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战孕神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可是听到此人的话的时候,三人脸上的表情极为惊喜,三人同时抬头望向山洞之内,还真看到有一些光芒透了出来,不过山岩边上有一些藤条让他们看的不是很真切,但是他们三个都知道,这人口中的果树很有可能就是灵树,而灵树旁边的妖兽就是伴生妖兽无疑,这一刻他们连秦川背后的绝世大美女都忘记看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洞穴,贪婪之欲已经覆盖在他们的眼睛之上。

    “走,我们进去看看。”方孝孺压制住体内激动的思绪,在他看来就算这洞**有危险,他也可以全身而退,毕竟眼前这突来出现的人不过只是归气境初期的修为,他都可以逃出来,更何况自己的修为乃是孕神境,那就更加的有恃无恐了。

    “方哥,小心谨慎一些,不如让这小子打头阵?如果有什么始料未及的事情,我们还可以有所准备。”赵岭虽然不过只是归气境的修为,但是他为人还是比较谨慎的。

    而刚想离开的秦川听到这话,面容微微一变,转眼间便恢复了平静,心中把这说话之人骂个半死,他脸上顿时表现出极为心惊胆寒的神色道:“我不去,我不去,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打死我也不进去了。”

    开什么玩笑,一旦他进入洞**,那就没有逃跑的机会了。

    方孝孺露出一丝冷笑道:“你不进去没关系,那我就杀了你,如果你进去,还有机会能活下来,不进去,只有死,你自己选择。”

    对于眼前这归气境初期的修士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怜悯之意,而且他可是神隐阁的人,一向嚣张跋扈惯了。

    “咦,方哥,你看那个女的,长的真标致啊。”赵岭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眼中露出惊讶到极致的神色,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美貌的女人,虽然这女人正闭着眼睛,但是她的脸,毫无任何的瑕疵,如同玉雕一般,看了第一眼就很难从她的脸上挪移开眼神。

    方孝孺闻言也是看着秦川背后的女人,顿时呼吸一呆滞,眼中迸射而出一道精光,道:“女人留下,你可以滚了。”

    沉香闻言心中杀机一闪而过,但是现在她受伤严重,不能动用灵气,不然敢侮辱她的人,他必杀无疑。

    秦川心中一沉,没想到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各位大哥,这是我媳妇,如果我丢下她苟且偷生,那我还是男人吗?”

    沉香身体一抖,心道:“谁是你的媳妇?该死的色狼,尽会占我的便宜。”

    “咦?”秦川心神一动,他自然而然感觉到在他说出媳妇两个字的时候,这沉香的娇体竟然微微一动,他心中猜测:“这妞不会一直在装昏吧?”

    十之八九便是如此,不过秦川并没有拆穿。

    “你倒是痴情的很,不过,痴情的人一般都活不长,我方孝孺看中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方孝孺冷冷的说道,心中更是感叹自己运气的逆天,他今天要财色两收。

    秦川脸上露出踟蹰不前,挣扎不已的神色,心中却冷静的在思考对策,最后他无力的叹息一声道:“唉,大难临头各自飞,既然大哥看上我的媳妇了,那我只能拱手相让了。”

    方孝孺顿时一愣,他一开始还以为这修士颇有骨气,可是这画风也转变的太快了吧?让他都有一些措手不及,虽然他感觉到有一些古怪,但是并没有起什么疑心,毕竟这修士的修为不过只是归气境初期而已,在绝对实力的面前,谅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

    沉香心中顿时愤怒不已,胸膛更是因为激动而不断的上下起伏,呼吸声都加重了一些,而方孝孺三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是近在咫尺的秦川嘴边却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心想:“继续装。”

    随后,秦川把沉香放在地面上,讨好的看着方孝孺道:“大哥,人已经放到地面上,我可以走了吗?”

    “滚吧。”方孝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一个归气境的修士还不值得他出手。

    “唉,好歹我和她是夫妻一场,这位大哥,好好善待她。”秦川垂头丧气的说道,低头的瞬间他眼中一丝冷光一闪而过,其中那两位归气境初期的修士已经走了过来,距离秦川很近的距离。

    “哼,还用你说?这么漂亮的女人,我岂能不善待?”方孝孺冷笑一声,善待?开什么玩笑,他只想把这女人当作自己的玩物而已。

    “啧啧啧,大哥,这女人真的妖艳啊,你爽完,给兄弟俩也尝尝鲜?”赵岭眼中欲望不加修饰。

    就是现在。

    秦川突然从地面上迸射而起,左臂和右臂,同时一挥而出,对准两名归气境的修士,翻龙印和盖山锤,破空而出。

    “小子,尔敢?”方孝孺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不过赵岭和李家诚距离这修士太近了,以至于他虽然反应了过来,但是行动上已经来不及。

    霎那间,一座山峰之影,一条翻天巨龙,直接就轰撞在赵岭和李家诚近在咫尺的身体之上,两人身体顿时爆裂开来,漫天的血舞直接凭空乍起,溅射四方,而躺在地面上的沉香更是首当其冲,身体上被溅了许多的鲜血。

    沉香心中气炸了,秦川已经耍了她很多次.....每次她以为的,都只是她以为的,不知为何,她心中的那一种异样之感却反而愈发的浓郁了一些。

    方孝孺刚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地面上的沉香身上,以至于忽略了秦川,这才大意失荆州让,自己的两个小弟惨遭毒手,虽然他并不在乎这两个小弟是生是死,但是这两个小弟好歹他也是用惯了,平时忙前忙后,也为他做了不少的事情。

    他的肺都快被气炸了,气的不是眼前这修士杀了他的两个小弟,气的是,一个区区归气境初期的修士,竟然在他的面前还能杀他的小弟。

    他顿时感觉自己的脸像是被打了两个极响的巴掌。

    “你敢杀我的人?”方孝孺看死人一般看着秦川,冷漠至极的说道。

    “你眼睛瞎了吗?我不是已经杀了,你说我敢不敢?”秦川脸上慌张和卑微之色尽消,淡淡的说道。

    他前世是锦衣卫,习惯了用伪装的手段来麻痹对手。

    “很好,我要把你抽皮扒筋,狠狠的折磨你,然后在你面前,蹂躏你的女人,让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无能无力的样子,是多么的可笑。”方孝孺寒声道。

    话音一落,方孝孺身体直接朝着秦川杀了过来,他的武器是一把剑,这把剑很是锋利,在剑刃上竟然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倒刺,这些倒刺全部都是黑色的,一看就知道带有剧毒,秦川不敢怠慢,从储物戒中拿出血灵刀和断刀,置于手中,一心两用之法瞬息间便展开。

    “膀臂挡车,不自量力。”方孝孺剑锋一转,磅礴的杀意直接朝着秦川扑天盖地而来。

    他毕竟是孕神境的修为,实力自然比秦川要高出不少。

    “日月无光。”

    《疯魔刀法》秦川毫不犹豫的便施展而出。

    一道惊天的匹练如同小太阳一般轰向方孝孺。

    方孝孺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在他看来眼前这不过归气境的修士竟然能施展如此招式,肯定不是一般的修士,但是这一招虽然很厉害,但是毕竟对方只是归气境的修士而已,威力很有限,如果对方也是孕神境的修为,那施展这一招,即使是他都不敢面对。

    方孝孺一抖剑身,顿时剑之上的倒刺嗡嗡颤抖了起来,竟然从剑身之上直接迸射而出,化为一道道幽光直接射向匹练。

    没有惊天声响,秦川的日月无光所形成的匹练,竟然直接就被黑色的幽光射的千疮百孔,磅礴的能量直接向着四面八方肆意开来。

    密密麻麻的黑色幽光并没有停留,继续朝着秦川奔腾而来,数量之多,让人绝望。

    秦川脸色一变,当机立断的便开始挥舞双刀,在自己的身前形成一道由刀芒组成的刀盾,不过这样极为消耗秦川的灵气,但是他体内又十六颗丹田,自然不会担心这些消耗的。

    “叮叮叮.....”

    空间中顿时接二连三的传来碰撞之声,然后可以看到,在秦川的身前,竟然擦出无数的火花,这些火花,正是倒刺和刀盾碰撞所形成的。

    而那些倒刺被弹开后,继续不眠不休的朝着秦川射了过来。

    方孝孺再一次被震惊了,他看得出,眼前这归气境初期的修士身前的刀盾之所以会形成,是因为这修士接连不断的挥舞手中的两把刀才能维持,这需要消耗的灵气之多,一个区区归气境的修士是断然做不到的,毕竟归气境修士体内的灵气经不起如此消耗,但是这人竟然做到了,脸上竟然还没有多少吃力的神色。

    这一刻,方孝孺有一些凝重了起来,这样的天才,他不杀必将寝食难安,既然得罪就没有求和的可能性,唯有杀了此人。

    一想到这里,方孝孺左手手中端起青剑,右手猛然对准剑柄狠狠的一拍,青剑顿时化为一道流光,在空间中一闪而逝,带着阵阵呼啸之声,由远及近而来,很快便撞在秦川的刀盾之上。

    “咔嚓。”

    秦川身体一顿,刀盾顿时裂开一个口子,势如破竹而来的青剑,转眼即逝间便要射进秦川的心脏之中。

    而秦川反应不慢,立刻把断刀横挡在胸前。

    “叮”的一声。

    青剑直接就撞在断刀之上,而秦川顿时便感觉到一股大力从断刀之上传入他的身体之中,而他的身体也被这一股大力给狠狠的击飞,在半空中鲜血狂吐不已,手臂更是被震的发麻,体内涌入的这一股大力似乎想要毁灭他的经脉,不过这股大力,至始至终竟然都涌不出秦川的经脉,只是在秦川经脉中流荡而已。

    方孝孺不知道的是,秦川乃是五行之体,体内有六条经脉更是五行灵脉,坚固的程度超乎想象,就算他是孕神境的高手,也破坏不了秦川的经脉。

    很快,这股内劲就被秦川磅礴如海般的五行之气给淹没在茫茫的大海深处。

    秦川松了一口气,这一击之下他不过只是受了一些外伤而已,但是他也清楚,刚才不过只是方孝孺随意一击而已,竟然就让他受伤了,足以说明此人很强。

    “不可能,你竟然只是受了一些轻伤。”方孝孺破口而出道,他刚才虽然看似随意一击,但是已经用了六成力,竟然还没有把此人杀死。

    他不过只是归气境初期的修士仅此而已啊,为什么会这么强?

    “你到底是谁?”方孝孺沉着脸问道,在他看来这修士不过十五六上下,竟然有如此的天资,那一定不是默默无闻之辈,肯定是一些大家族,亦或是七宗八派的天之骄子。

    方孝孺不知道其实秦川是血燕卫的人,不过秦川刚才已经把血燕卫的服饰给换了下来。

    “你觉的你有知道的必要吗?难道我告诉你我是谁,我们就能把手言和吗?”秦川冷笑一声,就算他告诉方孝孺自己是谁,怕是这方孝孺也不会认识自己,毕竟秦川行事一向都是比较低调的。

    “说的也有道理,如果今天我不杀死你,一旦你成长起来,那我就寝食难安了,我这个人一向喜欢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方孝孺冷冷盯着秦川:“所以,我不管你有什么身份,什么背景,什么势力,你都.....必死无疑。”

    “毒步天下。”

    方孝孺双手快速的掐动法决,突然间,半空中的倒刺竟然全部都喷涌而出无边无际的黑色之气,这些黑色的毒气,漫天飞舞了开来,旁边被黑气触碰到的花草树木,竟然全被都枯萎了下去,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了黑色,散发出无边的死气沉沉的之意。

    秦川脸色一变,他能感觉的出来这些黑气之中蕴含了无尽的毒素,一旦他的身体触碰到这些黑气,必将也会如那些花草树木一般。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