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一百三十章 瘴气阵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赵老哥是怎么死的?”毕竟也都是秦川的猜测,为了证实,他便开口问道。

    ”把你手中的酒葫芦拿给我看一下。”李奎并没有回答秦川的问题,而是盯着秦川手中的酒葫芦开口说道。

    秦川倒也没怎么犹豫就把酒葫芦递给李奎,而李奎闻了闻葫芦,又把整个酒葫芦看了遍,道:“这个酒葫芦里酿造的酒是万药酒,这种酒只要炎族才有,而且整个炎族能酿造此酒的也只有一人而已,那人就是炎族五大巫长之一赵乾坤,这个酒壶是你拿给赵铁柱的吧?”

    秦川点了点头道:“嗯。”

    这酒葫芦的确是他给赵铁柱的,但是他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酒葫芦,让赵铁柱,以及巫腾部落的人遭此一难,虽然他是无心的,但是还是心有愧疚之意,让他对炎族很是愤怒。

    “我就说,为什么那一伙人会如此逼问赵铁柱。”李奎喃喃自语道,他并没有问秦川为什么会有这个酒葫芦,对于他这个将死之人而言,这已经不重要了。

    “是谁逼问赵老哥?”秦川面沉如水,语气冰冷的问道。

    “炎族的黎远。”李奎回答道,他本就是炎族之人,虽然离开炎族已经有很多年的时间,但是黎远他还是认识的,十年前这黎远就已经是炎族的比较有名的天才。

    “黎远…”秦川低声的念叨着。

    此时此刻他心中杀意凌然,浑身上下更是煞气涌动。

    一旁的李奎也感受到了秦川所释放而出的气势,顿时也是一惊,道:“小子,我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秦川道。

    “如果有一天你有能力,替我灭掉炎族。”李奎冷漠至极的说道,脸上痛苦之意极为的明显,要不是他的缘故,也不会给巫腾部落带来如此的祸患。

    这个与世无争的部落本应该继续和平下去,可是,现在。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秦川淡淡的说道。

    李奎苦笑一声,虽然眼前这青年答应了他,但是他知道炎族这一庞然大物是多么的难对付,而秦川不过只是孤家寡人而已,就算以后能成就不凡,但是在炎族面前也如土崩瓦解,不堪一击,他眼前顿时露出一丝坚毅的神色,似乎突然做了某种决定,他道:“炎族很强大。”

    “我知道。”秦川面无表情的说道。

    “炎族是巫族三大部落之一。”

    “我也知道。”

    “如果炎族出事,其他部落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巫族必将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我不惧。”秦川依旧坚定的说道。

    “好,我自知受伤匪浅,已经活不了多久的时日,你知道炎族为什么要追杀我吗?”李奎问道,体内的伤势已经到了刻不容缓之际,他已经心灰意冷,没有抱着继续苟活的心态,他看得出,这秦川不像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而且,他现在已经没得选择了。

    “不知道,你说。”秦川能看得出这李奎或许曾经是一名高手,但是现在他浑身充满了死气,已经活不长久,他即使想帮,也是无能为力。

    “因为我掌握着一个惊天大秘密,这个秘密让我在巫族部落寸步难行,所有大部落都在寻找我,他们都是为了我手中的秘密,那个秘密是关于一处秘境的,只要你得到那个秘境里的一切,我相信就算是炎族,终有一天你也可以照杀不误。”李奎气喘吁吁的说道。

    “既然你知道秘境的存在,你为什么自己不进入秘境之中?反而把秘密告诉我?”秦川疑惑的问道。

    李奎苦涩的说道:“虽然我从小便在炎族中生活,我曾经以为我也是炎族的人,后然我才得知,原来我并不是炎族的人,更不是巫族的人,我是远古异人的后裔,只是我的母亲,机缘巧合之下流落到了巫族之境,那时候我母亲已经怀有生孕,而我不知道我父亲是谁,后然我母亲和炎族内一位巫修日久生情,便待在炎族之中,进入那个秘境之中必须要是巫族之人才可以,其他人一律不可以进去,不然,我现在早就进去了。”

    秦川意想不到,原来这李奎竟然也不是巫族之人,而是远古异人的后裔,他自然知道远古异人代表的是什么,传说天地未成形,盘古未开天,宇宙还是混沌之初时,远古异人便已经出现了,不过时至今日,远古异人早就已经消失殆尽,不去踪影,没想到,他竟然在这里却碰到远古异人一族。

    让秦川眉头直皱的是,如果这李奎所说的秘境真的只有巫族之人可以进去的话,那他也只有放弃了,因为他毕竟是人族修士,体内并不具备巫族血脉。

    “不对,我不是有蚩尤之血吗?理论上我应该算是半个九黎族人吧?”秦川刚想到,他脑海里还有一滴蚩尤的精血,而且,这精血不断的滋润着他的四肢百脉,让秦川的血液之中带着一起巫族的气息。

    “你说的秘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秦川问道。

    “这秘境其实是我母亲发现的,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我母亲也因为不小心泄露了这个秘密而惨遭杀身之祸,在她临死的前一天把一块黑色的石头交给了我,要不是乾叔殊死一搏,把我送出炎族,我现在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说道这里的是李奎的神情有一些激动,他平生最没有放下的事情,就是不能亲手灭了炎族,突然他脸色变的异常的红润,呼吸也急促了一些。

    “你怎么样了?”秦川一惊,着急的问道,他也发现了李奎的异样,

    “我,我时间不多了,这是进入秘境的,的秘密,秘,秘境在,巫族圣山之,之上。”李奎断断续续的说道,随后撕开胸膛前的衣服,一把拉过挂在胸口的挂饰,使劲最后一丝力气抛向秦川。

    当秦川接过挂饰的时候,李奎已经气绝身亡,身体软软的倒在地面上。

    秦川走到李奎身边,查看了一下李奎的身体状况,顿时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此时此刻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可能都救不了李奎了。

    随后他看向手中的挂饰,这是一块黑色的石头,但是秦川却感觉这黑色的石头给他一种很是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遇见过一般,他顿时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到底在哪里见过?”秦川眉头紧皱。

    突然,他灵光一闪,破口而出道:“这不是和黑色石碑上的气息如出一辙嘛。”

    秦川眼睛挣得极大,有一些不可思议,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难道李奎口中的秘境和黑色石碑有所关联吗?”

    秦川不由自主的猜测着,他穿越到神州大陆,三番两次的看到过石碑,血色空间幽冥之河上看到过,奇怪的湖泊的废弃遗址中也看到过,似乎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一世,他和这石碑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所以他对这石碑很感兴趣,想搞清楚这黑色石碑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来那巫族圣山我是必去无疑了。”秦川喃喃自语道,此时他决定暂时不回大禹王朝,他猜测凭借自己体内蚩尤精血中的巫族气息和“八臂浮屠决”,巫族之人想发现他的是人族修士的秘密肯定也是难如登天。

    秦川花了半天的时间,把巫腾部落所有人的尸体都堆积到一起,然后挖了一个大坑,把所有尸体放入坑中,把手中的火把直接扔到坑中,顿时火光肆意而起,熊熊燃烧的火焰倒映进秦川明亮如星辰般的眼膜中。

    “头,你看,那边有火焰。”炎族的一修士突然看到滚滚黑烟如龙一般窜上高空,正是巫腾部落的方向。

    “走,我们回去看看。”黎远眯着眼睛说道。

    当他们返回到巫腾部落的时候,秦川早就已经离开。

    “有人来过。”黎远看着眼前这无名的牌位,眼中露出沉思之色,如果没有来过,这巫腾部落里的尸体也不会全部都不翼而飞,肯定是被人埋了下去,空气中还有一股淡淡的烧焦味道,极为的浓烈。

    “难道是萧藤去而复返?”旁边一人疑惑的开口问道,毕竟如果是陌生人的话,肯定不会如此做的。

    “十之八九是萧藤无疑,你们先在附近搜索,我先回部落,然后派遣一些人过来一起搜索,这萧藤已经是身受重伤,肯定走不远。”黎远道。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萧藤,也就是李奎,已经死了,就埋在坑中。

    “什么?”炎族的领地之中,赵乾坤脸上煞气暴露无遗,直接他“霍”的一声,便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赵长老,杀死战虎的人在巫腾部落出现了,不过等当我们逼问的时候,知情人却撞墙而亡,我猜测那人一定还在巫腾部落附近。”黎远说道。

    赵乾坤脸色阴晴不定,道:“我随你们去巫腾部落看看,如果让我找到杀死我徒儿的罪魁祸首,我必将把他碎尸万段,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而秦川离开巫腾部落后立刻马不停歇的赶路,虽然炎族之人并不认识他,但是他也必须小心谨慎才行,不过让秦川无奈的是,他并没有巫族大地的地图,而且走着走着他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深入荒山老林,迷失了方向。

    这山林中尽是一些瘴气,秦川不经意之间也吸入了一些瘴气,顿时便感觉头晕脑胀,浑身无力,他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应,正想走出这片被瘴气包裹的山林,可是,他突然发现,这山林间的瘴气竟然开始不断的涌现而出,密密麻麻一片。

    “这下麻烦了。”秦川皱着眉头,已然失去了方向,连阳光都被瘴气给挡住了,让他分不清方向。

    秦川的脑袋越来越沉重,呼吸声也开始急促了起来,脸上有一些发青,显然是中毒的痕迹,不过他至始至终都保持着一丝神识。

    半个时刻过后,秦川实在是忍受不了,还是昏迷了过去。

    “哥,你说,云雾花真的在这里吗?我怎么没看到啊?”

    “我岂能骗你不成?前几天我路过这里的时候就看到过,应该就在附近,我们快找找。”

    “好吧。”

    如果秦浩现在还醒着,肯定会惊讶万分,在他不远处的两人竟然在瘴气中还能若无其事,好像一点都不受瘴气的影响。

    “哥,你看,那里好像躺着一个人啊?”鸢燕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

    “我也看到了,估计又是不小心闯入瘴气阵,被瘴气迷晕的人吧。”鸢玉皱着眉头说道,并没有多少惊讶之色,每年都有不少的人闯入九黎族的领地之内,不过大部分的人都被瘴气所迷晕,这瘴气一旦吸食过多,对人体很不利,而他们自小便使用九黎族独有的天草果,自然而然就对瘴气免疫,而这瘴气阵乃是天然的阵法。

    “哥,我们把他背回族中吧,不然他继续昏迷在这里,很有可能会被野兽吃掉的。”鸢燕睁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颇为担忧的说道。

    鸢玉眯着眼睛沉思片刻后道:“这人来历不明,如果擅自把他背进族中,我怕会出现什么纰漏,毕竟现在是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还是算了吧。”

    “哥,你看他好可怜啊,我们又没有带天草果,不如就把他背回去,帮他把瘴气解了,再让他离开就是啦,好不好嘛?”鸢燕拉着鸢玉的手撒娇道。

    “好了,好了,真是拿你没办法,这人我看上去眉清目秀的,应该也不算是坏人,我来背吧。”鸢玉溺爱的看着自己的妹妹,笑着说道。

    而且他自认为这人就算是坏人,在九黎族之内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

    当秦川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脑袋还是晕沉沉的,全身乏力,他挣扎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件比较简陋,但是很压制的房间之中,这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秦川并不认识的花朵,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花香味道,沁人心脾。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