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一百五十八章 血佛的异动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也许,这血巫佛罗刹就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人吧。”秦川喃喃自语道,他知道赵毅已经获得了血巫佛罗刹的传承。

    “快看,那血佛怎么飞起来了?”

    “我也看到了,难道血巫佛罗刹的传承已经有人获得了?”

    “还犹豫什么,赶快去看看啊。”

    还在古城池中的人顿时沸腾了起来,纷纷朝着古庙所在之地而来。

    而秦川则是守在古庙前,白天风雪已经消失,天空烈日高照,肆意的毒阳依旧燎原沙漠,阵阵热量扑面而来,秦川心中有一些烦躁不安,可是这个时候,小彩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嘴巴猛然一吸,竟然把周围的热气全部都吸的一干二净,连同秦川心中的烦闷也消失的不翼而飞,那烦闷的情绪因为虚火的原因而产生,秦川没想到,小彩竟然还有这个功能。

    小彩扬起高傲的小脑袋,冲着秦川“吱吱喳喳”的叫唤着,像是在说:“我厉害吧。”

    “得瑟。”秦川笑着拍打了一下小彩的脑袋。

    就在这个时候,寺庙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大部分人都是被眼前这冲天而起的血佛给吸引过来的,谁叫这血佛实在是太惊人了,而且还有阵阵血浪铺面而来,不引起震动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血佛的血光笼罩下,整座古城池竟然发生了连锁的反应,只见所有的建筑物在血光的笼罩下,竟然快速的化为沙砾,重新涌入黄沙之中,一转眼间,整座古城池就已经消失不见踪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所有的东西都尘归尘,土归土,唯独破败的寺庙在血光下还摇摇欲坠,并没有倒下去,血佛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中,血光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盘坐在庙堂之内的赵毅,突然间睁开眼睛,他的一双眼睛,左眼正常无比,甚至还带有悲天怜悯之意,似乎蕴含了无穷无尽的慈悲为怀,就像是一个看破红尘的得道高僧,右边则是血光弥漫,充斥着数之不尽的凶煞之气,像是一个行走在深渊地狱的杀戮使者。

    “咦,这不是赵毅吗?昨天他不是被神雷符给杀死了,怎么又活了过来?”

    “鬼知道,这小子竟然还得到了血巫佛的传承,这.....”

    “这狗屎运,真的是让人嫉妒羡慕恨啊,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运气?”

    周围聚集而来的人顿时便羡慕的看着庙堂之内的赵毅,此时此刻赵毅身上的气息让他们都有一些心悸的感觉,没有人敢靠近。

    “垢哥,这赵毅,竟然还活着?”沓林嫉妒的看着庙堂之内的赵毅不可思议的说道,他以为昨日的赵毅中了神雷符必死无疑,但是意想不到,他竟然能活下来,而且还得到了这样的机缘。

    李垢心中也是嫉妒无比,他阴寒的盯着赵毅,道:“如果我们打断他的传承.....”

    “垢哥的意思是?”沓林明知故问道,他是最不希望赵毅得到传承的,而且还是血巫佛的传承,一旦赵毅成长起来,对于他而言绝对是灭顶之灾啊,所以他是巴不得赵毅去死。

    李垢淡漠了瞥了一眼沓林意味深长的道:“我的意思难道你不明白吗?哼,在接受传承的过程中一旦被外力所干扰,传承必将受到中止。”

    “垢哥,我懂了,我马上就去办。”沓林兴奋的说道。

    “我看,你们还是不用去了。”

    就在李垢和沓林准备对赵毅下手的时候,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悄然的出现在他们一行人的身后。

    “秦川,你竟然没死。”

    李垢猛然一转身,就看到秦川竟然站在他们的身后,顿时吓的魂飞魄散,他最不希望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现在他已经没有了神雷符,就算他们现在有五人,但是也肯定不会是秦川的对手,秦川能打败李萧,足以说明他的实力肯定有半步孕神境,而他们五人之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只是归气境中期而已。

    “呵呵,我命大,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去呢?”秦川呵呵笑道,眼神极为的冰冷。

    “你想怎么样?”李垢吞咽了一下口水,有一些艰难的说道,他可不认为秦川会放过他们,当初秦川连李安都敢废,更何况是他们呢?

    “你觉我的会怎么样?”秦川好整以暇的盯着这一行人,并没有立刻动手。

    “秦川,你别乱来,这里那么多人看着呢,你如果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我们,你也肯定难辞其咎,就算是出了圣域,回到九黎族,也肯定会被大巫长责备。”李垢道,心中也害怕不已。

    “你可真会说笑,别忘记了,昨日是你先杀我,在场的很多人都亲眼目睹,就算我今天杀了你,出去大巫长也肯定会饶恕我,而我不过只是为了自保而已。”秦川戏耍的看着李垢淡淡的说道。

    “我的爷爷是九黎族五大巫长之一,你敢动我,我爷爷一定不会放过你,在九黎族你必将寸步难行,现在你放我离开,我权当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我也不会找你麻烦,如何?”李垢道。

    “你觉的我和李家还有缓和的余地吗?”秦川一步步的走向李垢的队伍。

    “吗的,该死。”李垢心中怒骂了一声,他自然知道秦川和李家的恩怨,特别是秦川还废了李安,打晕了李萧,众目睽睽之下怒喝李家家主及其妻子,可以说,这已经是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了。

    “这件事情,和我们没关系,都是李垢擅作主张,我们可没参与啊。”

    “就是,就是,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这就走。”

    “对啊,李垢的小人行为我一直都看不惯,现在终于有人主持正义,太好了。”

    跟随在李垢旁边的几人顿时便出言说道,而李垢脸色变得极为的难堪,破口而出道:“一群白眼狼。”

    “滚吧你们。”秦川的目标毕竟只是李垢而已,其他人,他虽然可以随意杀之,但是也不想多惹一些麻烦。

    “好的,我们马上滚。”

    这行人顿时松了一口气,慌不择路的朝着四面八方跑去。

    让李垢绝望的是连跟他关系密切的媚媚此时此刻也抛下他独自逃生,这让他心中怒吼不止:“啊,你们这群混蛋,等老子逃过今天一劫,一定要找你们算账,给我等着啊。”

    “等一下,你不能走。”

    秦川突然开口说道。

    沓林通体一震,缓缓的转过身来,苦笑道:“大哥,我也是无辜的啊,一切都是垢哥叫我做的,我也是无奈至极啊。”

    “沓林,我待你不薄,你tm也落井下石?”李垢脸色铁青的怒吼道,因为愤怒身体都开始颤抖。

    “垢哥,大难临头各自飞啊,再说我也是有良知的人,我早就看不惯你的做事风格,要不是在你的淫威下,我岂能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沓林义愤填膺的说道。

    “是谁一心想要赵毅死的?那个人难道不是你吗?”李垢寒声道。

    沓林脸色一变,着急的解释道:“李垢,你可不能胡言乱语啊,你想死也不能拉我垫背啊,我.....”

    沓林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说不出口,他怔怔的看着胸口的刀,有一些不可思议,刚想说话的时候,嘴中直接喷涌而出鲜血让他的身体缓缓的倒了下去。

    “呱噪。”秦川从沓林胸前把刀拔了出来,走到李垢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跌坐在地面上面如死灰的李垢,淡漠道:“轮到你了。”

    “大哥,我错了,你放我一条命啊,我以后给你当牛做马,在所不辞啊,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敢往西啊,还有我知道李家有一系列针对你的计划,我有神雷符,就是家主李昊所给,我可以给你做内应,我在李家也是有一些地位的。”李垢看着眼前滴血的断刀,心中很是害怕不已,立刻便跪拜在地上,不断的磕头,尊严算的了什么,只要能活的就好,活着才有可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他还年轻,前途不可限量,自然希望活着。

    秦川顿时皱起了眉头,李家是一尊庞然大物,现在自己肯定无法和李家相抗衡,如果在李家之中有自己的眼线,那就算李家有针对自己的阴谋诡计,那他也有一些时间做防备。

    “说的我有一些心动了,不过,今天你还是要死。”

    秦川话音刚落,眼中杀意迸射而出,当机立断的便挥刀而下,顿时鲜血四溅,李垢已经死去。

    “他,他真的把李垢给杀了?”

    “这李垢的爷爷可是族中五大巫长之一的李宏远啊,而且李垢深受李宏远的喜爱啊,这下,秦川捅了马蜂窝了。”

    “其实,秦川杀不杀李垢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他早就已经把李家得罪了。”

    周围的人无不惊讶的看着秦川,同时也被秦川狠辣手段给震惊到了,这李垢也算是李家的天之骄子,也是重点培养的人才,这秦川竟然说杀就杀,胆子也太大了些吧。

    秦川走回到破庙前,周围的血光阻止着众人的进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