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一百二十九章 秦川的愤怒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啊。”

    赵铁柱顿时便在到地面上来回翻滚,他感觉肚子中好像涌入一团火焰,这一团火焰不断的燃烧着他的血肉,让他痛苦难当,生不如死,但是他还是狠狠的咬着牙齿,闭口不言,脸上青筋都暴起,嘴里还接二连三的传出阵阵低吼的声音。

    “是条汉子,但是无谓的坚持,是一种愚蠢的表现,说还是不说?”领头之人嘲讽的说道。

    ‘“说你大爷。”赵铁柱眼神一狠,艰难的怒骂道,虽然他和秦川相处的时间很短,认识不过一天而已,但是他并不会出卖朋友。

    领头之人皱起了眉头,心中杀意凌然,在炎族之中他的地位也是极高的,从来没有人能当众羞辱他,而眼前这蝼蚁竟然敢当着他手下的面,如此侮辱他,这让他欲杀之而后快,但是他同时也知道,如果想要知道是谁杀死战虎,必须要从这人嘴中得知,所以他便按捺下杀此人的冲动,等从他嘴中得知消息后再一杀了之也为时不晚。

    赵铁柱心中已经绝望了,他感觉自己体内的血肉不断的被火焰吞噬,甚至他都可以闻到体内散发而出的焦味,就算这群人最后手下留情放过他,那他以后也绝对是一个废人无疑了。

    “轰”的一声。

    顿时在院子中爆发出一道惊天的声音,李奎满是鲜血的身体竟然直接踏空而起,朝着远方天空迸射而出,速度之快让人反应不及。

    “不好,萧藤跑了。”一人破口大出道。

    头领也脸色一变,他以为这萧藤已经是瓮中之鳖,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被自己废了丹田的萧藤竟然还有能力逃跑,他顿时便转过身,想要去追萧藤,毕竟萧藤对于炎族而言很重要,他必须把萧藤捉回去。

    “给我看好此人,等我回来的时候,再审。”领头之人话语刚落便想要踏空而起的时候。

    这时,赵铁柱眼中露出一丝坚决之色,他使劲浑身最后一丝力气,从地面上艰难的站了起来,朝着近在咫尺的墙壁便义无反顾的撞击了过去。

    他知道直接无力反抗炎族,如果不死,必将会被折磨,那还不如一死。

    顿时头碰脑裂,鲜血四射,而赵铁柱的身体也无力的躺下,已然是气绝身亡。

    “该死。”领头之人眼中迸射出滔天的怒火,但是他来不及去观察赵铁柱的情况,立刻从原地消失不见,朝着萧藤飞去的方向追随而去。

    刚才,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逃窜的萧藤身上,并没有注意到赵铁柱的小动作,以至于最后赵铁柱头撞墙他们也没有反应过来,他们也是意想不到,这赵铁柱竟然还能站起来,体内还有力量去撞墙,这两个变故,让他们始料未及,更是愤怒不已。

    “你说,头儿能不能把萧藤给追回来?”

    “不好说,那萧藤突然爆发出来的速度,太惊人了,转眼即逝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天地之大,头儿怎么追?”

    “说的也是,只是,如果这次又让萧藤跑了,估计高层会暴怒,我们也没有好果子吃。”

    原地没有离去的炎族之人个个都是面带忧愁,对于他们而言,自然是希望头儿能带回萧藤的,但是,事与愿违,当头儿回来的时候,从他难堪到极致的脸色中,他们已然是知道事情的结果,个个都面面相觑了起来。

    “头,现在我们怎么办?”一人问道。

    “屠村,给我把这巫腾部落所有人杀了,一个都不许留下。”领头之人寒声的说道,他心中的怒火已经无法遏制,原本抓到萧藤,再加上如果能从赵铁柱口中逼问出杀害战虎之人的消息,那他这次绝对是满载而归,回到炎族的时候,肯定会得到很多好处,可是,现在,萧腾跑了不说,这该死的赵铁柱竟然趁着他们不注意,竟然撞墙而死。

    旁边炎族之人并没有犹豫,立刻走出院子中。

    霎那间,整个巫腾部落,惨叫声响成一片,地面上的鲜血都已经可以汇聚成一条小的溪流,炎族的人并没有手下留情,更是残忍至极的斩草除根。连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都没有放过。

    原本犹如世外桃源的巫腾部落,转眼即逝间,便如同人间炼狱,一股血腥味扑天盖地,让人直欲作呕。

    没过多久,炎族的一行人也都离去,留下满目疮伤的巫腾部落,以后这巫族之中也没有巫腾部落了,在巫族的大地上,每年消亡的部落多不胜数,区区巫腾部落也不足为奇,也根本引发不了多少人的注意,毕竟巫腾部落只是一个小部落而已。

    巫族大地上,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比人类展现的更加淋漓尽致。

    夜幕降临,搬了一天的货,秦川倒是不怎么累,终于把这一仓库的货物都搬进船舱之中,起初搬运货物的苦力也不过只是五六个而已,而现在已经有将近二十个左右。

    “终于可以离开这巫族之地了。”秦川感叹道,他毕竟是人族修士,虽然打扮上面和巫族修士如出一辙,让人很难分辨的出来,但是秦川就怕会有什么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所以秦川还是很希望能马不停歇的回到大禹王朝之中。

    大船正准备起航远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一天的功夫,他便可以到达阳城的港口,而阳城作为大禹王朝最重要的贸易中心,不仅和巫族有贸易上的往来,甚至和妖族,还有其他种族也都有生意上的往来。

    “听说了吗?今早整个巫腾族所有人,包括老弱病残,全部都被屠戮一空了,现在的巫腾部落就像人间地狱一般,到处都是鲜血,惨不忍睹啊。”

    “不会吧?这巫腾部落不过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部落而已,又没有什么资源,而且也没有得罪什么大部落,怎么会被屠村呢?是谁人所为?”

    “我得到的消息,好像是这巫腾部落得罪了炎族之人,所以才会如此。”

    秦川正在甲板上休息,他随意的就躺在一张椅子上,顿时这两人的声音就传入他的耳中,让他脸色一变。

    如果这两人说到其他部落秦川或许不会如此的关注,毕竟在巫族大地上每时每刻都有不少的部落被吞并和消灭,这本来就是不足为奇的事情,但是这两人说到了巫腾部落,这就让秦川感到一些不同寻常,他刚从巫腾部落离开也仅仅才一天不到的时间,巫腾部落就被屠村了?而且从两人这话语中他得知,屠杀巫腾部落的势力正是炎族,而秦川当初可是杀了奄奄一息的战虎,事情不可能这么巧合。

    但是让秦川眉头紧皱的是,当初他杀战虎旁边根本没有任何人,除了沉香以外。

    “难道炎族已经知道是我杀死战虎了吗?还是因为有什么别的原因?”秦川心中猜测道。

    “不行,我得回去看看。”秦川顿时便下定注意,他并不是一个好人,但是也不是一个坏人,如果无辜之人因他而亡,他不能坐视不理,虽然他知道如果现在下船,再进入到巫族大地,毕竟是生死难料,但是他丝毫不惧。

    一想到这里,秦川趁着船还没有启航,顿时便从船上跳了下去,

    “小子,船马上就要开了,你下去做什么?快上来。”元昊大声的在甲板上喊道,他对这个秦川很是看好,此人不仅有一身蛮力,而且为人很勤劳,毫无怨言,别人一趟搬两袋货物,而这秦川一趟竟然能搬四袋货物,因为他才节约了不少的时间。

    “元总管,我有一些事情,暂时走不了了,抱歉。”秦川在码头上挥了一挥手便钻入茫茫的黑夜之中。

    “这小子,什么来头?”这个时候,李馨眯着眼睛从船舱里走了出来若有其事的问道。

    “李老板。”元昊看到来人顿时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苦笑道:“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叫做秦川,好像是来自一个中等部落,其实的我也是一概不知啊。”

    李馨并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中似乎带着些许思考之意。

    “李老板,外面风大,你还是到船舱中多休息休息吧。”元昊殷勤的说道。

    “嗯。”李馨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便走入船舱之内。

    秦川离开码头后,马不停歇的便赶到巫腾部落,这码头距离巫腾部落本来就不算远,两个时辰的时间便足以到达。

    当秦川踏入到巫腾部落的时候,这里极为的安静,安静的有一些可怕,似乎秦川鼻子都能若有若无的闻到一丝血腥味,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甚至用阴沉如水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随着秦川越发的深入,他看到满地的尸体随意的东倒西歪在地面上,每个人都已经气绝身亡,就连一岁大的小孩都毫无例外,鲜血流了一地,原地黄色的泥土都被染成了鲜血之色。

    “赵老哥。”秦川突然看到一个院子的大门敞开,而一道熟悉的影子正躺在地面上,他顿时两步并成一步跑了过去。

    当秦川的双手触碰到赵老哥的身体的时候,他知道,赵老哥已经死去。

    “怎么会这样?到底怎么一回事?”秦川皱起了眉头,心中极为的愤怒,虽然他和赵铁柱相处的时日很短,但是对方的豪爽和热情,让他心生好感,昨日还欢声笑语的一起喝酒,而今日就天人两隔。

    “这酒葫芦,怎么会在这里?”秦川顿时便看到地面上的酒葫芦,可是当他拿起酒葫芦的时候,意外的看到在酒葫芦的底部印着炎族的图腾。

    “难道是炎族之人突然来到这巫腾部落,巧之又巧的看到了这酒葫芦,然后猜测赵铁柱可能和杀死战虎有关,即使不是赵铁柱所杀,估计也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秦川心中猜测道,毕竟这酒葫芦是他从战虎的储物戒之中拿出来的,也就是说,这酒葫芦是属于炎族的。

    秦川看到在赵铁柱旁边的墙壁上有一道血印,这血印明显是头部撞击而形成的,他在赵铁柱的头上也看到了一道伤痕,他可以猜测到,这赵铁柱是撞墙而死,而赵铁柱至死都没有把他说出去,这让秦川心中无比的感动,如果赵铁柱真把他泄露出去,通过昨日两人谈话的内容,炎族之人也可以推断出,今天秦川要去码头,那现在秦川势必会落入炎族之人的手中,而他并没有出事,也就说明,赵铁柱宁死不屈,没有把他的消息透露出去。

    “是我害了你,也害了整个巫腾部落,我在这里向你保证,有朝一日,我定灭炎族,为你们,报仇雪恨,如若做不到,誓不为人。”

    秦川眼神坚定的说道,这一刻他对炎族的恨意已然是滔天。

    “哼,希望你说到做到。”一道虚弱到极致的声音突然从一旁传了过来。

    秦川脸色一变,他以为是炎族之人去而复返,猛然一转头,就看到一个高个子浑身是血,步履维艰的走了过来,此人昨日和他也是有过一面之缘的,秦川知道此人好像叫做李奎。

    “是你。”秦川惊讶道。

    李奎一屁股坐在地面上,看着地面上死去多时的族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其实并不是巫腾部落的人,前几年刚刚来到巫腾部落,被这里的宁静所吸引,便在这里安营扎寨了下来,可是,他没想到,最后因为他的缘故还是把炎族之人吸引了过来,这让他心中痛苦难当,毕竟他已经把自己当作巫腾部落的一份子了。

    “这是怎么回事?”秦川问道。

    “也许是我的缘故”李奎苦笑一声,道:“我原本就是炎族的人,因为一些原因被炎族追杀,后然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巫腾部落,便在这里生活下来,我原以为所有人都不知道我在这里,我原以为能继续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可是没想到还是给巫腾部落带来了灾难。”

    从李奎脸上痛不欲生的表情,秦川知道此人并没有说谎,也许炎族的人本来就是冲着李奎而来,只是赵铁柱突然来到李奎的院中,估计是想找李奎喝酒,却被李奎院子里的炎族之人发现酒葫芦里的秘密,于是就逼问赵铁柱,而赵铁柱愣是忍住没说,就撞墙而亡。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