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八章 风中柳絮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这个时候袁老三却着急了起来,想都没想破口而出道:

    “秦公子,这五百两已经是最低的价格了,不能再低了,虽说这武器上有一些瑕疵,但是这把刀足够锋利的啊,杀人越货绝对是上上之选,当初花了我好几天的功夫才打造完成的啊。”

    “你刚才不是说这把武器是你的祖爷爷打造的吗?”

    秦川意味深长的说道。

    “咳,这武器是我祖爷爷打造的,后然我只是加工改造了一些地方而已。”

    袁老三脸色颇为尴尬,一时情急,不小心说漏嘴了,不过却马上解释道。

    “算了,我也不和你斤斤计较,这把破荒刀五百两就五百两,不过这把断刀可否当作赠品送于我?我也不能太吃亏不是?”

    秦川顺手拿过一旁的断刀,随意的问道。

    “一把断刀而已,秦公子既然喜欢,我也大放一次,就送与你了。”

    袁老三豪气万丈的说道,这一把断刀收过来也不过只是十两而已,根本不值钱,虽然材料好像有些特殊,但是他也无能无力,放在这里也无人问津,不如就送给他,当作顺水人情吧。

    大雨下的杨府热闹非凡,偌大的大堂中摆了不下百桌,都不显得拥挤,杨家村的权贵在今天无一缺席,纷纷前来,不仅如此,就连太原城都来了不少达官贵人,大晚上门庭若市,可见,这杨百万交友甚广,一场婚宴竟然如此浩荡。

    这时,一位管家模样的人行色匆匆,急急忙忙的从门外撑着一把雨伞赶了过来,看到四平八稳坐在大堂上红光满面的老爷,放下手中的雨伞便跑了过去。

    “阿袁,这么着急,出什么事情了吗?”杨百万皱着眉头问道。

    心中不禁有一些疑问,这阿袁一向都是遇事不惊,做事稳当,可现在跑的气喘吁吁不说,脸色竟然还大惊失色,像是遇到什么事儿一般。

    “老,老,老爷,赵,赵郡主,正在门外。”阿袁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霍”的一声。

    杨百万竟然直接从椅子上一蹦而起,全然忘记自己的右腿有伤,惊喜万分道:

    “去把少爷叫出来,一起随我去迎接郡主。”

    他万万没想到,竟然郡主会大驾光临,这可是无上的光荣啊,这赵郡主可是侯爷最心爱的一个女儿,一直捧在手心,当作宝贝一样供着,而且赵郡主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正值皇帝巡视大成郡,看到大成郡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更是龙颜大悦,当场便封赵侯爷这女儿为郡主。

    当初在赵郡主五岁之时,在外出游玩之际差点遭歹人杀害,要不是危急关头杨百万挺身而出,不顾危险,栖身上前替赵郡主挡了致命一刀,恐怕赵郡主当场便会香消玉殒,化为天地幽幽亡魂。

    他的腿也因为心急救人急奔的过程中不小心被一块坚硬的石头给绊倒,才导致如今的一瘸一拐。

    那一刀,成就了杨百万。

    如果上天再让杨百万选一次,他还是会奋不顾身,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这不是责任,而是一种舍得,结果,他成功了,当初他在侯爷府中不过只是一个名不经传,地位低下的杂役而已,此后,一步登天,成为手眼通天的侯爷府大管家。

    机会总是在稍纵即逝间一闪而过,如果你能抓住,便可成就功名伟业,杨百万就是这么一个善于把握机会的人。

    虽然此前他也让下人送请帖去侯爷府,但是他知道这请帖肯定会石沉大海,鸟无音讯,纵然他和侯爷的关系再亲密无间,但是中间至始至终隔着一道无形的墙壁,主仆有别,他不敢奢望,却没想到,如今却时来运转,心中却也是满怀激动之意。

    “这杨百万果然了得,都离开侯爷府这么久了,还被侯爷牵挂,连儿子的婚礼,竟然都让郡主过来庆贺,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啊。”

    “是啊,也算是千古奇闻了,以后我们可要和杨百万多亲近亲近啊,有这么一位大靠山,以后我们在生意上也将顺风顺水啊,”

    “老李说的在理,来来来,我们先喝一杯。”

    周围的人顿时议论纷纷了起来,大部分的人都唏嘘不已,觉的杨百万简直是手段通天,离开侯爷府都已经五六年光阴,还能被侯爷时常惦记着,也同时有些感叹侯爷的情谊,比海深,比天广。

    杨府一处别致的院子中,素素一身大红嫁衣,显得雍容华贵,娇艳不可方收,垂眉低目间淡淡的忧愁萦绕在她的双眸间,如同那江南水乡飘飘渺渺的细雨,缠绵不绝,烛光映衬着她薄粉敷面的嫣红小脸,让天地都为之黯然失色。

    “少爷,素素,好舍不得你。”

    素素眼中带着星星点点的朦胧之泪,纤纤玉手托着香腮。

    “嘎吱。”

    这时,房间的大门由外被猛然推开,走进来一位酒气熏天的少年公子哥,他面容潮红,走起路来摇摇摆摆,一副欲倒而不倒的样子,一看就是喝醉了酒,身上穿着一件大红的婚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坐在窗前如白莲花般娴静的女孩,心中顿如千万只小虫子在挠着,让他欲罢不能,眼中的**更是一览无余,恨不得立刻就把眼前这美貌如花的女孩给霸占了。

    他顿如饿狼捕食上前就欲把素素抱在怀中行洞房花烛之事,不过素素早有准备,看到杨浩扑过来的瞬间,她便拿起梳妆台上的剪刀,抵在自己的喉咙之上,毅然决然的说道:

    “杨浩,你敢再靠近一步,信不信,现在我就死在你面前。”

    杨浩一个激灵,脑袋也醒了几分,看到素素竟然如此坚决,心中怒气横生,阴阳怪气的说道:

    “娘子,这剪刀无眼,小心把你这如花似玉的脸给毁了,那就得不偿失了,拜堂成亲过后,你我便是夫妻,这种傻事做不得。”

    素素闻言脸色一白,咬着嘴唇,如风中柳絮,孤苦伶仃,她凄凉道:

    “你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杨浩眯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狠光,威胁道:

    “素素,别给脸不要脸,我娶你一个贫贱的婢女,那是你祖上求神拜佛得到的荣光,别不知好歹,如果你今天不从了我,明天我就让秦川那穷小子消失,你信不信?我说到做到。”

    素素娇体颤抖不已,眼泪大颗大颗的从她眼眸中一泻千里,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威胁她的少爷,那是她心中的天,更是她全部的依靠,她宁愿作践自己,也不愿让少爷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

    剪刀从素素的手中无力的落到地面上,发出“啪”的一声,如波澜壮阔的海面丢入一颗微不足道的石头,瞬间便被海水的澎湃之声给淹没,吞噬而尽,就如素素心中最后一丝的烛光,也随风而灭,她面无表情,心如死灰。

    雷声大作,闪电划破天际,透过窗户照耀了素素的脸,烛光在狂风中急速的摇曳,始终不灭。

    杨浩露出一丝笑容,刚要走上前扶起地面上的素素。

    “少爷,少爷,你在里面吗?老爷叫你出去,好像有十万火急的事情。”

    此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让正欲对素素图谋不轨的杨浩身体一震。

    杨浩皱着眉头,心中顿生不爽之意,怒气腾腾的打开房门,喝斥道:

    “别敲了,我又不是聋子,说我爹找我何事?”

    婢女顿时低下头,害怕不已,小心谨慎的说道:

    “奴婢也不知,只是袁管家让我来通知少爷,让你无论如何都要赶过去,不然家法处置。”

    杨浩知道自己老爹不会有的放矢,整理了一下容装,瞥了一眼跌坐在地面上不言不语的素素,冷哼一声,踏步跨出房间,往大堂的方向小跑了过去。

    风猛烈着在吹着,门晃荡不已,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不绝如缕。

    素素并未起身,而是继续跌在的冰凉的地面上,此时她从头上拔出一根淡黄色的簪子,柔顺的发丝瞬间失去了束缚,从素素的头上一落而下,随着风一吹,四处飘荡开来。

    望着这根簪子,素素眼中闪过无尽柔情,双手捧着簪子放在心口,出神的叫道:

    “少爷。”

    两字道尽悲欢离合,

    一声诉尽肝肠寸断。

    “少爷,今生素素与你有缘无份,只恨,生得贫贱,卑微如蚁,不敢奢望,来世,如若可以,素素愿继续做你的婢女,陪伴你十生十世,只愿你待我不离不弃,我心便安已。”

    话语刚落,素素眼中闪过一丝坚决,双手反握住簪子,对准心脏,毅然绝然,一捅而过。

    霎那间,鲜血四溅,染红了地面,更浇灭了那似灭未灭的烛火,房间里陷入无尽的黑暗中,门外的雷霆声大作,狂风暴雨骤起,世界一片惨淡。

    素素的身体缓缓的倒在地面上,在她的嘴边绽放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鲜血顺着素素的心脏,流进了她佩戴了很多年的玉佩当中,而玉佩在此时此刻发出一丝微不足道的光芒,眼神渐渐朦胧的素素并没有发现胸口玉佩的异状。

    在玉佩之上一道人首蛇身的虚影若隐若现,鲜血侵染了这道虚影,也侵染了整块玉佩,一股温热的气息从玉佩内流进素素的身体当中。

    “唉。”

    房间里,突兀间,闪过一丝叹息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