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两百三十五章 南疆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秦川这些话倒是没说错,毕竟这段记忆他并没有消失,白莲教自从在南方起义失败后,便不远千里的逃到了南疆之中,而在南疆那荒山野岭之中,朝廷的力量实在是很薄弱,而且在南疆有大大小小,错综复杂的各方势力,都心怀鬼胎,朝廷也对南疆很是头疼,而正因为如此,白莲教才会选择南疆。

    朱棣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也知道南疆的局势,那里毕竟是多民族的聚集地,朝廷的兵力现在都挥军北上,征战蒙古大军,没有多少的兵力去南疆剿匪,而白莲教也一直都朱棣心头上的一根刺,欲拔之而后快,但是这白莲教实在是太狡猾了,而且教徒甚多,清理起来也是颇为麻烦的,但是好在随着局势的趋稳,白莲教也很少兴风作浪,毕竟老百姓只要能够安居乐业,谁会想着去造反?这不是有病吗?所以白莲教在南方一带,招纳教徒开展的不是特别顺利。

    所以,白莲教便有了爆发一次战乱的想法,试图借助战乱,来拉拢一些百姓。

    “皇上,微臣愿意作为前锋,前去南疆打探白莲教的消息。”秦川说道。

    “好,竟然小川子有这样的觉悟,朕也很欣慰,记住,打探到白莲教的消息后不要轻举妄动,最好尽快通知当地的千户所,然后联合他们一起行动,这一次必须将那白莲教一举消灭。”朱棣脸色阴沉的说道,显然是对白莲教已经是恨之入骨。

    “好,微臣马上就去准备,不过南疆的势力,还有地理位置,实在是错综复杂,我怕出现纰漏,便准许皇上能让微臣在藏书阁之中查阅关于南疆的天文地理的古籍,所谓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只有准备充分了,才能在关键的时候出其不意。”秦川说道,这才是他的目的,来到藏书阁之中寻找南疆古墓的消息,尽快的破解这该死的幻境,甚至秦川发现,自己在幻境之中待的越久,竟然越发的发现自己之前在神州大陆之中的一切纯属一场游戏一场梦,这种感觉让秦川很是不好,所以他必须尽快的破幻境。

    “你现在受伤匪浅,先去太医阁让御医给你看看吧。”朱棣颇为关切的说道,毕竟这秦川是他不可多得的左膀右臂,帮他完成了不少看似不能完成的任务,而且靖难之役的时候,也出了不少的力,对于自己人,他从来都不会吝啬的。

    “多谢皇帝,那微臣暂先告退。”随后,秦川便离开了藏书阁,往太医阁的方向走去。

    “这个小川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主动了?往常要不是朕在鞭策他,他总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奇怪了。”朱棣喃喃自语道。

    “皇上,这小川子既然这么主动了,这应该是好事。”虽然道衍也感觉到有一些奇怪,如果放在以前秦川受了这么重的伤,绝对要在病床上躺上个一年半载,可是转眼一想,毕竟这一次没有把真正的白莲圣母给击杀,应该让这小子感觉到一丝的愧疚,所以才会如此热心吧?

    当然,这也是道衍自己的猜测而已。

    当秦川来到太医阁之中的时候,让御医给自己换了一次身上的草药后,便在太医阁里休息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秦川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的伤竟然好了大半,随后趁着天还没有大亮,便来到了藏书阁之中,一头扎进千万书卷之中,大概找了有两个多时辰的样子,秦川终于找到南疆古墓的一些消息,秦川记得之前,他就是在这本古籍的一暗层之中发现了一张地图,顺着这一张地图找到了南疆古墓,现在他手中正拿着当初的那一本古籍,秦川翻开第一页,从怀中拿出一把无比尖锐的小刀,对着厚厚的第一页就是一划,一张如同蝉翼般的薄纸缓缓的飘落了出来,秦川立刻便把这薄纸给捡了起来。

    薄纸上正刻画着一副山川大河一般的地图,秦川松了一口气,知道这地图肯定就是南疆古墓的那一地图,同时心中更加的肯定,自己之前在神州大陆的一切绝对不是在做梦,而是真实存在的。

    只要到了南疆古墓,打开那一扇门,这一切都可以揭晓了。

    拿走这一薄纸后,秦川把这本南疆的古籍放回到藏书阁的隔层之中,正准备离开藏书阁连夜前往南疆的时候,就在此时,一拿着扫把看上去很苍老的人佝偻着身躯缓缓的挡在门前,漫不经心的说道:“唉,藏书阁里的东西是不准带出去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秦川看着近在咫尺的老人,他心中的警惕之意大起,之前倒是差点把这老人给忘记了,这老人乃是守护藏书阁的,以前秦川无意间看到过这老人的实力,顿时便惊为天人,就算自己也绝对不会是这老人的对手,而且,每一次朱棣在看到这老人的时候,眼神之中都流露出一种恭敬之色,这让秦川惊骇无比,朱棣可是一国之君啊,竟然会对这么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毕恭毕敬,这传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所以秦川对这老人也是无比的忌惮。

    “李老,我拿这东西也是为了寻找到白莲教的踪迹,而且皇上也同意我在藏书阁之中查阅资料,甚至只要和白莲教有关的,我都有权利作主,而且在解决完白莲教后我保证会原封不动的把东西拿回来,不会弄掉,你这一次就当作没有看到如何?”秦川道,心中更是无语的紧,如果这老人执意阻拦的话,那他也唯有强行的把东西带走,不过,这样势必会惊动大内侍卫,而且秦川也没有把握在这老人面前全身而退。

    “你让我以权谋私吗?”李老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不算以权谋私吧?你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秦川晒笑道,毕竟这是一张南疆古墓的地图,一旦暴露,也比较麻烦。

    “那就下不为例吧。”随后老头像是没有看到秦川一般自顾自的继续打扫了起来,只是在他低头的时候,眼中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心中暗道:“为什么在他身上我竟然感觉到了灵气?难道他也是修真者不成?”

    秦川也是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事情竟然出乎意料般的顺利,他道了一句“多谢”后,便马不停歇的走出了皇宫,在马厩之中选了一匹个头极大的马,立刻便往南疆的方向飞奔而去。

    南疆自古便多山川大河,地势又极为的险峻,更有很多的种族齐聚于此,而此时此刻一道身影如猎豹一般穿梭在崇山峻岭之中,这道身影自然便是秦川无疑,他手中拿着一张南疆古墓的地图,而从这张地图上,秦川并可以看得出来,这南疆古墓,绝对位于南疆的深处。

    而这个时候,在南疆某一村落之中,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进进出出,在村落的四方,隐藏着很多的暗哨,这些暗哨一动不动的躺着隐蔽之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四方的风吹草动。

    “扑”的一声,盘坐在房间里的一道身影,立刻面容一变,一口鲜血就直接的喷涌而出,落在出一旁的墙壁上,赫然间,这一口鲜血,竟然盛开如莲花,极为的妖艳,而这一女子原本貌美白皙的脸庞,竟然在一转眼之间就立刻的暗淡无光了下来,一道道极为恶心的皱纹浮现在她的脸上,看上去恐怖如斯,气息之中更是透露出无边的死寂,像是半只脚踏入坟墓的老人。

    “秦川。”她咬牙切齿的念出一个名字来,眼中尽是阴冷之意,随后她不经意间看到一旁的镜子,“啊”的一声大叫,疯狂的用双手摸着自己的脸,尽是不可思议之色:“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这个时候,门外一道身影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看到床上的女人的背影顿时心中火热了起来,更是一种悸动油然而生,可是当着女人转过身来的时候,他顿时被吓的面容苍白,有一些不知所措的说道:“你,你是谁?”

    “你说我是谁?”白莲圣母阴沉的说道。

    肇真听到这声音后便已经确定此人是教主无疑,而且从她的背影以及她身上的气息都可以判断的出来,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之前那貌美如花的教主,现在竟然苍老的不成样子,让他更有一种作呕的感觉。

    白莲圣母岂能没有看到肇真眼中的那厌恶之色,顿时心中对秦川的恨意更平添了几分,要不是秦川出手,她也不会伤的如此之重,而且还把自己的根源给伤到了,导致面容大变,生机尽失,这一刻,她对秦川的恨意如绵绵雨水。

    她立刻便从一旁拿出一面纱,遮挡在自己的脸部,阴冷的问道:“说,什么事?”

    “教主,我们的人偶尔发现秦川正在南疆之中,现在往深处走去,我怀疑他可能知道我们白莲教躲避在南疆之中,所以可能是来寻找我们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肇真小心翼翼的问道,他看得出来,此时此刻教主的情绪似乎不太好。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