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宠妻不备:厉少,疼我 第三百八十六章陌生的一切

时间:2018-06-06作者:七千万

    可是一边是好闺蜜许心茹,一边是男朋友霍英年,权衡之下,还是友谊战胜了一切。

    好朋友可以当一辈子,男朋友呢?说不定下一刻便成了前任,也有可能会变成了那个陪伴你剩下时间的老公,可是这种头等好事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所以,还是朋友比较重要了。

    “心茹,你现在在哪?”

    “我在……人民……广场附近。”许心茹好不容易哽咽完,可是说话还是断断续续的。

    何以微使劲全身力气推开压着自己的霍英年,一咕噜地坐起身来,“行,不要走开,在原地等我。”又叮嘱了几句话才把电话挂断。

    何以微赶忙起身,腰身却被身后的男人搂住了,低沉的嗓音略显地厮磨在何以微的颈部,“怎么了?”

    “许心茹和梁宇成闹分手了,现在一个人在外面,我担心了。”何以微尽可能地去避开霍英年吐出的炽热气息,暖暖的,痒痒的。

    “你都点着了这把火,总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就跑人了吧?”霍英年不依不饶地说道。

    何以微懒得理会他,伸手将他脸推到一边,“都什么时候了,万一心茹想不开怎么办?我得赶紧过去。而且一个女的,大晚上还在街上,多不安全啊。”何以微赶忙逃离霍英年的怀抱。

    霍英年盯着何以微狼狈逃跑的身影,哭笑不得。

    这个何以微,真的是重友轻色,难道在她心目中自己还没有许心茹重要吗?要是自己以后有什么病,肯定是因为她憋出来的。

    霍英年只能认命地无奈地摇了摇头。

    没一会儿,何以微就换好衣服了,而一旁的霍英年也穿戴整齐了,好像也准备出门似的。

    “你干吗去啊?”何以微愣了愣看向霍英年。

    “我送你去。”霍英年解释到。

    何以微一边穿着鞋子,一边说道:“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去,你明天还要上班,晚上还是好好休息好了。”

    霍英年紧蹙着眉头,不悦地指了指墙上的钟,没好气地说道:“你不看看现在几点,我有可能放心你一个人出去吗?再加上你是个路痴,让你去找许心茹,不好说等一下是许心茹找你。所以,为了安全、省去不必要的麻烦,还是我送你去。”

    也对,霍英年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现在已经是11点多了,自己一个大晚上出去,是挺不安全的,而且自己真的可是一个路痴,说不定在没有找到许心茹的时候,自己已经迷路了,还是带上霍英年比较安全,最起码可以吓唬一下人。可是这霍英年有点太小瞧自己了吧!虽然自己真的是路痴,他也没有必要说的那么明显吧!气人!

    霍英年拿过放在玄关处的钥匙,看着还在发傻的何以微,自己好不容易活活生生地把浴火压下来,她有这个时间在这里发愣,还不如便宜便宜自己,要是长期这样,估计真的会活生生地被她逼出病。

    >

    霍英年不好气地说道:“还不走?”特意顿了顿了,然后脸上坏笑着说道:“还是你觉得,我比许心茹重要,现在不想去了,我们可以继续的。”

    这个霍英年,真的是满脑子的黄色思想,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能有个正经的样子吗?今天要不是许心茹那边那么急,不然自己一点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霍英年,竟然公然说自己是路痴,然后再自己,不发飙,以为我何以微是病猫,欺人太甚。

    何以微不满地瞪了一眼霍英年,提高嗓门说道:“现在走!赶紧,不要耽误我宝贵的时间。”

    许心茹的痛

    何以微按着许心茹的描绘,终于历尽千辛万苦,在人民广场的某一角找到许心茹的身影。其实放眼看过去,只是迷迷糊糊看到一团黑色的东西,压根就不知道那里有人,要不是霍英年眼利,何以微也不会发现那里有个人。

    何以微连忙下车走过去,而霍英年也跟着下车了。

    何以微走近一看,真的是许心茹,咋一听上去,许心茹哭得很凄惨,看来事态严重。自己从认识许心茹开始都没见过她这么凄惨的哭泣,看来这次梁宇成一定深深地伤了许心茹的心。

    何以微走上去,蹲下来,伸过手,轻轻地抚摸着许心茹颤抖的肩膀,柔声说道:“心茹,是我了,发生什么事了?不要哭了。”然后把手伸向霍英年,接过霍英年递过来的纸巾,何以微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许心茹一直不断往外流的泪水。

    许心茹像是看到了救命草一样,什么也顾不上了,伸手搂过何以微的脖子,呜呜呜地痛苦起来了。

    何以微任由着许心茹在自己怀里肆意地挥洒着无情的泪水,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何以微被许心茹哭得心都碎了。

    何以微在心里不断地咒骂着:梁宇成你这个混蛋,竟然把许心茹欺负成这个样子,太可恶,以后要是有机会,看看自己怎么收拾他!

    可是许心茹这样哭下去也不是办法,自己也要知道发生什么事才能帮她,而且大晚上的,在街上这样哭,也不是太好吧?有什么问题还是回家再说好了。

    “来,心茹,跟我回家,我们回家再说。”何以微耐心地说道。然后,偷偷地撇了一眼一直站在一旁的霍英年,示意他过来帮忙。

    霍英年倒是很配合,主动过来,应和道:“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吧!要我扶你吗?还是……你自己能走?”

    霍英年是耐着自己难得一见的性子,平时自己的耐性也仅限与何以微一个人,不过眼前这个是自己女朋友的好朋友,而且还哭成这个样子,自己也不忍心去责备她,即使刚刚是她坏了自己的好事。

    许心茹闻言点了点头,可是还是泣不成声。

    好不容易把许心茹带回家,而到了家许心茹也没有因为到了陌生坏境而感到不适应,只见她看见沙发就一声不吭地走向沙发,抱着一个偌大的抱枕,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在沙发里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