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两百六十五章 三十六计 走为上计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顿时,秦川便感觉手臂被震的发麻,之后,秦川一掌便击在自己的刀柄之上,猛然间,就把恬源的枪尖给震开,身体如豹子一般矫健,迅速的朝着恬源冲了过去,一招“日月无光”,顷刻间,就从他的刀之中迸射而出,化为耀眼的太阳,杀向恬源,同时,一心二用之法迅速开启,右臂更是一推而出,随之而来的是一条威武不屈的巨龙,带着狂暴不安的气息,也势如破竹随后而来。

    恬源倒是意想不到,这令狐竟然双手能同时施展招式,他冷笑一声道:“萤火之光,岂能于皓月争辉?”

    话语刚落,恬源便把枪缩了回来,双手持枪,平放在胸前,随后双手快速的掐动了起来,这把长枪,霎那间,就在他的身前旋转了起来,很快的功夫,这长枪竟然已经被转动成一高速运转的圆圈,一股磅礴的飓风,自圆圈之中,涌动了出来,顿时无数的气浪更是冲天而起,卷起了漫天的灰尘,让洞穴之中,顿时弥漫了尘土。

    而秦川施展的“日月无光”和“翻龙印”,转眼即逝间就已经来到圆圈之前,但是在狂烈的飓风下,这两招式,竟然按照原路返回,轰向秦川自己。

    这让秦川为之一惊,立刻抓着虚空,躲避了开来,但是,随之而来的狂风巨浪扑面涌来,让他根本就无处可躲,而且在这些狂风巨浪之中,秦川甚至还能感觉到有无数的枪芒暗藏其中,一道被吹打到,怕是会不太好受。

    秦川不敢大意,立刻双手同时掐动手决,一座座高山峻岭凭空而现,瞬息间,就把秦川给包裹了进去。

    这些袭击而来的狂风巨浪猛然的便落到高山之中,顿时滚滚岩石滚落而下,整座山,竟然在摇摇欲坠了起来,在山体之内的秦川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恬源的攻击实在是过于的猛烈,让他有一些招架不住的感觉,即使自己使出“盖山锤”,似乎都有一些不堪重负。

    “看来得用一些手段了。”秦川怕的就是灵溪,不知道这小妞在布置什么东西,隐隐约约之间,秦川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似乎有一些骚动,想要破体而出一般,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故,但是他知道,这种变故应该和灵溪布置的阵法有关系,一旦她的阵法完成,届时,他的麻烦可能就很大,能不能逃离这个洞穴,还真难说。

    秦川二话没说,立刻就疯狂的调动体内的灵气,涌入自己的三条手臂之中,他决定殊死一搏,如果继续和恬源拖下去,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

    只见,山体之中,秦川的三只手掌之上,竟然突兀间涌出三道五彩莲花,在这五彩莲花之内涌荡不安的五行之气急速的搅动着,似乎隐隐约约之间想要从这莲花之中迸射而出,但是在一种奇异的力量的压制下,这些五行之气都徒劳无功,而且,逐渐的竟然有融合在一起的趋势。

    “也不知道这三道五行之莲,融合在一起,能造成多少的破坏力。”秦川眼中露出期待之色,但是随之而来的虚弱感让他让苦笑不已,他之前施展过两道五行之莲的融合,那个威力可以说出乎秦川的意料之外,但是同时消耗也是让秦川有一些不堪重负,这一次,他强行的把这三道五行之莲融合在一起,要不是他有一心三用之法,也断然不可能成功,同时这三道五行之莲一同而出,所造成的灵气消耗让秦川都差一点以失败告终,幸好最后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随着三道五行之莲的融合,顷刻间,整片空间之中五行之气似乎沸腾了起来,甚至于洞穴之外的五行之气都如潮水般奔腾的狂涌而进。

    “怎么回事?”恬源脸色一变,破口而出道,突兀间,他感觉这洞穴之中似乎灵气极为的浓郁,而且这些灵气竟然浩浩荡荡的涌入令狐所施展而出的山体之中。

    灵溪也皱起了眉头,眼看着自己的阵法就快要完成了,也加快了一些速度。

    就在此时此刻,秦川一手托起巨山,如一位开山力士一般直接把山体抛向恬源。

    惊天的长枪顿时也是化为铺天盖地的枪影,和巨山轰撞在一起,顿时整座巨山都千疮百孔了起来,而这个时候,一股惊人的亮光自洞穴之中破空而起,地上竟然出现无数的符文,这些符文更是从地上飘荡而起浮现在半空之中,甚至更有一些符文,要钻入进秦川的身体之中。

    秦川知道,此时此刻,很有可能是灵溪的阵法即将完成。

    在山体破碎之后,一道带着五行之气息如莲花之态般的能量突如而现,自破碎的山体之中一闪即逝间带着不可阻挡之气势直接就在原地爆炸开来,而灵溪刚布置而成的阵法还没有完全的成形,而恬源蓄势待发的通天枪决也还没有发挥全部的实力,在此时此刻之间,被一股冲天而起的五行之芒给冲散的分崩离析,而秦川在这个时候,身体直接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飘落而下,被激荡不已的五行之芒瞬息而至间就给包裹了进去。

    整个洞穴都摇摇欲坠了起来,大片的岩石滚滚而落,这股五行之芒,把整个山洞都给包裹了进去,恬源和灵溪,面容大变,顾不上什么,立刻从山洞之中朝着外面狂涌而出,毕竟这个山洞的空间已经被五行之芒给充斥着,让他们无处可躲,也只有去外面才可以。

    而这些五行之芒实在过于的浓郁,一部分也朝着洞口之外逸散而出,随之带着还有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被轰了出去。

    “哇靠,这洞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竟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吗的,这随便逸散而出的气息,就足够让我喝上一壶了的,真是变态啊。”

    “你们快看,这率先出来的,是不是恬源和灵溪啊?他们怎么看上去也有一些狼狈的样子啊?可是,火霍为什么没有出来?”

    “难不成,这恬源和灵溪联手把火霍杀死了不成?”

    周围的人顿时便议论纷纷了起来,无不好奇的看着恬源和灵溪,纷纷在猜测着。

    狂暴的五行之芒,依旧滔滔不绝的从洞穴之内狂涌而出,大概在片刻过后,这股五行之芒也终于散去了。

    恬源和灵溪都心有余悸的看着洞穴里已经惨不忍睹的情形,在那一股五行之芒之中,就连他们都感觉到一股心悸之感油然而生,如果被正面的冲击到,怕是也不好受,幸好,他们反应之快,在五行之芒迸射而出的时候,就从洞穴之中一闪而出。

    “可惜了,如果再给我几分钟的事情,或许我布置的阵法就可以完全的施展开来,届时,这令狐绝对是瓮中之鳖啊。”灵溪眼中流露出一丝不甘心之意,此时此刻,她已经看到,洞穴里面空无人烟,那个令狐早就趁着五行之芒爆发的时候,消失不见。

    同时,灵溪心中也极为震撼,她意想不到,这令狐和火霍大战之后,竟然还能施展出这么惊艳的招式来,说实话,的确是震到她了,一开始,她也以为这令狐不过只是强弩之末而已,现在看来,是她想简单了。

    “妈的,又让这小子跑了。”恬源有一些怒意的说道。

    “的确挺可惜的,跑了就跑了吧。”灵溪眼中一丝异样之色一闪而逝,恢复了平静之色后,淡淡的说道。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出去之后,他还是要面对炎族。”恬源眯着眼睛说道。

    “难道你要告发这令狐不成?如果你真的告诉炎族,是令狐杀了火霍,一旦出去以后,炎族的大巫长肯定会捉走令狐,那对于我们而言又有什么好处呢?他从洞穴之中得到的十二祖巫的东西,恐怕也会与我们失之交臂,落入炎族之手。”灵溪沉吟道,虽然她也想令狐马上死,但是一旦令狐死了,那令狐得到的东西就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所以,灵溪希望令狐活着,不希望他落入炎族之手,那她就还有机会得到令狐从石门内得到的东西,之前在洞穴里的一番话,她只不过也是威胁令狐而已,即使,令狐逃跑了,她也不会真的举报令狐。

    “说的也是,不过,这小子很狡猾,我们最好在他还没有离开圣山的时候,找到他。”恬源沉吟道,其实,他心中也有一些别的想法,他嘴上如此说,心里倒希望令狐能离开圣山,一旦令狐离开圣山,必定会还处于在天离族的境内,届时,他只要联系族中的高手,就可以轻松的从令狐手上把东西抢过来。

    如果在圣山之内找到令狐,他就必须还要面对灵溪,恐怕两人肯定会大打出手,他没有决胜的把握能打赢灵溪,而且他还不想和灵溪撕破脸面,毕竟他对灵溪还存在着爱慕之意,但是如果真到那个时候,那就不得不出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