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两百四十章 天运之石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老家伙,原来你打着是这个主意啊,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竟然知道我得到了通心草,不过,要我拿出通心草作为赌注我自然也愿意,但是,你又能拿出什么赌注来呢?”炎焱扬了扬眉毛道,虽然九黎族已经没落了,实力大不如从前,现在炎族的整体实力都在九黎族之上,但是他知道眼前这李侯一直是一位深藏不露的主,无论是心机,还是修为,都让人不得而知,自然而然炎焱对这个李侯便有一些忌惮了起来。

    “呵呵,这炎焱兄大可放心,我李侯虽然人老眼花,但是保证拿出来的东西,绝对不比你的通心草要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也说不定。”李侯道。

    “你别老是说啊?把东西拿出来让我看看,如果我心动了,就和你赌亦有何如?”炎焱在一旁霸气的说道。

    “你应该听说过天运之石吧?我这里刚好就有一小块的天运之石,传说,当年天华道人游历人界的时候,在一处怪石林立的山野之中曾就看见过天运之石,顿时惊为天人,于是乎,他借助天运之石成就了无上的大道,而我手中这一块天运之石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一块,但是他的价值,想必在场所有人都清楚无比吧?”李侯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一小块如指甲盖大小的五彩之石,而这五彩之石正是天运之石。

    阁楼上的众人都是有着大修为的,自然都是见多识广之辈,但是看到眼前这一小块的天运之石的时候,还是深深的被震撼到了,实在是这天运之石太少见了,用凤毛麟角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而且这九黎族的李侯竟然把这么珍贵的天运之石就这样拿了出来,和炎焱做赌注,实际上这一小块的天运之石的价值已经远远的超过了通心草,而炎焱看到这快天运之石的时候,眼中也露出贪婪之欲,他可是十分清楚这天运石的价值。

    “好,这赌局我接了,既然李兄要送这天运之石给我,我岂有不接的道理呢?”在炎焱看来这令狐绝对不会是利海的对手,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只有天离族的大巫长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李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个令狐并不是一般人,如果这令狐是一般人的话,岂会通过圣灵三境?显然炎焱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他知道,恐怕也会斟酌一翻,毕竟能通过天离族的圣灵三境,肯定都非同寻常,

    “比赛开始。”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

    利海率先而功,动如猛虎来形容他也丝毫不为过,浑身孕神境界的气息毕露无遗,手中更是拖着一把厚重的虎头大刀,刀尖划过台面,火星四射,一道道极深的刀痕便出现在比武台之上,空间之中更是响起阵阵刺耳的声音,足以可见,这一把虎头大刀,绝对重达千斤可能都不止。

    在临近秦川身边的时候,利海大喝一声,举重若轻般就把虎头大刀挥向秦川,刀未至,气先临,秦川瞬息而至间便感觉到一股极为凛冽的刀风朝着自己扑面而来,也不敢怠慢,持刀横在胸前。

    “叮”的一声,利海的虎头大刀便落在了秦川的刀之上,顿时一股极为凶猛的大力压迫而来,而秦川的身体忍不住的后退了几步,震得秦川心神一阵摇曳,他眼中露出一丝诧异,倒是小看了这一把虎头大刀的重量,这一击之下,秦川知道,这一把虎头大刀绝对不止千斤那么简单,怕是已经有不下万斤了,而且他隐隐约约之间可以感受的出来,似乎这利海炼体之术也有所小成,但是比起自己,倒是还有不少的差距。

    利海见自己蓄势待发的一击,竟然只把令狐给击退了几步而已,顿时便是怒吼一声,狂舞手中的大刀,连连的劈砍而来,动作虽然简单,但是却不容小觑。

    秦川之前就已经体会到这虎头大刀的威力,自然不想和利海正面接触,他手抓着虚空,一步一步踏空而起,以一个极为诡异的姿势左躲右闪,巧之又巧的把利海看似杂乱无章,似则暗藏玄机的刀法给躲避了过去。

    “这是什么身法?看上去好奇怪的样子。”

    “竟然用手爪虚空而行,倒是别具一格啊。”

    “这利海实在太狂暴了,和这样一个人面对面的对抗,实在不是明智之举,这令狐,怕是想用躲避的办法,让利海耗尽力气后,再动手吧。”

    周围的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台面。

    很快,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可是利海竟然连令狐的衣袖都没有碰到,顿时气急败坏的怒骂道:“难道你就只会躲吗?无能的鼠辈。”

    “只要赢就好,你管我是不是在躲?”秦川漫不经心的说道,如果正面对决,其实他也不怎么惧怕利海,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他还不想暴露自己的一些底牌。

    “你以为你躲,我就真的拿你没办法了吗?你实在太天真了,本来我还想多玩你一会,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我觉的还是速战速决,你这样的垃圾,还不配成为我的对手。”利海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随后一口气猛然的吐出,霎那间,这口气竟然化为了一道金黄色的火焰,这火焰立刻便覆盖在虎头大刀之上,就在这个时候,整把虎头大刀竟然都熊熊燃烧了起来,乍一看,就像是一把火焰狂刀,很是不凡。

    随着利海手臂举刀的猛然一划而过,顿时滔滔的烈焰,竟然从火焰狂刀之上倾巢而出,纷纷扰扰间就把整个比武台都笼罩了进去,就算秦川的通天爪再厉害,但是这比武台毕竟没有外面的空间那么宽广,身法上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而现在利海又是大面积的攻击,让他躲不能躲,必须迎战了。

    一大片的火海涌向秦川,秦川脸色未变分毫,比火,他还真没怕过谁,因为他体内有焚天之火,传闻这是天地初开之时的第一缕火焰,但是秦川并不能使用焚天之火,一旦使用的话,肯定会被阁楼上的那一些老妖怪看出些许端倪来,那对秦川而言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秦川立刻双手举刀过头顶,从半空之中落下的瞬间,双臂骤然一挥,竟直接把火焰从中分开,而秦川的身影更自火海之中冲了出来,对准利海的身体继续落了下去。

    利海冷笑一声,左手握刀,右手猛然的伸出,用力一握,道:“火盾,凝。”

    霎那间,火焰竟然翻滚了起来,迅速的靠近利海,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道火焰的盾牌,这火焰的盾牌差不多有一人多高的样子,正在燃烧,看上去好像可以焚尽世界万物一般。

    当秦川的刀落到这火盾之上,顿时整个火盾火焰朝着周围肆意开来,但是却没有破开。

    而利海的身体也藏在火盾之中,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哼,蠢货,就你还想打破我的火盾,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就算孕神境中期的修士来,想在一时半刻内打破我的火盾都是徒劳无功,更何况是你?”利海冷笑不断。

    “是吗?”秦川淡然一笑,收起手中的刀,踏前一步,左臂猛然向后一弯,骤然间,一伸而出,化为一道闪电,直勾勾的轰击在火盾之上,这火盾上的火焰只是一阵急剧的摇曳,并没有因此而破开,倒是让秦川有一些意外。

    既然一拳不行,那我就五拳,五拳不行,我就百拳。

    秦川眼中露出些许疯狂之中,双拳更是化为了漫天的拳影,浩浩荡荡,接二连三,层出不穷般的落在了火盾之上,其疯狂程度,让外面观看的人都感觉到一阵胆寒心惊。

    “咔嚓。”

    终于在几十拳后,这火盾顿时便应声而破,而秦川的一拳,更是摧枯拉朽般落在利海的胸口之上,顿时利海的身体倒飞了出去,落在了防护盾之上,之后落到了地面上。

    “也不过如此。”秦川收拳而立,不屑的说道,虽然刚才他挥了几十拳,但是根本就没有用元气和灵气,只是单纯的靠蛮力,这种拳拳到盾的感觉,让秦川很是酣畅淋漓。

    利海擦了擦嘴边被震出来的一缕鲜血,脸色极为的难堪,他觉的这是耻辱,他可是孕神境三重的修士,而且还同时兼修炼体之术,就算面对孕神境四重的修士,他都有一战之力,结果现在竟然被一个归气境八重的修士当着众目睽睽之下,给轰飞了出去,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而且对方还如此大言不惭的说“不过如此”,这差点让利海暴躁的情绪一下子如火山喷发,他知道这令狐肯定想用话语激自己,但是自己就偏偏不如他的意。

    利海用力的呼吸了几口气,把体内的情绪给压制了下来,虽然刚才令狐的一击落在他的胸口,让他体内颇为的难受,血气更是激荡了起来,但是倒也不算什么大伤,还不足为虑。

    “这一拳之伤,我必以百倍,千倍在你身上施展回来。”利海面带狠色的说道。

    “我倒是很期待,别只是口上说说而已。”秦川道。

    “火龙噬天。”

    利海懒得和令狐逞一时口舌之快,大吼一声的同时,手中的火焰狂刀竟然被他朝天挥舞了起来,一道道火焰如漩涡一般旋转而起,这些火焰都把利海的身体都给包裹了进去,炎族信仰的乃是火神,所以使用的招式,都和火焰有关,这个利海也不例外。

    没过多久的功夫,这利海浑身上下都被火焰给包裹了进去,他似乎化身成为了一个正在燃烧的火人,随着他一刀的点出,顿时,所有的火焰或有所感间,竟然凭空而起,盘桓在他的头顶之上,很快便形成一道威武不屈的火焰巨龙,这火焰巨龙身长百米,口吐烈焰,龙视眈眈的怒视着眼前这无知的人类。

    “有点意思。”秦川也没有闲着,在利海使劲浑身解数施展出这火焰巨龙的时候,他体内的元气也被调动了出来,左臂微抬,脸色凝重,嘴中更是大喝一声,如破天之音,让人心神震荡不已。

    “翻龙印。”

    左臂一探而出,一条金光四溢的巨龙仰头咆哮间便从他的手臂中一涌而出,对准利海的火焰巨龙便撕咬而出。

    霎那间,整个比武台上,被金光和火光迸射而出的光芒给笼罩住了,一股极为耀眼的光芒冲天而起,火焰纷纷的化为星火,四处碎裂开来,而金光四溢的巨龙,一往无前般便轰撞在利海的胸口处,利海整个身体都被金光被包裹了进去,惨叫声更是此起彼伏,吐血接涌而至,胸口处更是有一块深深凹陷了进去,足以可见,正是这一击,才让他如此凄惨。

    而秦川并没有停留,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利海因为冲击力快要落下的位置,拿出弑戮刀,眼睛眨都没有眨,更是蕴含了无穷无尽的杀意,当机立断的便挥刀而下。

    “小子,你敢?”顿时在阁楼之上的炎焱破口而出道,这利海可是族中的天才啊,未来成长起来绝对是可阻挡一面的存在,他可不能死啊,死了对于炎族而言就是重大的损失,不过炎焱没办法破坏规矩进入到比武台之中阻止,但是不妨碍他在外面的威胁,至少在他看来,基本上每个人都会给他几分薄面的,毕竟他的身份就摆在那里,所有人都不可能会视而不见。

    但是,这一次他错了,秦川只是身体一顿,依旧没有犹豫,一刀落下,成为了永恒。

    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留着潺潺鲜血,正不甘心的躺在比武台上,赫然已经是死去了。

    “哈哈,这令狐果然不简单啊,这下,炎焱兄,你这株通心草是不是该归我了呢?”李侯开心的哈哈大笑道。

    “不就是一根草?你喜欢你拿去。”炎焱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实则心中更是肉疼不已,他可知道这通心草可不是一般的东西。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