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两百三十八章 识破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是吗?”秦川心中已然是起了杀意,没想到此人一出手,竟然就这么的狠毒,完全是置自己于死地,要不是自己有五行之骨,可能还真的被他给得手了,既然这样,秦川也当然不会和他客气。

    “咦,你怎么会没事?”角熬突然脸色一变破口而出道,这阴噬之毒一旦入体,会很快就爆发出来的,可是现在都过去好一会儿了,他正等着看好戏的时候,眼前这人,似乎并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脸色还是一往如初的样子,这让他很是费解,就算是孕神境的修士被这阴噬之毒给侵入,也不可能安然无事的,此人是怎么回事?

    “区区一毒岂能让我束手无策?”秦川冷笑一声道,一旦自己把体内所有的骨头都炼化成了五行之骨,基本上可以做到万毒不侵的程度,当然除了一些极为逆天的毒之外,这阴噬之毒虽然比较刁钻,但是也无法对秦川的手臂造成什么影响,如果这毒是从秦川其他位置侵入的话,那秦川可能会比较麻烦,毕竟现在的秦川也只有手臂的部位才被炼化成了五行之骨,至于其他的部位都还没有被炼化成五行之骨,而且秦川的手臂还经过《八臂浮屠诀》的淬炼,早就已经强的一塌糊涂了,这阴噬之毒还真没办法拿他怎么样,一侵入他的体内,就被磅礴的血肉之气给炼化了。

    角熬皱起了眉头,他隐隐约约之间感觉自己似乎小看了这个修为只有归气境八重的修士,顿时便收起自己的轻视之心,从储物戒之中拿出黑色的拳套,戴在手上,眼神也凝重万分了起来,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我承认我小看了你,不过,最后的结局还是注定了的。”角熬话语刚落便又一拳挥向秦川,只见他的拳套上竟然散发出一道道的黑光,这些黑光转眼即逝间就把他的拳头都给包裹了进去。

    若有若无的虎啸龙吟之声,破空而出,气势很是不凡。

    “又和我比拳头?”秦川嘴边自然而然的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之意,他举起手臂,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轰然迎上,在靠近角熬的时候,秦川立刻便催动体内的元气,一个劲的涌向自己的拳头之中,一股龙威顿时便降临于世,在秦川的拳头上,浮现一颗巨大的龙头,而秦川的手臂更是变成了龙身,他的脚猛然一蹬地面,速度骤然一变,瞬息间。

    双拳便轰在一起。

    一道身影顿时便迸射而出,在半空之中鲜血狂吐不已,直接就被轰到了比武台的防护阵之上,整个防护阵都因此而震荡了几下,不过并没有破开,毕竟这防护阵不同寻常,而这道身影自然是角熬。

    此时此刻角熬的身体缓缓的下落,跌落在比武台的地面上,他喘着粗气,有一些骇然的看着近在咫尺一拳把自己轰飞的对手,他的五脏六腑都感觉像是移位了一般,特别是吐血的时候,都掺杂着一些器官的碎肉,可见受伤不浅,已然是无力再战,他意想不到,对方明明修为比自己弱,可是实力却这么强。

    “自己下去,还是我把你踢下去?”秦川淡淡的说道,丝毫没有任何的怜悯之意,眼中只有漠然。

    “我自己下去。”角熬艰难的说道,低头的瞬间,眼中一道恶毒之光一闪即逝。

    就在此时,他突兀间,就举起手臂,一道白光自他的袖子中一飞而出,一股恶臭顿时便笼罩在比武台之内,秦川虽然没有继续动手,但是他可时刻关注着角熬,这人实在阴险的很,所以不得不防,看到他抬起手臂的时候,秦川二话不说,一脚猛然的便落下,用力的踩在角熬的手臂上,这个时候,白光自秦川的身旁飞了过去,落到秦川身后的防护阵上,发出“叮”的一声,然后落到地面上,秦川看到这偷袭自己的武器竟然是一枚看上去有一些微不足道的小针,但是这针似乎剧毒无比。

    角熬的手臂竟然直接就被秦川一脚给踩成了肉泥,一股元气更是从秦川的脚中,狂涌进角熬的身体之中,摧枯拉朽般瓦解角熬的身体器官。

    “我,投降。”角熬脸色苍白,直接破空而出道。

    可是,已经慢了,因为元气竟然侵入到他的大脑,顿时角熬脸色一黑,昏迷了过去,就算以后醒来,估计也是一个白痴了,不足为虑,因为角熬的脑子都被元气搅的一团糟。

    秦川一脚就把这角熬给踢下台,随后在裁判宣布结果后便退了下去。

    “这人是谁啊?竟然这么狠。”

    “是啊,这角熬也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你看他的那条手臂,都成肉泥了,估计废定了。”

    “不过此人倒是很厉害,能以归气境八重的修为把角熬这样的归气境大圆满的修为可打败,似乎还没有用多少力气的样子。”

    台下的人无比惊讶的看着秦川,都在议论纷纷,就连利海眼中也流露出一丝的诧异,他想不到,此人倒是有一些能耐,不过就算如此,他还是不放在眼中,毕竟他的修为可是孕神境,足以碾压归气境八重的修士。

    “秦大哥,好样的。”鸢燕心中顿时欢乐了起来。

    “这人,好强。”赵毅眼中也露出浓郁的战意,似乎渴望和此人一战。

    回到观望台后,秦川倒是没感觉什么,毕竟他连孕神境的高手都可以斩杀,这角熬虽然有一些手段,但是也不过只是归气境大圆满的修为而已。

    台上的比武继续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之后的几场比武,秦川倒是乐的清闲,都没有轮到自己,倒是期间秦川看到了当初出手阻拦利海的那人,好像是叫火霍来的,和此人对决的是一名孕神境三重的修士,而这孕神境三重的修士,竟然在这火霍面前也一个回合都没有挺过来,直接就被一火焰组成的手掌给拍晕死了过去,这让秦川对这火霍浓重了起来,就算面对孕神境三重的修士,秦川应付起来也不是那么轻松闲逸,可是这火霍完全就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这一刻,秦川知道,这火霍实力极强,就算是自己面对这火霍,怕也是肯定是凶多吉少。

    “十号台,鸢燕,牧笛。”

    这个时候裁判话音一落,秦川便愣了,没想到,鸢燕在这个时候上场,秦川立刻望向十号台,顿时便有一些哭笑不得,可能是鸢燕很少与别人对决的缘故,也可能是在场观看的人太多,让鸢燕神经紧绷着,手中死死的拿着一把青色的剑。

    “这小妮子,天资倒是妖孽的很,现在都已经归气境六重的修为了?”秦川有一些诧异的看着鸢燕,他知道鸢燕修为之所以提升这么快,估计和她丹田上的那一颗小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毕竟那小草体内蕴含的灵气实在是太磅礴了,而且小草内的灵气还源源不断的涌入鸢燕的身体之中,她就算不修炼,这灵气都可以增长。

    只是,秦川很是疑惑,那颗小草,就算在《神农经》之中都没有记载任何的信息,但是秦川知道,那小草肯定不同寻常,如果被人知道的话,鸢燕估计会有大麻烦,这也是秦川担心的地方。

    这个时候,秦川突然感觉好像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他转头一望,就看到阁楼之上九黎族的大巫长,正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嘴边还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这让秦川心神一动,知道自己的身份很有可能已经被大巫长的看穿了,毕竟这大巫长实在是让人琢磨不透。

    只是,当秦川看到大巫长身旁的那一中年男人的时候,他的脑海猛然一炸,心中更是无比的骇然,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中年男人正是当初他在那干枯的井底洞口之处看到那人,面容如出一辙,之前秦川就有所猜测,那中年男人可能是巫族之人,而现在在这里看到这中年男人,秦川别提有多么惊讶了。

    他到底是谁?

    秦川心中划过一丝疑惑,但是秦川知道能出现在阁楼里的人,怕是身份都不简单,这中年人在巫族联盟之中肯定也是位高权重。

    秦川的视线可不敢在这中年男人身上多做停留,怕被此人发现些许端倪,那就得不偿失了,特别是这种级别的高手,感知力可谓是无比的强悍,当秦川收回视线的时候。

    中年男人似乎或有所感,环顾一圈后,喃喃自语道:“怎么感觉刚才好像被人盯住了?”

    此时此刻,十号台的比赛也开始了,鸢燕的对手是一名归气境四重日月族的修士,对此秦川倒是不担心鸢燕赢不了的问题,毕竟鸢燕的修为可是要高于这个日月族的修士,不过让秦川眼前一亮的是,这日月族的功法倒是有一些奇特之处,特别是这个修为只有归气境四重的日月族修士,在施展法决的时候,背后竟然升起了一轮明月,而整个比武台的光线似乎都暗了下来,而鸢燕在月光之下,竟然行动变得无比的缓慢,虽然鸢燕的对战经验极少,但是胜在修为高深,弥补了这方面的缺憾,最好还是巧之又巧的战胜了这日月族的修士。

    这一天很快便已经过去了,有人欢喜有人忧,被淘汰的巫修有很多,但是秦川很顺利的两场比赛都拿到了胜利,今天的比赛已经结束,明天还要继续,秦川正准备回到房间准备好好休息,然后明天继续再接再厉,可是这个时候,鸢燕似乎兴奋不已的走了过来,拉着秦川的手臂,高兴的左摇右晃了起来。

    “秦,令狐大哥,你真的来了。”鸢燕差点就喊到秦大哥,幸好及时的反应了过来,立刻便改口,有一些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你的比赛我看了,还不错,明天继续努力,争取进入前百。”秦川笑着说道,毕竟如果鸢燕能进入圣山的话,估计也有可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令狐大哥,我会努力的,不过,前百好像很难的样子。”鸢燕倒是对名次还有圣山不怎么看重,原先她还不想来参加这个比赛的,不过没办法,被选择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毕竟她也是九黎族的一员。

    “事在人为就好,好了,我要先会房间休息了,明天的决斗肯定更加的激烈,你也早点休息吧。”秦川说道,今天对于他而言不过只是热身赛而已,真正的对决在明天,今天淘汰的只是一般不入流的选手,自然没有多少的难度可言。

    “好的,那令狐大哥,你也早点休息,我们明天见。”鸢燕笑眯眯的说道,然后掂起脚,在秦川的脸庞便偷吻了一下后,红着脸落荒而逃。

    秦川笑着摇了摇头便进入到房间之中,可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此时此刻在他的房间之中竟然还有一道人影,看到这道人影的时候,秦川面容一变,但是很快便恢复如常,疑惑的问道:“请问这位前辈有什么事情吗?”

    这人影自然便是九黎族的大巫长,秦川想不到,他竟然会出现这自己的房间之中,似乎好像等了自己一会儿的样子,秦川心中猜测可能是自己身份曝光了。

    而且,他也看到了这大巫长嘴边若有若无的笑容,实在是极为的明显,但是大巫长似乎并没有看向秦川,而是拿着手中茶杯,云淡风轻的饮着茶水,一副怡然自乐的样子毕露无遗。

    良久过后,大巫长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说道:“这天灵面罩倒是有一些奇特之处,要不是我修炼了秘法之术,还真有可能被你这小子给蒙混过去。”

    听到“天灵面罩”的时候,秦川面容顿时便露出苦笑的神色,呀知道,此时此刻大巫长肯定已经看破自己的伪装,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便开口道:“没想到,还是被大巫长给识破了,大巫长真的是好眼力啊。”

    秦川觉的没有继续戴着面罩的必要,便苦笑着把面罩摘了下来。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