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一百三十八章 找死的李安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仪式很快便已经结束,一开始秦川以为会有很多繁琐的程序,但是却简单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当他回到别院中的时候,在外门已经有一人在等待。

    “你是?”秦川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不知道这人要干什么。

    “我只是来送点东西而已。”隐淡淡的说道,有一些好奇的盯着眼前这个让大巫长赞不绝口的年轻人。

    秦川发现这人全身上下全部都被黑袍给笼罩着,没有一处皮肤裸露在外,只有一双眼睛裸露在外。

    这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秦川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人的一对眼珠子竟然全部都是血红之色,看上去无比的诡异,特别是他的瞳孔,竟然如蛇的瞳孔一般,被他这么赤裸裸的盯着,秦川遍体生寒,有一种如陷地狱的感觉,特别在秦川眼前似乎都出现一片血红之景,无数狰狞恐怖的巨兽在仰头呐喊,绝望之意弥漫在秦川的心间,压抑到让人窒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秦川脑海之中《清心决》下意识的便开始运转了起来,这个时候,他通体一震,便恢复如常。

    隐诧异的看了一眼秦川,他刚才是故意试探秦川,没想到,这秦川竟然只是呆滞了几秒钟的时间而已,这么快就恢复如初,而且这秦川的修为不过只是归气境而已,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怪不得大巫长会把你拉进九黎族,果然有一些特殊之处。”隐意味深长的说道,随后手臂一甩,一道黑色的光芒破空而来。

    “拿去。”隐淡淡的说道。

    秦川伸手一接,就在刚才,在这神秘黑袍人挥手的时候,他从缝隙中看到了,这黑袍人的手臂,竟然盘根错节般布满了血红色的符文。

    “这是.....储物戒?”秦川看着手中的黑色戒指说道。

    隐“嗯”了一声便没有继续多说话,而是转身就走,他的任务就是过来送这储物戒的,既然任务已经完成,就没必要多待,而且,这该死的烈阳让他有一些心烦意燥,他还是喜欢待在阴暗的角落。

    秦川也看得出这黑袍人的燥烦之意,所以他也没有继续开口问,心中道:“真是一个怪人。”

    但是秦川知道此人的实力之强,他唯有仰望的份。

    “看来这九黎族也不像表面那般衰败啊。”秦川喃喃自语道。

    随后便拿出木牌,进入到别院之中。

    当秦川把神识入侵到黑色储物戒的时候,顿时他惊讶了,这储物戒之中有不少的灵石,还有一件三品的后天灵宝,这是一把样貌不是很突出,甚至有一些普通的大刀,不过这把刀极为的锋利,刀体如流水,泛着一丝丝的寒光。

    “好刀。”秦川破口而出道,这可比血灵刀要强太多了,但是还是有一些不如断刀,虽然秦川也不知道断刀到底是什么品质的灵宝,但是秦川能感觉的出来,断刀绝对不凡,只是他有一些惊讶的是,他在九黎族之内并没有使用过刀,为什么大巫长会在储物戒之中放入一把刀?这难道只是巧合吗?秦川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巧合。

    恐怕自己所谓的秘密,都已经被老头所洞悉了吧?

    正当秦川准备去后院对的演武场修炼武技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随后传来一道很是着急的声音。

    “秦大哥,快开门啊....”

    鸢燕在门外大声的叫了起来,她满头汗水,气喘吁吁的,要不是别院之中有阵法的守护,她早就破门而入了。

    秦川颇为疑惑,也不知道鸢燕找自己啥事,在好奇之中,他打开了别院的大门。

    “怎么了?”秦川看着眼前这小脸通红,汗流浃背的鸢燕疑惑的问道。

    “秦,秦大哥,快去救我哥,他被李安一行人围攻着。”鸢燕眼泪都快被急出来了,在九黎族她又没认识多少人,而且李家势大,其他人也各扫门前雪,只会冷眼旁观,这种事情又不好去找大巫长,所以她便来这里找秦川。

    秦川脸色微变,道:“怎么一回事?”

    “今早仪式刚结束,我就看到李安和一群人在窃窃私语,似乎在商量着什么,我没在意,后然我和哥回到家中的时候,这李安一行人就破门而入,直接就把我哥打伤。”鸢燕说着说着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毕竟她只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遇到这种事情,难免会心急如焚,不知所措。

    “一边走,一边说。”秦川道,心中也是杀意凌然,这李安给秦川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毒蛇,这种人不除去,必将寝食难安,既然得罪了,就没有缓和的余地,对待敌人,秦川不会手下留情,但是九黎族毕竟有明文规定,不能互相残杀,一旦发现,惩罚极为的严格。

    “鸢玉,你个废物,妈的,叫你拿出元灵草,是他娘的给你面子,我李安想要的东西,你竟然还敢不给?”李安一脚便踩在鸢玉的脑袋上,阴寒的说道,随后一口吐沫便肆无忌惮的吐在鸢玉的脸上,他虽然不敢对秦川出手,但是这鸢玉,他可以随意的蹂躏。

    鸢玉的双腿已经开始不断的抽搐,更是被触目惊心的鲜血给染成了猩红之色,他脸色铁青,死死的盯着李安,道:“有种你杀了,你不杀我,我以后必杀你。”

    “我呸,就你这样的废物,杀你?你当我不敢?我只是怕脏了我的手。”李安似乎想把在秦川那里受到的耻辱全部的发泄在鸢玉身上。

    “就是,鸢玉你算个什么东西?李哥向你要元灵草,你就应该毕恭毕敬的双手递上。”

    “李哥,这垃圾的双脚已经废了,要不要,我们再给他来几下狠的,让他做不成男人?”

    “嘿嘿,这想法不错。”

    跟随李安而来的马仔顿时便出言说道。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都是一个族的人,何至于如此?”一白发苍苍的老者不忍心看到眼前这一幕,顿时便走了出来指责道。

    “啪”的一声。

    老头直接就被李安一掌给拍飞了出去。

    “我们做事还需要你指手画脚,你个老不死的,滚一边去,别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多管闲事。”

    这老者不过只是普通人而已,也不是巫修,所以李安自然不会和他客气的,凡人无论在哪里地位都是极其底下的,在九黎族也丝毫不另外。

    其他人,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多言,这李安可是李家的人,而李安的哥哥那可是九黎族的天之骄子,这种人得罪不起,就算李安今天杀人,恐怕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老者被拍了出去,顿时便撞在一根木桩子上,一口老血破口而出,他的身子骨本来就已经到了弱不堪言的地步,而李安又是归气境的修士,一掌可不是一个年迈的老者可以承受的起的,顿时便气绝身亡。

    “九叔,死了.....”

    一人顿时跌坐在地面上,不敢置信的说道。

    虽然九叔只是一个凡人,并不是巫修,但是他也算是道高望重之辈,可是现在却,旁观的人顿时也是敢怒不敢言啊。

    “九叔....”

    鸢玉眼眶中迸射出一道痛不欲生的神色,他和鸢燕从小就没有父母,在九叔的照顾下才能活到现在,九叔就相当于他们再生父母,而现在九叔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被李安这畜生给出手拍死。

    “死了?”

    李安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很就被他按捺下去了,毕竟这九叔只是个凡人而已,就算死了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

    “李哥,怎么办?这九叔虽然只是个凡人,但是,毕竟这是一条人命啊。”一人小声的在李安耳边说道。

    “怕什么?我是李家的嫡系,我哥哥是族中的天之骄子,李家更有两名巫长,不就是杀个人,多大回事?”李安故作镇静的说道。

    随后,他环顾一圈,寒声的说道:“谁他娘的敢乱嚼舌根,我李安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有人问起来,就说这老头寿命已尽而死,谁敢胡言乱语,哼,他就是下场。”

    李安指着九叔。

    “啊,啊.....”

    李安脚底下的鸢玉疯狂的挣扎了起来,奈何他的双腿已被废,无法挣脱起来。

    “废物,都残废了,还不老实?”李安一脚便毫无顾忌的踢在鸢玉的肚子上。

    鸢玉的身体更是在地面上滚了好几圈才停止下来。

    “哥。”鸢燕刚好赶到,就看到眼前这一幕,顿时眼泪如雨一般狂涌而出,跌跌撞撞的就冲出人群,跑到鸢玉身边,把他的身体抱在怀中,

    看到鸢玉身上的伤口,她鼻子一酸,心疼无比,她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弱,每次都是在哥哥的羽翼下遮风挡雨。

    “哟呵,燕儿妹妹回来了?放心吧,你哥已经废了,我不会对废物怎么样,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手下留情的,所以,你要怎么感激我呢?”李安贪婪的盯着鸢燕,虽然鸢燕现在年纪还小,但是胸前已经初具规模,脸蛋更是精致的无可挑剔,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里已经盛满了泪水,看上去有一些楚楚可人的样子,假以时日,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这点眼光他还是有的,虽平生不算阅女无数,但是也算是百花从中过。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