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一百三十一章 九黎族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这里是哪儿?”秦川猜测估计是自己晕倒在瘴气之中,被好心人救了下来。

    就当他疑惑的时候,一位穿着洁白素裙的少女蹦蹦跳跳的走进房间中,手中还拿着一串花朵,浑身散发着天真烂漫的气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似乎带着丝丝点点的水汽,看上去如同青山上的白云。

    “咦,你醒了啊?这里自然是我家咯。”少女笑嘻嘻的说道,然后把手中的花插在一旁的瓶子中,蹲下娇小的身体,陶醉了闻了一下。

    “是你救了我吗?”秦川揉着脑袋问道,现在他还感觉到脑袋有一些晕沉沉的。

    “是我发现你的,然后我哥哥把你背到这里,你中了林中瘴气,不过,我喂了你天草果汁,你才可以恢复的呢。”鸢燕睁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道。

    “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秦川感激的说道,山林多野兽,如果他继续躺在地面上昏迷过去,很有可能会成为野兽的腹中之餐,那他就欲哭无泪了。

    “嘻嘻,举手之劳而已啦,何足挂齿呢,大哥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啦?”鸢燕天真无邪的问道。

    “只是感觉头还有一些晕而已,其他倒也并无大碍。”秦川沉吟道。

    “那就好,那就好,给,大哥哥,这是天草果,我刚刚摘的,吃了后你就可以完全的康复了。鸢燕拍了拍尚未成形的小胸脯道,从一旁的桌子上端过一个木盘子,在木盘子上有很多青色如拳头大小的果子,这些果子散发着一种沁人心脾的香味,让人一闻,脑袋都清醒了一些。

    秦川倒也没有客气,从木盘子中拿过几颗果子便放入嘴中,顿时一股清甜的汁水便流淌在他的经脉中,让他如同浸泡在温泉之中,这一刻,秦川知道这天草果绝对不是一般的东西,就连他体内的灵气都恢复了一些。

    脑袋中的晕晕沉沉,也因为这清香的汁水,而霎那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哥哥,你怎么会出现在荒林之中啊?”鸢燕好奇的问道。

    “我也是误入了荒林,被瘴气所遮挡,迷失了方向,出不去了。”秦川苦笑道,那瘴气让他心有余悸,完全是无孔不入啊,一不小心,就让他中招了。

    “嘻嘻,大哥哥,那你就多吃一些天草果,我们族中的人个个都吃了很多很多的天草果这才不会受瘴气的影响。”鸢燕笑嘻嘻的说道:“大哥哥,我叫鸢燕,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秦川。”秦川看着眼前这纯真的小姑娘,心中顿时想到了素素,神色有一些低落。

    鸢燕也似乎感觉到了秦川的变化,她道:“大哥哥,你是想家人了吗?”

    “是啊,我想家了。”秦川笑着说道,家?他还哪来的家?在这个世界上他也只有一个亲人了,那就是素素,而素素已经不知去踪,前世他更是孤家寡人而已,家对于他而已只是奢侈而已。

    “大哥哥,走,燕儿在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鸢燕眼珠子一转,拉着秦川的手,开心的说道。

    秦川立刻便从床上起来,跟随在鸢燕的身边,走出了房间,门外阳光明媚,映入秦川眼前的竟然是一片郁郁苍苍,生机勃勃的森林,在这片森林中,有很多的建筑物,大部分的建筑物都只是用木头所搭建而成的,他抬头间就可以看到一尊巨大的雕像正竖立在森林的中央,似与天比高,而秦川在看到雕像的一瞬间,身体如同被雷电了一般,脸上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这雕像,他无比的熟悉,和前世在南疆古墓中所看到的蚩尤雕像简直是如出一辙,雕像上的神情,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

    “这里不会就是九黎族的部落吧?”秦川心中喃喃自语道。

    “大哥哥,你怎么了?”鸢燕看到秦川似乎突然一瞬间便呆滞了下来,用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燕儿,这里是九黎族吗?”秦川下意识的便开口问道。

    “是啊,你看远处的那雕像,就是我们九黎族的老祖蚩尤。”鸢燕双眼崇拜的看着雕像,她从小就是听着蚩尤的故事长大的。

    “大哥哥,你听我说,蚩尤老祖可是很厉害的,当初,他想要我们巫族过的更好,就带领我们拓四方疆土,杀八方邪神,屠十万妖魔,定天下乾坤,看到没,蚩尤老祖有八只手臂呢,当年蚩尤老祖手持巫族八大神兵利器,威风凛凛.......”

    听着鸢燕如燕子一般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秦川的眼前似乎也出现一道顶天立地的身影,这道身影仰头傲世苍天,脚踏龟裂的大地,气势化为风暴卷席四方,让所有神灵都颤抖不已。

    “原来我不知不觉之下竟然来到了九黎族,这到底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还是运气?”秦川心中喃喃的想到,感觉事情真的好巧,如同命中注定一般。

    就在他沉浸在鸢燕的故事之中的时候,一道惊天的血柱竟然从蚩尤的雕像之中直冲天际,瞬息而至,就把漫天的云层给冲散,一道接天连地的血柱便凭空而现,而秦川突然发现,在他的脑海之中,那一颗平静的蚩尤精血,竟然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似乎隐隐约约之间要从他的身体之中破空而去一般,让秦川惊讶不已。

    “快看,老祖雕像。”

    “怎么回事?老祖显灵了吗?”

    “这......我感觉我体内的血液竟然也跟着澎湃不已了起来。”

    这一刻,九黎族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体内的异变,在九黎族领地的一间木屋中,一年迈的老者突兀间便睁开眼睛,眼中激动之意毕露无遗,他颤颤巍巍的拄着一根拐杖,推开房门步履维艰的走了出去,恭恭敬敬的望着雕像,然后义无反顾的跪拜在地面上。

    喃喃自语的说着一些很古怪的音节。

    所有的九黎族之人,都跪拜了下来。

    “大哥哥,蚩尤老祖显灵啦,你也赶快跪在地面上吧。”鸢燕拉着秦川的手道。

    秦川没有犹豫,也跟着跪拜了下来,在他的心中,蚩尤就相当于他的师傅,传授给他《八臂浮屠诀》,又赠送与他一颗精血,这份恩情,让秦川无以为报。

    “大哥哥,你真是我们九黎族的福音呀,你一来,老祖的雕像就显灵啦。”鸢燕小声的说道。

    秦川也猜测到估计这雕像的异变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十之八九是他脑海中的蚩尤精血触动了雕像,才会产生如此的变化。

    不过,这一场异变来的突然,去的也快。

    没过一会的功夫,血柱便重新的涌进蚩尤雕像的身体之中,而此时此刻,雕像看上去更加的活灵活现,很是逼真,甚至其上散发出来的那一种睥睨天下的气息也更加的浓郁了一些。

    “噔,噔,噔.....”

    突然空间中响起了高昂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川疑惑的说道。

    “大哥哥,这是大巫长,在召唤我们去望天台上的信号呢。”

    鸢燕解释道,她从出生到现在这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个信号,但是她听族中老人说,每次响起这个信号的时候,就说明有大事要发生,所有九黎族人必须都要到望天台听候大巫长的指示。

    “那我在房间等你吧,我不是九黎族中人,去望天台也不方便。”秦川沉思一会后道,他怕他过去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虽然他也算是半个九黎族中了,因为他体内的蚩尤精血的缘故。

    “好吧,大哥哥,那你不要乱走哦,九黎族之内有很多禁地,一旦进去就走不出来啦,还有性命的威胁。”鸢燕也知道轻重,毕竟秦川并不是九黎族中人。

    “放心吧,我不会乱走的,你先过去吧。”秦川笑着说道,然后转身走到之前的房间中。

    这里毕竟是九黎族的领土之内,秦川自然也不会胡作非为,他想着,是自己的伤势完全恢复后便离开这里。

    望天台,一位老者站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身体如风中柳絮,看上去极为的瘦弱,似乎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吹倒,他的眼眶都深深的凹陷了进去,脸上全是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沟壑,看上去充满了岁月的痕迹,他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袍,脸上全是虔诚之色。

    “大巫长,把我们召集起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我哪知道?不过估计和老祖的雕像异变有关系吧。”

    “应该吧,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望天台的九黎族之人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

    “妹妹,那个人醒了吗?”鸢玉走到鸢燕身边问道。

    “醒了,我让他待在房间中啦。”鸢燕回答道。

    “嗯,等会再送他出去,毕竟他不是九黎族之人,留在族中怕是很麻烦。”鸢玉沉声道。

    “好吧。”鸢燕有一些低落的说道。

    “安静。”

    岩石上的老者淡淡的叫唤了一声。

    顿时,全场鸦雀无声。

    “今天,我把你们召集起来,原因很简单,你们也应该看到老祖的雕像显灵了,已经一百年了,我记得一百年前,老祖的雕像也显灵一次,但是那一次,根本无法和现在这次相提并论,那一次,我们九黎族出了一个天才,他的名字叫做鸢天河,不过可惜的是,英年早逝,唉。”说道这里的时候,老人脸上惋惜之意毕露无遗。

    而鸢燕和鸢玉听到老人说到鸢天河的时候,眼神也暗淡了不少,毕竟这鸢天河是他们的父亲,他们自从出生以来,就没有看到过父母,听族中之人所说,他们父母已经命归黄泉。

    鸢燕手中紧紧的拿着一颗白色的珠子,这珠子从小就佩戴在她的身上,她能从珠子里感觉到母亲的气息,每次想念母亲的时候,她都会拿出珠子一看便是一整天,虽然她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样。

    “唉。”鸢玉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唉声叹气一声,心中也涌现一股悲伤之意。

    “这一次,老祖再一次显灵,说明,在我们九黎族之内又出现了一个血液和老祖很接近之人,我想知道,今日有新生的孩子吗?”老人激动的说道,九黎族已经沉寂太多了,久的让巫族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九黎族曾经的辉煌。

    “老李,你家的孩子不正是今天出生的吗?”

    “河源,我记得,你老婆也马上生了吧?”

    ......

    那些今天生了孩子的人都激动万分了起来,大巫长的话已经明确的说明,他们的孩子体内很有可能具备一些老祖之血。

    很快,就有不少人抱着孩子走到望天台中,虽然九黎族没落了,但是九黎族人数众多,有不下五万族人。

    “哇....”

    望天台上顿时便响起了此起彼伏孩子的哭声。

    “一个一个来。”

    大巫长从岩石上走了下来,站在岩石旁边,对着下面骚乱的人群说道。

    “大巫长,我要怎么做?”一九黎族之人抱着孩子问道。

    “在孩子手指头上扎一个小孔,挤出一滴鲜血,放在岩石上即可。”大巫长说道。

    “好。”此人闻言,立刻便拿出一根针,轻轻的在孩子手指头上扎了一下,然后把孩子的血放入岩石之上,而岩石却没有任何反应。

    “下一个。”大巫长,眼中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

    直到今天出生的几十个小孩都测试完毕,大巫长脸色越来越难堪,身体更加的佝偻,看上去死气沉沉的,最终他只是无奈的叹息一声道:“唉,都散了吧。”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而旁边一看上去像是护卫一般的人,在大巫长身边道:“大巫长,是不是还有遗落的人?”

    大巫长闻言眼中顿时又涌出一丝希翼之色,道:“你去检查一下,如果有遗落的,便带过来测试,我相信,老祖不会无的放矢,既然已经给了我们信号,应该会出现。”

    “好,我马上去调查。”护卫点了点头道。

    “随便把鸢燕那小丫头给我叫过来,好久没看到她了。”大巫长慈祥的说道。

    “好,我马上就去叫她。”护卫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