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两百三十九章 生死擂台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呵呵,你小子本事倒是不小,竟然还能得到天灵面罩,这东西可是稀有的很,就算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得到。”大巫长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秦川敷衍道。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其实这次派李宏远带队也是无奈之举,不过我已经派人在暗中保护你,只是好像是我多此一举了,没想到,你竟然自己能从李宏远手中逃脱,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大巫长笑着说道。

    秦川闻言也是微微一愣,倒是没想到这大巫长竟然还有后手,心中也有一些感动,转眼一想,如果这大巫长真要对自己不利的话,那在九黎族的时候就可以出手,也不需要借助李宏远的手而杀掉自己,他自己动手就可以完全的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

    “其实,一开始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感觉的出来,你不是巫族,你应该是人族,不过,你阴错阳差之下得到了蚩尤老祖的精血的同时也得到了蚩尤老祖的传承,这可能是冥冥之中的天意,蚩尤老祖既然选择了你,就说明他的选择肯定没有错,你的体内毕竟留着蚩尤老祖的血液,所以我便有意把你拉进九黎族之中,唉,如今的九黎族已经不复往昔,虽然我不希望你有多少的归属感,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在九黎族危难之际,出手相助。”大巫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秦川心中一惊,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人族的秘密已经保守的极为严密了,不应该会有人知道才对,意想不到,大巫长竟然早就已经知道了,无奈的苦笑道:“我也是偶尔的机会进入到九黎族之中的,而且是蚩尤师尊带我踏入修真界,应该说他算是我的师傅,而且我也曾经答应过他,九黎族有难之时绝对不会束手旁观,虽然我现在人轻言微,修为也不如意,但是我秦川说到的还是能做到。”

    说到最后的时候,秦川表情也变成认真了起来,他毕竟是一个极为重承诺的人,既然答应了蚩尤师尊,就绝对不会食言。

    “好,很好,你现在也不用恢复身份,就用令狐这个名字继续参加比赛吧,李家的事情我会处置,哼,这李家这几年越来的越放肆了,竟然还勾结黑灵一族,这简直就是把九黎族往悬崖边上带。”大巫长面容不太好看,顿时便喝斥道。

    “黑灵一族?”秦川皱起了眉头,开口问道:“大巫长,这黑灵一族,是怎么回事啊?”

    大巫长望着茶杯,久久没有说话,最后无奈的叹息一声道:“说到这黑灵一族,可以说一直是我们巫族的痛,曾经的黑灵一族也算是我们巫族的一份子,而且实力可以和如今的天离一族相提并论,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这黑灵一族突然有一天,似乎变得残暴血腥了起来,他们实在太崇尚力量了,竟然用童男童女的血液,作为药引,炼制出一种名为黑灵丹的奇怪丹药,只要吞了这一种丹药的人,修为便可以大增,而且竟然没任何的副作用,但是却有违天道,传说这种办法是从十二祖巫之中的一位祖巫手中拿过来的,后然终于黑灵一族遭到天谴,在巫族很多大部落的联盟之下,一举捣毁了当时称霸一方黑灵一族,而自此,那一种秘法也消失不见了,没想到,现在这黑灵一族竟然有死灰复燃的嫌疑,李家更是脱不了关系。”

    “怎么这大巫长说的这种丹药这么像《炼血归元》之术里记载的那一种噬人丹?”秦川皱起了眉头,这《炼血归元》是秦川在黄河古道之中得来,不仅可以炼化体内磅礴的能量,在秘术之中更是记载了很多的办法提升实力,就有一种是用童男童女的处子之血为药引,然后找到一处阴阳交汇之所,把童男童女的处子血以一种极为的诡异的办法融合在一起,就形成了能提高人修为的丹药,而这种丹药之所以必须要用童男童女的处子之血,其中的原因还是童男童女体内保存了良好的先天之气,而这先天之气才是最关键的部分。

    而且,就秦川所知他修炼的《炼血归元》可是一篇极为惨无人道的法决,难不成这《炼血归元》之术还和黑灵一族有关系不成?当然这只是秦川微不足道的猜测而已,至于实际如何,秦川也不得而知。

    不过,秦川虽然有这《炼血归元》之秘术,但是他知道这秘术实在是过于的残忍,所以秦川只学会了一种秘术,就是把体内的多余能量化为涓涓细流,可以供自己身体吸收,不至于出现爆体而亡的现象,至于其他的秘术,秦川虽然知道,但是肯定不会轻而易举的学习,毕竟那些办法都是很残忍的,有违人道,秦川虽然经常踩钢丝行走,但是毕竟不是作奸犯科之人。

    秦川心中也有一些疑问,但是他并没有问出来。

    “好了,明天好好比武,我相信以你的实力挺进前百问题不大,圣山是整个巫族的圣地,那里的机缘是你不可想象的,原本只开放十个名额而已,但是最近圣山出了一些变故,所以才导致巫族联盟的高层放开了名额。”大巫长起身正准备离去。

    秦川脸色露出踟蹰不前的神色。

    “说吧,还有什么事情?”大巫长自然也看到了秦川的表情,便开口问道。

    于是乎,秦川还是把之前在枯井底下看到的事情告诉了大巫长,毕竟他觉的这一件事情非同小可,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巫族也说不定,提前让大巫长做好准备也不是坏事,而且他虽然不知道那两人在洞里密谋什么事情,但是并不代表大巫长不知道。

    随着秦川娓娓道来,大巫长的脸色罕见的变得极为凝重了起来,甚至秦川还从大巫长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丝的诡异之色。

    “没想到,传说竟然是真的,算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去管了,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比赛。”大巫长什么都没说,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便离开了房间,这让秦川感觉到云里雾里,但是秦川知道,大巫长恐怕也有难言之隐,毕竟那事情实在是牵连甚广。

    当大巫长离开房间后,秦川也进入到了修炼的状态,虽然只有一晚上的时间,但是他也不想放弃,能提升一点修为就提升一点。

    时间悄然而过,虽然秦川一晚上没休息,但是精神气却十足,当他走出房间的时候,太阳正从远处缓缓的升了起来,金黄色的阳光普照大地,万物也开始复苏了起来,远处青山绿水,倒也让人心旷神怡。

    秦川来到了比武场之中,和昨天一般,这里依旧人声鼎沸,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昨日的比武,以及各族的天之骄子。

    很快比赛便依旧如火如荼的举行了,今天的比赛,比起昨日却更加的热闹非凡,甚至更加的残忍,毕竟越到后面,修士的实力也就越强,比赛自然更加的精彩万分。

    “十一号台,利海,令狐。”

    在中年修士话语刚落的时候,秦川突然就眯着了眼睛,他没想到,今天自己的第一场比赛,竟然就碰到了利海,似乎这是一场早就已经注定了的比赛。

    “之前,就听说这个令狐和利海有所矛盾,却没想到这么快就碰上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这令狐虽然修为只有归气境八重,但是从他昨日的战力来看,恐怕归气境大圆满的修士都不是他的对手,只是这一次他面对的是孕神境三重的利海,就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实力能应付的了。”

    “我看很悬,这令狐纵然很强,但是想要跨越一个大境界去打败一个孕神境三重的修士,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周围的人皆是不太看好令狐,毕竟令狐和利海中间可是隔着一条大海。

    利海率先的走上台前,他早就想出手教训教训这个令狐,甚至杀死他的心都有了,而他意想不到,这机会竟然会这么快就降临了。

    秦川也没有任何惧怕之意,只是漫不经心的走上台中,直视对面看上去张狂的利海。

    “呵呵,小子,看来你的路也只能终结于此了,等我亲手把你的头给拧下来,你就会知道悔不该当初,得罪我利海的人,通常都没有好下场,你也不例外。”利海狞笑道,虽然他知道这令狐可能有一些手段,但是在绝对实力的压制下,绝对翻不起什么浪花来,只是他有一些担心,万一这令狐认输过早怎么办?一旦令狐认输,那他就必须停止,不然会被取消继续比赛的资格。

    “万一,我恰巧就是例外呢?”秦川道。

    “我这里有个介意,不知道你敢不敢答应?”利海突兀间,眼睛闪烁着危险的光芒,阴恻恻的开口说道。

    “什么介意,倒是说说。”秦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

    “今天我们就来一次生死比武,只有把另一方杀死,才算赢,如何?”利海的话语刚落。

    并在台下引起了轩然大波,毕竟生死比武,和一般的比武不太一样,一般的比武技不如人只要认输即可,而生死比武,必须要把对方杀死,才算结束,如果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一般很少有人会选择生死比武。

    秦川心中冷笑一声,他自然知道眼前这利海打的是什么注意,实际上,他对这个利海也是起了杀心,不仅是因为这利海对自己不怀好意,更是因为这利海是炎族的人,正好利海的提议正中秦川的下怀,他还怕利海在中途认输,那他就别办法动手杀死这利海,而现在的情况正是秦川所希望看到的。

    连一旁充当裁判的中年修士眼中也都露出了些许的诧异之意,显然也是意想不到,有人竟然会选择生死比武,但是这一次巫族大比,的确有生死比武这么一说,只要双方都同意,即可进行,不过一般而言,很少有修士会进行生死比武,除非双方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好,我答应。”秦川点了点头说道。

    下方的鸢燕一直都在观察秦川,心中也一直乞求希望秦大哥不要答应,毕竟对方是孕神境三重的修士,他不是不相信秦川,而是不希望秦川出现什么意外,可是她没想到,秦大哥竟然答应的这么爽快,心中顿时也是担忧不已。

    “哈哈,你自己既然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什么了。”利海哈哈大笑道,似乎胜利在握的样子。

    秦川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多辩解什么,反正最后一切都是以实力说话而已。

    中年裁判看到双方都已经同意,也就没有阻拦,毕竟是他们的选择。

    “有点意思,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利海好像是你们炎族的人吧?”阁楼上天离族的族长望着台上站立的两人说道。

    “嗯,这小子,天资的确很不错,至少这一次进入前三十问题应该不大,不过这叫做令狐的人修为不过只是归气境八重而已,竟然还如此的大言不惭的答应下来,真是蠢的可以。”炎族的大巫长开口说道,和别人不同的是,这一位炎族的大巫长年纪看上去在五十上下,一头火红色的头发,看上去极为的火爆,浑身上下更是散发着一股惊天的热意,让人不敢小觑。

    “呵呵,炎焱兄,我倒不是这么认为,这年轻人至少勇气可嘉,面对艰难险阻,敢于迎面直上,就这一份胆魄,就让人肃然起敬,不如我们打一个赌如何?”这个时候,九黎族的大巫长李侯笑着开口说道。

    “李兄,你倒是说说,我们怎么赌,赌什么?”炎焱身为炎族的大巫长自然没有退缩的道理,便开口兴致勃勃的问道。

    “听说你前段时间得到了一株万年的通心草,我炼制丹药的时候,刚好缺少这么一味主药,我赌这叫做令狐的能战胜你们炎族的利海,我赢了,你把通心草给我如何?”李侯开口道。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