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三十七章 奇闻怪事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这司马炎不会在练什么魔功吧?”秦川问道,他在锦衣卫内多年,知道有些魔功的确非常残忍至极。

    而吴能却是摇了摇头道:“当初这司马炎被抓的时候,可是手无缚鸡之力,如果他修炼魔功,也不会如此轻而易举的束手就擒,肯定会拼命的反抗,其实不然,当初的情况可谓是轻松至极,没有费多少的力量,就把司马炎给捉拿归案了。”

    “我想这司马炎家中肯定是有护卫,既然他没有修为,也没有练魔功,那他是怎么把全府中上上下下一百多个人给杀死的,这似乎并不符合逻辑。”秦川道。

    “捕快们也觉的奇怪,但是司马炎愣是忍住了非人的折磨,一个字都没有透露而出,嘴巴太硬了,最后也不了了之了。”吴能说道。

    车队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便在天黑之前赶到了断崖口的驿站,此时远处的残阳血红,驿站便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十分的静谧,在驿站的头顶之上有一处凸出来的山崖,奇怪的是,这山崖竟然断了一个口子。

    这驿站正是官方所设,就是用来交待来往的官员的。

    留下几人看守犯人,其他人都进入到驿站当中,当然这看守的人选中就包涵了秦川。

    秦川也没多说什么,毕竟他如今也是“人微言轻”,反正到时候只要拿到自己应得的功勋即可,至于其他,秦川还真的不怎么在乎。

    没过多久,天空便彻彻底底的黑了下来,官道上也安静无比,唯有几声有气无力的禅鸣,成为寂寥天地的唯一声音,在驿站的院子中如今也只剩下秦川一人,和三个穿着囚服的犯人,至于其他人都已经进入到房间中胡吃海塞了起来,在他们看来,这押送的三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犯人而已,现在又被五花大绑了起来,根本就翻不起什么浪花来,所以自然是松懈不少。

    而且,张锁又极为明显的在针对秦川,其他人虽然都能感觉的出来,但是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在这里张锁的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在这个实力为尊的地方,便是如此。

    秦川随便吃过一些馒头便算是完成了晚餐,对吃的他要求不多,只是能填饱肚子即可。

    这时,他懒散的躺在一旁的草堆里,正想着关于修炼的事情。

    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到秦川的耳边。

    “小伙子?你好像在这里地位不高啊?”

    秦川下意识的从草堆中站了起来,望着说话之人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总有人要尽忠职守,我只不过也是拿钱办事而已,至于地位高不高还不值得一提。”

    秦川看着司马炎淡淡的说道,一开始他就觉的这司马炎有问题,一路无言的司马炎现在竟然心血来潮找自己说话,秦川心中不由自主的开始提防了起来。

    “呵呵,小伙子,我并没有恶意,你也不用对我有所戒备,我现在已经双手双脚都被捆缚住,纵然有心,也无能无力啊。”

    司马炎看着秦川如临大敌的样子顿时笑道,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

    “不知你叫我有何事??”秦川开口问道。

    “只是这漫漫长夜无心睡眠而已,想找个人聊聊天,恰巧看到你似乎也还没睡着。”司马炎说道。

    “既然你想找个人聊天,那我也只有舍命陪君子了,我心中一直有个疑惑想请教你,不知道你是否可以给我解解惑?”秦川开口问道。

    “让我猜猜小伙子你的问题如何?”司马炎好整以暇的说道,似乎已经猜到秦川即讲问的问题。

    “请。”秦川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道。

    “小伙子,应该想问的是,我当初为何要杀全府上下百来条命,和为何要吃掉他们的心脏吧?”司马炎淡定的说道,语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则,似乎对他而言,以前发生的事情不足为虑,也不会影响到他。

    “正是。”秦川道。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也没办法长话短说,只能告诉你,杀人非我本意,更何况是我的家人,他们就如同我的手心和手背,实则情不自禁而为之,如今回首过往,唯有痛心和后悔。”司马炎道。

    眼中一闪即逝的悲伤之意,并没有逃脱秦川锐利的眼眸。

    从这悲伤之意可以看出,当初的那件惨案绝对是有不可告人的内幕,只有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内幕,才能保证这次押送的过程中不会出现意外。

    秦川冥冥之中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似乎这押送过程应该不会一帆风顺,甚至很有可能发生始料未及的危险。

    “难不成你还被鬼上身了不成?”秦川打趣道。

    而秦川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他这一句无心插柳的话却让司马炎脸色变的极为的凝重,他阴寒的说道:“如果我告诉你正是因为鬼上身,你会作和感想?”

    似乎,从虚空中吹来一阵寒彻心扉的风,让秦川竟然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随后笑道:“你可真会说笑。”

    “说笑?呵呵,我可不是说笑,小伙子,这世界上光怪陆离的事情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而发现在我身上的奇闻妙事,又有何大惊小怪的呢?”司马炎道。

    “那我很好奇,这鬼,怎么会找上你?正所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看来你平时没少做亏心事啊。”秦川略有深意的说道。

    “我司马炎虽然不是什么九世大善人,但也自问一生做事光明磊落,对得起天地良心,这一切还要从那件事情开始说起啊。”说道这里,司马炎的眼神似乎暗淡了一些。

    “洗耳恭听。”秦川道。

    “三年前,有次我带货从西州出发沿河而上,一路上风平浪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是月到中天的时候,在船行至巍峨山附近,突然雷声大作,倾盆大雨,直接浩浩荡荡的从天空中而落,顿时水涨船高,风浪更是拍的凶猛,整艘船都是摇摇晃晃了起来,我们一行人被颠簸的找不到东南西北,只能不断的祈祷,可是后然却发生了一件让人终身难忘的事情。”

    说道这里的时候,司马炎停顿了片刻,眼中一缕微不可见的寒光一闪即逝,浑身竟然变的阴冷了起来,如同一只刚从地狱爬上来的妖魔鬼怪,秦川虽然听的认真,但是他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司马炎,此时此刻司马炎身上的变化却也没能逃过他的眼眸,他心中冷笑一声,倒是要看看这司马炎到底玩什么把戏。

    “什么事情?”秦川表现出急不可耐的样子问道。

    “我看到,在大雨磅礴的湖面上竟然飘着一道没有双脚的白衣人影,在我们船靠近的时候,这身影猛然间便转过身来,我看到了,她竟然没有脸面,脸上不着片缕,鼻子,嘴巴,眼睛,都没有,只有一张空白的面孔,仅此而已,她的身影在狂风巨浪中若隐若现,时明时暗,可是,巨大的风浪之声,亦不能阻止我们耳边传来的诡异笑声,更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还在后面,接着我们的船竟然莫名其妙的被风浪推进了巍峨山内的一处古洞之内,这古洞中我还记得岩壁上结满了各种乳白色的晶体,虽然我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但是行商多年的我早就养成了一双火眼金睛,我一眼便看出这东西绝对是价值连城的珍贵之物,随后,我们越往深处走去,越是心惊,里面的空间也越来越宽广,直到,我们来到一处大厅内,在这大厅中只有一副水晶棺材,而在这水晶棺材中只有一具穿着白色衣裳的尸体,这尸体的面部赫然没有五官,在尸体的心脏位置上,已经空空如也,而且,还往外冒着鲜血,好像这心脏是刚刚被人拿走一般,这躺在水晶棺材里的人赫然便是刚才在海浪中出现的那一道女鬼虚影,这可把我们吓的神魂皆亡,纵然我爱财,那个时刻心中也难免慌乱了起来,我们几人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可是奇怪的是,很快我们竟然又回到了船上,而大船也正在缓缓的开着,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风平浪静,似乎刚才的事情只不过是我的南柯一梦而已,甚是怪哉,我问过船上的船员,可我从他们茫然四顾的眼神中看得出来,他们好像并不知情,全船上只有我一人如此,起初我以为是梦,直到后然,我才发现,这一切都只是噩梦的开始。”

    司马炎声音开始以后一些颤抖,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开始晃荡了起来,他接着说道:“之后我不断的做梦,梦中我不断的梦到,我在寻找心脏,漫天漫地寻找,每看到一个人,我们就迫不及待的上去挖走他们的心脏,而这些心脏又全部的进入我的嘴巴中,我无比渴望心脏,似乎在寻找曾经失去的心脏,亦或是其他,让我不由自主的深深沉迷其中,不可自拔,后然我发现我所作的梦都是真实的,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驱使着我开始以梦游的方式寻找心脏,而我的家人也因此死于非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