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十五章 生而平等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少爷。”

    秦川刚来到归元宗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在叫唤他,他一转身,就看到素素跑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站在他的不远处摇着手臂。

    夕阳西下,金黄色的阳光映衬着她那微红色带着些许晶莹汗珠的脸,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

    秦川走上前,诧异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素素舍不得少爷呀,少爷去哪里,素素就跟到哪里。”

    素素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回答道,满脸的嫣红之色,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

    “既然来了,那我们一起进去吧”

    秦川拉着素素一道进入归元宗,而此时此刻,归元宗门前人声鼎沸,有许多装修华丽的马车井然有序的停在门口,成千上万的人拥挤在这里,都是前来参加入门测试的,毕竟一旦入围,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位朋友,请问一下,参加归云宗的入宗测试需要办理哪些手续?小弟初来乍到,不懂规则,请多多见谅。”

    秦川左顾右盼一翻,随后向一旁的一位看上去也像是过来参加测试的同龄人问道。

    朝云被人拉住顿时心生不爽,上下打量了一翻秦川,眼中露出一丝嘲讽的神色,极为高傲道:“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像你这样的穷小子配在这里学习仙法吗?我看你连灵根都没有吧?滚回家好好种田去吧,平步青云,一步登天,别痴心妄想了。”

    这里来参加入宗测试的大部分人要么就是达官贵族,要么就是王侯将相的子弟,真正的平民却也不多,而秦川穿着正是麻布衣,典型的平民装扮,这也难怪会被朝云瞧不起,甚至,周围的人都向秦川投来鄙夷的眼光。

    毕竟,在整个大禹王朝,贵族和贫民中间存在着一条无可跨越的沟壑。

    而秦川对周围的异样眼光置若罔闻,甚至根本就不屑一顾,人生在世,如果太在乎别人的眼光,活在别人的世界中,这样的人生对于秦川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秦川皱着眉头回答道:“地无南北之别,人无贵贱之分,有的人一生锦衣玉食可是骨子里却是男盗女娼的卑劣行为,有的人纵然身着素衣草鞋,却也能为天下大义而奋不顾身,但观天下,禹皇曾也务过农,你敢说你的身份便高于禹皇吗?神农大帝北荒蛮族而生,却能行医救治天下,不分种族,你敢说你的身份便能高过神农大帝吗?仗着祖上打下来的基业,挥散无度,这就是你所谓的高贵?”

    “如果是这样的高贵,我宁愿一生贫穷,又何妨?”

    秦川的话说的是铿锵有力,落的有声,顿时间传遍四野,让周围的一些贫民子弟拍手称快,而一些富贵子弟却面红耳赤。

    素素原来也挺怕生的,但是看到有人诋毁自己的少爷,顿时也是义愤填膺,鼓足了勇气站出来,气鼓鼓的瞪着眼前的人,如果眼神能杀人,恐怕这朝云已经被素素的眼神千刀万剐了吧。

    “你,你竟然目无禹皇,敢当众侮辱禹皇的出生,你该当何罪?”

    朝云被秦川说的哑口无言,当众下不来台,以他狭小的胸怀定不肯善罢甘休,顿时眼珠子一转,阴冷之意一闪而过,指着秦川,愤怒道。

    在大禹王朝讨论禹皇是一种禁忌,而眼前这人明显是一愣头青,这就让他捉到把柄,顿时反击。

    “这淫贼怎么也在这?”

    一架豪华的马车旁,赵柔儿穿着一身五彩的衣裙如云中仙子俏生生站在青石板上。

    “哈哈,你说我侮辱禹皇,我怎么侮辱了?”秦川笑道。

    “你说禹皇是农民,这不是侮辱是什么?”朝云得意的说道,满脸挑衅的看着秦川。

    秦川没有理会他,而是环顾四周,咳嗽一声,气沉丹田,大声喊道:“在座各位,我曾说过禹皇务过农,其他的我可都没说,反观这位仁兄,却在诋毁禹皇,禹皇丰功伟业,功劳大于天,我一个小小的平民怎敢如此不敬?”

    朝云一愣,心中暗骂一声,顿时汗流浃背,他不傻,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被眼前这卑鄙小人带进套里了,

    他顿时着急的解释道:“不不不,我不是侮辱禹皇是农民,而是”

    着急之下,朝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竟然一下子被卡住了,脸色憋的通红。

    “哼,这淫贼真狡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赵柔儿冷哼一声道。

    “郡主,你在说什么?老奴没听仔细。”在赵柔儿身边站着一位黑袍老妪,她满脸的皱纹,看上去恐怖如斯,全身气息不显,如同一迟暮之年的老人,已然是半截身体已入土之人。

    “离婆,没什么呢,我不过自言自语而已。”赵柔儿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事情,脸色微红,眼神更是狠狠的刮了一眼秦川,咬牙切齿了起来。

    离婆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赵柔儿和不远处的秦川,并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沉默不语站在赵柔儿的身边,她的任务便是护送郡主过来,其他的事情她一概不会过问。

    “朋友,何必咄咄逼人呢?退一步,海阔天空,岂不是更好?”一位穿着锦衣之人走上前,在秦川身边说道。

    他是朝云的至交好友,自然不能作壁上观,但是他也知道,朝云已经输了阵,输了气势,反观眼前之人,却还能表现去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恐怕也是城府极深的腹黑之辈,他怕朝云越陷越深便出来和解。

    秦川目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来人道:“我本就不想与他计较,只是教育他,作为一条狗,如果一味的只会咬人,而不会用脑,那他最后也只能做一条狗。”

    秦川的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朝云还是若有若无的听到了,顿时怒意狂飙,甚至怒火已经燃烧了他的理智,作为平阳郡郡守的独生子,他一向嚣张跋扈惯了,何曾被人如此侮辱过?

    “贱人,你给老子去死。”丧失理智的朝云不管不顾的拔出青峰剑一剑便刺向秦川,而后者嘴中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笑容,冷冷的看着朝云,他的那一番话,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很显然,朝云已经上当了。

    “住手,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岂容你在这里动手?”

    半空中像是突兀间响起一道惊雷,青衣人影瞬息而至,挡在秦川身前,双指夹过朝云含怒而来的一剑,微微用力,青锋剑,顿时“咔嚓”一声,便裂开。

    “好快。”

    秦川眼神一凝,刚才他只听到这青衣人影的声音,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可是一眨眼,这身影便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用奔若游龙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而朝云顿时惊醒,吓的浑身颤抖不已,他忘记了一个规定,就是不能在归元宗的广场上动手,轻者除去测试资格,重则废除修为。

    “谁叫你在这里动手了?你难道不知道归元宗的规矩?”

    青衣人影皱着眉头寒冷道。

    “仙师,我一时情急,并不是有意如此,都怪此人,都是他激我,我才会一时失去了理智”朝云指着秦川顿时解释道,

    “我不管谁对谁错,也不管是非如何,但是在谁敢违背归元宗的规矩,那便是对归元宗的不敬,你,给我滚出去,以后要是敢再踏入归元宗一步,定斩不饶,滚。”

    青衣人呵斥一声道。

    “我”

    朝云刚想继续解释,他可不想错过这么难得的机会,他资质并不弱,而且灵根在家族内经过测试乃是上层的玄灵根,可谓是前途不可限量,而归元宗作为传承几千年之久的上古宗门,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

    旁边朝云的那一位朋友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道:“朝云,此人是刑罚堂的段不悔,你求情也没用,体面点离开,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一听到段不悔的名字,朝云身体一震,眼中还有一丝不甘之意。

    最后,朝云只能无奈叹息一声,目光阴冷的看着秦川,心中暗暗发誓,有朝一日,必将此人的头颅给斩下,以报今日的耻辱。

    信心满满而来,垂头丧气而走,绝对不是朝云一人,可以说,如果经过测试,在场一半以上的人都要被淘汰出局。

    青衣人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秦川,并没有多说话,化为一道流光,转眼即逝间消失不见。

    “朋友,你这事做的不厚道。”袁成杰语气不善的说道。

    一想到,刚才这人竟然把自己也利用进去了,袁成杰心中顿时不爽。

    “对待敌人我从来不会手下留情。”秦川淡淡的说道。

    “你很好,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袁成杰冷笑一声后也离开了。

    “少爷,这些人都好坏啊,为什么老是和我们作对啊?”素素气呼呼的说道,小脸鼓鼓的,霎是可爱。

    “这个世界有人的地方便有争斗,我们不欺人,但是别人也不能欺到我们头上,有时候既然做了,就要不顾后果,最好斩草除根,以绝后患。”秦川说道。

    “少爷,素素觉的你变了。”素素说道。

    随后语气坚定道:“可是不管如何,少爷变成什么样子的人,素素都不离不弃跟随在少爷身边,如果少爷有一天变成人人喊打的大魔头,素素也一如既往的相信,少爷一定会有自己的苦衷,就算没有苦衷,素素也愿意陪少爷浪迹天涯。”

    “真的有那么一天吗?”秦川心中也不确定,因为前世他就是杀人如麻的锦衣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