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一百二十三章 巫长的震怒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很快,一颗果实就全部被沉香消灭光,而秦川也感觉到沉香身体中原本枯竭的灵气也重新的充裕了起来。

    “不行,这样我太吃亏了,虽然我不是趁人之危的人,但是就这样平白无故给这妖女一颗果实,有点不甘心啊。”当初给寒凝雪的时候,是因为寒凝雪帮助过他,所以秦川一点也不会心疼,但是近在咫尺这妖女,对他可没安好心。

    秦川看着沉香娇艳欲滴的嘴唇,突然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轻轻的在她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权当收点利息好了。”秦川这时心中才有一些平衡了起来,随后也没有继续管这妖女,而是自顾自的开始修炼了起来。

    沉香的脸色从苍白变成通红,呼吸竟然也急促了一些,不过至始至终都没有醒过来。

    。。。。。。

    在距离十万大山最北边的荒蛮之地,一个巨大的部落如一头远古巨兽一般,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矗立着,在这个部落的中央有一巨大的雕像,这雕像很是奇怪,也根本就看不清是什么动物,它有如鹰般锋利到极致,如同实质般的眼睛,它的身体如同一头麒麟,它的尾巴又似虎尾,这雕像栩栩如生,每个走近这雕像附近的巫族修士眼睛无不透露出恭敬的神色。

    在巫族大地基本上所有的巫族部落都有自己信仰的图腾,有的信仰日月,有的信仰巨兽,有的信仰天地,无奇不有,千奇百怪的信仰在巫族也是屡见不鲜的。

    而眼前这个部落正是巫族三大部落之一的炎族部落。

    “咔擦。”

    在一间用岩石所搭建起来的宏伟建筑物里,一个水晶球突兀间破碎开来,房间里原本闭目修养生息的一个老头眼睛突兀间便睁开,豁然一声,抬起头,看着破碎的水晶球,眼中一种错愕之色一闪而过,接踪而至的是无边的惊疑,喃喃自语道:“不可能啊,这小子从小命就比石头硬,怎么可能一进入十万大山就死了呢?难道,大禹皇室不顾规定,派遣了高手进入十万大山?”

    毕竟这战虎实力之强,在同辈之中就算碰到难缠的对手打不过,但是还是能逃的走的,不可能回死去啊。

    可是转眼一想,又觉的十万大山毕竟危险难料,万一真碰到一些始料未及的危险之事也不无可能,这下部落里该是要闹翻天了。

    一想到战虎陨落的消息传到高层之中的时候,他就可以想象会引起什么样的震荡,毕竟战虎可是炎族之内排名前五的天才,就算在整个巫族部落战虎的天赋都是名列前茅的存在啊,而且战虎又是炎族某位巫长的嫡孙,他可知道那位巫长对这战虎溺爱到了一种无以伦比的地步,如果一旦他知道这个消息,那炎族部落估计都要震上一震。

    “什么?你再说一遍?”一满头白发的老人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身体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巫,巫长,战虎已经,牺牲了。”这说话之人低的头,颤颤巍巍的说道,心中更是害怕不已,他怕这巫长会一怒之下杀了他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晓而至他是顶着多么大的压力过来传达战虎的死讯的。

    “虎儿。”巫长顿时呜呼一声,这个嫡孙是他最喜爱的,也是家族之中最有天赋的天才之一,被他寄予了很大的希望,而且家族也花了很大的精力去培养他,现在突闻战虎死去的消息,他岂能无动于衷?

    “巫长,节哀顺变。”

    “说,是谁杀了虎儿?”巫长冷冷的盯着前来送报消息的护卫。

    “我也不知,但是绝对是大禹王朝的人无疑。”护卫胆战心惊的说道。

    “大禹王朝。”巫长冷哼了一声音,继续道:“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虎儿的尸体,落叶必须归根,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杀来虎儿的罪魁祸首,这个仇必须报。”

    护卫踌躇了一下,始终还是叹息一声没有说话,现在的巫长正处于极度的暴怒之中,他得话可能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

    但是这次巫族和人族有规定,小辈之间的战斗,大辈不能参加。

    他知道巫长只要冷静下来一定会想到这一层的。

    第二天,天微亮,秦川从修炼的状态中苏醒了过来,他如今的修为基本上已经巩固在归气境一重,而且丹田经过一个晚上的修复已经完好无缺,丹田也由八颗变成了十六颗,体内灵气的数量更是增长了整整一倍多。

    “这《丹云天成》之术果然旷古烁今啊。”秦川不由自主的感叹道,不过也不能无限制的去裂变丹田,而且越到后面,裂变的难度越来越大,像秦川现在体内已经有了十八颗丹田,想要继续裂变的话,无异于难以登天,至少在归气境的阶段内,是不可能再裂变了的,除非修为能到孕神境才有可能,不过现在秦川体内的十八颗丹田蕴藏的灵气比起一般的修士要高出十几倍,而且,秦川的丹田内的灵气更是五行灵气,很是不凡,现在归气境初期的修士在秦川的眼前根本就是不够看的,轻松便可以碾压,这点自信秦川还是有的。

    同时秦川对猴哥的身份更加怀疑了起来,能随随便便传授给他《丹云天成》和《清心决》这两种如此逆天的秘术,肯定不是一般人。

    秦川感受了一下旁边沉香的身体状态,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沉香的呼吸平缓了下来,没有昨天那般的急促,而且脸色也好看了一些,至少不再是苍白一片,而是脸色微微的红润了起来,只是不知何因,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就在秦川准备出洞查看的时候,从不远处两头恶狼扑杀而至。

    这恶狼毕竟只是普普通通的野兽而已,秦川自然没有看在眼中,如果是妖兽的话他或许会忌惮一二。

    秦川对着凶狠的恶狼的头颅直接挥了两拳,两头狼根本无力抵挡,就被他轻松至极的杀掉了。

    “这洞穴应该是这两头狼的栖身之地。”秦川心中猜测道,随后把这两头狼拖到旁边的溪水中,处理干净后拿回到洞穴之中,一天到晚吃辟谷丹,让秦川嘴中都淡出个鸟来了,适当时候开开荤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而且这两头狼又自动的送上门,那秦川肯定是不会客气的。

    秦川又从旁边捡回了一些柴火,拿一个粗大的树枝把其中一头看上去比较肥厚的狼肢解成好几块,串进树枝中,架了上去。

    在火焰的翻滚下,狼肉不断的发出“滋滋”的声音,这狼实在是太肥了,一滴滴的油都不断的滴落进火焰中,秦川看着望眼欲穿。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这狼肉已经被完完全全的烤熟了,秦川迫不及待的便拿起一把小刀切了一条狼腿下来便毫无形象的吃了起来。

    这狼肉肉质肥美,根本不需要添加任何的调味品,就已经很美味了。

    秦川大快朵颐,没一会的功夫就把一整只狼都吞进了肚子,他不仅是练气的修士,还是练体的修士,对于练体者而已,需要大量的肉食来增强自身的体魄,而且自从练体后,秦川的食量更是大幅度增加,这一只狼根本就没给他增加多少的饱腹度,所以秦川把另外的一只狼也给烤了吞进肚子,这才算是半饱,至少满足了他的口腹之欲,秦川是一个无肉不欢的人。

    “妈的,幸好我们几个跑的快,不然被缠住,怕是小命都要交待在那里了。”

    “就是,那个巫族修士太可怕了,一个眼神就让我胆寒心惊。”

    “我还不也是?不过他好像被缠住了,没空理我们,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容易的就逃了出来,”

    “能逃出来就已经是万幸了,前面好像有一个山洞,我们去休息一会吧。”

    三人正渐行渐进,说话声音也是由远及近而来。

    秦川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三人的话语一句不落的进去到他的耳朵里,虽然这山洞被一些藤条给遮挡住,但是仔细看还是可以被发现的。

    这三人其中一人的修为秦川感受不出来,秦川猜测估计此人很有可能是孕神境的修为,而其他两人倒是不足为虑,修为不过都是归气境而已。

    而且这三人的穿着服饰是神隐阁的并不是血燕卫,众所皆知,神隐阁的人和血燕卫的人一向都是势同水火,虽然已有明文规定,这一次的行动只是针对巫族而已,血燕卫和神隐阁不得自相残杀,可是谁都知道,这明文规定对于两方而已不过只是形同虚设而已,该打的架还是会打,该杀的人依旧会杀。

    如果现在只有秦川一个人那好办,他就算打不过也可以逃跑,但是身边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累赘,特别是这累赘长的还是祸国殃民级别的,而走来的三人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估计会见色起意。

    “哎,真是红颜祸水啊,你说你,好端端的长这么漂亮干嘛呢?”秦川嘀咕一声,他倒是很想把这沉香丢弃在一旁,但是一想到体内尚未解决的冥毒他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把毯子上的沉香背了起来,道:“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沉香嘴边露出一起奸诈的笑容,其实她刚醒没多久,不过她的伤势却还没有恢复,这一次她实在是受伤匪浅,没有个把月的时间还真不容易恢复如初。

    秦川却看不到沉香已经睁开眼睛。

    “这该死的色狼竟然在我昏迷的时候偷亲我。”想到这里的沉香就感觉的到面红耳赤,闻着近在咫尺秦川身上独有的男人气息,她身体竟然燥热的慌,这秦川已经和她有肌肤之亲不是第一次了,而是三番两次。

    虽然她知道秦川之所以会救自己,怕也是因为冥毒的原因,不过沉香心中还是有一些异样的感觉在潜滋暗长。

    “咦,奇怪这妖女的身体怎么热起来了?”秦川疑惑的喃喃自语道。

    沉香闻言立刻闭上眼睛。

    “不行,如果就这么出去,被他们看到,肯定知道我是血燕卫的人。”秦川心中想到,皱起了眉头,把沉香放回到毯子上。

    沉香心中一沉,外面的人的话语她也听到了,如果是平时她根本无所畏惧,但是现在她重伤未愈,实力更是连百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只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而且她又是一娇滴滴的大美女,那下场绝对会很凄惨的。

    她一开始看到秦川把她背了起来心中还是很感动的,但是现在秦川把她放下来,难道他要抛弃自己?顿时心中的感激之意荡然无存,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随后她竟然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奇之下,她睁开了一条缝隙,顿时面红耳赤,心中大声的咒骂道:“这人果然是色中恶鬼,都什么时候了,他脱衣服干嘛?”

    难道,他想玷污自己?

    一想到这里,沉香不由自主的开始担忧了起来,她可是黄瓜大闺女啊。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秦川的双手已经触碰到她的身体,沉香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她把秦川恨个半死,这该死的登徒子,我一定要杀了你。

    可是,让她一愣的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现,秦川又把她重新的背了起来。

    “这色狼要干嘛?良心发现后悬崖勒马吗?”沉香疑惑的睁开眼睛,看到秦川身上的衣服换了,她沉思片刻后顿时有一些明白了。

    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秦川要把树枝点燃,插在墙壁上。

    这个时候,秦川背着沉香一步踏出洞穴,神情慌慌张张,极为的着急,看到三人的时候眼中顿时迸射出一道兴奋的光芒,他跑上去气喘吁吁的说道:“三位大哥,快跑啊,这,这,洞,洞里有妖怪,还有一颗发光的果树,吓死我了,我的同伴被妖怪击伤,我冒死把她背出来了,你们可别进去啊。”

    “这狡猾的色狼。”沉香听着秦川惟妙惟肖的声音,心中冷哼一声,这洞里哪有什么妖兽,哪有什么会发光的果树,我咋就没看到呢?

    三人正放松之际,就看到有一人竟然从山洞里跑了出来,顿时也是吓了一跳,以为是巫族之人卷土重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