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二十二章 鹬蚌相争 渔翁得利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秦川在草丛里如同一只躲在暗处趁机而动的狼,这两帮人吵闹间便真刀真剑的开始厮杀了起来,各种五光十色的刀芒和凛冽的剑芒充斥着整片空间。

    特别是那一名叫做张泽宇的狂刀派弟子,这一手刀耍的是密不透风,虎虎生辉,刀芒如翻滚的海浪一浪接着一浪,愈战愈勇,让人应接不暇,而藏剑派的赵括却被他逼得连连后退,看似不敌锋芒,但是每每却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狂风巨浪中能找到一丝空隙进行反击。

    “藏云十三剑。”

    赵括大吼一声,长发狂舞间,剑柄猛然向前一划,强大的灵气突如而至,在空间中瞬间便出现十三道剑影,这十三道剑影围绕着他的身体快速的旋转,而此时赵括脸色变的极为的苍白,额头上还溢出大把的汗水,足以可见,他施展此招也绝对不是很轻松,必须全力而为。

    十三道剑影随着张泽宇的剑指一并,竟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天地中肃杀之气大起,有一股草木皆兵的感觉,就连一旁的秦川,都感觉毛孔竖起,一种危险之感油然而生。

    张泽宇脸色霎那间便凝重万分,不敢有丝毫怠慢之意,向前猛跑几步,一蹬而起,举刀过头顶,面容狰狞万分,大声的喊道:“狂云怒吼。”

    大刀朝下方的赵括一挥而去,只见一道十米之长的刀芒顿时破空而来,带着毁天灭地的滔滔威势,一往无前,置之死地而后生。

    “来得好。”

    赵括叫了一声,手指一挥,身边高速运转的十三把剑影突然一滞,剑尖瞬间一致对准空中的张泽宇,朝着他狂射而出。

    而张泽宇手中大刀也随之落下,大开大落之间刀芒霎那间便和十三把剑影轰击在一起,半空中爆发出一声惊天巨响,狂暴的余波转眼即逝间便卷席四方,下方的修士无一不被余波轰倒在地,或多或少,都受到深深浅浅的伤害。

    顿时哀嚎声响成一片。

    秦川所在的草丛也被余波给横扫到,顿时树草横飞,不留分毫,而他便也在众目睽睽之下显露了身影。

    不过,众人的注意力可不在秦川身前,而是着急万分的看着不远处。

    灰烬散去,灵气平息,两道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张泽宇浑身上下都是剑伤,鲜血横飞,衣裳碎尽,气喘如牛,看上去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而赵括也相差无几,甚至还要更惨重一些,他的胸口赫然有一道血肉模糊的刀痕,这道刀痕几乎贯穿了他整个上半身,尤为的恐怖,可是他还是没有倒下,强忍着口中即将飞迸而出的鲜血,他冷笑的说道:

    “张,张泽宇,你也不过如此。”

    张泽宇深深吸了一口气,回应道:

    “呵呵,我终究还是胜你一筹,赵括,你不是我的对手,我现在就要取走红渊果,你觉的你还有力气拦得住我吗?”

    在场的人伤的伤,死的死,已经没有一个人有战斗力了,都躺在地面上半死不活,惨叫哀嚎的样子,这一场战斗,两败俱伤,两边谁都没讨好。

    赵括闻言心神一荡,被张泽宇一激,顿时再也忍受不住,一口鲜血直接飙射而出,体内的灵气顿时开始涣散,他再也支撑不住,跌坐在地面上,脸上尽是屈辱感。

    “哈哈,赵括,你不行,藏剑派更是不如我们狂刀派。”

    张泽宇张狂的笑了起来,全场竟然就他一人还站立着。

    这时,赵括反而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道:

    “哈哈,张泽宇你还是别高兴的太早,你转过身去看看,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以为你可以得到吗?殊不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此时此刻赵括的心中极为的舒坦,郁闷情绪一扫而空,背靠在大树上,眼中尽是嘲讽之意。

    张泽宇蓦然间猛然一转身,看到一个陌生人竟然开始采摘树上的红渊果,他顿时为之大怒,感觉眼前一黑,差点就昏迷过去,暗骂一句“该死”,这可是他的劳动果实啊,而且用生命换回来的,岂能便宜了这人?但是他已经无能无力,因为浑身上下疼痛难耐不说,丹田中的灵气还荡然无存,现在恐怕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都可以要了他的命。

    但是他不甘心啊,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位朋友,你这么做时候太不厚道了吧?你可以拿走一些,但是别太贪婪。”

    张泽宇心在滴血,这可是红渊果啊,就算是一颗都价值不菲,而且极为难得,要不是他现在的状态不行,肯定要把此人碎尸万段。

    “哈哈,做得好,我支撑你,最好全部都拿走,一颗都别留下,这种天材地宝,浪费一颗都会遭天打雷劈的。”

    看到张泽宇满脸的郁闷的表情,赵括别提有多开心了。

    而秦川则不问不顾,一心一意的采摘树上的红渊果,这东西对于他而言,作用也是极大的,所以秦川并不想浪费一颗。

    张泽宇顿时开始心急了,威胁道:

    “朋友,别太过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狂刀派的内门弟子,我的父亲更是狂刀派的一位长老,得罪我,你肯定没有好下场,如果你这个时候把红渊果留下,我会想办法让你加入到狂刀派,我说到做到,如何?”

    而张泽宇心中却想:“吗的,等这关过去,看老子不把你剁成肉泥,老子的东西你都敢抢,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我张泽宇从小到大还没吃过这样的亏。”

    “朋友,别听他的,这张泽宇就是一个卑鄙小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两面三刀,背地里阴人的事情他没少干。”

    赵括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说道。

    但是,秦川,依旧没有任何表示,没过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已经把果树上的果实都采摘一空,秦川数了下,大概有七八颗的样子,算是收获颇丰,让他甚是满意。

    “你是聋子吗?没听到老子在和你说话啊?”

    张泽宇看眼前这人至始至终都没鸟自己,火爆的脾气顿时涌上心头,怒气腾腾的说道,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秦川转过身,冷淡道:

    “刚才你是在威胁我吗?可是我不喜欢被人威胁。”

    张泽宇被秦川盯着,没由来的感觉心中一寒,似乎被他的眼神给吓到,顿时恼羞成怒道:

    “威胁你又如何?我张泽宇能威胁你,也是你的荣幸,别给脸不要脸,快把红渊果留下,你滚,不然就算上穷碧落下黄泉,你都别想有人能救你。”

    秦川皱着眉头道:

    “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哪来的自信还敢威胁我?”

    “因为我要你死。”

    突然,张泽宇大叫一声,驱动体内唯一一丝刚聚集而成的灵气,手中拿出一张幽黑色的符箓,露出一丝狞笑,一抛而出,符箓在空间中化为一道流光,朝着秦川飞驰而去。

    “小心,朋友,这是嗜血符。”

    赵括脸色一变,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这张泽宇竟然还有灵气使用符箓,这倒是让他大吃一惊。

    而秦川至始至终都没有放松,对他而言,只要敌人没死,就不会有丝毫的松懈,这是生死之间磨砺而出的习惯,所以当张泽宇脸色的表情出现一丝变化的时候,已然被秦川捕捉到,在张泽宇拿出符箓的瞬间,秦川便已经反应过来,左臂泛起一丝淡淡的金光,势如破竹,直挥而上。

    一下子,就和黑色的符箓撞击在一起。

    从黑色的符箓中一道血色之光就要钻进秦川的手臂当中,可是在一触碰到秦川的手臂,竟然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隔在外,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不可能。”

    张泽宇看到这一幕破口而出道,身体也因为不堪重负而跌坐在地面上,他本以为这张出其不意的嗜血符必然能让眼前这人死的不能再死了,可是事与愿违,竟然被他给挡住了,这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秦川本来不准备杀张泽宇的,只想拿走红渊果就直接离开,但是现在他改变注意了,这种人不杀,天理难容,以后可能还会给自己带来源源不断的麻烦。

    “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秦川话语刚落,直接从背上拔出断刀,目无表情,一刀直接挥舞而下。

    “不。”

    张泽宇顿时吓的肝胆剧烈,大声的叫道。

    可是已经为时已晚,从他对秦川动手那一刻,注定是这个结果。

    而赵括则是咽了一下口水,此人的果断超乎他的想象,他怕这人会杀人灭口。

    秦川的确有过这念头,但是很快便被他否决了,因为他知道一个道理,冤有头债有主,虽然他曾滥杀无辜过,但也都不是出自本意。

    秦川拿出两颗红渊果丢给赵括,平淡道:“谢谢你刚才的提醒。”

    他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他不想欠别人,也不想别人欠他,有些事情,有些人,还是要分的清楚一些好。

    这是他做事的原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