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宠妻不备:厉少,疼我 第三百七十章都弹烂了

时间:2018-06-06作者:七千万

    然后朝潘怡悦露出深深的笑容,柔情似水地问道:“怡悦,你说的《奏鸣曲》是海顿的还是莫扎特g大调第一乐章的呢?”

    “莫扎特。”潘怡悦小心翼翼地回道。

    见潘怡悦回话了,霍英年和霍英朗才重重地舒了口气,原来自己外甥女在说曲子,搞得他们一头雾水,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

    “那你能告诉姐姐,你哪里不懂吗?”

    “我都不会,这首曲子好难处理啊,连表姐也弹不好。”潘怡悦越说声音越小,然后抬手指了指cousin。

    霍英年闻言没好气地看向自己的cousin,“你没事教她弹什么琴,你琴弹得很好吗?”

    “是她缠着要我教她,你以为我想。”cousin反驳着霍英年。

    “平日叫你好好在家练琴,你就偏要去练什么吉他,现在倒好了,在一个小朋友面前都这么丢脸,回去就把你的吉他给收了。”霍英年的姑姑厉声地朝cousin说道。

    只见cousin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在嘴里不知唠叨着些什么,可是满脸是写着不满。

    “傻孩子,有什么难处理的。”何以微抚摸着潘怡悦柔顺的发质。

    霍英朗看向何以微,想起何以微可是会钢琴的,一起的时候就曾经在琴行兼职教小朋友弹钢琴,这点事还难得了她。于是,霍英朗看向潘怡悦,柔声地哄道:“怡悦,你知道吗?何以微姐姐弹钢琴很厉害,你说的这首什么……”

    “奏鸣曲。”何以微在一旁无奈地说道。

    “对,《奏鸣曲》,姐姐会哦。而且姐姐的钢琴过了十级,所以有姐姐在,你害怕学不会吗?”霍英朗柔声地哄道。

    这番话从霍英朗嘴里说出来,何以微别是一番滋味,以前自己在琴行打兼职时,就是霍英朗来等自己下班的。而第一次何以微见霍英朗也是在学校的琴房的,那时自己弹的是莫扎特的曲子,只是,不是《奏鸣曲》罢了。霍英朗一直都很喜欢自己弹琴,自己在弹琴的时候,他会傻傻地坐在何以微身边,一副痴呆、陶醉的样子,何以微也不知道是他陶醉在曲子里,还是陶醉在自己弹琴的样子里,每每那个时候何以微都会取笑霍英朗。

    何以微不由得再次心里暗自苦笑,发现回忆不可思,忆起便是无限的伤痛。

    潘怡悦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眼睛发亮的看着何以微,不敢置信地看着去,“你真的会?还有你钢琴过了十级,是真的吗?”

    何以微看向潘怡悦,是彻底无语了,这种事还有真的和假的吗?自己会《奏鸣曲》有什么奇怪了?而且过了钢琴十级,有什么稀奇的?难道自己的样子不像那么有气质、内涵吗?

    何以微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淡淡地说道:“是真的。”

    “哇塞,姐姐你好厉害。”何以微话音刚落,便响起潘怡悦震耳欲聋的声音,而她的神情一扫刚刚的悲伤,欢呼雀跃地拉着何以微的小手,死死地盯着何以微

    ,试探地问道:“那姐姐……你可以教我吗?我不要表姐教我了。”

    “你还嫌弃我?”cousin不满地低声吭道。

    “何以微姐姐当然可以教怡悦了。”霍英朗还没等何以微回话,便抢先一步答道。

    何以微无奈地看向霍英朗,自己都没有答应她,他怎么可能帮自己答应了潘怡悦了?自己都没有想好要不要教她?而且自己也长时间没有碰过钢琴了,不知道有没有生疏了,这霍英朗安的是什么心?

    霍英朗明显感觉到何以微满脸不悦地盯着自己看,也对,她向来不喜欢别人干涉她的事,而刚刚自己在未征得她同意竟然答应了潘怡悦,看来自己犯了她的大忌。

    既然说出去的话收不回,而且刚刚还如此信誓旦旦地答应了潘怡悦,不能失信于小孩子。

    霍英朗看向何以微,眼里满是请求,“你就教教怡悦吧。”

    “考虑一下吧。”何以微淡淡地回道。

    潘怡悦闻言便又是一个劲地哭起来了,边哭边说道:“姐姐……一定是……嫌我笨……姐姐……不教我。”

    潘怡悦这一哭,又再一次引来大家的注意了,很显然,因为何以微一句无心的话,已经成功碎了潘怡悦的心。

    霍英年轻轻搂过潘怡悦,低声哄道:“姐姐,跟你开玩笑而已。怡悦,不哭了,再哭姐姐就不教你了。”果然,潘怡悦立马止住眼角的眼泪,闪闪发光的眼睛看向何以微。

    何以微是彻彻底底地无语了,先是一个霍英朗,后是一个霍英年,他们怎么都喜欢帮自己答应别人了。再看潘怡悦这副神情,自己也不好意思拒绝了,只能认命地点了点头。

    潘怡悦高兴得一蹦三尺高,拉过何以微的手,脸上尽是快乐,“姐姐,我们走,钢琴就在那里。”

    何以微点了点头,低声说了句,“怡悦,你先过去,等会姐姐就过来。”

    潘怡悦伸出手指,“拉钩上吊,骗人的是小狗。”何以微见状甚是无语,自己有这么失信于人吗?无奈地伸出手和潘怡悦的勾在一起。

    见潘怡悦走了,何以微满脸不悦地看向自己身旁的两个男人,用仅容三人听到的声音,冷冰冰地说道:“我的收费很高的,你们最好先计算一下该付我多少工资,其他的,我等一下再和你们算。”没等他们两人反应,便抬步离开了。

    然后何以微走到霍佑安身边,脸上尽是笑容,“伯父,不好意思了,我看,我们今天还是下不了棋,要不等下次吧。”

    霍佑安看向自己的孙女,也不好意思挽留何以微了,只能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一言为定。”

    “是的。”

    何以微坐在潘怡悦身边,首先让潘怡悦弹了一次曲子,的确,潘怡悦弹的不怎的,完全是把曲子坏了,一点感觉都没有,要是莫扎特还活着估计是会被死的,怎么可以把他的曲子弹得这么烂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