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208章 “中国德比”(中)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与德国的同行们或轻松或好奇的态度不同,中国的媒体们此时面对的可绝对是一场“狂欢盛宴”。

    连很多不是体育专业口的媒体们都参与了进来,实在是因为接下来的一场欧洲联赛里将有可能出现的奇景,两支相互对阵的球队中都有一名中国球员身在其中,虽然是乙级联赛,但又有谁能保证这样十年一遇的场面,以后说不定会是二十年一遇呢?

    倪土和邵家壹两个中国球员将会在欧洲的联赛里相遇,代表各自的球队去争取胜利。

    由于出生于燕京,又和各大媒体相处地关系相处融洽,邵家壹在国内媒体这一边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媒体们近些年的宣传之下,这名兢兢业业的球员已经可以称作是留洋球员的标杆之一了,目前英国有郑直,而德国就是他邵家壹。当然在葡萄牙还有一个“妖孽”,在上个赛季就差点拿到了联赛金靴,要是吴小木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足球上的话,联赛金靴都可以说能够拿的下,谁让他有一个妖娆的记者女朋友呢?

    因为种种原因,邵家壹是很受欢迎的,起码要比倪土受欢迎得多。面对媒体们的造谣,后知后觉倪土并没有去做什么有力的解释,而伴随着大咖冰言的“一锤定音”,似乎坐实了自己不爱国的传言。无法改变的是,只要倪土一直没有更换国籍,他就是一名中国人,而只要是中国人,就有必要进行一番报道与炒作。

    于是国内媒体们蜂拥而至……绝大多数来到了科特布斯,不是媒体们不想去凯泽斯劳滕,实在是他们没有“登天梯”,不知道该怎样联系倪土,据说倪土这个人很冷酷装b,为数不多的几个在凯泽斯劳滕训练场大门外等待的中国记者心理忐忑万分。你看,有时候记者都能被别有用心的人的渲染而轻信那些别有用心的言论。

    而科特布斯这边就不一样了,邵家壹已经在国外打拼多年,没有一点倪土式“暴发户的丑恶嘴脸”,相反,这位帝都好球员温文尔雅,基本上对媒体朋友有求必应。他优良的性格为他迎来了普遍的欢迎。

    于是他被迫在科特布斯的一些餐馆酒吧频繁的接触自己的同胞,被问到的问题也无外乎“对接下来的中国德比怎么看”,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给目前的中国足球,毕竟所谓的“足坛扫黑”行动正在雷厉风行的开展着。

    冰言适时的出现了,他可比自己的一些中国同行权限高的多,在上次找邵家壹了解那个不识趣的倪土后,这是他第一次找到自己的燕京朋友,地点是在一家夜总会里,之所以选在这,因为冰言也是男人,而且是一个“风流倜傥”的男人,自然有他的一些需求。

    邵家壹其实是很不情愿来到酒吧与夜总会这些场所的,相对于自己国内的同胞球员们来说,他算是一个很自律的球员了。按理说自己作为职业球员应该尽量少来这些地方,但是谁又能要求自己的媒体朋友尤其是那些行业大咖们和自己一个调调呢?

    他还是来了,在混乱场所里一片相对偏僻安静的地方见到了自己的“朋友”冰言记者。

    “家壹,快坐,快坐!我这都已经干了好几瓶啤酒了,德国的玩意儿就是正宗,好喝极了,真爽!”冰言站了起来迎接邵家壹,完全一副好客的男主人模样。

    邵家壹微笑着和冰言打招呼并说了一句抱歉,他来晚了一点点。

    “见到你实在是太开心了,你也知道西班牙没有几个我们的同胞的,那几个小娃娃完全不成气候,我真为咱们国家的足球人才感到担心啊,像你这样能闯出一番天地的实在是太少了!……来敬你一杯!”

    邵家壹端起酒杯和对方碰了碰,没有过多的言语。他也知道这个冰言实在是难缠,所以尽量的敷衍,自己完全可以不用去鸟这样一个人,但是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看看那个可怜小孩子的倪土吧,邵家壹有一万个理由相信冰言在倪土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否则怎么可能出现冰言在国内的那些文章呢?

    “这个倪土太年轻,确实不上道,看吧,被这些无冕之王给害惨了吧?”邵家壹心底里暗叹一声,替倪土觉得可惜,踢球不就是赚钱么?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和记者或者教练进行一次利益交换虽然恶心,但是大环境如此,由不得你不做啊!

    所以,原本并不打算“伺候”这个“妓者”的邵家壹还是来到了对方的面前,现实很无奈,他可不想自己在壮士暮年的时候回国却没有地方落脚,职业球员不容易,整天在这种环境里,谁能好好的踢球呢?

    冰言来这里无非就是想让邵家壹说一些自己的独家专访,顺便看看能不能附和自己一下,黑一黑那个不识趣的倪土。

    当然他也并不抱这个必然的打算,这个球员能和自己说一些好料就已经挺好的了,邵家壹可不是没有根基的倪土那么好对付,没有必要得罪人家,球员也分三六九等,社会地位不同对待的方式自然也不同,在这位“记者”的眼里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他是体制环境里的人。

    邵家壹最后还是没有配合冰言,他做人的底线还是有的,这次夜总会之约他来得匆匆,走得忙忙,找了一个借口就开溜了,只留下一些官样文章素材让冰言自己拿捏把握,比如“很期待和自己的同胞在德国联赛里交手”之类的话,当然,体现冰言文章上的就变成了“和倪土交手挺有意思的”,他故意把“同胞”这个关键名词给省略掉,还加上了一些诸如“我并不了解倪土,可能他平时训练太忙,来不及一块聚一聚”之类的话。

    冰言并没有过多地挽留邵家壹,他知道对方并不好自己的这一口,在这个球员走后,冰言很快就和一位长相颇有东方范的德国“女士”交流上来,他大概也想在夜晚优雅的环境向对方学习德语知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