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238章 未来第二属性(中)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0:3落后的凯泽斯劳滕终于被打醒了,或者说他们队中的一部分人终于被打醒了。

    球队整体上认为自己去领头羊的傲娇感暂时消退,哪有被降级区球队给痛扁的领头羊?哪有一个两场比赛被灌了7个球的领头羊?

    倪土和拉基奇在简单对完话之后便重新将心思放到足球比赛中来,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自己非常不喜欢,球队的表现一点也没有说服力,如果说有谁想为球队正名的话,那个“人”一定包括倪土。

    看台上的凯泽球迷们简直要崩溃了,如果说有谁能比他们更无语凝噎的话,那就是上一场比赛和这一场比赛同时都选择来到现场接受侮辱的那一波球迷了。

    凯泽斯劳滕的球迷从来都不是整个德国联赛里最忠诚的,而且要求还不低,难免会有人生出一些不三不四的想法,有的人没有说出口将它们烂在肚子里,有的人就没有那么强的忍耐力,变得口无遮拦了。

    “看吧!这就是我们的球队,这就是两场比赛被干了7个球的凯泽斯劳滕!布格拉、迪克、罗德内伊、阿梅迪克!要你们这条后防线有个屁用?让我上都比你们强!”

    “还有这个核心,那个主力的,换谁也是换枪不换药!管个shi用?上一场你们说是那个倪土没有上场所以球队才失利的,那这一场呢?他这不是在场上吗?!呵呵了,竟然会有人信这个年轻的娃娃?靠娃娃你能赢到什么?关键他竟然还是个中国人!”

    有极少一部分的“球迷”,不管是球员怎么努力,都不能俘获她们的芳心。俘获这些人芳心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胜利和冠军,这些人从来就不会去看别的方面,也不能指望其在球队困难的时期选择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刚才那位球迷,那位愤怒的球迷愤怒也是有原因的,生大气也无可厚非,毕竟连续两场看到自己的球队被屠杀,脾气再好也不能忍受的了吧?

    现在这样的球迷只能把注意力放在咒骂上来,以至于他忘了看场下,他不愿意看的场下。

    而此时的凯泽斯劳滕正在形成一波看似没有什么威胁的进攻,他们正常比赛都是这么软绵绵的样子。

    菲尔特通过自己强硬的防守为自己赢得了对阵疏忽大意对手的漂亮局面,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个“萧何”此时应该叫经验与体力。

    前50分钟他们在防守上是成功的,所以简单这次对手的进攻时并没有太过上心。这是经验使然,因为本场比赛已经无数次得到验证,对手不可能通过这样的推进取得进球,而让他们放下“屠刀”的还有一个“贡献”,那就是他们体力上不足了,上半场拼得有点猛,不能再冒险继续之前不惜其力的防守了。

    “凯泽31号接到了足球,他慢吞吞的移动,然后迅速将自己脚下的炸药包甩给了自己的边路队友西德尼萨姆,仿佛自己已经没有体力,也不愿意再跑动了似的,西德尼,西德尼…萨姆又将球回传给倪土,他的这个举动仿佛是在向自己的中国队友表明态度,你扔的锅老子不接!”

    足球正在倪土与萨姆之间自由流动,他们两个人似乎并没有急于压上。而只要凯泽斯劳滕的球员没有插上的意思,菲尔特这边也乐得清闲,并不愿意前压刺激对手。

    一时间场上的局面显得很是安静,该进攻的不着急,该防守的也很清闲。

    谁又能说明这是什么情况呢?反正不会去踢默契球,而最大的可能是凯泽斯劳滕转变了思路与打法,他们知道对手在三球在手之后肯定不会着急于做什么激进的事情了,除非他们还想扩大比分,这样更可能会将领先优势再拱手让出;凯泽斯劳滕显然也不可能永远这样慢吞吞,当然如果他们脑袋不灵光放弃比赛的话另当别论。

    倪土他们脑袋当然好使,只是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既然已经0:3落后,太过着急反而会越踢越乱,现在运气与士气都不在自己这边,球队唯一具有的优势只有技术这一项了。

    于是,如果细心的话一定能发现倪土他们正在插上回撤之间做着加减法,总体上缓慢地向前移动着,站在看台上的球迷因为视角原因可能看得更清楚一些,只是有一部分正在气头上的球迷没有这个眼福观看接下来的画面了……

    “凯泽斯劳滕显得并不着急的样子,他们试图向前移动,但只要遇到对手的凶狠逼抢就毫不犹豫地选择回撤回传,真不知道现在到底领先的是哪一方的球迷……”天空体育解说员在百无聊赖地评论着比赛,仿佛对他而言比赛在主队打进第3个进球以后变得没有意义了。

    倪土再次越过中场,来到了前场40米区域,瞬间就有人过来凶狠的逼抢自己,他再次主动回传,原本这个球还是应该给自己的,但是曼杰克在操作这件事情上有些紧张,他没有将球传准!

    倪土要是想要救回球权的话就必须上刀山下火海了!

    “倪土,他肯定没有想到自己的队友会将球传偏传软了这么大的程度,他必须想办法救回这个球,对手正在和他进行拼抢……天呐!他身体不占优势……球要丢了!”

    沃德很是焦急担忧地说,作为凯泽斯劳滕当地媒体节目主持人,选择支持这支曾经的“红魔”是无比正确的决定,当然他也是一位“忧国忧民”的球迷。

    对方的身体朝着倪土飞来,按照以前的行为习惯,他应该顿开了,但是倪土这次并没有再选择躲开,因为如果自己躲开的话这次的球权就彻底丢掉了,好不容易到前场40米了,任什么倪土也不舍得丢掉,他不想再逃避了!

    “喔~两个人结结实实地撞到一起了,倪土趔趄着,但是好在他碰到了足球,还是凯泽斯劳滕的进攻,老实说我还是喜欢这支红魔能够强硬一点,不要怕接触与对抗!”沃德评论道。

    如果将球场比作战场的话,对于一名在战场上当过逃兵的人而言,在面临同样或者更为严重的困难时,受到良心谴责的战士是不是更不容易再次选择逃跑,是不是会更为坚定地握住自己手中的钢枪?倪土不想再做逃兵了,那种持续了一年多因为逃避而衍生出的罪恶感,让他觉得自己应该就站在原地,或者面对失败,或者尽自己最大可能去创造胜利!

    倪土护住了足球,他来不及考虑过自己的护球能不能像亨利,他现在正快速地向前插入,对手显然没料到倪土这个瘦小的黄种人会抗地过自己。

    倪土确实没有抗过对手,但是他要的不是这个,他要的是球队继续向前推进,他要的是球队能够扳回劣势……

    亦余心之所向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