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宠妻不备:厉少,疼我 第三百八十二章想你不行吗

时间:2018-06-06作者:七千万

    何以微既无奈又无语,没好气地说道:“我、不、知、道。最近霍英年都在忙工作上的事,应该也没见过汪晓雨,而霍英年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汪晓雨。”

    “那他们有电话联系过吗?”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侦探。”何以微是无奈到极致了,这个徐添今天是怎么了,脑袋进水了吗?

    “你没看……霍英年手机通讯记录?”徐添小心翼翼地问道。

    何以微一脸惊讶地看向徐添,自己为什么要看霍英年的通讯记录?自己才没有那么有空去窥探别人的隐私,即使那个是自己的男朋友。

    相爱的两个人能在一起,最起码要有相互的信任,如果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那为什么要还在一起呢?

    所以何以微压根不会去偷看霍英年的手机。

    何以微一挑眉看向徐添,神色淡然,淡淡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习惯。”稍稍顿了一下,“没什么其他事了吧?”

    徐添闻言是一脸的诧异,这何以微的确是与众不同,如果是霍英年以前的女人,早就把他手机联系人都复制下来,把每天的通话记录、信息记录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可这何以微,竟然……不得不佩服她。

    既然何以微也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再纠缠了,可是没想到最后这个办法还是行不通,那要怎么才能找到汪晓雨呢?

    徐添心不死地叮嘱道:“何以微,摆脱你一件事,要是有汪晓雨消息赶紧通知我,可以吗?”最后的语气变成了恳求,为了有汪晓雨的消息,自己是顾不上一切了。

    何以微见徐添这般诚恳的态度,想着徐添也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才这么做,于情于理,自己理应去帮他,而且问一下霍英年,只是一句话而已,也不会太浪费自己时间、力气。

    何以微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

    徐添见状知道说再多也没用了,既然何以微都答应自己了,那自己只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到何以微身上了。然后换上他那副不羁的笑脸,脸上尽是不怀好意的笑容,诡异地说道:“你答应了帮我,所以我以总经理的身份允许你稍稍休息半小时,还有——”徐添故意拉长声音,“以后晚上注意休息,不要每天回来一副要死的样子。”

    “徐添,你找死啊。”何以微恶狠狠地盯着徐添骂道。

    徐添也不理会何以微,潇洒地转身便离去了。

    何以微和霍英年基本上是一路狂飙回家,因为中途塞车的时候赵文丽来了几次电话,嘴上旁说等着不着急,可是霍英年被催得不耐烦,基本上逢车就超。而坐在一旁的何以微觉得自己坐的是云霄飞车,手心手背都直冒冷汗。

    当何以微和霍英年心急火燎地赶到家的时候,只见家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一直在催促霍英年的妈妈,赵文丽,另外一个便是霍英年的姑姑。何以微连忙从包包里掏出钥匙开门,然后非常礼

    貌客气地笑着说道:“伯母,姑姑,请进。”

    何以微看她们两人都进了门,然后拉过霍英年的手,向他使了个眼色,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感觉怪怪的呢?

    霍英年耸了耸肩,也一副茫然的样子,只是反握何以微的手,微微一用力,示意何以微不要太紧张,点了点头,便大步走向客厅。

    何以微一进门连忙换上拖鞋,然后到厨房里准备准备茶水和水果。当何以微捧着一壶花茶和水果出来的时候,只见客厅已经是欢声笑语了,不过具体发生了些什么事,何以微是完全不知道,不过看样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吧!?

    “伯母,姑姑,家里也了没什么茶,不知道……花茶你们喜欢吗?”何以微客套地问道,发现自己每每见到霍英年家人都是特别的讲究礼貌,和平时那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自己相差甚远。

    赵文丽首先开口说道:“花茶?”

    何以微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补充道:“是玫瑰花茶。”

    只见赵文丽和姑姑都点了点头,何以微便一一为他们斟茶,然后把准备好的水果放到她们两个面前。幸好家里还是有点水果,要不然不知道该拿什么来招呼她们了,总不能拿着自己平时吃的薯片、巧克力、雪糕出来招呼客人吧。

    姑姑优雅地拿起杯子,喝了口茶,然后看向一直在忙着的何以微,“我们今天突然来,没有打扰到你们两个吧?”

    当然是打扰到他们两个了,如果不是她们两个突然造访,自己和霍英年现在已经在金茂享受着美景、品尝着美食了。可是这话不能说出来。

    何以微违背着自己的内心,脸上换上一脸殷切,讪笑着说道:“没有,我们也正准备回家了。”

    霍英年满脸疑惑地看向何以微,见她脸上虽然是灿烂的笑容,可是自己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这何以微……霍英年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

    霍英年看向自己的妈妈和姑姑,语气没有丝毫责怪,只是很淡很淡地说道:“我和何以微是已经在去吃饭的路上,就是妈你一个电话,把我们今晚所以的计划都捣乱了。”

    “英年。”何以微小声地叫到,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只见霍英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然后看向他的妈妈,“突然上来我家,不要告诉我,你想我之类的话。找我怎么呢?”

    哇塞,何以微不得不佩服霍英年,说话这么直接,自己可是不敢啊!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了,不让妈想儿子的吗?”赵文丽不悦地责怪到,然后眼眼睛一转,看向何以微,“你搬来这里住,我都没上过来,过来关心关心不行吗?何以微,你来评评理。”

    赵文丽这么说,让自己来评理,那自己只能说霍英年的不是了,然后看向霍英年,大有一副教训之势,责怪着霍英年,道:“英年,不能这么说话,知道吗?你妈妈也是担心你而已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