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宠妻不备:厉少,疼我 第三百六十九章头都痛了

时间:2018-06-06作者:七千万

    也不知道她去哪了,可是何以微觉得霍芷不在了,自己倒是安心了不少,重重地舒了口气。

    何以微正一心一意和赵文丽和姑姑聊着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霍佑安已经走到她们的旁边。看向何以微,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诚挚地说道:“何以微,能陪伯父我下下棋吗?”

    下棋?怎么又是下棋?何以微一听便是头痛了,怎么霍佑安还记得下棋这事了?不是说老人家的记性不好的吗?怎么他的记性比自己还好啊?

    何以微对上霍佑安一脸慈祥的笑容,也不忍心拒绝他,可是自己现在也不想下棋啊,那该怎么办好了?

    何以微只能再度向霍英年求解信号,奈何霍英年还是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何以微是气得脸都变色了,真的想现在冲过去狠狠地揍霍英年一大顿,以泄心中之愤。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刀,既然结果都是一样,那死就死吧。

    何以微看向霍佑安,露出深深的酒窝,甜甜地说道:“好的,伯父。”要知道,何以微一天不和霍佑安下这盘棋,估计他是一直会记在心里,与其这样,不如爽快地答应他吧。

    “好,去偏厅那。”霍佑安心情从未有过的愉悦。

    正当何以微准备移步去偏厅时,只听到一把小女孩的哭声不断接近这边,“呜呜……”。

    何以微定睛一看,原来是潘怡悦,她怎么哭了?谁敢招惹她?她可是霍芷的宝贝女儿,连自己见到她都要避让三尺,谁把她弄哭了,真厉害。

    只见潘怡悦像蝴蝶一样扑进了霍英朗的怀抱了,而霍英朗稳稳地接住了她。何以微看到这个样子的霍英朗,一副慈祥爸爸的样子,如果当初没有和霍英朗分开,估计现在他已经是几个孩子的父亲了。

    曾经何以微靠在霍英朗的肩膀上,甜甜的嗓音响起:“谦,你喜欢孩子吗?”

    霍英朗揉了揉她一头顺滑的长发,脸上满是柔情,“喜欢,当然喜欢,只要是我和你的孩子,我都喜欢。”

    何以微抬头看向霍英朗,脸上不禁泛起红晕,“谁说要和你生孩子呢?不知羞耻。”

    霍英朗闻言也没有生气,看到何以微脸上泛起的红晕,故意压低声音,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当然是你了,这世界只有你能生我霍英朗的孩子,知道吗?”

    何以微被霍英朗弄得耳朵痒痒的,躲避着他灼热的气息,重新靠在他的肩膀上,“那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霍英朗溺地刮了一下何以微的鼻子,“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不过,生女孩也不错,像你一样漂亮。”

    “才不要,生了女孩,你都疼她了,就没人疼我了。”何以微小声地嘀咕着。

    “连自己女儿的醋都吃?”霍英朗稍稍顿了一下,心情愉悦,“放心,就算有了小何以微,我还是一样会爱大何以微的。”

    何以微抬手捶打着霍英朗结实的胸膛,矫情

    地说道:“什么小何以微,大何以微,多难听啊。”

    “那叫什么好了?”霍英朗故作思考,“嗯,叫小微微?”

    “还叫小朗朗了。”何以微逗着霍英朗说道。

    何以微想起以前那一幕,不由得苦笑,原来自己还记得,只可是一切早已物是人非罢了。

    霍英朗蹲下身子,和潘怡悦保持同一高度,顺了顺她额前l凌乱的刘海,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柔声问道:“怡悦,怎么了?告诉舅舅发生什么事,好吗?”

    潘怡悦颤抖着嗓音,指了指那边的偏厅,哭着嗓门,“我……不会……弹《奏鸣曲》。”

    众人都把心思都聚在潘怡悦的身上了,她颤抖着嗓音说了些什么大家也没有太听清楚,只是隐约听到什么“奏鸣曲”,可是这是什么来的?

    霍英朗也没有太明白潘怡悦到底是怎么了,继续放低声音哄着她:“是怎么一回事了?慢慢说,不要着急。”然后抽过放在桌上的纸巾,擦拭着她眼泪。

    霍英年见自己的外甥女哭成这个样子,也蹲下身来。于是,两个男人和小女孩保持同一海平面,霍英年抽过纸巾,擦拭着潘怡悦的鼻子,只见她抽了一下鼻子,把鼻涕都喷到纸巾上了。霍英年则是满脸的慈爱,大手抚上她的头发。

    何以微看到眼前这幕只觉得心暖暖的,两个大男人放下自己高贵的身分,为了一个小女孩,这话要是传出去了,该是多大的笑话呢?

    “怡悦,告诉舅舅,发生什么事了?”霍英年慢慢地说道,而脸上则是满脸的柔情。

    潘怡悦看到自己的两个舅舅都蹲在自己的眼前,清了清嗓门,清脆的嗓音,“我不会弹《奏鸣曲》,好难、好难啊。”说着说着好不容易止停的眼泪又流出来了。

    霍英年和霍英朗听到什么“奏鸣曲”是一个头两个大,这“奏鸣曲”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只见他们兄弟两人看向对方,面面相觑,脸上满是疑惑,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怡悦不是你笨,是我教得不好。”身后传来一把声音,可是中文却说得极为别扭。

    何以微转头看过去,是一个金发美女,似乎在那里见过,对,是霍英年的cousin,第一次和霍英年见面的时候,就是她,那时候霍英年陪着她买鞋。

    霍英年抬头看向自己的cousin,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到底把她怎么了?”

    只见cousin无奈地耸了耸肩肩,什么都没说站在原地。

    霍英年重重地叹了口气,看向潘怡悦,耐心地问道:“怡悦,什么是‘奏鸣曲’,能告诉舅舅吗?”

    何以微闻言不禁“扑哧”一笑,这个霍英年和霍英朗连什么是《奏鸣曲》也不知道,也太丢脸了吧,无奈地摇了摇头。

    于是走过潘怡悦身边,也蹲了下来,一边抬手擦拭着潘怡悦的眼泪,一边朝身边的男人解释道:“《奏鸣曲》不是什么东西,只是一首曲子而已。”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