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两百二十章 古毒鳄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一股滔天的气息自融合的五行之莲中逸散而出,周围的五行灵气更是呼啸而起,纷纷扰扰的涌入这五行之莲之中,融合的五行之莲,更大了一些,气息更是狂暴不已,肆意四周。

    秦川甚至有一些掌控不了这五行之莲,他忍受着剧烈的风暴,手掌艰难的一推,顿时,五行之莲带着毁天灭地之势轰然的砸向黑衣青年,所过之处,地面竟然纷纷的裂开,似乎承受不了五行之莲的气息。

    而黑衣青年更是脸色狂变,一股死亡危机油然而生,而黑衣青年竟然不顾一切,一剑猛然的刺入秦川的手臂之中,顿时,秦川便发现体内磅礴的生机竟然如洪水一般一泻千里间便涌入黑衣青年的身体之中,可是这个时候,五行之莲也落到了黑衣青年的胸口,一道惊天的五行能量柱冲天而起,摧枯拉朽般就把黑衣青年给包裹了进去,而他刺入秦川手臂的剑,也顺势被带了出来,这个时候,秦川才松了一口气,体内奔腾泄流不止的生机平缓了下来,而秦川的头上竟然多出了几根白头发,几年的生机,消失不见。

    秦川跌坐在地,立刻便彻掉《冥河三转》,体内的沸腾不止的鲜血也平缓了下来,心脏更是猛烈的跳动了起来,一股股血液不断的流入全身,弥补他损失的鲜血。

    而此时此刻五行光柱逐渐消散,地面上赫然间便出现一个漆黑的大洞,而黑衣青年更是惨不忍睹,全身都已经被鲜血给浇灌,看上去像一个血人,想要挣扎的坐起来,更是努力了几次,终于还是不甘心的倒在地面上,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秦川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走到他身前,眼神冷漠,一刀便直接落下,结束了黑衣青年的生命,接着秦川把黑衣青年和周围被他所杀几人的储物戒一一都搜刮了过来,环顾四周,见没有什么动静,立刻便钻入天衍镜之中。

    在秦川进入到天衍镜没多久,有几道人影便来到了此处。

    看到这些里的惨状,一人顿时便惊呼道:“我的天,那人不是奕哥吗?他怎么会死在这里?到底是谁干的?难道是人族的人已经来到了这里不成?”

    “刚才在老远之外就看到一道五行之柱冲天而起,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是看到了,而且还感受到了空间之中五行之中的暴动。”

    “我们来迟了,错过了好戏啊。”

    周围而来的人无不惊讶的看着周围的一片废墟。

    当秦川进入到天衍境的时候,鸢燕百般无聊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托着腮帮子在发呆,突然看到秦川进来,眼前一亮,便从大石头上一跃而起,稳稳的落在地面上,然后朝着秦川身边跑来,娇声道:“秦大哥,外面什么情况啊?”

    在面对鸢燕的时候,秦川觉的没必要继续带着天灵面罩,于是乎,就直接把面罩取了下来,开口道:“都解决了,不过动静闹的挺大的,怕是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我们在这天衍境之中待上一会吧。”

    秦川其实也意想不到,自己最后施展出来的那五行之莲竟然会如此强悍,这让他也心有余悸,但是秦川知道融合两道五行之莲,并不是他的极限,他隐隐约约觉的自己甚至可以融合三道五行之莲,同时秦川也较为的期待,这融合三道的五行之莲,威力肯定更是不俗。

    “那个赵捕太过分了,亏我之前还对他感恩戴德,以为他是好人,没想到,这么卑鄙,哼哼。”说道这里,鸢燕一脸的气呼呼,小脸都鼓了起来,看上去煞是可爱,完全感觉不到她在生气。

    “人心险恶,以后注意一点就行了。”秦川笑着道,这个神州大陆必定是强者为尊的地方,没有法律条文的束缚,人性必然会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鸢燕毕竟只是初出茅庐,本性善良的她对这个世界还不算了解,容易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接下来这段时间内,秦川哪儿都没有去,依旧是待在天衍境之中疯狂的炼丹,当然他不仅仅是在炼制驱雾丹,更在尝试着炼制三品丹药,不过,似乎这三品丹药对神识的要求极高,在秦川炼制了不下百次,竟然只有一次成功的,而且这成功的一次也是运气好才炼制出来的,秦川也找到原因,每每自己在炼制这三品通灵丹的时候,总感觉神识似乎有一些不堪重负的感觉,特别是在第二步融丹的过程,神识消耗的更加迅速。

    不过,好在,随着炼丹次数的增多,神识也相应的得到了增长,而且在《神农经》之中也有记载着修炼神识的秘术,这秘术颇为深奥,秦川也是琢磨了三天三夜才有一些领悟,运转之下,顿时便有一股昏昏欲睡之油然而生,就在这半睡半醒之间,神识恢复的速度极快。

    直到半个月的时间悄然而逝,秦川和鸢燕才从天衍镜之中走了出来,原本秦川想把鸢燕送回到小镇之中,自己孤身一人前往泥沼之地,可是鸢燕似乎跟定自己了,说什么都不走,这让秦川无奈至极,只能妥协了。

    “秦大哥,我们现在去哪里啊?”鸢燕露出胜利般的微笑,拉着秦川的手臂开口问道。

    “跟着我就行,对了,我这里有几颗驱雾丹,你先服下,那个地方估计会有不少的毒雾。”秦川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一些驱雾丹交给鸢燕。

    这个时候,怀中的传音符响个不停,就算秦川不拿出来看他都知道是谁,肯定是李厚道无疑的,八成是因为驱雾丹卖光了,要找自己拿货,毕竟已经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而半个月的时间里秦川都待在天衍镜,自然是收不到传音的。

    秦川也给李厚道回了一个传音,告诉他等过段时日把在驱雾丹交给他,现在秦川可没空。

    两人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了李厚道所说的那一片泥沼之中,这里的光线有一些昏暗,周围都是一些遮天蔽日的古老大树,在泥沼之中安静的有一些可怕,山路上全是落叶,秦川知道在这些落叶下面,很有可能就有深不见底吃人的泥沼,林中更有一股腐臭之味散发了出来。

    “秦大哥,我们真的要进去这里面吗?我怎么感觉这里面好像很阴森的样子啊?”鸢燕有一些心悸的环顾四周,她总感觉这林中的氛围有一些压抑,她心中顿时便踟蹰不前了起来。

    “要不,我先把你放入天衍镜之中?”虽然李厚道能平安无事的从这里面出来,但是秦川还是没有放松警惕,这片泥沼之地给他的感觉也是危机四伏,但是现在在这片泥沼之地中还没有起雾,听李厚道说,只有在起雾的时候,那个破旧的寺庙才会显现而出,秦川正是冲着这寺庙而来的,他隐隐约约觉的那个寺庙很有可能和华夏文明有一些密不可分的关系。

    “还是不要了,我要跟在秦大哥的身边,一个人待在天衍镜中多没意思啊,而且有些事情我迟早要面对,总不能以后一直都要靠秦大哥保护我吧,我也要学会独当一面才行。”鸢燕摇着头说道。

    “那好吧,我们现在进去,小心脚下,特别是落叶多的地方,千万不要踩上去。”秦川慎重其事的说道,他的手中也拿着一个长长的木棍,看到有落叶的地方就上去捅一捅,以防万一。

    鸢燕紧跟其后,一张小脸紧绷着,明显是有一些害怕。

    越往深处走去,秦川就越感觉到不对劲,这片泥沼之地实在是过于安静,安静的都有一些可怕,不可能在这里竟然连一头野兽,一只鸟都没有,除非只有一种情况,就是这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让野兽本能的感到害怕,所以才不敢靠近这里。

    “吼”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个时候,在秦川的前方,一大片泥沼竟冲天而起,一头满目狰狞的巨鳄更是从泥沼之中奔腾而来,漆黑色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秦川和鸢燕,它的爪子在微光下散发着一丝丝的冷光,看上去无比的尖利,一排的獠牙更是无坚不摧,身体大概有十来米之长,尾巴一甩间,就把一旁的岩石给碰裂,可见其力道绝对不容小觑。

    在它的背上更有密密麻麻的脓包,看上去实在是恶心至极,甚至有一些脓包都破裂开来,一股股黑色的液体自脓包之中流了出来,一看就知道这些液体绝对剧毒无比。

    “秦,秦大哥,这,这是什么怪物啊,看上去好恶心。”鸢燕声音有一些抖索的说道,

    “古毒鳄...”秦川意想不到在这里竟然碰到古毒鳄,之前他也没听李厚道讲过,在这里竟然会有妖兽的存在,这古毒鳄实力倒是不怎么样,从气息上看应该只有归气境初期的样子,但是这古毒鳄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它背部的毒液,一旦被毒液个沾染到,瞬息间便会肠穿肚烂,后果不堪设想。

    5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