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234章 冬歇期以及半程冠军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尽管在冬歇期前的最后一场比赛凯泽斯劳滕输了一个透心凉,但是他们依然凭借自己前半程的出色发挥为自己争得了一项荣誉,09—10赛季德国足球乙级联赛的半程冠军已经被他们收入囊中。

    半程冠军往往象征着冠军归属的风向标,按理说应该是非常开心的一件事情,不过谁让他们因为好巧不巧的在这半程前的最后一轮输了一个赛季的最大比分呢,整个凯泽斯劳滕方面庆祝的心情也减弱了不少。

    失利的阴影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萦绕在劳滕人民的心头,之前几个赛季的蹉跎岁月实在是让人不堪回首、胆战心惊,简而言之,凯泽斯劳滕的人们心理承受能力已经非常脆弱了,他们受不得任何“风吹草动”。

    好在接下来有一个冬歇期,他们可以有一个充足的时间来调整自己的状态,漫长的假期也足够球员以及球迷遗忘掉实力所带来的痛苦,到时候玩一波谁还记得那些不愉快呐?

    “嗨~倪土,准备好去哪玩了吗?要不要一块搭个伙?保证能让你飘飘欲仙!”萨姆问倪土小假期要去干什么,倪土突然间有些发愣,对啊!干什么去呢?

    想了想他便拒绝了萨姆的好意,这个“导弹”在私人生活上有着说不尽的精力,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人家的。

    其实倪土心里也知道,这个萨姆要在假期里要去干些什么风流事,还是尽量少的和这个家伙外出得好:“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乡看看了,这次我准备回去走一走,想家了。”

    霍夫诺格曾经和倪土商量过这个事情,对方认为他有必要趁着冬歇期时间较为宽裕的机会,赶快回国进行所谓的危机营销,争取进一步弱化国内的反对声音,为自己创造一个良好的舆论环境。

    而倪土他自己真正的想法没有那么多弯弯绕,他就是渴望回到家里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他并不知道该怎样去进行所谓的“危机营销”,如果他懂得这些的话就没有之前的那些谣言了。

    更何况所谓的危机营销,很大一部分都是需要花大价钱来铺路的,他现在哪有那些钱呢?只能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至于说能不能起作用,只有老天爷知道了。

    于是倪土对霍夫诺格说:“作为我的朋友兼经纪人,你就受累一下,给我多做做好的宣传呗!”

    霍夫诺格很无语地想:“还没看出来这个家伙有当甩手掌柜的潜质呢!倪土呀,给你当经纪人会非常累的!”

    吐槽归吐槽,现在这位德国佬绝对有120%的热情去做这份工作,经纪人行当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份可以托付终生的事业。在这里,他犹如发现了新大陆,迫不及待全身心地投入到这里面去。

    而倪土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暂时“忘掉”失利的痛苦以及球荒的烦恼,他要尽快的回国见自己的父母,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孝。

    ……

    坐在法兰克福经转香港到长安的航班经济舱里,倪土在周边人的眼里就如同空气一般,没有大多数故事中的桥段,没有漂亮的空姐求签名求合照,没有铁杆的球迷去送机来接站,不过他倒是在出站的时候见了一个景,应该是某个韩国明星要去自己家乡长安参加一个活动,无数疯狂地辣妹硬生生地将站厅挤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他没有见到那位明星出来时候的场景,据说都已经配上重重警力维持秩序了,现场听说还一度混乱,有粉丝甚至和警察起了冲突,看来韩国明星在中国影响力不是一般的大呢!

    为了省钱,倪土是坐了18个小时的飞机,花掉了让自己肉疼的4000块钱。不过他给自己父母买东西时倒是有些大手大脚了,花了合计人民币7万多块给父亲买了一块劳力士,又花了几万给母亲的是一款自己都叫不出名来的包包,存款也快见底了,而他终于回到了自己许久都没有回到的家乡。

    父母终于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孩子,倪土也终于回到了心灵最宁静的港湾。

    倪土准备只在家待一个星期就回球队里去训练,所以基本上都是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关于自己回国的事情他只和大学里的舍友讲过,而距离他家相对来说很近的严鹏飞则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大家刚熬完年终考试。

    一年没见,严鹏飞好像更黑了一些,看来是没有怎么消停。

    刚刚见面的时候倪土开玩笑地说:“怎么了老严,这又是掀开了一座煤矿?”

    严鹏飞哈哈一笑:“我要是有那钱,早就可以云游四海、娇妻满堂了!”

    严鹏飞说:“这一年多没见,感觉你变壮实了很多!看来在国外踢球就是锻炼人,怕是以后也没有机会再和你认真切磋了,到时候肯定被你虐得一个来一个来的!”

    如果这是在国外的话倪土完全可以和自己的这个朋友就近找一个社区球场来一局,但是在国内这样的场地实在是太难找了,附近大学以下的学校都把体育场封闭了,就算不封闭很多也没有说得过去的条件;而大学倒是有体育场,但大多数是是一片土坡,有条件的只是很少的人工草皮球场,而且说不定封场或者根本没人,能大冷天出来踢球的大部分是人到中年的一些“狂热”足球爱好者。

    没有条件,两人只好作罢,找了一个地方好好地坐在一起聊了起来。

    严鹏飞告诉他一个很有意思的消息,大学第二届足球运动会冠军属于他们土木工程,决赛的对手依旧是国防学院,比赛过程严鹏飞他们中面对着被罚下两人的严峻局面,众志成城地抗下了国防学院“疯狂”的进攻。

    “国防学院真是千年老二的命,去年成就了你代表的文学院,今年又成就了咱们土木工程,不过他们还真是不懂得收敛,去年的手段是照用不误,真不知道这些人日后到了军队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做派……”说到这里,严鹏飞便没有再说下去,倪土再次向他打听了一个人。

    “文舒婷好像突然间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干什么去了。”

    世事变迁,倪土一阵沉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