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十六字真言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算了,看来这玉如意与我无缘,既然无缘我也不强求。”李晓凡笑了笑,倒也没有继续出手,他也知道寒凝雪的资质逆天,寒凝雪现在不过十七八岁上下就已经是孕神境的修为了,而李晓凡现在却已经快将近三十了,也才是孕神境,如果得罪寒凝雪,怕是以后在中山院之中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不如成人之美。

    而段元也明显和李晓凡一个想法,如果只有寒凝雪一个人的话,他们或许可以抢夺一翻,但是现在,明显不行。

    而众人看到李晓凡和段元两个孕神境的修士都不愿去抢夺,自然也是散开了,开什么玩笑,他们在寒凝雪面前也是丝毫没有什么抵挡之力的。

    就算是吕狂和召凌苏也都不想再出手,吕狂虽然可以战孕神境的修士,但是也只能战实力一般的孕神境修士,碰到寒凝雪这样的天纵奇才,他也只能是无能无力,谁叫他的修为只是归气境巅峰呢,距离孕神境还有一步之遥,而召凌苏的修为虽然是孕神境,但是比不过寒凝雪。

    其他人更不用说。

    “谢谢。”寒凝雪淡淡的说道,如果不是秦川出手,她想拿走玉如意也肯定不会是这么的一帆风顺。

    “不客气。”秦川倒是无所谓的说道。

    “凝雪,还有我,还有我呢,多亏了我,才把李晓凡和段元震慑住,不然的话....”欧阳秀顿时有一些得意的说道。

    寒凝雪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欧阳秀并没有说话,虽然她知道李晓凡和段元之所以退出,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欧阳秀。

    欧阳秀看到寒凝雪只是若无其事的瞥了自己一眼,顿时唉声叹气的说道:“唉,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路漫漫.....估计漫到可以看不到尽头。”秦川心中这般想到,不由的开始摇头,这欧阳秀还真是个情痴啊。

    “秦兄,有件事情,我想向你请教一翻,不知可以否?”欧阳秀看到寒凝雪拿走玉如意后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离开顿时有一些黯然失色,但是看到秦川的时候,便来了几分兴趣。

    “你说,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秦川道,他对这欧阳秀还是挺有好感的。

    “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才得到寒凝雪的芳心,请教我几招啊?”欧阳秀顿时两眼放光的说道。

    “这可能是人格魅力吧。”秦川无奈的说道,他自己什么时候得到寒凝雪的芳心,自己都不知道,明显是这欧阳秀想太多了,之所以寒凝雪会如此对自己,秦川猜测估计也是自己之前帮助过寒凝雪,也仅此而已,秦川可不认为和寒凝雪发生肌肤之亲后,寒凝雪就会对他另眼相看,那纯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一千年不化的冰块,秦川可没把握能融化她。

    “咳....难道我就没有人格魅力吗?”欧阳秀顿时破口而出道,他无论怎么看,似乎自己都比秦川有人格魅力吧?

    “不好说,这是一种无形的东西,不在乎你的修为,不在乎你的容貌。”秦川意味深长的说道,反正是忽悠,他就尽管忽悠就是。

    “那样怎么才能拥有人格魅力呢?”欧阳秀弱弱的味道,他除了修炼以外,别的还真一窍不通。

    秦川哪知道怎么拥有人格魅力?这完完全全是他胡扯的,不过它开口说道:“其实,有时候追女人不一定就需要人格魅力,而是需要技巧。”

    “啊?”欧阳秀顿时有一些两眼一抹黑的感觉,这秦川一会儿说要人格魅力,一会又说不要人格魅力?到底要啥?你到是说清楚啊?

    “这所谓的技巧,我个人总结出十六字真言,你想不想听?”秦川老神在在的说道。

    “想,你倒是快说啊?”欧阳秀迫不及待的问道。

    周围的人顿时面面相觑,有些事情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们一致的认为这秦川绝对是在忽悠欧阳秀,不过好奇心的驱使下,让他们都竖起了耳朵。

    “胆大心细,若即若离,情真意切,大事可期。”秦川高深莫测的说道。

    “这什么意思啊?说具体一点。”欧阳秀道。

    “这胆大心细就是首先你的胆子要大,追女人脸皮不厚,胆子不大,你还追个球啊,但是心一定要细,要做到心细如发,要想女人之所想,要投其所好,这样才有共同话题,这样才有接下来继续发展的可能性,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甚至女人脸上的表情,你都要观察的细致入微,这样你便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秦川道。

    欧阳秀眼中顿时流露出一丝明悟之色,他大为敬佩的看着秦川。

    周围的一些修士正准备离开,但是听到秦川的话语又不由自主的停下,似乎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样子。

    对于这一群只知道修真的修士而言,秦川的话的确如同一颗炮弹,让他们震耳发聩,受益匪浅。

    “这若即若离,就是要注意远近熟疏,你不能对女人太好,太过于热情,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你的好可能会衍变成一种理所当然,而一旦变成理所当然以后,那基本上,这个女人也就和你无缘了,女人有时候就是不能对她们太好,适当的时候,和她们保持一些距离,那她们突然就会觉的不习惯,感觉身边少了什么人一般,这样她们才会想到叫你的存在。”秦川缓缓而道,其实说到底他自己都没谈过什么恋爱,前世当锦衣卫的时候也只和死人打交道,哪有时间去谈什么恋爱,这些不过只是它胡乱编出来的而已。

    “草,鬼才啊,这秦川绝对是一代情圣级人物啊。”

    “浅显易懂的道理背后却暗藏真理,佩服至极。”

    “我服了,以后这秦川就是我的偶像。”

    周围的人无不感叹,怪不得他们都泡不到妞,原来是方法不正确。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过十年书啊,槽,我怎么不早点认识你啊?”欧阳秀顿时捶胸顿足的说道,怪不得寒凝雪对他至始至终都无动于衷,原来是他方法一直用错,怪不得,寒凝雪对秦川是另眼相看,原来这秦川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情场高手啊,草,那还有我啥事?

    欧阳秀顿时极为幽怨的看着秦川。

    “这情真意切就不用我解释了吧?追女人最要紧的便是情真意切,用你的真心实意去感化她们这才是王道,只有做到这样,才能大事可期,抱得美人归。”秦川道。

    “受教了。”欧阳秀顿时很是认真的拱手道,达者为师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实践出真知,我也不过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你们还需努力啊。”秦川语重心长的说道,心中却暗笑不已。

    众人顿时意气风发,把秦川这十六字真言都牢牢的记在心中,突然感觉,自己立马就变成情圣了一般,很想去尝试。

    随后,秦川和欧阳秀又聊了一些,就告辞而出。

    在一个角落中,一道妙曼的身影缓缓而现,她“呸”了一声道:“这登徒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还十六字真言。就是扯淡。”

    “怎么好像有一种被人跟踪的感觉?”秦川从森林中离场后便一路向北,但是它总感觉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

    “别躲躲藏藏了,出来吧。”秦川转过身对着安静的丛林好整以暇的说道,他敢肯定绝对有人在背后跟着他,他猜测估计是自己的圣渊弓被人觊觎了,他明白财不露白的道理,但是当时的情况也容不得他多思考,必须挺身而出。

    “哦哟,我倒是没想到,你的感知还是很灵敏的嘛,什么狗屁十六字真言,你也只能忽悠忽悠那些毛都没长齐的臭男人。”一道身影从黑暗中缓慢的走了出来。

    秦川听到这道身影发出的声音后顿时脸色一变,想都不想立刻就往北边快速的跑去,这道声音他极为的熟悉,正是鬼王宗的沉香,那个魔女。

    “小弟弟,你跑那么快干嘛呢?占了姐姐的便宜就想一走了之吗?你是不是想要始乱终弃啊?”沉香戏耍般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到秦川耳边,让秦川大为着急,他现在不跑不行啊,当初在中山院的时候,这沉香有所顾忌不敢乱来,可是现在这是十万大山啊,根本就不是中山院的地盘,这沉香就没有什么好顾忌了的。

    而秦川知道这沉香的实力和寒凝雪是不相上下,他自然只有逃命的份了。

    突然,沉香的身体很是突兀的出现在秦川的前方,正转过身体笑眯眯的看着秦川。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都说了,什么太古宝录我根本就不知道。”秦川没有继续逃跑,他知道就算自己继续逃跑怕也是无济于事,还不如留点体力下来应付接下来的恶战。

    “是吗?可是姐姐觉的你一定知道什么,不要骗姐姐哦。”沉香笑眯眯的说道,一想到,当初在中山院被眼前这臭色狼给袭胸了,她就无比的愤怒,她这冰清玉洁的身体可是从来都没有让男人如此亲距离的接触过,而且又是那么敏感的位置,这让她恼羞成怒,恨不得把秦川大卸八块,以解心头之恨。

    “我骗谁都有可能,但是我秦川从来不骗美女的。”秦川顿时信誓旦旦的说道。

    “小滑头,你以为姐姐信你的话吗?”沉香道。

    “你信不信是你的事情,但是我话已至此,你要是没有什么事了,那我就先走了。”秦川道,手中圣渊弓突兀而现。

    “小弟弟,你只以为区区一件三品的后天灵宝就可以威胁到我吗?”沉香不屑的说道,她一眼便看穿了秦川的小动作,也看穿了这圣渊弓的底细。

    “没,只是我肚子有点饿,拿弓出来准备打点猎填饱填饱肚子而已。”秦川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啊,我怎么感觉你拿弓是准备射姐姐的呢?”说道射的时候,沉香下意识的便加重几分,甚至还舔了舔红润的嘴唇。

    “骚狐狸。”秦川顿时便运转《清心决》把杂念给清理出去,不然他怕把持不住,被这妖女给控制住。

    “怎么可能?姐姐你如此貌美如花,我射姐姐那岂不是天理难容?我是爱花之人,更是惜花之人,怜香惜玉一向是我的特长。”秦川继续和沉香周旋道。

    “唉,看来你是不进棺材不落泪啊,姐姐一直都不是个暴力的人,但是有时候我狠下心来,我自己,,,,,,都害怕。”说道这里,沉香面容一沉,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从她的身体之中迸射而出,直接就开始向着秦川笼罩而来。

    秦川心一沉,当机立断的就举起圣渊弓,把丹田内的所有五行之气都调动了起来,涌入手中的弓之中,顿时一道五行之箭出现在弓弦之上,而秦川的脸色极为的苍白,他也不过只是恢复了一些灵气而已,现在再使用这圣渊弓,对于他而言有一些不堪重负,但是现在这情况,也唯有圣渊弓有一些作用而已。

    五行的灵箭直接就射向位于黑暗中的沉香,而周围的阴冷气息都被五行之气给搅乱。

    秦川射完后头都没回,立刻就继续逃跑,逃跑的过程中他从储物戒中拿出好几颗恢复灵气的果实,立刻就吞进肚子中,霎那间,丹田也充裕了起来,他的奔跑速度也快了一些。

    “唉,小弟弟,何必做无用功呢?在我面前,你还能逃跑不成?”沉香一指点出,犹如葱白般的指头竟然直接就和五行弓箭和触碰到一起,让秦川触目惊心的一幕发生了,沉香的指头竟然毫发无损,而五行弓箭层层溃裂,看到这一幕,秦川奔跑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而沉香则是在背后戏耍的看着秦川的逃跑的背影,眼神越发的冰冷。

    她知道这秦川一定是知道太古宝录的,甚至这太古宝录很有可能就在秦川的身上,所以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秦川的。

    秦川使劲浑身解数,更是燃烧体内的五行之气,身体如一把利箭一般,穿梭在丛林之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