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十章 问心无愧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房梁上的秦川不经意间吸入一缕白烟,顿时感觉体内如烈火燎原,鲜血似乎在这一刻都燃烧了起来,他面容潮红,气喘如牛,极力的在忍受,挥汗如雨间他眼神一狠,举起拳头猛然间用力的捶在自己的肚子上,剧烈的疼痛让他恢复了一丝理智,幸好她吸收的不多,不然怕是现在都已经失去了理智。

    他知道那竹管子里吹出来的白烟不是什么**香,而是春药。

    “有人要对郡主使用春药?”下意识秦川便想到。

    而此时此刻的赵郡主还在睡梦中,可是她的双手竟然下意识的开始脱掉身上的一件件衣服,秦川透过帘幕的缝隙中可以看到春光乍现的赵郡主百般娇媚,犹如水蛇般纤细的腰,在床上不断的扭动,嘴上还发出极为**的呻吟声,秦川已经压制下去的**差一点又被挑逗起来,多亏他的忍耐力超乎寻常。

    他立刻收回目光,门外的人似乎还没有动静,秦川沉思片刻,从房梁上如叶子般一落而下,在路过赵郡主床边的时候,他若有若无的听到一道娇媚,丝丝入骨的声音。

    “我要。”

    “我好难受。”

    此刻的公主却依旧还在睡梦中。

    “这春药的效果是不是太霸道了一些?”

    秦川也管不了这赵郡主,再说她的死活和秦川又有什么关系?本是素味平生的两人,本该分道扬镳。

    秦川刚想推门而出,突然间,房门竟然从外面直接被推开,杨浩神情紧张,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正好和秦川撞了个满怀。

    “秦川,你怎么在这里?”

    杨浩万万没想到,房间里怎么会还有一人,而且这个人是他意想不到之人,随后似乎想到什么,脸色一变,刚想喊人的瞬间。

    秦川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手中的刀立刻便架在杨浩的脖子上,锋利的刀芒在黑暗中泛着胆寒的光亮,杨浩顿时如临深渊,吓了一跳,抖抖索索道:

    “秦兄,有话好好说,小心刀剑无眼啊。”

    杨浩咽了一下口水,汗水直流,心中更是害怕不已,他还年轻,前途似锦,可不想过早夭折,对于他们这种富二代而言,命比什么都重要。

    “好好说?你在设计伤我的时候怎么不好好说?你在逼素素嫁给你这样的败类的时候怎么不好好说?你现在还有脸在我面前跟我说好好说?”

    秦川压低着音量说道。

    “秦兄,一切都是误会啊,我不娶素素了,还给你还不行吗?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啊,我给你银子,你不是最喜欢银子了吗?我给你千金,万金给你三生三世都花不完的金银财宝。”

    从秦川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凛冽的煞气,让杨浩如深陷地狱,一动都不敢动。

    “你觉的我在乎钱?”

    秦川冷着脸说道。

    “那你到底要什么?我都给,我都给,只要你能放我一马。”

    杨浩着急的叫道,就差没给秦川跪下了,毫无一丝平时嚣张跋扈的样子。

    就在此时,突然身后竟然传来一阵劲风,“咻”的一声,一道黑色的宝剑奔若游龙,气势恢宏,直接从幕帘内飞迸了出来,只见剑身,不见人影,剑尖直指秦川,空间中剑吟声大起。

    前世经常徘徊在生死边缘的秦川,早就养成一种敏锐到极致的感知力。

    危机之际,秦川直接抓过杨浩的身体,二话不说,挡在身前,黑色的宝剑势如破竹般而来,在杨浩的眼中渐行渐近,而杨浩则是面如死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扑哧”一声。

    宝剑从杨浩的左臂上一飞出过,带着狂涌的鲜血直彪迸射,散漫了空间。

    “啊。”

    杨浩惨叫一声,地上多出了一条血淋淋的手臂。

    “淫贼,你竟然敢对本郡主使用如此阴邪之物,看我不取你狗命。”

    床上之人见一击未中,反而伤了无辜,顿时怒喝一声,踏着凌波玉足,从床上一飞而出,顿如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此人正是赵郡主,此刻的她腮晕潮红,娇喘吁吁,胸脯更是因为愤怒而上下起伏,恶狠狠的盯着秦川,眼中冒着两股熊熊燃烧的火焰。

    “郡主,救我,刚才我看到此人欲对你行不轨之事,不顾生死,挺身而出,没想却反而不敌,实在心有愧而自责。”

    杨浩忍受的剧痛,痛苦不堪的说道。

    秦川皱着眉头,知道自己被人误会了,但是他也没想着去解释,因为再多的解释,对于一个被愤怒冲昏了头的女人而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而且,解不解释,对于他而言,意义不大,被人怀疑,又如何?

    只要自己觉的问心无愧,何需管他人的想法?

    “放开他。”

    赵柔儿看到眼前这登徒子竟然把刀再一次架在杨浩的脖子上顿时也是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再怎么说,杨管家小时候也救过自己的性命,而他就这么一个独生子,万一从此断了后,赵柔儿心中也过意不去。

    “你说放,我就放?”

    秦川淡淡的问道。

    “你还想怎么样?只要你放下杨浩,我允许你走出杨府。”

    赵柔儿咬牙切齿的说道,一想到刚才在床上因为春药卖弄骚姿的样子被眼前这登徒子一览无余,她心中便烦躁不安起来。

    她可是黄花大闺女,怎么能受得了如此侮辱?

    “儿啊。”

    外面的人也听到动静,纷纷赶了过来,杨百万一马当前,看到杨浩左臂空荡荡的,顿时感觉眼前一黑,心如刀割,差点就晕倒过去,凄声惨叫道。

    “爹,救我。”

    杨浩的身体因为流血过多,已经虚弱不堪,此时奄奄一息的说道。

    “秦川,你放了我的儿子,有什么话好好说,我绝对不为难你。”

    杨百万在旁边婢女的搀扶下着急的说道。

    “淫贼,快放了杨浩,不然大禹的法律饶不了你,血燕卫更会上穷碧落下黄泉追杀你到天涯海角,你此生都会活在惶惶恐恐,不得安宁之中。”

    赵柔儿寒声道。

    “哈哈,法律?你和我谈法律?是你可笑呢,还是我可笑?法律只不过是你们这群高高在上的统治阶级编造出来糊弄百姓之用而已。”

    秦川哈哈大笑道,浑身不觉自己已经被里里外外包围住,身陷囹圄,插翅难飞的处境中。

    “淫贼,你胆敢胡言乱语罔顾法律,今日你必死无疑。”

    赵柔儿气的浑身颤抖,大禹王朝在她眼中已经成为一种信念,而法律条文更是禹皇亲自制定的,谁都不可以质疑禹皇的决定,那必将成为大禹王朝的公敌。

    “如果法律真的有用,那这杨百万该当何罪?他侵吞农民的良田数千亩,光天化日强抢民女,一言不合就置人于死地,种种罪行,苍天可见,必当斩无赦,可是,他仗着曾经是狗屁侯爷府的大管家,横行无忌,眼中可还有法律两字?无知。”

    秦川冷声道,丝毫不在意脸色铁青的赵柔儿。

    “你,你巧言令色,信口雌黄,我岂能信你?”

    赵柔儿指着秦浩道。

    “我需要你信?哈哈,这天下纵然所有人不信我又如何?我秦川更是不在乎天下人如何看待我,我做事只求本心,别人生死又于我何干?不爽之人我杀便是,何惧何顾之有?”

    说完秦川伸手直接抓起杨浩的头,把他的身体提了起来,往前一伸,双脚悬空的杨浩,顿时感觉生不如死,刀就这么**裸架在他的后颈之上,一旦有风吹草动,秦川必将一刀落下。

    “别,放了我儿,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都答应你。”

    杨百万呼吸一滞,破口而出道。

    “带我去找素素。”

    秦川道。

    “好好好,我这就带你去。”

    杨百万顿时六神无主,想都没想,直接答应到,没办法,儿子已经命悬一线,他唯有妥协,方能保住儿子的性命。

    “淫贼,你果然是无恶不作的坏人,这殷素素已经是杨浩的妻子,两人情投意合,你竟然公然抢别人的妻子,还有没有一点礼义廉耻?”

    赵柔儿眼中厌恶之色一闪而过,寒声道。

    秦川身体一顿,转过头看着赵柔儿,浑身煞气滔天,冷笑道:

    “你胸口的痣很好看,我不介意以后继续品鉴。”

    “你。”

    赵柔儿握紧拳头,已经快要忍不住出手的冲动,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突然平静了下来,眼中的激动被冷漠取代。

    而这个时候,杨百万突然给上面早就已经埋伏好的弓箭手打了一个手势,后者明意,顿时拉了一个满月,弓箭顿时“嗖”的一声,在空中一闪而过,直奔秦川的后背而来,速度之快,让人反应不及。

    虽然大雨倾盆,但是秦川还是听到了一缕拉弓的声响,立刻把杨浩的身体再一次挡在身前,弓箭无眼,直接射进杨浩的身体当中,后者惨叫一声,再也禁不住折磨,顿时晕倒了过去。

    “看来,你们还是不太老实啊。”

    秦川抬起头,面无表情的说道。

    话语刚落,秦川直接挥刀而下,杨浩另一条手臂顿时也被斩落,双袖空荡荡,鲜血横流。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