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十七章 归元五峰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素素这时已经走到石壁前,心中忐忑不已,在考官不耐烦的眼神中,她胆怯的把稚嫩的小手放在石壁上,霎那间,漫天霞光竟然冲天而起,一条光柱凭空而现,接连天碧,虚空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声音,如大道的吟唱,愈演愈烈,久久不能平息,而在素素的背后竟然开始衍化万生之境,似乎蕴含了一个世界,仓木遮天蔽日,百鸟争鸣而翔,七彩虹桥骤然而起,山川河流散落天际,麋鹿竞相追逐,一片生机勃勃之景,活灵活现的展现天地之中。

    所有人在这一刻,似乎都忘记了呼吸,呆滞的看着眼前这突兀而现的惊人一幕。

    在归元宗的主大殿之上,一位白须飘飘,看上去颇为仙风道骨的老者坐于其上,垂目闭眼,视若无睹下面已经吵成一锅粥的场面,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

    “老妖婆,上次招收徒弟的时候,你都已经收到两名地灵根的徒弟,还不知足?做人不能贪得无厌,自私自利,我们山竹峰每况日下,更是青黄不接,怎么不为我们着想着想?”

    一位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顿时暴跳如雷般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满脸怒气的瞪着眼前至始至终都平静如水的美貌道姑。

    这名中年男子的脾气极为急躁,走起路来更是一瘸一拐,头发稀松,中间光秃秃一片,两边长的也是长短不一,颇为滑稽可笑。

    “王成道,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几十年过去了,你修为还只是原地踏步,也难怪山竹峰会一日不如一日,我也不想你误人子弟而已。”

    道姑淡淡的说道,一身素衣看上去清雅如菊,年纪大概在三十上下。

    “掌门,你倒是说句话啊?”

    中年男子顿时求救般望向殿堂之上眼观鼻沉默不语的掌门。

    “咳,成道师弟,王玉师妹,你们两个都不必争吵,至于选徒之事,还需他们自行选择,我们无从干预,只能听天由命而已。”

    程阳子颇为无奈的说道,每次选徒之时,这两人总要吵的不可开交,似乎像是约定好了一般,每次他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每次都是王玉大获全胜,而王成道却铩羽而归,难免王成道会有所怨气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毕竟王玉所在的翠竹峰的资源可是比王成道所在的山竹峰要丰富的多,自然而然很多人都对翠竹峰趋之若鹜,对山竹峰不屑一顾。

    而其他两峰的峰主每次都作壁上观,任由王玉和王成道大打出手,他们就能从中获利。

    在归元宗共有五峰,主峰为剑竹峰,不过剑竹峰乃是归元宗掌门的住所,平常人不得靠近,整座剑竹峰唯独一人而已,当然如果掌门收徒的话,这徒弟也可以住进剑竹峰当中,不过却也只能住在山腰的位置,至于山峰,那便是禁地,即使四峰的峰主没有掌门的命令也不得擅自入内,这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谁都不可违背。

    其余四峰乃是,山竹峰,翠竹峰,血竹峰,灵竹峰,实力最次的便是山竹峰,几百年以来,都是垫底的存在,其峰内门庭罗雀,根本没有多人会选择山竹峰,而灵竹峰和血竹峰实力不相伯仲之间,翠竹峰实力最强,资源也是最为丰富,大部分的修士进入到归元宗的首选便是翠竹峰。

    不仅如此,翠竹峰中更是美女如云,灵气如洪,功法更是多不胜数,占尽了地利。

    其实,曾经最强的一峰,并不是翠竹峰,更不是如今的主峰剑竹峰,而是山竹峰,当年山竹峰走出来一位名震天下,旷古绝世的奇才,他的名字叫做道远子,天资更是比起当年的天骄禹皇都不逞多让,不过世界万般因果,却也难逃红尘千万情字一关,道远子为情所困,陷入魔道,成为嗜血狂魔,屠城百座,杀人无数,犯下了滔天的罪行,连魔宗的人都难以容他,更别说正道宗门了,曾一度让归元宗蒙羞,因此归元宗差点也被沦为邪门歪道之流。

    后然奇怪的是,突然有一天,这道远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在茫茫天际,鸟无痕迹,从那以后,山竹峰元气大伤,日渐式微,终走下坡路,至今都苟延残喘,不复往昔。

    “咦,怎么突然觉灵气如此暴动?”

    程阳子的神识顿时神游天外,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他蓦然间便从椅子上脸色大变的站了起来。

    众人,包括正在争吵的王成道和王玉都不由自主的看向程阳子,不知发生何事。

    其中血竹峰的薛月子疑惑道:“掌门,怎么了?”

    他很少看到掌门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哈哈,天佑我归元宗。”

    程阳子突然狂笑道,失去往日的平静和淡薄。

    其下四位峰主顿时面面相觑,但是从掌门的言语和表情中似乎发现了一些蜘丝马迹。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程阳子率先走出殿堂,直接踏空御剑而行,飘渺潇洒。

    “这”

    考官顿时目瞪口呆了,他主持了那么多年的测试,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如此一幕,这小女孩的灵根要多惊世骇俗才会造就天地的异变?

    这是什么灵根?

    天灵根?

    可是好像天灵根都不可能会出现天地异景啊。

    而素素则不知所措,茫然四顾的看着周围,随后俏生生的走到秦川身边,低声道:

    “少爷,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啊?”

    秦川深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震惊,他虽然对修仙的事情了解的不是很多,甚至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但是从刚才素素的表现来看,他断定,素素的灵根绝对异于常人,这就让他想到前段时间,素素突然起死回生的事情。

    特别是素素的身份来历极为的神秘,当初秦川的父亲是在一冰天雪地的树林当中捡回素素的,当时的素素年纪不过五六岁而已,浑身上下被冻成紫色,血液似乎都已经凝结成冰块,**的,呼吸更是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身上就穿着一件肮脏的破烂衣裳,和流浪的乞丐一般无二,风毫无顾忌的从素素衣服缝隙中吹了进去,素素当时冷的颤抖不止,被抱回府中的时候,依旧如此,当初秦府所有人都以为这小女孩活不过今晚。

    结果第二天,素素竟然奇迹般的好转了起来,她浑身上下就带着一块玉佩,在玉佩上雕刻着一个“殷”字,后然秦川的父亲便给素素起名叫做殷素素。

    只是素素似乎脑袋受过重创,以前的事情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秦川溺爱的摸了摸素素的头道:

    “没,你做的很好,更是给我长了大大的脸,看以后还有谁敢瞧不起我家的素素。”

    说着秦川还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脸色极为难看的袁成杰。

    此时此刻袁成杰心中却只有震惊,他意想不到,眼前这天地奇景竟然是一个年纪不过十来岁的小姑娘造成的,而且这小姑娘之前还被他冷嘲热讽。

    想到这里,他心中竟然涌出一股不安,更是后悔不已,当初为何要得罪这主仆两人,他不傻,自然也看得出,这小姑娘的灵根怕是不同寻常。

    素素顿时露出羞涩的笑容,欢呼跃雀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怕给少爷丢脸,那我就百口莫辩了。”

    袁成杰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为了以后在归元宗不至于寸步难行,他只能厚着脸皮走到秦川身前,作了一揖,歉意道:

    “这位道友,刚才恕在下眼拙,不明是非,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谅解,同在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如果能化干戈为玉帛,那也是我之荣幸,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嘛。”

    秦川对袁成杰此番看上去“真情实意”的话并无任何感动之意,此人不过也只是趋炎附势之人而已,这种人只会锦上添花,根本不会雪中送炭,反而可能会落井下石,在关键之时,背后捅你一刀。

    而且如果刚才素素测验的结果不尽人意,怕是这袁成杰断然不会如此惺惺作态。

    对于这种人,秦川一生只奉行一个原则,那就是置之不理。

    前世太多的背叛让秦川明白一个道理,口蜜腹剑多小人,仗义直言多忠义。

    “这位仙师,请问,素素的测试结果是?”秦川有意识的提醒道。

    “啊。”考官顿时反应过来,惊呼一声,然后露出为难的神色,态度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道:“抱歉,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得问问上面的意见。”

    “不用问了,此女归元宗收定了。”

    高空中一位御剑飞行的白袍老人踏剑而下,瞬息而至间,已经落在地面上,白衣飘飘,气质儒雅,颇有仙人的韵味酝酿其中。

    “掌门。”

    考官顿时吓了一大跳,身体更是从椅子上迅速的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心中也是震惊万分,没想到,这事儿竟然惊动了掌门。

    “小女娃,你叫什么名字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