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187章 目光要放长远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出人意料的,在赛季前两轮连续入选比赛大名单的倪土,在第三轮比赛却没有再次得到库尔茨的“信任”,他被排除出了比赛大名单之外。

    这一场比赛倪土是在看台上度过的,有些煎熬,但是他只能就这样干看着。

    而凯泽斯劳滕这场比赛的最终结果只是在主场1:1战平了亚琛,场面比较平淡,或者说是危险,对手在第17分钟就反客为主取得领先,而凯泽在第71分钟才堪堪将比分追平,如果不是伊利切维奇这个救命般的进球,凯泽主场就要落败了。

    球迷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好球队凭借顽强的斗志将比分扳平才避免失败的发生,这可是主场,他们略微有一点点失望。

    倪土也同样是失望的,他比球迷们更为失望的是自己只能被动地作壁上观,就像一只被捆住四肢的野兽,有再强的战斗**也无处奔跑。

    亚卡姆在本场比赛获得了出场的机会,他和倪土一样也是替补登场,两人替换下的全都是是简德里塞克。

    公平地说这位土耳其前锋这场比赛发挥还算凑合,虽然没有进球也没有助攻,但是他却并没有给球队带来胜利。

    比赛结束的时候库尔茨耸了耸肩,他对这场比赛的结局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正如凯泽斯劳滕电台里那位主持人在比赛结束时总结的一样“我们球队在本场比赛的只能说是发挥出了一半的实力,球员们在比赛中显得有些放不开手脚,不清楚是主教练对球队战术安排的原因还是这个对手让他们无所适从,总之比赛结束后我们需要好好的总结,当然也不要过分失望,我们毕竟3轮不败。”库尔茨的心情似乎并不是太过失落,他们开局2胜1平,现在排名联赛第三呢!

    不过当他们第四轮联赛在客场被帕德博恩0:0逼平之后,遭遇两连平的凯泽斯劳滕和他库尔茨受到了一丝压力。

    压力的主要来源于球队上个赛季的阴霾,凯泽也是赛季开始时打了一波不错的小**,然后他们的形势就有些不妙了,现在球队似乎又将面临相同的结果,所有关心凯泽的人都有了一丝担心,凯泽已经耗不起了。

    倪土再一次没有落选了18人大名单,连自己的好友沙迪都在训练时来“嘲笑”他:“嘿,可怜的土,要不先回炉重造一段时间吧?二队永远是你的家!”

    面对好友的“打击”,倪土回了他一个中指,说道:“老子可是一线队的球员,你就羡慕嫉妒恨吧!”

    话虽这么说,他一个一线队的替补还不如沙迪这个二线队的主力呢,起码人家有比赛可打,自己在一线队这样半上不下的算个球呢?

    可不知道为什么,库尔茨就是不放倪土随二线队打比赛,就这样干放着自己,也没有和他谈过丝毫,倪土现在在一线队的现状是训练照旧,就是不能比赛。

    沙迪给倪土出主意说:“要不就再等等,你刚进一线队哪能有那么多机会任你挥霍啊?“

    倪土和沙迪的想法是一样的,现在联赛才刚刚开始,自己又不是什么名人,是万万不能着急的。如果心高气傲的他上去逮着主教练就是质问:“反正你又不用我,就让我踢几场丙级联赛呗?老牛得常耕地,不然会变懒的,你到底放不放?“又能有什么用呢?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如果倪土向主教练表明这个意思的话,他一定会得到批准,而且说不定以后就“不用”愁了,他可以整个赛季都待在丙级联赛里了。

    不过有人不像倪土这样能忍,球队目前已经遭遇到了2连平,弗兰德李希除了表现出一丝的担心之外,更为强烈的就是为倪土鸣不平了。

    “真不知道库尔茨先生为什么不派倪土上场,他是个年轻人没错,但是他的作用也很明显啊,这两场球球队的前场简直是乱的一塌糊涂!”由于是站在倪土这边的立场上,他说话时有些夸大,球队的前场确实不算很流畅,但还不至于沦落到一塌糊涂的地步。

    这句抱怨是在酒吧里和其他志同道合的球迷朋友们“喝一杯”时说的,弗兰德李希没有用这句话在家里安慰倪土。他是一个坚定的倪土派,所以酒吧里的朋友们就很容易理解他的心情。

    这是一个睡都能发表意见的地方,所以一定会有人说:“球队目前还没有输过,这已经很不错了”,不同的观点立场不同而已,不过人们还算给弗兰德李希留了面子,没有更直白的反对他的看法。

    如果说谁是最支持他的理论的话,非施莫尔克莫属了,这个球迷头子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也算是倪土派,是转变的最快的那一个。

    “我觉得如果倪土上场的话我们球队的表现会更好!他前两场比赛你们有没看过的么?建议你们回去看看录像,如果没有,就少喝点酒以后多看比赛!“

    施莫尔克一说话,顿时酒吧里大部分人禁声了,至于各自心里想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像这种小小的分化在生活中似乎很常见,球迷们有分歧,教练员之间也有分歧。主要的分歧来源于库尔茨和助教鲁茨。

    在球队两连平之后,鲁茨找到库尔茨,向他表明自己的建议,他说:“马尔科,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启用新的球员,球队的前场需要活力。”

    “我们有很多新成员啊,亚卡姆不就是么?”库尔茨笑哈哈的装傻,他似乎心情不错,没有被2连平所打击到。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倪土在前两场的比赛中我们都有目共睹,他是可以给球队加成的球员,虽然他很年轻,也没有多少经验,但我相信他一定是球队前场的润滑剂。”

    库尔茨看了看自己的助手,显然对方的思路和自己是一样的,他自己也认为倪土的作用还有更深层次可挖掘的潜力,但是他比鲁茨想得远,趁着赛季还没开始多久,他想要去磨砺磨砺倪土这名年轻球员。

    于是库尔茨回道:“我当然可以安排他登场比赛,这完全没问题,但是我们憋一憋他你不觉得更好么?

    鲁茨不是太明白自己搭档的意思。库尔茨干脆解释道:“我们需要一个宠辱不惊的球员,有大将之风的球员,这样的球员才可以把球队的前途交给他,虽然我们都很看好他,他只踢了有限的比赛,贸然之间的重用万一用坏了怎么办?”

    最终,库尔茨还是答应在下一轮比赛给予倪土上场的机会,但是他会更加严格的要求这名球员。

    “我们要把目光放长远一些,球队要重用他就要小心的呵护他。”库尔茨的理念里又这样一条,因为他深知一个道理,刀子磨的太快太锋利,用起来顺手,但也容易折断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