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一百二十五章 恶毒的女人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只是秦川和方孝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沉香的身体竟然有一些兴奋的颤抖了起来。

    方孝孺相信就算这秦川再厉害,在面对自己这一杀招的时候必然也是无能无力,就算是孕神境后期一旦过多的触碰这些黑气,也必将身死道消。

    可是,让他大跌眼镜的是,突然,空中,聚变骤起,空间中的所有黑气竟然朝着一个方向狂涌而去,而这方向正是躺在地面上昏迷不醒妖艳女修士。

    “这是怎么回事?”方孝孺大吃一惊道,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杀招竟然会出现这么意想不到的一幕,他知道自己所释放出来的这些黑气极具毒性,这女人怎么可以如此毫无忌惮的就把他释放出来的黑气给吸进身体之中,而且还没有出现任何的症状,这不可能啊?她是怎么做到的?

    秦川心中有一些明悟,他猜测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最主要是和沉香有关系,她毕竟是用毒的高手,这黑气就算再厉害,也根本无法和冥毒相提并论。

    随着黑气的涌入,沉香的脸色越发的红润,气势也越来越强。

    秦川脸色一变,他能感应的出来,沉香的修为正在恢复,一旦她恢复修为,那他的处境就岌岌可危了,如果这沉香在受伤严重的时候苏醒过来,他倒是也还有一些缓冲的时间,可是现在。

    他更没想到,这沉香竟然能吸收毒雾来恢复伤势,这种手段,让他大开眼界。

    虽然,秦川想要阻止,但是他也不能阻止,万一一阻止,这沉香最后不给他解药,那他就欲哭无泪了。

    方孝孺眯着眼睛,他是孕神境的修士,自然也看出点什么,似乎这女人正在借助自己的黑气恢复修为,他能感觉的出来,这漂亮的有一些过分的女人,在没受伤之前,修为是孕神境,如果一旦她的修为恢复如初,那肯定有一场恶战,一想到这里,他便不能坐视不理,立刻挥手一甩,幽黑之气顿时重新变为倒刺飞回到剑刃之上,不过奇怪的是,这飞回来的倒刺,竟然少了一半,还有一半已经变成毒气,被沉香吸收了进去,并不能收回来了,这让方孝孺心疼不已,这些倒刺可是极为珍贵之物,他费尽心思才得到的,一直是他的杀手锏。

    “不行,这女人太诡异了,我先废了她的丹田。”方孝孺眼中狠光一闪而过,立刻就踏步前上,一剑便毫无顾忌的刺向沉香丹田所在之地,只要废了这女人的丹田,那这女人就算苏醒过来,那也是废物一个,只能是任他蹂躏,成为他的玩物而已,他现在可舍不得杀死这女人。

    正当他的剑马上就要刺到沉香的时候,秦川立刻蹬地而起快速的来到沉香身边,用力的把沉香的身体抱在怀中,单手持刀,挡在身前。

    “叮”的一声。

    方孝孺的剑便刺在了秦川的刀刃之上,一股大力直接掀翻了秦川的身体,把他的轰击了出去,一连撞坏了好几颗大树才缓解了冲击之力。

    “吗的,妖女,你别装睡了,再装下去,我们两个都活不成。”秦川感觉身体就像是散架了一般,顿时忍着疼痛,小声的在沉香的耳边说道。

    他相信,这沉香绝对是苏醒的。

    沉香心中恼怒不已,如果刚才再给她一些时间,她的伤势就可以完全的恢复如初,但是那方孝孺突然就把黑气收回去,这让她大感可惜,如果她能把所有的黑气都吸收进身体之中,那她必将可以重新回到孕神境的修为。

    沉香睁开皎月般的眼睛,笑眯眯的看着秦川道:“你怎么知道我醒了?”

    同时,她心中娇羞不已,被这秦川如此毫无顾忌的抱在怀中,闻着他身体上散发出来的男人气息,她顿时目眩神迷,感觉脑袋晕乎乎的,但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方孝孺看这归气境初期的修士竟然三番两次的阻挡自己的招式,顿时火冒三丈,恨不得把这渣滓给千刀万剐,他寒声的说道:“你自己找死,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秦川把沉香的身体放在地上,现在沉香已经恢复了过来,不过并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但是能自己行动倒也无碍。

    “你知道,侮辱我的人,都死的很惨吗?”沉香盯着方孝孺眯着眼睛说道,眼中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一闪而过,这人刚才赤裸裸的调戏话语让沉香愤怒不已,如果在鬼王宗,有人敢对她无礼,甚至多看她一眼,都会被她整的特别惨,甚至丢掉性命都大有可能。

    “美女,我还真不知道,不过,跟我如何?你身边这垃圾不过只是归气境初期的修为而已,而我的修为乃是孕神境,和你实在是相得益彰啊,我们两个成为道侣,那才是天作之合啊。”方孝孺笑道,眼神灼灼的盯着沉香,恨不得把她吃了。

    “好啊,我就喜欢强者呢。”沉香摸了一下柔顺的头发娇羞的说道。

    而秦川看到她这个样子,顿时有一些寒意凌然,他虽然和沉香相处的时间不算太长,可以用短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但是他知道,一旦沉香露出这种状态,那她就极为的危险。

    方孝孺眼中顿时露出一丝痴迷之色。

    “来啊,来姐姐的身边啊。”沉香继续诱惑道。

    “这妖女又开始使用魅术了。”一看到方孝孺这种状态,秦川便心里有数,当时他也中过沉香的魅术,不过他有《清心诀》,能把这魅术给免疫了,这方孝孺虽然是孕神境的修为,但是也很难抵挡得了沉香魅术的袭击。

    秦川看到在沉香手中出现一朵黑色的花朵,这花朵看上去极为的诡异,一道道黑色气息正源源不断的从黑色花朵之上逸散四方,有一丝不经意间涌入方孝孺的身体之中,而后者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依旧痴迷万分的走到沉香的身前。

    突然,方孝孺身体一颤,眼中的痴迷之色顿时一扫而空,他顿时吓出一身冷汗,立刻向后跳远了出去,眯着眼睛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刚才他就像是丢了魂一般,似乎冥冥之中的一股力量在驱使着他的身体,让他不由自主的往前走去。

    他知道,之所以自己会这样,估计是眼前这女修士所为。

    “可惜了。”沉香暗道一声,她还是受伤在身,魅术也受到一些影响,不然这方孝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不过,她的目的已经达到。

    “我的身体....”方孝孺突然眼睛瞪着极大,似乎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神色,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开始由内至外的开始腐烂,没错就是腐烂,先是他的丹田,开始变得千疮百孔了起来,灵气更是从他腐败的丹田中四溢了出来、

    然后方孝孺的皮肤开始快速的干瘪了下去,丑陋到极致的皱纹浮现在他的皮肤之上,让他看上去整个人像是突然老了很多岁的样子。

    “臭女人,你到底对老子的身体做了什么?”方孝孺着急万分的大声说道,心中极为的害怕。

    秦川心中一丝寒意油然而生,这沉香下毒的手段实在是让人防不胜防啊,他顿时打了一下冷颤,幸好他刚才没有对沉香动手,怕是他一旦动手,估计下场不比方孝孺好多少,这沉香看似娇柔,实则心狠手辣,谈笑之间杀人根本就不会眨眼。

    “你知道,你刚才中的是什么毒吗?”沉香笑着说道,似乎下毒之人并不是她。

    “是什么?”方孝孺问道。

    “你听说过冥毒吗?”说道这里,沉香下意识的笑着瞥了一眼秦川,眼中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

    秦川顿时讪笑一声。

    “什么,冥毒?你是鬼王宗的人?”方孝孺大为失色的说道,冥毒的大名他自然而然也有所耳闻,听说中了此毒的人,修为必将尽失,而且生命力会直接被吞噬而尽,只要施毒之人愿意,可以随时随刻夺走中毒之人的性命,而且冥毒只有鬼王宗之人才会施展的秘术。

    秦川也是一惊,他一开始以为这冥毒爆发必将在一个月后,但是这方孝孺中了此毒,竟然立刻就爆发了出来,这足以说明,这中毒之人体内冥毒爆发时间是由施毒之人控制的。

    “快把解药交出来。”方孝孺虚弱的说道。

    “嘻嘻,解药啊,就在我手上,你过来拿呀。”沉香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的瓶子,笑嘻嘻的看着躺在地面上动也不能动的方孝孺,眼神却极为的冰冷,甚至带着一丝的嗜血。

    方孝孺看着沉香手中的瓶子,眼中求生之欲迸射而出,但是他的双腿都已经被腐蚀成残,修为更是尽失,根本无法移动,他眼神灼灼的盯着瓶子,嘴中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声,疯狂的大喊道:“给,快给我。”

    秦川看着方孝孺这个样子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这人必死无疑,这点毋庸置疑,谁叫他得罪了这妖女,以这妖女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估计要活活折磨死这方孝孺。

    “咔嚓。”

    方孝孺用还能动的双手一直拖着身体爬到了沉香的脚边,却不料,沉香面无表情的抬起脚,一脚就落在他的手掌之上,顿时就把他的手掌给活活的踩碎。

    “啊,臭三八,我要搞死你,我要搞死你。”方孝孺脸色接近疯癫。

    原本他前途无量,是孕神境的修为,在神隐阁年轻一代中也算是名列前二十之内的天之骄子,可是所有的一切,都被眼前这女人给打乱了,让他一瞬间之内失去了所有,他恨啊,他恨,为什么自己不早点杀死这女人,只要杀死这女人,那个归气境的修士根本不足为虑,只是当时他感觉这女人已经重伤未愈,不可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可是现在,他后悔莫及,这一种后悔的情绪让他直接失去了理智。

    沉香笑眯眯的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一根长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插入方孝孺的眼睛之中。

    “啊。”

    方孝孺痛苦的大声喊道,两道触目惊心的鲜血从他的眼角中流露了出来。

    “我一定要杀死你啊啊啊....”

    方孝孺痛苦的捂住眼睛道。

    “好像有一些吵啊。”

    沉香喃喃自语道,手中的寒针轻轻一弹,就涌入方孝孺的嘴巴中。

    “这下安静多了。”

    沉香拍了拍手高兴的说道。

    秦川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寒意更深,这沉香实在是,残忍至极啊。

    “你为什么不直接杀死他?何必如此呢?”秦川问道。

    “你不觉的这样很好玩吗?你看他多可怜,躺在地面上,眼不能看,嘴不能言。”沉香笑道,眼中没有一丝的怜悯之意。

    “咳,那个,我体内的幽毒,你是不是该给我解药了?要不是我的话,你现在可能都已经死了,我也算是你半个救命恩人吧?”秦川试探性的问道,这妖女可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忽悠,他也没有指望这妖女是直接给他冥毒的解药。

    “好啊,你想要解药,简单呢,把太古宝录给我,我就给你解药,如何呢?这太古宝库只是身外之物,和性命比起来似乎微不足道呢,给我,怎么样?”沉香道,同时心中想到在自己昏迷的时候,这该死的色狼敢轻薄与她,虽然只是简单的亲吻一下,但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让她恨的咬牙切齿了起来。

    她这冰清玉洁的身体可从来都没有被男人碰过.....

    “我都说了一万遍了,太古宝录真的没在我身上,信不信由你。”秦川可不傻,如果他现在把太古宝录拿出来,怕是沉香会立刻杀了他,虽然这沉香伤势还没有恢复,但是秦川还是极为的忌惮,不敢小觑。

    “既然没有太古宝库,那姐姐就帮不了你了哦,你自求多福吧。”沉香说完正准备离去。

    “吗的,早知道就不救这恩将仇报的妖女了,救了也无济于事,也拿不到解药。”秦川心中暗想到,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算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