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一百二十八章 离开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其实,我曾经也是一名修士,而且资质还不低,只是后然年轻气盛之下,不小心得罪了大巫部落的一些真正的天之骄子,体内的丹田也被废了,一身修为也付诸东流,现在也空有一身蛮力啊,我也曾经渴望角逐天下,也不希望待在偏远山村部落中苟且偷生,误了峥嵘岁月,只是老哥命运多舛啊....”

    说道伤心之处,赵铁柱又猛的灌了一口酒,眼神迷离中带着一种深邃,道:“后然我发现其实离开了打打杀杀,腥风血雨的日子,回归平平淡淡,也别有一番滋味,之后我便在这里安了下来,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其实,有一个秘密,我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

    “我其实不是巫族之人,我是人族修士,我知道在巫族之中不止只有我一个人族,反过来在人族之中也肯定有巫族之人的存在,我一直觉的巫族和人族其实就是一个种族而已,为什么双方要势同水火,我不懂。”赵铁柱苦笑一声,自顾自的说道,而秦川也没有插嘴,只是默默的喝着酒,他想不到,原来赵老哥竟然也是人族修士。

    “告诉你,我曾经有一个愿望,就是统一巫族和人族,让两族之间不分彼此,共同生活在一片大陆之上,但是我知道这是可能的,毕竟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修士而已,愿望也只能是愿望,他就如同天空中的皓月,看着到,但是永远都触碰不到。”

    说着说着,赵铁柱也沉沉睡去,毕竟他喝了不少酒,而这酒的度数让他的身体也承受不住。

    “唉,这个世界便是如此,没有永恒的宁静,也没有永恒的战争,我们所追求的只是在我们生活的岁月中能相安无事的走完一生的路,足矣。”秦川自言自语道,他的眼神很清澈,如同夜空中明亮的星辰,但是秦川知道他的双手也是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有善良的,有无辜的,也有罪不可赦的,人在世上,有一些事情,并不能随心所欲。

    第二天,天未亮,秦川便已经醒了过来,看着昨晚喝的醚酊大醉的赵铁柱还在呼呼大睡,他并没有打扰,而是独自一人离开巫腾部落。

    通过昨天和赵铁柱的的聊天,他已经知道如何回到凌源城,这巫腾族离凌源城并不是特别遥远,走路大概需要三天的功夫便可以到达,如果走水陆的话还估计速度会更快。

    而在巫腾族附近就有一个码头,这个码头有一些巫族的商船,掌控这些商船的都是一些比较大型的巫族部落,这些巫族部落和人族之间本来就有贸易上的往来,秦川便想搭这些商船回到凌源城,毕竟坐船只需一天便可以抵达大禹境内,而且这些商船都打着大部落的旗号,比较安全,只要花一些灵石,便可以搭船。

    当秦川来到码头的时候,在江上已经有很多人在忙忙碌碌的装卸货物。

    “妈的,蒋城那几个人呢?”一位穿着还算富贵的巫族之人脸色不是很好看的喝斥道。

    “李老板,蒋城那几人怕是来不了了,听说他们和天巫部落的人有一些矛盾,已经被扣押起来了。”一位看似杂役一般的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混账,那我这些货物怎么办?这么多的货,我怎么装上船?我还得马上赶回大禹交货,只有两天的时间,迟了就来不及了,这几个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李馨怒气腾腾的说道,他只有一条商船,货物刚从部落运到码头,原本昨晚就要装上船的,不过昨晚太迟了,装货的苦力都去休息了,就准备放在码头的仓库中准备今早再装,他们现在不过只有五六个而已,单凭这五六个人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才能把货物搬到船,一天之内根本就装不完。

    “李老板,其实这也不能怪蒋城他们,是天巫部落从中使坏,想要把我们的生意给抢走,所以才会故意扣下蒋城他们。”杂役说道。

    “还用你说?我岂能不知?这该死的天巫部落,明的玩不过我们,就专门玩阴的,哼。”李馨冷哼一声道。

    “那怎么办?要不要在这附近招一些苦力,让他们帮忙装货?”杂役问道。

    “也只能如此了,你去贴一张告示。”李馨道。

    杂役立刻便答应下来后马上就急匆匆的去贴告示了,秦川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他立刻便走到告示前。

    “招十名船上苦力,一天一块下品灵石。”

    看到告示上的内容,秦川为之一喜,他正要赶回大禹,而现在就有一艘商船前往大禹,他顿时感觉自己运气不错。

    秦川立刻便来到告示上写的地方。

    “你们这还找苦力吗?”秦川走入船舱中问道。

    这是一艘极为庞大的古船,不过现在这商船上显得极为的冷清,根本就没有多少人,只有几个船员还在装货。

    “找啊,你是哪个部落的?”元昊打着哈欠漫不经心的问道。

    “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部落,说出来大人可能还没听过。”秦川老实巴交的说道,他可不会傻到继续说自己是九黎部落的,这九黎部落虽然正在走下坡路,但是好歹也是一个大部落,一个九黎部落的人过来应聘苦力,还真容易让人怀疑。

    元昊也没有在意那么多,毕竟在巫族的土地上有成千上万的部落,他没有听过的部落多了去了,只是让他眉头紧皱的是,眼前这人看上去实在是太瘦弱了,能搬得动东西吗?不会是来浑水摸鱼的吧?如果是以往,他肯定会把这些人给轰下去,但是现在正是缺人的时候,他也没有在意那么多,道:“你这么瘦,搬得动东西吗?旁边有一个麻袋,里面装满了铁灵矿,你搬搬看。”

    元昊指着一旁的一个麻布袋子,示意秦川去搬。

    秦川二话没说,就自顾自的走到麻袋旁边,伸手一拉,顿时这麻袋便牢牢的落在他的肩膀上。

    “咦,看不出,你倒是有几分蛮力,很好,你通过了,现在去旁边的仓库把里面的货物都搬运到船上,你们只有一天的时间。”元昊眼前一亮道,他意想不到,眼前这看上去瘦弱不堪的人,竟然如此轻松至极的就把麻袋也搬了起来,他知道这麻袋里面装的都是很重的铁灵矿,就算是一般的元命境初期的巫修也不可能会这么轻松闲逸的。

    “好。”秦川心中一喜,也没有在船舱上多待,便来到了仓库之中,而现在仓库之中有五六个人正在忙前忙后,而仓库里面装满了货物。

    “新来的?”仓库里,李馨瞥了一眼秦川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的。”秦川点头道。

    “嗯,搬吧,不要被我发现偷懒,更不要被我发现有小偷小摸的动作,不然你的命就不要想要了。”李馨冷漠的说道,随后转过头并没有理会秦川。

    而秦川自然也不会自讨没趣,走到货物前便开始搬运了起来,货物这么多,人这么少,秦川猜测如果全部搬运到船上恐怕一天的时间都不够啊,让秦川有一些欣慰的是,人变得越来越多了起来,人多搬运自然的快了许多。

    。。。。。。

    此时巫腾部落的门外来一几位不速之客,如果秦川没有走的话,他会发现这来的几人衣服上正印着炎族的图腾,也就是说这几人是炎族之人。

    “是这里没错了吧?”

    “萧藤那小子绝对躲在这个小部落之中,之前我们部落有几个人看到过萧藤进出这个部落之中。”

    “很好,找了他那么久,终于有线索了。”

    “那我们现在就进去?”

    领头之人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率先进入到巫腾部落中。

    “哈哈,李奎,我这有一瓶好酒,你有口福了啊。”赵铁柱拿着昨日秦川给他的那一壶酒笑着便走进李奎的家中。

    昨日那一壶酒,他只不过喝了不到三分之一,就醉的不省人事了,还留下来很多,平日他和李奎的关系不错,昨天李奎还拿了老虎肉给自己,他有好东西自然也要拿出来和李奎分享,他知道这李奎也是嗜酒如命之人。

    “咦,这么多人?李奎,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啊?奇怪了,你不是没朋友吗?”赵铁柱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五六个人严阵以待的站在李奎的院子中。

    等他走进去看清楚的时候,突然脸色一变,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他的心头,因为他看到李奎这大个子竟然满身是血的跌坐在地面上,这一行人显然是来者不善。

    “你们是谁?”赵铁柱凝重的问道。

    一人缓缓的转过身来,赵铁柱这时才看到此人衣服上印着的图腾,破口而出道:“你们是炎族的人?”

    “算你还有一些眼力见,你和萧藤是什么关系?”这群人的领头之人眼中露出一丝玩味的神色,淡淡的问道。

    赵铁柱顿时便感觉到一股压力扑面而来,让他站立不稳,连连的后退,他脸色不是很好看,道:“萧藤是谁?我并不认识。”

    领头之人眯起了眼睛,沉思一会,突然笑道:“忘了告诉你,你口中的李奎就是萧藤。”

    “你们炎族是大部落,而我巫腾部落不过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部落而已,你们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赵铁柱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能感觉的出来,这一行人来势汹汹的样子,怕是冲着李奎而来的,其实说到底,就算是他对李奎的来历也不是特别了解,这李奎是五年前来到巫腾部落的,从此便在这里安定了下来,这李奎话不多,但是为人还是很热心的,他的身手不错,平时能打到不少的猎物,都会分给部落中的族人一些。

    头领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一人在他的耳边窃窃私语道,这个时候头领突然眼中迸射出一道惊天的亮光,他立刻闪身来到赵铁柱的身边,伸手一把便夺过赵铁柱手中的酒葫芦,打开酒盖一闻,哈哈大笑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赵铁柱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一群炎族之人,不会是傻了吧?

    “告诉我,这万药酒,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领头之人眼中流露出一道让人不敢直视的冷光道。

    这酒自然是秦川给他的,但是赵铁柱也不傻,从这一群人的眼中他似乎看出了一些什么,他道:“这酒,是我在外面捡来的。”

    “你说谎,如果你再不老实的回答,就别怪我不客气。”领头之人冷笑道。

    他万万没想到,原来只是想来巫腾族寻找炎族的叛徒,也就是现在化名的李奎,却意外的看到万药酒,这万药酒在炎族之中只有一个人会酿造,那个人就是炎族五大巫长之一的赵乾坤,而前些日子赵乾坤的唯一关门徒弟战虎竟然身亡,这个消息传到炎族,直接引发了喧哗,而赵乾坤更是火冒三丈,发出悬赏令,只要谁能找到杀死他徒弟的人,就可以得到先天灵宝一件,顿时整个炎族都热火朝天了起来,为了先天灵宝。

    “我说的都是实话,至于你信不信,不关我的事。”赵铁柱道,他对炎族之人没有一点好感,甚至可以用厌恶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当初就是炎族的人把他的丹田给废掉了,让他从此和修真无缘。

    “看来,不给你吃一点苦头,你是不会交待了。”领头之人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你们炎族的人以大欺小,就不怕别人诟病?”赵铁柱铁青的脸说道。

    “哈哈,这种渣滓部落就算是灭了亦有如何?我们炎族做事,还怕被别的人诟病?谁敢嚼舌根,我们就灭谁。”领头之人哈哈大笑道,接着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这万药酒,到底是谁给你的?”

    “如果我不说呢?”赵铁柱道。

    “不说?”领头之人声音大了几分,立刻走到赵铁柱的身边,一根指头直接伸了出去,落到赵铁柱的肚子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