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二章 神州大陆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神州大陆,杨家村,一处破旧的宅子里。

    秦川睁开眼睛,顿时感觉身体疼痛难忍,浑身上下似乎都一座大山碾压过,支离破碎,动弹间,深入骨髓的疼痛排江倒海而来,他猛然间吸了一口凉气,他的身上更是被一圈圈的白色纱布给包裹着,从纱布里传来阵阵刺鼻的味道,让秦川差点儿因此窒息。

    他艰难的转头过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件简陋的房间里,除了床边缺了一个脚的木桌子以外,还有几张被风一吹“吱吱”作响的椅子,并无他物,在房间的中央隔着一道木板,在木板的背后秦川似乎还听到阵阵抽泣的声音。

    正当秦浩疑惑之际,一股不属于他的记忆一股脑儿的涌进他的大脑当中。

    片刻过后,秦川恢复了平静。

    “原来我这是借尸还魂了啊。”

    秦川苦笑一声,这身体的主人名字也叫秦川,之前是大家族的阔少爷,后然家道中落,无奈为了生存又回到杨家村的祖宅当中仗着有几亩薄田,过的还算生活无忧,可是原来的秦川好赌成性,又喜欢结交好友,每每有客来访,都喜一掷千金,充大头,经常流恋于烟花之地,渐渐的也就败光了家底,连最后赖以生存祖上传下来的唯一的遗产那几亩薄田都被赌坊的人拿去抵债了,而秦川便被赌坊里的人揍的鼻青脸肿,就剩半条命,当然他们也不敢把事情做绝,毕竟大禹王朝是一个极为讲究法律的地方,如果他们敢杀人,怕是血燕卫也不会放过他们,

    而这个世界从原先这身体的主人记忆中了解到,这里似乎叫做神州大陆,乃位于中原腹地,而他所在的杨家村更是靠近十万大山,隶属大禹王朝,而这个王朝倒是有些像极了前世的明朝,中央集权极为的集中,而且大禹王朝地域辽阔,单是属国就有成百上千,扬名海内外,就连那些高高在上的七宗八派都不敢得罪大禹王朝,但是大禹王朝也不敢和七宗八派撕破脸皮,双方相互克制,谁都无法奈何谁。

    大禹王朝能有如今中原一统,震慑四方的局面,甚至连北荒的九大妖族和蛮夷部落都不敢轻易越雷池一步,皆是因为一千年前,从青山城中走出一位天纵奇才,他八岁元命,九岁归气,十岁孕神,二十岁后赫然已是真常境的高手,在当时的青年才俊中声名鹊起,更是盖过了七宗八派的所有天之骄子。

    那个时代是他的辉煌时代,他带领人族抵御荒魔,修葺长河古道,建立大禹王朝,后世的人一提起他,就肃然起敬,把此人奉若神明,更是在家中为其建立长生牌位,每日虔诚恭拜,而被后人称之为禹皇。

    他的丰功伟业,旷古烁今,无人可抵,更是让世人仰慕。

    “此人倒是一位枭雄,功业比起前世的三皇五帝都不弱丝毫。”秦川心中也感叹道。

    这个世界和前世唯一不同的是,在这里有那么一群人追寻天道,他们可以御剑飞行于九天玄云之上,遁地于青山厚土之下,甚至更有大能者,可以排山倒海,呼风唤雨,一剑落下,竟可碎裂长空,睥睨众人,於渺渺浩宇中,得长生,问仙位。

    秦川从记忆中得到不少关于神州大陆的消息,越观看之下,他越是心惊,因为,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一个强者为尊,弱者为蝼蚁的世界,一个秦川曾经梦寐以求的地方。

    门板后一道芊芊柔影似听到动静,惊呼一声,走到秦川身边,睁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盯着床上之人,双手更是因为激动突然间放在嘴唇上,大颗的眼泪如六月的雷雨,磅礴而下,她哽咽道:“少爷,你醒了?”

    “素素,给我倒杯水,我好渴。”秦川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墙壁上,有气无力的说道,喉咙如同被火烧一般,极为难受,嘴唇都因此而微微干裂。

    “好,少爷,你等等。”殷素素立刻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茶壶便倒了一杯满满的白开水送到秦川的嘴边。

    秦川迫不及待便拿起茶杯一饮而尽,“咳咳咳”,由于喝的太快,顿时激烈的咳嗽了起来。

    “少爷,你喝慢点,水还很多,没人和你抢呢。”素素原本满是雾霭的脸上突然笑容如花,极为灿烂。

    “素素,这些年,苦了你了。”秦浩望着近在咫尺十五六岁的少女歉意道。

    “少爷,素素不苦,当年老爷收留我的时候我已经很感恩戴德,甚至老爷不顾世俗卑贱礼仪,更是收我这个下等婢女为干女儿之时我便发誓一辈子要照顾好少爷。”素素眼神灼灼的说道,柔弱的脸上此刻竟是坚毅的神色。

    秦川心中涌过一阵难以名状的感动,前世他是朝廷的杀人机器,是皇帝手中的刀,每时每刻都行走把刀山火海之中,曾有过深陷囹圄而无人问津,知心朋友更是难寻一二,锦衣卫的系统中,只有无尽的杀戮,和刀光剑影的争斗,人情冷暖,唯当事人自知。

    而现在,他身边多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这种感觉挺好。

    。。。。。。

    第二天,天微亮,秦川身上的伤也经过一夜的恢复竟然奇迹般的好了大半,这倒让秦川本人都大吃一惊,一开始,他以为,这么重的伤,在床上起码要躺上十天半个月的。

    毕竟伤势并不轻,而且招招致残,已经到了危及性命,刻不容缓的之际,特别是他的右腿,生生的被打断,可是,现在,却恢复如初,似乎比起以往都更有力道了一些。

    虽不知身体发生何事,但是这种变换总归是好的,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如果成为一名残疾人,靠一个女人养着,对于秦川来说,无疑不是一件可以高兴的起来的事情。

    在一旁早就准备好的脸盆里匆匆忙忙的洗了一把脸,来到木板后面,并无人影,亲川知道素素早就去外面打工去了,由于心灵手巧,她便在一家布料店当裁缝工,工资虽然不高,但是能保证两人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却不成问题,如果秦川不是那么会赌的话,生活可能会更好一些。

    秦川来到厨房里,打开灶台,看到锅里还放着一碗稀饭,和几块看上去卖相不错的红烧肉,还有一盘子的鸡蛋,顿时,杀人如麻的他,感觉鼻子有些酸。

    在他眼前依稀出现一个在破晓的晨曦中稚嫩的脸被木柴熏的不断咳嗽的身影,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羞涩的笑容,面对生活的压迫,柔弱的身体,总是支撑起这个早就名存实亡的秦家,和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秦川。

    他知道,素素每天早上都会在锅里给自己留饭,今天也不例外,而且饭菜比起以往都丰盛了不少,这让秦川胃口大开。

    秦川迫不及待的便把饭菜端了出来,狼吞虎咽般把盘子的所有食物消灭一空,他真的是饿了,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般饿过。

    解决完早餐问题后,秦川来到院子里的空地上,老祖宗留下来偌大一个宅子也被他卖掉当做赌资拿去赌了,之后,又在靠近城郊的位置买了这座破败如斯的宅子,不过,这宅子虽然破败,但是胜在清幽,还有一道两米高的围墙,此前是一名落魄的书生为了赴京赶考才把这宅子卖给秦川,而宅子里的东西值点钱的都被秦川拿去当铺里换钱了,原先他父亲还在世的时候,秦川还有些收敛,后然他的父亲因为瘟疫去世以后,他便开始肆无忌惮,大奸大恶的事情倒也不敢为,但是吃喝嫖赌,可谓是样样精通。

    秦川满身的缺点,但是唯独一个优点,就是人缘还不错,虽然都是些狐朋狗友,但是每每在秦川和素素穷困潦倒,吃不上饭的时候,还能伸出援手,接济一翻,或多或少,也都是一些人情。

    “这具身体早就被酒色掏空了,怕是达到前世的先天之境,或许还要费上不少的时日啊。”秦川在空地上做了几个动作,顿时累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苦笑道。

    他倒是没有气馁,前世在身为锦衣卫的时候,就喜欢知难而上,他给自己制定了一套训练的计划,一切的标准都是按照他在锦衣卫的时候那一套,虽然残酷,可能还有生命危险,但是为了快速的提升实力,唯有不要命的修炼。

    没有实力,他没有安全感,虽然这个叫做大禹的国家是一个高度的法制性社会,朝廷的话就是天,无人敢违法,但是秦川知道,一旦你有了实力,法律不过只是一张空白的文书而已,纵横天下,看的是实力。

    清晨的阳光温暖和煦,如今不过三月,草长莺飞的时期,天清气爽,秦川不断的在地上做着各种各样怪异的动作,这些动作都能极强的帮助他提高体魄,锻炼筋骨,他挥汗如雨,气喘如牛,身体也因为极度的训练而微微颤抖。

    炼气先炼体,体成气蕴生,一脉通全身,先天便可期。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