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386章 奇怪的比赛

时间:2018-04-10作者:坐山樵

    ,精彩小说免费!

    “国家电视台,国家电视台,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锁定我们为您直播的10—11赛季德国杯决赛,倪土带领的凯泽斯劳滕将要和劲旅沙尔克04在今天决出冠军奖杯的归属,现在比赛已经开始,由沙尔克04开球……”

    一听就知道谁段承轩这样的中国解说,为了迎合中国球迷们的口味,但凡是凯泽斯劳滕的比赛,大多都会在其球队前面加上一个“倪土所率领的”前缀,为的是着重指出凯泽斯劳滕球队里有中国球员,而这位中国球员在球队中的分量相当重。

    其实这么说也不过分,至少凯泽斯劳滕的主教练及一部分球员是接受这样的说法的,让倪土当一个带领者的角色也算是名副其实,毕竟不是谁都能有倪土这样的发挥。

    沙尔克04将球开出,他们似乎没有上来先试探一番的意思,而是一开始就拉开架势,对凯泽斯劳滕展开了进攻!

    亨特拉尔与劳尔这样的组合直插凯泽斯劳滕的防守群中,而其他队员在看上去似乎也显现出非常强的攻击性,他们上来就想要尽快攻破西佩尔把守的大门!

    但是沙尔克人似乎并没有讨到什么便宜,他们的当头炮被凯泽斯劳滕人提前把马跳了。

    “沙尔克04踢得一点也不保守,他们似乎是想抢一个开局,然而凯泽斯劳滕似乎也并没有他们宣称的那样表现积极,他们几乎所有的球员都窝在了自己半场里坚决防守!”

    马加特想要通过赛前放风时迷惑一下凯泽斯劳滕众人,没想到凯泽斯劳滕也在和他们玩这一招,库尔茨突然感觉有些搞笑,原来闹了半天,他和对面马加特竟然想一块去了。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闹了半天我们两个想一块儿去了,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信任呢?”

    倪土感到一阵庆幸,幸亏球队早就已经制定好了策略,没有被马加特的话所忽悠。

    “事出无常即有妖”,这是倪土在了解到赛前新闻发布会之后的想法,他觉得沙尔克04在比赛中绝对不可能会把姿态放得如此之低,论实力,他们明明比凯泽斯劳滕强上一个档次,而且他们也有更充足的理由去为了这个奖杯而奋斗。

    所以倪土就非常支持球队主教练决定不去改变思路的决定,在事情扑朔迷离的时候,最好的决定就是以不变应万变,贸然改变思路反而容易让自己先乱了阵脚。

    “两支球队这是和我们大家开了一个小玩笑啊,他们竟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自己当初信誓旦旦承诺相反的踢法!看来两支球队的主教练都想玩一招出其不意,但是没想到想一块去了!”

    马塞尔莱夫见此情景心情也是大好,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有趣的一场比赛,双方主教练忙了半天竟然做的都是无用功,好像彼此已经猜透了对方的心思。

    现在场上的局势是沙尔克04负责进攻,而凯泽斯劳滕专职于防守,他们就像是彼此达成了某种默契一样,凯泽斯劳滕的半场堆满了人,而沙尔克04那边却是门可罗雀,很是冷淡。

    亨特拉尔内心里充满了鄙视,他心想:

    “凯泽斯劳滕这支球队不是说好了要攻出来吗?这不是照样窝在自己半场不敢出来了吗?之前那些豪言壮语呢?”

    见凯泽斯劳滕如此缩头乌龟,很多沙尔克球员也是无语,像亨特拉尔一样,现在他们甚至怀疑自己球队在联赛里是怎样被凯泽斯劳滕的双杀的。

    “难道真的是我们没有将注意力用在联赛上?也只有这个你又可以说得通了。”

    本场比赛继续出任右边锋的法尔范可谓是在用翻江倒海,在进入前30米区域之外他甚至可以来去自如,有速度、技术也不错在一定区域的确可以为所欲为。

    法尔范甚至想扭头看一下自己球队的门将诺伊尔现在在干什么。

    “这位队长现在一定闲得蛋疼吧?凯泽斯劳滕人半天光顾不了他那边,真是一个幸运的家伙,希望比赛结束以后不要冻感冒!”

    他最终还是看到了自己的队友诺伊尔,在被布格拉连人带球给铲出边线的时候。

    法尔范倒地看到了自己队长正安安稳稳地站在靠近中圈的地方,是不是要随时准备接应自己的队友。

    “喔!我们看,1门将诺伊尔甚至已经来到了球场中间的位置,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因为在这样的局势下,待在己方球门里有什么意义呢?往前靠一靠还可以防止凯泽斯劳滕也许上半场都不会出现一次的反击!”

    法尔范被布格拉给铲出了边线,但也许是因为凯泽斯劳滕这位左后卫先触到了足球,而法尔范更像是躲避不及,所以本场比赛的主裁判沃尔夫冈斯塔克并没有判罚犯规,而只是给了沙尔克04队一个边线球。

    “这次防守的尺度很大,斯塔克没有判罚犯规确实容易引起沙尔克04的不满,他们的队长诺伊尔已经从中场来到这位主裁判身边准备交涉一番,刚才他们队置出的边线球球又凯泽斯劳滕的球员给破坏了。”

    段承轩解说镜头下,诺伊尔挪动了几步就来到了主裁判面前。

    “裁判先生,对方刚才那个防守动作这么大,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他们?”

    诺伊尔已经越来越有队长的模样,他有板有眼地向主裁判发出自己的抗议,但是又没有引起斯塔克的反感。

    不过话说回来,凯泽斯劳滕的防守真够强硬,他们丝毫不顾及身体上的对抗,甚至将这种对抗当作一种再正常不过的防守方式。

    “虽然凯泽斯劳滕的防守非常强硬,但是他们踢得并不肮脏,因为他们每一次下脚都非常干净利落,他们都是冲着球去的!”

    段承轩在为凯泽斯劳滕人做着辩解,以他的角度和立场当然认为这防守的一方充分利用了比赛规则。

    凯泽斯劳滕人确实踢得不肮脏,如果他们想要做些什么不利于沙尔克04队队员们的动作的话,那就不会出现至今没有一个球员出现大的伤病问题,而是都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足球场上继续着自己的决赛比赛了。

    比赛得以重新开始,凯泽斯劳滕依然在坚持着自己的足球战术,那就是将防守足球的思想贯彻到底。

    “难道他们就不再想进攻了吗?难道他们就想要用这种方式将比赛拖到点球大战?那也太无耻了吧!”

    马塞尔莱夫在电视解说了抗议着。

    双方之间奇怪的比赛就这样开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