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宠妻不备:厉少,疼我 第三百七十六章他给她切牛排

时间:2018-06-06作者:七千万

    霍英朗看到一脸喜悦却切带着沮丧的何以微,就知道何以微是无从下手了,这丫头以前也是这个样子,喜欢吃牛排,可是切牛排的刀工实在不堪入目。霍英朗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拿过何以微眼前的牛排,拿起自己的刀叉,体贴地为何以微把牛排一一切好。霍英朗这一系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看得何以微和杨珊妮都不禁傻眼了。

    何以微在一旁看着霍英朗这一举动,如果是以前她会很开心,因为以前只要自己吃牛排,霍英朗就会不动声色地为自己切好牛排,而自己吃得不亦乐乎。可是现在已经不再了,看到霍英朗这么体贴地为自己切牛排,自己手心不禁捏了一把汗。杨珊妮还坐在他们对面,霍英朗这么做,杨珊妮会怎么想呢?这该死的霍英朗不是要放过自己了吗?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呢?

    霍英朗把切好的牛排重新放到何以微跟前,中途没有说一句话,这一切看的何以微和杨珊妮目瞪口呆,这霍英朗是在抽什么风啊?如果现在何以微手里的这把刀可以杀人,何以微一定会狠狠地捅死霍英朗这个疯子。

    何以微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眼前这一切了,只能低下头专心地吃着美味的牛排,可是味同嚼蜡。而杨珊妮也很识大体地什么也没有问,优雅地切着她的小羊排。

    整顿饭吃得相当的安静,杨珊妮会和霍英朗会偶尔说一两句话,可是何以微也不想搭理他们,只想着这顿饭能快点吃完,离开这个鬼地方,远离霍英朗这个魔鬼。

    “英朗,这表是送你的,你看你喜欢吗?”杨珊妮把表递到霍英朗跟前,柔声询问到。

    霍英朗闻言蹙了蹙眉头,看向眼前这款表,的确还不错,而且很适合自己,可是这表示杨珊妮送自己的,就算自己是喜欢的也不能收下。

    杨珊妮看到霍英朗蹙了蹙眉头,神色却没有太大的变化,试探性地问道:“不喜欢吗?这表可是……何以微帮忙挑的。”

    霍英朗闻言一挑眉,疑惑地看向一直坐在自己身旁一言不发的何以微,刚刚没有听错吧?是何以微帮忙挑的?再看看这款表,的确是很适合自己,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也对,自己喜欢什么样的手表,何以微是知道一清二楚的。以前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老是埋怨自己没事带这么贵的手表,而且还给自己说起人生大道理来,虽然听着有点心烦,可是看着她给自己说教的样子,自己便会不知不觉地沉浸在其中。

    霍英朗一挑眉,半信半疑地看着何以微,响起性感的嗓音,“你挑的?

    怎么会聊起这个话题啊?这不是哪壶不提哪壶吗?偏偏说这个话题,何以微是明显撞上枪口上了。

    何以微不禁大悟到:这顿晚饭,吃得比任何时候都要艰难。当然,艰难针对的只是何以微自己一个人,至少杨珊妮吃得很开心,脸上还洋溢着甜蜜的笑容,霍英朗吃得很从容,脸上尽是淡定。

    />

    何以微没有理会霍英朗的打算,要自己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回答不是,那杨珊妮一定会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否认,明明这表是自己帮忙挑的。回答是,虽这表是自己帮忙挑的,可是霍英朗会怎么想了,要是他不喜欢还好,说明自己对他已经不了解了,要是他喜欢,那说明自己对他还是恋恋不忘地,那后面将会是更烦人的问题。这个问题,答还是不答,都会有很难想象的麻烦,所以何以微决定当没听到,默不作声地假装和美食打交道,把霍英朗晾在那里。

    霍英朗明显不悦,提高嗓音,“我问你话,是你挑的吗?”

    “霍英朗,你有完没完,一直在嚷嚷,可以让我安静地吃顿饭吗?”何以微“啪”地一下把手中的刀叉拍到桌上,再也压不下自己心中的怒火了,豪不客气地回着他的话,以为只有他才有脾气吗?真的过分,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是哪里惹他不高兴了吗?偏要找自己麻烦,真有病。

    杨珊妮看情况不妙,明显感到眼前这两个人已经是到了剑拔弩张了,自己要是再不说句话完场,那么就难以收场了。而且凭女人的直觉告诉自己,何以微和霍英朗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霍英朗知道何以微睡眠很差,知道她有胃病,还有刚才霍英朗竟然知道帮何以微切好牛扒,这是自己从来未见过的,这么体贴入微的是霍英朗吗?千万个疑问在心里,可是现在不是适当的时候问,还是忍忍吧,私下再问。霍英朗一定不会告诉自己的,那只能问何以微了。

    杨珊妮脸上露出一丝丝淡淡的笑容,不疾不徐地说道:“英朗,还是让何以微专心吃饭吧,不要打扰她了。”

    所有的好心情都被霍英朗给彻彻底底破坏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找自己麻烦,要不是念在杨珊妮还在场,自己早就把台给翻了。

    这顿饭能吃到这里已经是个奇迹了,自己也不会在容忍了,优雅地擦拭了一下嘴巴,喝了口橙汁,然后把包包拿到手里,对着杨珊妮,脸上带着点歉意,不好意思地说道:“珊妮,我们下次再约吧,今晚就到这里吧。”然后潇洒地站起身来,准备头也不回的离开,可是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当自己正准备离开时,自己的手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紧握在手里,不容自己挣扎掉。

    “我送你。”一把厚重的声音响起。

    真好笑,自己不知道多想逃离霍英朗的魔掌,他送自己?神经病,这怎么有可能呢?

    何以微咬牙切齿地说道:“不用。”然后毫不留情地甩开霍英朗的手。

    “何以微,你给我坐下来。”霍英朗近乎暴怒地大吼到,已经顾不上什么礼节礼貌了。

    神经病才会听你说,坐下来?想都别想。

    “我凭什么听你的?”何以微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更有一副不饶人的凶狠之势。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