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三十八章 太古宝录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当初官府的人在问你的时候,你为何又闭口不言?”秦川问道。

    “因为我有一个小忙,想要请小伙子你帮忙,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帮帮我?”司马炎说道,

    “呵呵,我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能力有限。”秦川笑道。

    “如果你帮我,我可以把我从那个山洞中拿到的东西交给你,如何?”司马炎继续说道。

    “我有些很好奇,你从山洞里到底拿出什么东西?”秦川疑惑道。

    “如果你能帮我,我愿意给你。”司马炎说道。

    秦川沉吟道:“虽然我很想知道,但是你既然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强求,现在天色不早了,休息吧,明早还要赶路。”

    说完后秦川便自顾自的躺在草堆上正准备休息,而司马炎沉默片刻后,叹息一声道:“小伙子,你赢了,我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

    司马炎话还没说完,突然间骤然大起,空间中顿时由远及近传来一阵铃铛版清脆的笑容,这笑容中带着一股寒彻心扉的凉意,让躺在草堆上的秦川都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他立马从一跃而起,血灵刀自刀鞘中一拔而出,眼眸环顾四周,道:

    “谁?”

    此时,空间一阵扭动,一道婀娜多姿的窈窕身影自虚空中一步踏出,她脸上蒙着一层面纱,看不清真面目,但是从浑身透露而出的气息来看,来者不善。

    “天冥老怪,没想到你竟然躲在一个老头的身体里,竟然还甘愿成为阶下囚,怪不得这些年你似乎鸟无音讯了,原来在狱中啊,可让我好找啊。”

    突然出现的修士看着司马炎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叫司马炎,并不是你嘴中所言的什么天冥老怪,姑娘,你怕是认错人了。”司马炎道。

    “呵呵,还和我装呢?你以为我看不出你藏在这俱身体里面?”蒙面女人好整以暇的说道。

    而这个时候,屋内的人也都听到动静,纷纷跑了出来,张锁一马当先而来,一出门口就对秦川咆哮道:

    “让你看个人,你都看不好?还出什么幺蛾子?”

    秦川闻言脸色一寒,张锁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挑衅,已然是让秦川感觉到不甚厌烦,之前为了功勋着想,他可以置之不理,但是现在,大敌当前,这张锁还如此不识好歹,让秦川杀他的心都有了。

    “你眼睛瞎?没看到敌人来袭?和我有关系?”秦川冷声道。

    张锁闻言更是火冒三丈,对这修为只有元命境一重的秦川他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好感,断定此人是过来蹭功勋的,此时又听到他竟然反驳自己,更是大怒。

    “张锁,你闭嘴,敌人来者不善,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先把这关应付过去。”杨颖从房间内出来面容凝重的说道。

    张锁被杨颖这一喝斥脸色微变,但是并没有反驳,因为他知道这杨颖的实力远远在他之上,让他望尘莫及,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实力便是王道。

    “你是谁?”杨颖抬起头望着漂浮在空中的虚影凝重的说道。

    她心中也甚是吃惊,能御空之人,岂能是一般人物?修为至少在孕神境,而他们一行人里,就她修为最高,乃是归气境,但是也绝对不会是眼前这蒙面女人的对手,这点自知之明杨颖还是有的。

    “我是谁,你们不必知道,今日我要带走司马炎,你们有意见?”蒙面女人淡淡的说道,一股无形的威压从天肆意而降,震慑住下面所有人的不敢轻举妄动。

    “你是魔宗的人?”杨颖突然皱眉道。

    “算你有点眼力。”蒙面女人道。

    “魔宗一向与我们大禹王朝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你带走司马炎,难道是想和大禹王朝为敌?”杨颖道。

    “大禹王朝?呵呵,如果当年禹皇还在的话,或许我们魔宗会忌惮一二,但是现在,根本不足为虑。”蒙面女人轻视的说道,似乎在她眼中大禹王朝不值得一提。

    “是吗?如果魔宗的人个个都如你这般目中无人,那魔宗也必将覆灭。”

    就在这时,虚空中又一道人影一步踏出,浑身寒气凛然,她的出现让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分。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血燕卫天骄之一的寒凝雪啊。”蒙面女人一语道破来者的身份。

    “沉香,你带不走司马炎,不,应该说是你带不走天冥老怪,你们鬼王宗的人在我们大禹王朝的地盘鬼鬼祟祟真以为我们察觉不了?”寒凝雪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司马炎。

    而司马炎再也无法保持淡定,脸色狂变不已,最后无奈的叹息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自以为藏的足够深了,还是被你们发现了。”

    “小子,不用惊讶,也不用东张西望,这是千里传音,她们听不到,唯独你一人能听到,在囚车的底部有一个暗格,里面放着一样东西,我交给你保管,你切勿丢失,不然等我脱困而出,你就等着被我抽筋拔骨吧。”

    一道急促的声音突然在秦川脑海中突兀的响了起来,不过秦川脸色未变,只是心中猜测这司马炎到底要玩什么把戏。

    此时,司马炎直接从囚车中一跃而起,浑身被魔气包裹着,他哈哈笑道:“你们两个小女娃一路跟踪而来,真以为我没有察觉吗?”

    “哼,天冥老怪,交出太古宝录,你现在已经身负重伤,实力百不存一,如何与我们相抗?”寒凝雪冷哼一声道。

    “呵呵,小女娃,说话有点冲啊,可是这太古宝录只有一本,而你们却有两人,我到底该给谁呢?”司马炎淡淡的说道。

    寒凝雪和沉香都是为了太古宝录而来的,这点毋庸置疑,两··人对视一眼后,沉香笑道:

    “呵呵,天冥老怪,你是想等我和寒凝雪大打出手,最后两败俱伤,你才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吧?想的倒是挺美,但是你的如意算盘却打错了,我想,如果我和寒凝雪一起先杀了你,再考虑太古宝录的归属似乎更合乎情理,寒凝雪,你觉的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沉香笑呵呵的看着寒凝雪道。

    寒凝雪岂能不知天冥老怪的伎俩,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也正有此意。”

    天冥老怪闻言神色一变,如果全盛时期,他根本无惧这两人,但是现在他的身体已经虚弱到极致,只能躲到别人的身体里苟且偷生,如果一旦被人发现,他必将性命不存,所以他一直躲在牢狱中研究太古宝录的秘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一无所获。

    秦川之前就已经有所预感这任务应该不会太轻松,而现在正如他所有这般,果然横生了意外。

    突然间一道黑影从司马炎的身体中一冲而出,朝着远处头都没有回急速的的狂奔而去,而司马炎的身体也从半空中一落而下,气息微弱。

    “不好,这天冥老怪要逃跑了。”沉香率先反应过来,立刻催动灵剑,朝着天冥老怪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而寒凝雪也是不甘示弱,二话不说,就祭出一把通体雪白的宝剑,也御剑而去。

    事情发生的过于突兀,让下方的人似乎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我们怎么办?”赵拓开口问道,事情发展已经超出他的想象了,顿时有些踟蹰不前了起来。

    杨颖沉吟道:“我们的任务是把司马炎押送到盐城,虽然事出有因,但是司马炎却还在这里,我们任务继续进行即可,为了不要再横生意外,我们现在就连夜动身吧。”

    众人都没有什么意见,把半死不活的司马炎继续锁了起来,放在囚车中,朝着盐城的方向缓缓驶去。

    秦川依旧跟在末尾,他的眼光时不时的望向司马炎的囚车上,眼中闪过一丝别样的以为,从刚才那几人的只言片语中秦川得知,之所以天冥老怪摇躲在司马炎的身体中,是为了躲避追杀,似乎有很多人都在追杀他,而追杀他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为了那叫什么太古宝录的东西,虽然秦川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但是这么多人觊觎的东西肯定不会寻常之物,他心中便有些火热了起来,如果天冥老怪传音的话语是真的话,这就是说,那太古宝录很有可能就在囚车车底的暗格处。

    秦川倒是不着急拿,反正一路上机会多的是,为了不引起注意,他表现的依旧淡定如初。

    在夜幕的掩盖下,一行人毫无停歇的行驶在官道上,一路倒也是风平浪静,没有再出什么意外。

    赶了一夜的路,众人也都微微有些乏力,在路过一条小河的时候,众人一致决定,先休息片刻然后再赶路也为时不晚。

    秦川从马背上也一跃而下,在路过司马炎囚车的时候,趁着众人不注意,他立刻钻到车底下,定眼一望,果然看到一个盒子正在车底板上,他伸手直接把盒子拿了下来,随后放入怀中,从车底立刻钻了出来,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去小河边略微简单的清洗了一下脸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