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111章 凯泽斯劳滕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凯泽斯劳滕整个城市确实是太小了,这是一个人口不足10万的小城,以至于倪土甚至走路都不用太长时间就能横穿整个城市。

    并不太难找,凯泽斯劳滕工业大学便呈现在他的眼前。又忙碌了一上午的倪土终于可以好好坐下来喘口气,看看大学校园的风景什么的了。

    倪土的生活要从这里重新起步,先学习一年的预科,他还并不能立马接触到专业的知识,一个连德语都不懂的愣头青怎么去学习呢?

    而自倪土到德国后因为语言上带来的不便也让倪土下定决心好好的学习德语,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习到最基本的德语知识。

    沿着校内的小路走,可以好好的欣赏这所大学舒适的环境,虽然这个时候是冬季,植被有些害羞,但这里的街景也很值得品味,毕竟是异域风情。路边的图书馆虽然没有国内大学的图书馆那样宏伟壮丽,与之相比总显得有些不够大气,但以倪土目光所及以及日后的体验来说,这里的图书馆还真的可以说物尽其用。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倪土从国内来的时候听说德国的书很贵,如果要查资料的话大部分学生的选择都会是图书馆,倪土想到自己在国内上大学时图书馆的场景,整层楼人倒是不多,但座位却都被占了。

    围着图书馆看了一圈,倪土也该办正事了,他要找那个自己的接待人,信息上显示他就在图书馆附近办公。

    当倪土终于找到地方去敲门的时候,只听见里面传来了一句大声的抱怨,虽然听不懂德语,但想一想这个语气就不是好词。倪土等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才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门被打开,映入倪土眼帘的是一位高大的日耳曼中年壮汉,看上去40岁左右,似乎是很少去打理缘故,头发看上去有些蓬松凌乱;他脸面微红,应该是长期饮酒的结果。此人脸带愠色,以他直勾勾的表情来看似乎是倪土坏了他的什么好事。

    这个人用一种俯瞰的姿态看着倪土,一个至少有1米85的人盯着一位1米75的人,两人差了10公分。他没有开口的意思,似乎是等着倪土自报家门,后来倪土才知道,他经常要接待一些国外过来的留学生,他们语言各异,看看来人说什么,他便以什么语言和人交流。别看他有些邋遢,他可是个语言通,除了德语,还会英语、俄语、日语以及一点点的汉语。

    倪土也不满意,卧槽,老子刚来你就给我摆脸子,你日耳曼人还真是难交往。倪土自然而然的用中文说:“你是施莫尔克先生吧?我叫倪土,来自中国,之前已经联系过。”

    对方表现出一副了然的表情,把门让开,对倪土说了句中文:“进来吧。”

    “嚯,这个家伙居然讲中文,看来我的母语汉语已经很受国外任的欢迎了嘛!”自嘲了一下,倪土只简单的说了一句:“谢谢。”他对这个不怎么热情的人有些不感冒,显然叫施莫尔克的这个人现在有些敷衍。

    倪土进门以后,便听到施莫尔克的屋里传出了一阵足球比赛时的喧嚣,这家伙似乎在倪土来之前正津津有味的看着足球集锦。

    施莫尔克把笔记本电脑一扣,便拖了把椅子放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自己也坐下,开始认真打量起倪土来。

    “说实话,你这个时候来,嗯……一个人,实在是太突然了,这两天就先住在公寓里,学校里。”施莫尔克似乎在组织语言,显然他的汉语水平还不够完美,“但是不是免费的,20欧元一天,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接下来你可以选择在外租房或是寄宿,因为你不是这个学校的正式学生,还没有资格申请学生公寓。”

    人说的很直白,倪土便在施莫尔克略有些敷衍的安排下住进了一幢临时公寓里,暂且安顿下来,接下来他的重点就是住宿这个大问题。

    ……

    很奇怪,倪土临时办的全球通卡竟然接到了霍夫诺格的电话,他只用这电话卡给家里人以及自己的舍友打过电话,给舍友打电话的时候那头一阵鸡飞狗跳,一切都很正常的情况下,倪土怎么就不声不响的去了国外了呢?

    霍夫诺格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自己号码,倪土猜是自己的舍友告诉他的。

    电话里传来这位30岁的德国“未成年人”兴奋的声音:“嗨!嗨!嗨!倪土,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不声不响的就去了我的国家?我还没有给你壮行呢!”在那位叫蓿清曦的少妇全天候的精心的指导下,霍夫诺格的汉语水平突飞猛进,而且他对于汉文化的了解也很有见地,客套话说的很溜。

    倪土能够在这异国他乡听到亲切的声音,也很高兴,他对霍夫诺格讲:“老霍,我这来的也是稀里糊涂的,什么都没有准备,刚在法兰克福下飞机的第一天还是随便找个地方将就了一宿呢!特妹的,老子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根本就没有办法和人交流,早知道多向你请教一下德语了!”

    “啊哈!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霍夫诺格显然是在炫耀自己的汉语水平,以借此“打击”小自己十岁的倪土,和霍夫诺格熟了之后,你会发现,他远没有在外国语学生面前表现的那么严肃,他的心理年龄似乎在20岁的时候就在原地踏步了。

    倪土没有理会这种炫耀,他想抓紧时间向霍夫诺格请教,“你刚到中国的时候是日子怎么过的?也是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

    “那当然是我天赋异禀喽!”霍夫诺格哈哈一笑,实际上是他刚一到大学门口就被倪土热情的同胞们给包办了一切,那几位中国女生刚要出校门去购物嗨皮,便碰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帅气外国人向她们求助,自然是舍命陪君子,为他解决一切困难了,洋人有难,八方支援。

    “说人话。”倪土可没时间和霍夫诺格打哈哈。

    “嗯,倪土,作为过来人,我想提醒你,冒然来到一个新的环境,适应起来是很困难的,你比我遇到的困难会更多,中国人在德国可元不如德国人在中国好混,你没有可能会比我能遇到如此多的热心肠。”霍夫诺格开完了玩笑,还是和倪土正儿八经的谈了起来。

    “我现在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住宿问题,凯泽这边我没法申请学生公寓,只能选择租房子或者寄宿,租房子又太贵了,我可负担不起。”

    “上帝保佑!我佩服的就是这种说走就走的人……”霍夫诺格嘟囔了一句:“看看能不能神情寄宿呗,选择寄宿的话还能更好的融入当地的生活,对你学习德语也很有帮助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接待我的人说改天会给我提供名单,让我选择寄宿家庭。”

    “可惜我家不是凯泽斯劳滕,我是达姆施塔特人,如果你不介意每天骑5个小时来回上课的话我可以推荐你去我的老窝,啊哈!选择寄宿不过也已经不错了,你先在凯泽斯劳滕找一户人家,熟悉环境最重要,倪土,好好在德国混吧!过段时间我回国看望你。”

    倪土调侃了他一句:“你还愿意回德国?我猜你恨不能死死的抱中国的大腿吧?”

    显然霍夫诺格现在并不想回德国,这个老小子在中国混的滋润呢!不久前他刚被人请了去冒充外国专家,在发布会上人模狗样的待了半天,没有说一句话就挣了块钱。更为重要的是,还有蓿清曦这位少妇的陪伴,他更是乐不思蜀,在德国他哪来的这样美丽的待遇。

    蓿清曦这位女士可是把霍夫诺格照顾的很好,也是后来,倪土才知道这个蓿清曦是一位有夫之妇,她和自己丈夫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可是这个人鬼迷了心窍,见了霍夫诺格之后便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人家有一种说法叫抛妻弃子,蓿清曦来了一个反例,她玩的是“抛夫弃子”。蓿清曦骗霍夫诺格说自己已经离异很久了,霍夫诺格一开始并不知情,但是当人家丈夫带人撞进门来捉奸时,刚好发现霍蓿两人正在大白天做着羞羞的事情,顿时将两人一顿暴打,场面特别的火爆。

    爱慕洋人的女人很多,不知道做到蓿清曦这种程度的人有多少。差不多一年后,霍夫诺格也因此跑回了德国,在德国待了很久才敢回中国。

    而那时的倪土已经不仅仅是一名学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