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一百零八章 峰回路转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自千年以来,神州大陆已经没有出过圣者,就连成仙之人都少之又少,不知为何。

    听到盘古真身的时候,赵小白的眼珠子也剧烈的缩了缩,如果真让巫族召唤出盘古真身那人族的处境就岌岌可危了起来。

    “走吧,我们先进去,不要待在这里,我看七宗八派的人也等着不耐烦了。”铁熊说道,随后带着众人来到演武场。

    而此时此刻,演武场上已经是人声鼎沸,七宗八派的天之骄子都齐聚于此,准备磨刀霍霍的进入十万大山内,和巫族之人血拼到底。

    “秦川。”突然一声怒吼如雷炸起,一道魁梧的声音直接从天而落,照着秦川就是一刀肆无忌惮的落下,刀芒之上,带着一往无前的气息,不可小觑。

    此人正是青云宗的陈炳然,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陈炳然于茫茫人群中第一眼就看到了秦川,顿时怒火滔天,一想到自己的红绫侄女惨遭秦川之手,他就恨不得杀死秦川。

    “陈炳然,你还真当我们血燕卫无人不成?”赵小白寒声的说道,一蹬而起,直接便挡在前川的身前,手中的剑和陈炳然的刀转眼即逝间便轰击在一起,迸射出惊人的光芒。

    赵小白身体未退,但是陈炳然先发制人之下都被震的连连后退,实力强弱一看便知。

    “赵小白。”陈炳然一双虎眼狠狠的瞪着赵小白,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每次在他快要杀死秦川的时候,这赵小白就会出现,上次也是如此,结果害的他损失一块价值斐然的归元令都没有杀死秦川,这让陈炳然感觉无比的可惜和愤怒。

    如果没有赵小白三番五次的阻拦,他早就报仇雪恨了,也不至于如此。

    秦川都已经懒得解释了,和这一根筋的陈炳然解释再多也是无济于事,只要秦川自己觉的问心无愧那便足以,至于别人怎么看他,无所谓。

    “陈炳然,亏你还是真常境的高手,我看也不过如此,竟然当众对一个小辈出手,我都替你感到害臊不已。”赵小白嘲讽的说道。

    秦川是中山院的人,就算他真正杀了青云宗的人亦有如何?难道青云宗就没杀过中山院的人不成?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再说,现在是在大禹王朝的地盘,赵小白就更加不怕这陈炳然。

    如果在大禹王朝的地盘,都让自家人受到欺凌,那不是贻笑大方的事情吗?

    “赵小白很久未见,修为倒是进步挺快的啊。”突然一道阴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赵小白猛然转身,就看到在他背后不远处,一位看上去很像女人的男人正扭动着腰肢极为妩媚的走了过来。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张大娘啊。”赵小白看着来人眼中露出一丝厌恶之色。

    这来人是也是青云宗之人,他的名字叫做张道远,但是修炼的功法可能有一些问题,导致体内的阴气越聚越多,从而让他的一些习性都开始变得女性化了,这张道远也是一个奇葩,不以此为耻,反而以此为荣,不过这张道远的修为乃是真常境的巅峰,听说马上就要突破了,实力比起赵小白还要强上不少,但是赵小白的可塑性很强,毕竟赵小白很年轻,连五十岁都还没到。

    “哟,没想到,赵统帅还记得奴家呢。”说道这里的时候,张道远还给赵小白抛去了一个媚眼,这差点没让赵小白狂吐而出。

    “张道远,别恶心我。”赵小白嫌弃的说道。

    对于这种人妖,他自然是近而远之。

    “你就是杀了红绫的秦川吧?”张道远眯着眼睛盯着秦川淡淡的说道。

    秦川能从这张道远的语气中听出一丝杀意,他心中顿时无比的郁闷,我杀了红绫和你有鸟毛的关系?况且,红绫又不是老子所杀,难道这张道远和红绫也有关系不成?

    看来,这个黑锅我是背定了,他不背不行啊,因为张德宇已经被自己杀死,他现在是有口难辩,当然秦川现在也不想继续为自己解释了,他发现自己越解释反而越苍白无力,还不如多花时间在修炼之上,一旦他修为超过陈炳然,就算被他误会又如何?

    一旦都是以实力说话,我有实力我就不是凶手,我没有实力,就算不是凶手也是凶手。

    “是不是还重要吗?”秦川淡定如初的说道。

    这个回答倒是让张道远一愣,他阴柔的说道;“杀人偿命这个道理你知道吗?红绫是红霞的妹妹,而红霞是我的唯一的弟子,你说你该不该死呢?”

    “哈哈,我该死不该死可不是你说的算,我说我没杀人你们不信,非要栽赃嫁祸我也无话可说,这个世界的话语权不过只是掌握在强者手中,今天我实力不如你们,自然没必要为自己狡辩。”秦川哈哈大笑道。

    铁熊颇为赞赏了看了一眼这秦川,这小子能在真常境的修士面前谈笑风生,淡定如此,就冲这一份气魄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

    “这中山院果然是人才辈出啊,如果这小子能来我大军之中,必有一番作为。”铁熊心中起了爱才之心。

    “可从来没有一个连归气境都没到的人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你是第一个,呵呵。”张道远笑呵呵的看着秦川,眼神越发的冰冷。

    “张道远,今天可不是来节外生枝的,而是来共商征讨巫族的大计的,在人族灭亡面前,这个人恩怨是不是过于微不足道了?”铁熊站出来说道。

    “铁帅,虽然你说的没错,个人恩怨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值得一提,但是如果你真要包庇这个杀人凶手,那恕我青云宗不敢苟同,这讨伐大会,我看我们青云宗也没必要参加了,对付巫族我们会尽一份力,但是怎么尽力就不需要大禹王朝费心了。”张道远摆明了要拿秦川开刀。

    铁熊也看出来了,这就让他开始进退两难了,青云宗在七宗八派之中,可谓是能挤进前五的大宗,如果这次大禹王朝真的和巫族开战,没有青云宗的加入,就相当于少了一条胳膊,实力大损,这件事情就算传到皇城之中,怕是当今的圣上都得弃车保帅,把秦川丢出去任由青云宗处置,毕竟和青云宗比起来,秦川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这张道远也抓住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如此要挟,再加上归元宗和青云志同气连枝,共同进退,万一归气宗也退出,那情况就真的岌岌可危了,大禹王朝能召集七宗八派共同抵御巫族也是费了很大的劲,很多宗门其实都还不乐意,万一产生连锁反应,就真的一哄而散了。

    七宗八派毕竟都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都希望大禹王朝的实力能削弱一些。

    其实,说到底,就算巫族进军中原腹地,那首当其冲的只是大禹王朝而已,覆灭的只是大禹王朝的统治阶级,对于七宗八派的影响虽然有,但是绝对不会太大,巫族说到底也是人族。

    但是大禹王朝却要担负起保护子民的责任,而且祖先的基业如果毁于一旦,现任的皇帝也绝对会无颜再面对列祖列宗。

    这一次七宗八派之所以派人过来,也是打着锻炼宗门内弟子的想法,毕竟强者是从刀山血海中脱颖而出的。

    当然万一巫族只不过是虚张声势,接下来大禹王朝就要给不出力的七宗八派穿小鞋了,毕竟在中原腹地之内,没有哪个势力能和大禹王朝相提并论的,无论是青云宗,亦或是归元宗,在面对大禹王朝的怒火的时候,都没办法做到安然无恙。

    曾经就有一个宗门,实力甚至还高于青云宗,还是一魔道宗门,但是这个魔道宗门不安分守己,竟然在大禹王朝的境内以童男童女为祭奠之物,施展邪恶的异术,提升自己的修为,结果,直接就被大禹王朝的铁血军队给剿灭了,这也就给七宗八派敲响了警钟,有些事情不能做的太绝。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是大禹王朝有求于他们,所以青云宗的张道远自然是有恃无恐。

    “哼,青云宗不是号称正道领袖吗?我看也不过如此,一群伪君子罢了。”赵小白冷言冷语的说道,他也知道现在这个局面已经不是他能左右了的。

    况且,现在的血燕卫已经开始被大禹王朝打压了,实力没有以前那么强劲,基本上皇室的选择肯定会放弃秦川这个微不足道的棋子来换取青云宗的好感。

    “呵呵,怎么样?几位考虑的如何,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是交出秦川,还是我们走人?”张道远好整以暇的说道,他断定铁熊会如何做出抉择。

    “哈哈,秦川,今天你必死无疑。”陈炳然张狂的看着秦川哈哈大笑道。

    “喂,什么鸟青云宗,还有你这个不阴不阳的怪物,不需欺负我的小哥哥。”韩灵顿时出来说道。

    “怪物?”

    “这小女孩谁啊?敢说张道远是怪物?这也太厉害了吧。”

    “我靠,佩服至极啊。”

    秦川闻言心中顿时有一些感动,毕竟在现在这样的局面,韩灵能站出来替他说话,这份情,秦川记在心中。

    张道远闻言脸色一寒,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小女娃给羞辱,这让她作为真常境高手的脸面还往哪里搁?

    “知不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张道远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不知道呀,但是我知道病从口入呢。”韩灵天真的说道。

    众人顿时无语,这小女娃是不谙世事呢?还是纯碎的惹是生非,没事找事?

    “谁家的小女孩没人管教,那就我来管教。”张道远直接闪到韩灵身边,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谁敢欺负老夫的孙女?”突然一声苍老的声音凭空响起。

    而张道远神色大变,只见虚空中一只手突兀而来,以瞬息万里之速度直接就落在他的身体上,而张道远的身体竟然毫无阻挡般,从原地被扇飞,留下了满地的鲜血。

    “一掌,就把真常境大圆满的张道远给拍飞?这要什么实力啊?”

    “到底是谁?”

    “这韩灵是什么背景啊?”

    就在众人惊异之际,虚空中突然的出现一道苍老佝偻的身影。

    “爷爷,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看你可爱至极的灵儿?你知不知道,就是那个阴阳人,差点把我拍死啦。”韩灵看到来人顿时嘴巴一嘟,极为委屈的说道。

    而被拍飞的张道远,那个惨啊,身体在半空中竟然直接爆炸开来,化为血雾,没错,就是化为了血雾,堂堂的真常境大圆满的高手直接被一掌给拍爆,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这种实力,怕是已经有通天境的修为了吧。

    通天境可是相当于七宗的宗主的修为了啊。

    “爷爷有事缠身,没空下界啊,这不刚抽出时间迫不及待便下来看你了嘛。”老头慈祥的看着韩灵道。

    “下界?此人难道是从天庭下来不成?”

    顿时,众人又惊讶万分了起来,从这老人的字里行间中他们似乎听出了什么。

    上界下来的人并不是没有,但也不多。

    “哼,大骗子爷爷,我不想和你说话。”韩灵不满的说道,随后笑嘻嘻看着秦川道:“小哥哥,我就说你没事吧,我看还有谁敢欺负你,谁欺负你,我就让爷爷揍他,哼哼哼。”

    说道这里的时候,韩灵还下意识的盯着陈炳然,心中正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个祸害也干掉。

    “多谢前辈。”秦川客客气气的对着老人感谢道。

    “喂,小哥哥,明明是我帮了你,为什么你要谢这个老头呢?”韩灵不高兴了,感觉自己的功劳被抢夺了。

    “哈哈,些许小事而已,你帮过我孙女,也算是扯平了。”老头意味深长的看着秦川说道。

    被这老头盯着,秦川感觉头皮发麻,在他的面前,自己是一点秘密都没有啊。

    陈炳然双拳握紧,体内已经被一股怒火所侵蚀,这一次他以为这秦川一定必死无疑,可是没想到,又横生意外,为什么,为什么?啊。

    可是他现在也无济于事了,因为眼前这老头虽然看上去苍老无比,但是给他一种如天一般的压迫感,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是忍气吞声。

    寒凝雪也松了一口气,刚才她都奋不顾身的差点出手,她知道以她孕神境的修为出手也不过只是膀臂挡车,但是不知为何,看到秦川陷入困境,她着急万分,恨不得挡在他的身前。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9318;&21457;&26356;&26032;&26356;&24555;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