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两百四十七章 对战吴通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燕儿,你这一剑阵也不容小觑,如果你修为和我相当,也是在归气境九重的话,或许我都没有办法破开你这剑阵。”秦川笑着说道,他说的倒是实话,这剑阵隐隐约约之间让他感觉到心悸,他之所以能破开这剑阵,也是因为鸢燕才刚刚掌握这剑阵,而且自己修为也比鸢燕高,如果等鸢燕完全的掌握着剑阵后,就算秦川使用《十六字真言》怕是也很难破开这剑阵。

    如果鸢燕启动这剑阵的时候,用的不是由云雾组成的剑,而是用那些神兵利器,那恐怕,秦川也只有认命的份了。

    “不过,我也看得出来,这剑阵似乎极为消耗你的灵气,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之下,最好不要使用这剑阵,一旦你的灵气被耗尽,那恐怕也会把自己陷入绝境之中。”秦川同时也开口说道。

    “好的,秦大哥,我知道了。”鸢燕点了点头说道,随后蹦蹦跳跳的来到秦川身边,眼神之中带着绵绵情意,如同江南那缠绵不绝的春雨般。

    直到天亮,两人才停止继续练习。

    简单的洗漱一番后,便一道又回到了比武台之中,今天的比赛可不同以往那么轻松了,能从几万人之中脱颖而出,虽然还有两百人,但是这两百人基本上都是巫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了。

    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比赛事关重要,毕竟今天就可以选出前百的名次,只要进入前百的人,就可以有资格进入到圣山之中,因此在场的比武之人,脸上的表情极为的凝重。

    “老大,这。”就在秦川在台下观看比赛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附近响彻了起来,当秦川抬起头的时候,发现李厚道那货正在不远处冲着他摇手。

    没一会的功夫,李厚道便走了过来。

    “老大。”

    “你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吧。”秦川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名字他有一些不习惯。

    “那我还是叫令狐哥吧。”李厚道又道:“今天的比赛恐怕会极为激烈,不过,我相信以令狐哥的实力,这第一的宝座还不是手到擒来得事情嘛。”

    “别贫嘴了,今天比赛的人可有不少实力在我之上,还第一的宝座,我能进入前百都谢天谢地了。”秦川笑着说道,不过进入前百,对于秦川而言问题倒是真的不大,而且他的目标就是前百,至于第一的名次,他倒是还真不怎么在乎,进入前百后他就可以进入到圣山之中。

    “五号台,令狐,吴通。”这个时候裁派员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厚道开口道:“令狐哥,这个吴通很不简单,在天离族的天之骄子之中都能排进前五,实力有孕神境六重左右,不可小觑啊。”

    李厚道的话倒是让秦川谨慎了起来,秦川也意想不到,今天自己的第一场比赛就碰到这样的高手,这孕神境六重的修为,的确让秦川都感觉到压力挺大的,毕竟现在秦川修为只有归气境九重,虽然他可以越大境界挑战,但是从李厚道的话语之中可以得知,这吴通是一名天才,一般这种天才都可以跨越小境界挑战,这就是说,这吴通的实力应该堪比孕神境后期。

    秦川走上台。

    “幸会,吴通。”

    这个吴通倒是挺为友善的,朝着秦川抱拳道。

    “令狐。”秦川也笑着回应道,别人对他友善,他自然也会对别人友善。

    “你的比赛我也看了,你很强。”吴通眼神颇为凝重的说道,毕竟眼前这人能跨越大境界挑战足以说明此人的厉害之处,而他自己都无法做到跨越大境界挑战,虽然眼前这令狐修为只有归气境九重,比起自己还要低上不少,但是吴通也不敢小觑。

    “你也很厉害。”秦川回答道。

    “比赛开始。”随着裁派员的话语落下,顿时吴通浑身气势大变,一股磅礴的煞气自他的身体之中迸射而出,他的手中立刻便出现一把鱼骨剑,这把剑看上去极为的怪异,剑身上密密麻麻布满了锋利到让人胆寒心惊的鱼刺,整把剑无比的惨白,在剑的的中央,竟然还有一摊触目惊心的猩红色的鲜血,在秦川望向这鲜血的时候,顿时竟然有一股暴虐的情绪油然而生,但是很快就被清心决给压制了下来。

    秦川有一些诧异的看着这一把鱼骨剑,心中的警惕之意大增,他能感觉的出来,这一把剑绝对不同寻常。

    对面的吴通也颇为惊讶,一般人在看到自己这把剑上的鲜血的时候,都会被里面蕴含的暴虐之意给怔在原地,可是眼前这修士只是精神微微一恍惚,在一瞬间之内就恢复如初,似乎这鲜血里的暴虐之意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

    吴通对令狐更加的谨慎了起来,两人各自站在比武台的两边,谁都没有率先动手,秦川浑身气息不显,和一个普通人毫无差别,反观另外一边的吴通,滔天的煞气在他背后显化而出,在半空之中张牙舞爪的盘旋着,看上去无比的恐怖。

    “这两人怎么回事?怎么站着都不动啊?”

    “这你就不懂了,虽然他们两个表面上看好像一动不动,其实暗地里他们正在比气势,谁在气势上能压制对方,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才能稳操胜券。”

    “高手的境界我还是不懂啊,不过这令狐好像被吴通压制着吧?你看吴通的煞气竟然都变成了实质,我看一眼,都感觉心神摇曳了起来,实在是太可怕了。”

    周围的人都已经被令狐和吴通的比赛吸引了过去,在人群之中还有一道人影死死的盯着令狐,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人呢?为什么熟悉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孤剑喃喃自语的说道,他一向很相信自己的感觉的。

    如果秦川没有清心决或许还真的会被吴通这无孔不入的煞气给影响到心神,但是秦川有清心决,这些纷纷扰扰的煞气就显得不足为虑了,根本就不会对他的心神造成任何的影响,随之时间过的越久,吴通也发现了这种情况,他费劲心思使用煞气想影响此人,但是好像作用并不是很大,似乎根本就没什么作用,这让他郁闷无比,这一刻他也确定的是,眼前这令狐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怕是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因为他的意志极为的坚毅,所以煞气才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这第二种情况就是,他可能有能抵制煞气入侵的秘法,不过,吴通倒是更相信于后者,毕竟就算令狐的意志再坚毅,也不可能一点影响都没有吧?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就算族中第一天才,吴通都有信心让他受到影响。

    所以吴通觉的,已经没必要在气势上去影响眼前这令狐,因为这样只能是无功而返,他立刻便持剑,一步跨出,身边飘逸而出的煞气随着他身体的移动也如来去自如的风一般极速的飘荡了起来,有一部分涌入了鱼骨剑之中,让那一摊鲜血看上去更加的诡异了起来,隐隐约约之间似乎有从剑身之中脱离而出之势。

    秦川也没有多想,手中的刀也是横劈而去。

    转眼即逝间,“叮”的一声,一刀一剑便轰撞在一起,但是很快便有分离开来。

    “幽冥百转。”

    随着吴通话语落下,只见他身边周围的煞气霎那间便咆哮而起,这些煞气浩浩荡荡的涌入到他的身体之中,在他的身体上很快就浮现出一道黑色到极致的诡异铠甲,更加奇怪的是,在他的铠甲上黑焰滔滔不绝,他手中的鱼骨剑也是模样大变,之前是惨白之色,而现在竟然变成了猩红之色,而且在鱼骨的周围更是冒着黑色的幽焰。

    吴通举起手中的黑色鱼骨剑,朝着秦川所在的方向,就是猛然的一劈,顷刻间,滔天的黑色幽焰,向着秦川卷席而出,整个比武台似乎都已经被这黑色的幽焰给包围住了,让秦川根本就没有躲避的地方,只能是面对。

    这黑色的幽焰给秦川一种非同寻常的感觉,一旦他的身体触碰到这幽焰怕是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意外发现,所以秦川眼神变得凝重了起来,从储物戒之中又拿出一把刀,双手持刀,快速的武动了起来,顿时一道道刀芒从他手中的刀之中迸射而出,卷席四方,这些刀芒进入到幽焰之中的时候,秦川惊讶的发现,这些幽焰竟然直接就把他施展而出的刀芒给逐渐给蚕食了。

    无论秦川释放多少的刀芒都毫无意外,一一被蚕食,而蚕食了刀芒的漫天幽焰竟然变得更加的厚实了起来。

    随着吴通快速的掐动手势,这些幽焰更加的疯狂了起来,朝着秦川狂涌而至,似乎要把他给吞噬进去一般。

    而这个时候,秦川已经感受不到吴通在哪里,但是秦川知道,吴通一定就是隐藏在这些黑焰之中,怕是想等自己出现纰漏的时候,再出手对付自己。

    “这下,这令狐麻烦了,我可听说这幽冥百转可是吴通的杀手锏之一啊,一旦被那些黑色的烈火给触碰到,下场必将极为的凄惨,之前我就看到过,吴通和一人对决的时候,也使用出这一招式,结果那人竟然直接就被烈火给吞噬成了虚无,下场太可怕了。”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黑色烈焰应该是幽冥火,只是没想到,这吴通竟然能得到。”

    “不会吧?我可是听说这幽冥火都已经绝迹了。”

    秦川不想坐着等死,要不是他的焚天之火不能使用,要不然这些黑色的幽火又算的了什么,在焚天之火面前根本就不足为虑,焚天之火可是天地诞生而出的第一缕火种,可以说是火之本源也丝毫不为过。

    只是秦川知道一旦自己拿出焚天之火,肯定会被有心人给认出来,那届时他的处境必将很不妙,秦川可不会单纯的以为在场会没有人认识这焚天之火的。

    看着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黑色幽火,秦川直接疯狂的掐动手势,顿时一座巍峨的高山破土而出,冲天而起,一下子就拔地而起千米之高,霎那间的功夫就把秦川给包裹了进去,这个时候周围的幽火也狂涌了过来,落到了巨山之上,无数的树木被这些幽火给点燃了,滔天的火势蜂拥而至,化为满天的火海,滚滚黑烟更是层出不穷,笼罩了比武台,在山体之中的秦川,顿时便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浪,似乎秦川感觉自己的神识在这热浪下都渐渐的燃烧了起来,外面的火是越烧越旺,大有不眠不休之势。

    秦川知道躲在山体之中或许短时间可以抵抗这幽火的侵蚀,但是长时间下去必将是不堪重负,所以他必须要有所动作才行,而且秦川不习惯这么被动。

    想到这里,秦川直接从山体之中破山而出,背后的第三只手臂,更是顷刻间,伸了出来,虽然这第三只手臂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但是秦川之前在比武台的时候也见到过有人使用第三只手臂,但是他们的第三只手臂,都只是虚幻而成的,秦川的第三只手臂乃是真真实实的血肉之臂,里面更是蕴含了磅礴的血肉之气,是秦川身体的一部分。

    其他人虽然也比较惊讶,这令狐怎么突然多出了一条手臂,但是很快便恢复平静,都以为这不过只是秘法所变化而成的而已。

    但是唯独阁楼上九黎族的大巫长李侯眼中露出了些许精光,心中道:“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把八臂浮屠决修炼到了第三层,倒是有一些本事。”

    作为九黎一族的大巫长他自然是认的蚩尤的成名法决,只是让他有些奇怪的是,这八臂浮屠决早就失传了,也不知道这秦川是从哪里寻来的,当初他在九黎族的时候,他就一眼认出了秦川所修炼的法决,这一度让他惊讶不已,他以为这是蚩尤老祖冥冥之中的安排。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