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十九章 黑幕下的杀戮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秦川刚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身边突然像是飘过一阵若有若无的香风,当秦川反应过来,定眼一看的时候,却发现在前方一块凸出来的石块上竟然突兀的出现一道人影,就像悄然无息间凭空而现,一尘不染的白色衣裙在皎白的月光下显得如同踏云而去的九天玄女,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清冷之意,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是她。”秦川心中一惊,脸色露出疑惑的之色道:“请问仙师到访有何要事??”

    此人正是归元宗翠竹峰的王玉,秦川不知道此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肯定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我来只想告诉你无论你出于什么目的对素素说那番话,我都不想知晓,但是从今开始你和素素将形同陌路,没有一点关系,她不再是你的婢女,你也不再是她的少爷,你们两个今后也不会再有所交际,听明白了吗?”

    王玉甚至看都没有看秦川一眼,而是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在她眼中,秦川虽然是素素的少爷,那也是曾经的过往,一个卑微的五行杂灵根的修士至始至终都落不进她的眼眸。

    秦川皱起了眉头,他从此人嘴中听出毫无掩盖的威胁之意,不过还是开口道:“明白。”

    “明白那就最好,有时候做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我也不愿与你多废口舌。”王玉寒声道,衣袖一挥,突然一道亮光在黑暗的山林间一闪而过,如同流星,飞向秦川。

    秦川眼疾手快,伸手一接,一股温热从手中书籍中涌入身体当中,这股温热之感在他的经脉中转了一圈后,缓缓流进他丹田之中,让秦川浑身一震,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疑惑道:“这是?”

    “归元宗最基础的聚灵法决《引气决》,素素让我交于你。”王玉道。

    秦川心中涌出一丝暖流,刚想开口,却又暗自摇了摇头,唉声叹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既然已经决定,就没有后悔的必要。

    “希望你好自为之。”话语刚落,王玉双指一并,在空中轻划而过,顿时她背后的青色宝剑,嗡嗡作响,直接一飞冲天而起,在空中转了几圈后,落在她的脚下,她至始至终都没有看秦川一眼,踏上青剑后便御剑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在一处悬崖边上,素素望着空中明亮的月亮,眼中竟是无尽的思念,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般孤单过,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一个人,那种寂寥和无助直欲把她吞没,微风吹过,散落一滴醉人的眼泪,她喃喃一声:“少爷”

    秦川把手中的《引气决》放入怀中,转身看了一眼归元宗的方向,在黑幕中,五峰如同天地利剑,直插山野,浩然正气扩散四方,让人一望之下深深的敬畏,这五座山峰正是归元宗的独特标志。

    最后,秦川收回目光,毅然绝然的继续向着山下走去。

    走过一片树林,前面传来微弱的火光,秦川脚步一顿,眼睛望了过去,并没有靠近。

    在火堆旁,有五个人围坐在一起,其中一人秦川还认识,正是之前被逐出归元宗的朝云,此时他的脸色微红,手中拿着一个酒壶,说话有些大舌头,模糊不清道:

    “他娘的,老子不服啊,都是那臭小子,不然老子现在肯定被归元宗入取了。”

    一位魁梧的莽汉道:

    “二公子,大公子不是也在归元宗吗?他好像的是血竹峰的弟子,而且资质也不凡,如果你把事情告知于大公子,他肯定会替你出头的,至少你还有机会回到归元宗拜师学艺。”

    朝云打了一个饱嗝,醉醺醺道:

    “大哥这人脾气臭的很,而且一心只为修行,两耳不闻窗外事,我找他,根本无济于事,只是那臭小子害的我众目睽睽之下不能进入归元宗,这件事肯定会传到平阳郡,到时候我必然成为整个平阳郡达官贵族口中的笑柄,丢尽脸面不说,还怎么混?这笔账,无论如何我都会找那臭小子算回来。”

    说完,朝云狠狠的又饮了一口酒,心中极为的不爽,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般丢脸过。

    在朝云左手边有一位看上去比较瘦弱的年轻人,他的眼神如同一条阴冷的毒蛇,被他盯住的人浑身都会不自在,他蓦然间转身,盯着后方,喝斥道:

    “谁躲在那里?藏头露尾的算什么英雄好汉,出来。”

    秦川一愣,他离的不算很近,可是,却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他刚要离开,毕竟对方有五人,而且修为个个都不弱,至少现在的秦川面对这五人肯定是凶多吉少的结果,所以他决定暂时先避一避。

    “咻”的一声。

    莽汉率先反应过来,立刻拿起一旁的弓,眯着眼睛,朝着黑暗的空间中射了出去,他的眼睛好像能穿越层层黑幕,直接落在秦川身前的大树上。

    弓箭在空间中转了几圈,奔若闪电,一闪即逝间,穿过飘落而下的树叶,准确无误的射在大树上,半截弓箭已经没入大树内,尾翼还在嗡嗡颤抖,可见这一箭的力道有多足。

    朝云的酒意瞬间便醒了大半,从地上站了起来,皱眉道:“怎么回事?”

    莽汉道:“树林有人。”

    随后,又拉了一个满月,对准黑暗的树林,一旦有风吹草动,他便一射而出。

    朝云一惊,但是随后便恢复平静,这里毕竟还在归元宗的范围之内,一旦如果有强者入侵,必然会第一时间被归元宗内的高手察觉,所以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安全的,再说,他身边还有四位武功高强的护卫,至少也能拖延一时半刻,这还何惧之有?

    他朝着黑暗的空间叫道:

    “何人在此?”

    空间中依旧平静无波,唯独风声“嗖嗖”而过的声音。

    莽汉给另外两人使了个眼神,后者明意,立刻从两边饶了过去,而秦川的余光已经瞥到,但是他不敢轻举妄动,因为那莽汉的弓法让他如鲠在喉。

    秦川左顾右盼一下,随后看到从大树上挥散而落的枝条,立刻拉了过来,借着大树的掩盖,迅速的爬上枝繁叶茂的大树之上,透过树缝,借着火光,他看到那一位莽汉正拉着满月蓄势待发,而朝云却站在一旁看似笃定,还有一位满脸阴冷之色的年轻人沉默不语的东张西望着。

    秦川在树上已经看到,那两名从两边隐秘饶过来的人已经缓缓靠近,他双手握住断刀,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如同一位正在等待猎物上钩的猎人。

    突然间,这两个人窜了出来,一跃而起,手中的刀狠狠的落下,异口同声道:“去死。”

    可是,当他们的刀势如破竹,一往无前的落下之际,并没有发现人影,只是看到在大树后有一件麻衣被树枝架着,被黑幕挡住,从不远处看过来,很像是一道人影。

    “不好。”

    两人对视一眼,刚要退开。

    “晚了。”

    秦川的身影如夜空中的蝙蝠直接从大树上一落而下,手中的断刀单手反握住,在落下之际,一道半月的刀芒一挥而过。

    空中,顿时闪过两道血线,这两人已经死亡。

    而这个时候,秦川感觉道后方一道劲风扑面而来,直击自己,他顿时脚用力蹬在地面,身体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扭转过来,弓箭已经近在咫尺,倒映在他的眼眸中,他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便举起断刀,挡在心脏前。

    “咔”的一声。

    弓箭猛然击在断刀上,落在了地面,可是秦川的身体却被弓箭上传来的力道震的连连后退,后背更是撞在大树上,手臂都被震的微微发麻。

    可是,就在这时,丹田中竟然流出一股暖流,这股暖流流向他的四肢百脉,似乎一霎那间,他的身体竟然充满了爆发性的能量。

    而这股暖流秦川熟悉无比,正是刚才从王玉送赠他的那一本《引气决》中传过来的,秦川猜测这股暖流很有可能便是一道灵气。

    就在这时,弓弦声微响,空间亮光一闪,又一支弓箭射击而来,秦川立刻一个驴打滚,便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随后背靠在一颗大树上,余光一瞥,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惊色,他发现,那个满脸阴色的年轻人已经不翼而飞,他立刻环顾四周黑漆漆的树林,以他敏锐的感知,能感觉到在黑暗中一双如狼似虎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让他感觉遍体生寒,生死就在一念间。

    张莽见自己的弓箭竟然接二连三的都没射中那人,虽面无表情但是心中却极为的惊讶,似乎自己每次拉弓的时候,那人都能在第一时间感觉到,然后如未卜先知一般巧之又巧的躲避开。

    “这人的感知力也太变态了吧?”

    张莽暗骂一声,却不敢大意,眼神灼灼的盯着树林。

    张莽不知道的是,他现在面对的人,在前世可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危机的时刻,能养成如此的敏锐力和反应力也不足为奇。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