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260章 重点不在这个地方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青希娜在自己父母家留了下来,似乎确实是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她已经在自己父母家里连住了两个晚上了。

    这两天里有些出奇地宁静,弗兰德里希没有再去找自己女儿的麻烦,而他的女儿青希娜也好像非常克制自己的性子不再去制造那么多幺蛾子。青希娜留下来的两天,连续两天这个家庭里都没有什么大的“热战”爆发,倒是一股“冷战”之风在盛行着。

    倪土因为觉得目前的局势非常地不好处理,他便把自己所有的时间用在了锻炼身体之中。清晨一早就出门去,很晚再回来,作为一个局外人,别人家的事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还是不要涉及进去得好,因为你不知道怎样就有可能把事情搞得更糟糕。

    虽然没有再爆发之前那种火星撞地球般的剧烈冲突,但是这个家庭里的氛围却还是受到了比较多的影响,或许倪土应该感谢一下这种氛围,让他没有给自己懒惰的理由去想方设法睡懒觉。

    由于俱乐部处于封闭状态,倪土便把自己的战场放在了离住处不远的贝岑山中,他就像一个归隐山林的隐士一样,用近乎原始的方式保持着自己的身体状态。

    当然,他也尽量的去做到所谓的劳逸结合,在树林之中安排了一个吊床,倪土很大一部分时间会躺在吊床上度过这种慵懒的休息时光。

    偶尔的一阵微风徐徐吹来,伴随着地也是清新的空气,还有那闪烁在密林树叶之间的阳光,真是一个省钱的好地方!

    青希娜似乎发现了倪土的规律,她在家里老实了几天之后便出来了,这次却没有选择像之前一样“开溜”,而是奔着倪土而去,不请自来地伴随着倪土并抢先占下了对方休闲的吊床。

    “我说,你倒是很会享受的嘛!挑的地方也非常不错,空气非常好,也不缺乏阳光,真是一个野外休闲的好去处呢!不比那些海滩处差,就是没有比基尼呢!你赶快去训练去吧,这舒服的吊床今天就属于我了,说不定以后也会一直属于我哦!”

    青希娜调侃着,倪土苦笑一声,这个女人还真是自来熟啊!自己反倒是没有理由去强行地驱离对方,除了蛮不讲理占领自己安置的吊床之外,其余的包括地方在内可都是公共区域。

    见倪土没有反对,青希娜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反而开始和倪土探讨起他上赛季的比赛表现起来。

    “上个赛季能够完成10个进球以及是10个助攻,倪你知道么?这意味着什么?”

    躺在吊床上的青希娜对正在不远处做着身体训练的倪土问道。

    倪土想了想,问:“意味着什么?”

    青希娜仿佛早就已经看穿了倪土的心思,在他刚把话音落下的时候自己便接上了话茬,

    她说:“你不觉得自己未来一片光明么?一个中国人,在自己的第一个职业赛季就踢出了如此出众的表现,再不济以后也能混个千万富翁吧?”

    青希娜在形容千万富翁时描述地可真是绘声绘色,仿佛自己就是那种大富豪一般,但是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个地方说漏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嘴,或者说应该挑场合说,那就是自己的一句“一个中国人”。

    这一句话就很容易让倪土多想,怎么着,是瞧不起我这个身份么?我就是中国人,但我照样在踢球方面比绝大多数德国佬厉害,比许多德国球员厉害!

    见倪土没有怎么回应自己,青希娜反倒是有些“对牛弹琴”的感觉了,得,弄了老半天,我对面站着的就是一榆木脑袋啊!

    “倪土?你可要一直加油啊,我说我是你的球迷,可是真的呦!”

    此时的青希娜,侧着身子躺在点床上,她用自己的右手托着自己的脑袋,长长的头发自然垂下,阳光照射到这片地方,她的头发似乎还在若有若无地闪耀着金光。还有她那让人浮想联翩地身段,在吊床网格的映衬之下更彰显着野性的魅惑,细长的双腿,黑丝缠绕,玉足轻裹,宛若如意。

    倪土可从来不敢去正面这个女人的眼睛,说句很丢脸地话是他怕自己把持不住,因为说实在的,这样一个女人,对于一个长时间不知肉味的男人来说意味着就像猫儿见了小鱼干儿一样。

    “谢谢!”

    倪土觉得不能再和这个女的没完没了地聊了,尽管他总共也没有说几句话,大部分时间都是青希娜在讲他在听,本能驱使着自己要远离这个女人,她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强了!

    感谢完之后他便对青希娜说:“我要沿着前面的小路跑步去了,有空再聊吧?”

    转过身来迈开腿的倪土,他背后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似乎实在嘲笑一样,嘲笑倪土是个胆小鬼。

    “哼,你这个胆小鬼,喔又不会把你怎么样,至于这么心惊胆战么?不过说实话,真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呢!”

    在跑步之中的倪土,突然感觉现在的假期甚至还不如比赛训练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想的往往不多,他只需要想到一点,那就是踢好比赛就行了。

    那个时候挺单纯的,完全不用像现在这样,没有和自己一道训练的人,没有和自己一同探讨战术打法的人,时不时还有青希娜这样的“捣蛋份子”来搅和自己的正常生活,他很难想象青希娜在自己生活中这样游来游去会是个什么样子。

    “哎,简单点该多好啊!”倪土边跑边叹气摇头。

    如果是萨姆在这的话一定不会这样想的,流连拉基奇也会笑倪土伪君子,和这么个尤物一同处在野外的山林之中,这和免费送上来的午餐基本上没什么两样了。

    如果萨姆知道,他甚至还要急三火四地开导自己的“穷亲戚”倪土,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但拉基奇有可能会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要不把草种在远地方?

    就像孙悟空在蟠桃园把仙女们给定住之后没有做什么一个雄性该做的事反而去偷桃一样,到底这样做是对是错?只是当事人的重点用在了另外的地方罢了。

    而显然倪土现在的重点不在青希娜那个女人身上,起码最近一段时间内不在那个女人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