位叫蓿清溪的少妇去度假了。现在不知道两人现在在哪嗨皮呢!

    “早知道就提前问一下霍夫诺格那个老小子了!”倪土在心里后悔。

    这个年代是没有高档的智能手机来为自己导航的,倪土只能靠一本在燕京买到的德语词典以及飞机上寻到的法兰克福旅行地图开始迈出自己德国之行的第一步了。

    他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找一个地方凑合一晚上。他娘的机场旁边的酒店动不动就是几百欧元的房价,倪土可负担不起这个钱。

    百密一疏,一疏百密,幸好他在来德国之前破天荒的想到了查了查关于住宿的信息,在法兰克福市区有一家jundherber(青年旅社),虽然要走将近两个小时,但对于倪土来说也无所谓了,正好可以感受一下是不是外国的月亮更圆一些。

    在外面露宿街头一宿?别开玩笑了,欧洲这个治安环境可比国内差远了,一个刚刚来到这异国他乡的人想要见识一下白天无法见到的事情的话可以考虑找一个没有“同行”占领的路边长凳,然后在寒风中休息一晚。

    去往青年旅社的路也很好走,只要沿着b43号公路前进就可以了。因为知道自己现在穷,倪土并没有舍得选择搭乘一辆出租车,据说这里的出租车也不便宜,他步行去往住宿的地方,但愿有房间。

    走出位于法兰克福西南的飞机场之后,便立刻进入到一片森林区,这里环境很是幽静,德国的森林覆盖率着实不低,虽然是冬季,也着实别有一番风味。

    从机场继续沿着公路走,大约有不到50分钟的样子,前方一片开阔。倪土抬眼望去,原来是一座体育中心,根据之前查到的信息,这就是德甲球队法兰克福俱乐部的主场德国商业银行竞技场。

    倪土对这个俱乐部还是有些印象的,因为曾经有一位中国球员在这里无限接近成功过,这位球员的名字叫做杨晨,位置是前锋,当年杨晨转会德国之后做过一段时间的法兰克福主力,如果不是受伤以及国足频繁召唤的话,他很可能会在这里取得更好的成就。

    在体育场外面驻足,倪土算是歇息了一会儿。这恢弘的足球场横亘在自己眼前,很吸引人,这样的场景又何尝没有经常出现在自己的梦里过?就像打篮球的人向往nba一样,但凡有追球的中国足球运动员,都想来到欧洲踢球,这里是足球世界的中心,也唯有在这里踢球才能提高自己的足球水平,才能“师夷长技以制夷”。

    拐进体育场外环路,紧挨着这座足球场建筑的倪土,在高大的足球场面前显得是那么渺小。确实,这家德甲中游球队对于现在的倪土来说堪称巨无霸的存在,倪土也没有想到,转眼之间,代表客队来到这里与法兰克福对决的时候,他的身份会从一名默默无闻的游客路人甲摇身一变成为一名征服者!

    从球场往市区走了大约50分钟,倪土终于在坐了一天多时间的中转飞机又赶了近近2个小时的路之后,来到了这家法兰克福青年旅馆好在旅馆有空房,倪土不用露宿街头了。

    花了30欧元的样子,便住了进去。倪土应该感谢那个与自己断绝关系的人,是她帮自己换好了欧元,国内学校的奖学金也会在一个月内到账,据送自己离开的人所说,这笔钱由凯泽斯劳滕工业大学代为支付,一个月大约200欧元,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也是实实在在的疲惫,倪土刚一进入旅馆便倒头就睡了,这一晚他睡得很死。隐隐约约地,倪土好像做了一个梦,那个梦有一些光怪陆离,梦境中的基调好像是千万人正在灯火通明的足球场上加油助威,看台上有一位光着膀子的大汉在引领着人群高呼着什么口号,球场内有两支球队正激烈的厮杀着,一位看不清面貌的球员正带球衔枚疾走,就像进入无敌模式一样根本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当此人单骑闯关将球轰进球门之后,现场的气氛达到了**,球迷们发出的高亢声音的让人不得不捂住耳朵。然后画面一转,烟花升起,那个看不清模样的人高高举起奖杯……一切又恢复了寂静,倪土醒了过来。

    睁开眼一看,第二天的朝阳已经升了起来,倪土当即出门,他要赶往客运中心准备乘车去目的地大学报道。虽然不会德语,但是凯泽斯劳滕这几个字倪土还是会写的。

    昨晚急着休息,倪土是在早上出门的时候才发现整个青年旅舍的墙壁上都涂满了足球主题的涂鸦。他甚至在这颇有创意的涂鸦中发现安德烈亚斯·穆勒的画像,这位从法兰克福走出去的前场自由人是整个城市的宠儿。虽然他03年回归时已是35岁高龄,但一个欧洲杯冠军世界杯冠军成员冒着“晚节不保”的风险加盟濒临降级风险的儿时母队欲救球队于水火,无疑是一件令人感动的事迹。

    街边偶尔还有几个小孩子在追逐足球嬉戏谢,倪土甚至会在想,他们也许会是下一个贝肯鲍尔或者马特乌斯也说不定呢。上去冒昧的和他们玩了一会儿,几个小家伙踢的很是有板有眼,虽然彼此语言不通,但是一起踢球时似乎也不需要额外的言语,大家都很开心,结束时彼此相视一笑。

    街道上倒是很整齐的样子,法兰克福可以算的上是德国的大城市了,繁华的商业街上张贴着法兰克福俱乐部球星们的海报,一些商品品牌想借用球星的名气来为他们招揽生意,显然,这种做法效果不错。

    路边遇到的这些倪土都无暇顾及,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到客运中心买张票,然后赶快去往陌生的“小镇”凯泽斯劳滕。

    冬天的德国还是很冷的,不过这个倒是对倪土没有影响,谁让他来自中国的北方呢?西伯利亚吹过来的冷空气造就了倪土一副抗冻的身体。

    “靠,老天爷,幸亏我老家比这冷!”倪土颇感自得,与中国北方的冬天相比,德国西部的寒冷确实是小意思。

    ……

    上午10点,倪土坐上了前往凯泽斯劳滕的巴士,他终于可以把那张写有凯泽斯劳滕名字的纸牌给收起来了。这张纸牌无疑在向世人宣告:我是一个外乡佬。路上的风景很是迷人,在游览了大约2个小时过后,一股脑匆匆出国的倪土终于来到了这座素未谋面过的小城,倪土的到来对凯泽斯劳滕目前来说只是多了一位游客而已。

    而事实上,正是倪土的到来,微微改变了一丝历史的轨迹,也正是他的到来,翻开了凯泽斯劳滕历史的新篇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