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两百七十六章 魔奴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好吧。”鸢燕道。

    接下来的时间,鸢燕坐到一旁开始吸收死气,原先她有一些顾忌,但是经过秦川的开解后,还是吸收起了周围的死气。

    只是让秦川觉的奇怪的是,鸢燕修炼的乃是《大仙灵法》,单从这个名字上就可以看出,这应该是正道的修炼法决,吸收的乃是灵气,可是鸢燕竟然还可以吸收死气,这倒是让秦川意想不到的事情。

    而秦川则是在四周逛了起来。

    那一颗枯萎的大树,缓缓的叹息道:“《大仙灵法》,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还能看到,当初由仙堕魔的邪花圣者的成名法决,只是,不知道这小女娃能不能开启真正的《大仙灵法》,真是期待啊。”

    “邪花圣者,我也算是报了你当年的恩情了。”随后,大树继续的沉默了下来。

    秦川漫无目的的在这个石洞的世界之中逛了大概有半天左右的时间,他倒是听了大树的警告,并没有往北边走去,一路上秦川倒是看到不少的天材地宝,但是秦川却发现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事情,在他正要采摘这里的天材地宝的时候,手一触碰到,这些天材地宝,竟然迅速的枯萎,然后变成粉末,飘散在地面。

    一开始秦川以为只是例外,可是,当他一连采摘了不少的天材地宝以后,竟然发现都是这个情况,瞬息间,他就知道,这里的一切,怕是都已经失去了生机,但是为什么会继续的保持绿意盎然的样子,秦川也不得所知。

    “怪不得,我进入到这个石洞内的空间就感觉到死气腾腾,原来这里的一切,早就已经失去了任何的生机。”秦川喃喃自语道。

    “归来吧,归来吧.....”

    就在秦川惊讶之际,他的脑海之中似乎响起一道声音来,霎那间,秦川的眼神竟然不由自主的开始迷茫了起来,原本要运转而起的“清心决”在此时此刻,竟然完全的停滞了下来,而秦川蓦然的站起了身体,如牵线木偶一般,原本往南边行去,突然转身,竟然往北面而去。

    没一会的功夫,秦川就已经是来到了北面的地域之中,当他踏入其中的时候,整个空间里到处都充斥的无边无际的血气,在这些血气里,蕴含着一股狂暴的煞气,纷扰间就融入到秦川的身体之中,而秦川在此时却浑身一颤,脑中的“清心决”也趁机运转了起来,让他眼神恢复了清明。

    当秦川看到自己竟然身处在一片血腥的空间之中的时候,顿时也是吓了一跳,他只知道,自己好像听到一道声音,这声音里带有一种摄人心魂的魔力,让自己不由自主的就被声音给控制住,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这里,这里和天衍镜第一层的血色空间相差无几,空间中都是血气。

    而且,在这片空间之中,秦川已经失去了方向。

    “这到底是哪儿啊?”秦川环顾四周后,皱起了眉头,突然他脸色一变,道:“这难道就是老树精所言的北方血池不成?”

    秦川越想就越觉的有这个可能,毕竟这里的血气实在过于的磅礴,应该是有血池的存在才会让这片空间弥漫的如此之多的血气才对。

    对于老树精的话秦川可不敢不警惕,只是,意想不到,自己竟然还真的进入到北方血池的范围之内。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秦川脸色一愣,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在天衍镜之中,那一自己从圣域之中得到的棺材竟然无端的震荡了起来,像是隐隐约约之间要从他的天衍镜之中破镜而出一般,不过却被天衍镜无形的力量压制着,无法出来,一股磅礴的血气更是从棺材之内迸射而出,笼罩四方。

    “放我出来,放我出来。”

    在天衍镜之中,一道疯狂的咆哮声如雷乍起,传遍四野。

    而此时此刻,棺材上的符箓金光肆意而出,照耀了天衍镜第一层。

    “该死的困天符。”

    棺材里响起了愤怒不已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秦川露出惊讶的神色,为什么自己一进入到这里,棺材就开始异动了起来,难道这棺材和这里有着什么密不可分的关系吗?

    秦川这俱棺材是从圣域之中得到,也就是说,九黎族的圣域很有可能和圣山也有着冥冥之中的关系。

    只是,秦川并不知道,这两者到底是什么关系。

    “魔,魔祖?”就在秦川疑惑的时候,一道颤颤巍巍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秦川一惊,立刻转身,发现在他的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位拄着一根拐杖的老人,这老人的眼眶深深的凹陷了进去,脸上被无数的沟痕布满着,充满了岁月的沧桑,一股死气自她的身体之中逸散而出,看上去就像是风烛残年的普通老人。

    但是,能出现在这里,岂会是一般人?

    “前辈,你是?”秦川顿时便恭敬的问道,他感到奇怪的是,这老人望向自己的时候,眼神之中竟然还带着一丝暴露无遗的恭敬之意,这让秦川心中布满了疑云。

    “为什么,你的修为这么弱,我却在你身上感觉到魔祖的气息?这不可能啊,你体内也没有蕴含混沌魔气。”老人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有一些踟蹰不前的喃喃自语道。

    “魔祖?”秦川也惊异了起来。

    就在此时,老人突兀间就飘到了秦川的身边,一指遽然间就落到里秦川的额头之上,一股磅礴的神识之力正要窜入到秦川的体内的时候。

    “墨怨,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没变,只是,何必为难一个小辈呢?”天空之中一颗庞大的枯树破空而来,在临近的时候,枯树一阵扭曲间,竟然就幻化出一个人来,这老人看上去倒是挺仙风道骨的,下巴处布满了白色的长须,连他的长眉和头发都是白色的,他的脚下踩着一根干枯的木枝。

    叫做墨怨的老人在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面容微变,立刻收回自己的手指,抓起秦川的身体,就要逃跑一般。

    “唉,你走可以,我也不拦你,但是你好歹也要把那个小辈留下吧。”

    老树精叹息一声,眼中精光一闪而过,身体就这样像是跨越空间的距离一般,来到了墨怨的身边,一根树枝自他的身体之中破体而出,就把秦川给缠绕住了,然后老树精用力一扯,原本被墨怨抓在手中的秦川,竟然毫无阻碍一般就落到了老树精的身边。

    “梨天,把人还给我。”墨怨阴沉着脸,但是并没有继续动手。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秦川顿时便松了一口气。

    “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来到这北面的吗?”老树精有一些责备的说道。

    秦川苦笑一声,把自己听到声音的事情,告诉这老树精,而老树精却皱起了眉头,随后对着墨怨道:“墨怨,人我带走了,如果,你非要来拿,可以追过来。”

    梨天的话语一落,便带着被树枝捆绑的不能动弹的秦川朝着来时的路飞迸而出。

    墨怨最终还是没有追过去,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秦川的背影,似乎想把他的样子记在脑海之中一般。

    “梨前辈,哪个墨怨到底是谁啊?”秦川恢复自由后便疑惑的问道,他能感觉的出来,那墨怨的修为极为的高深,自己断然没有可能在她手中走过一招,只是那墨怨好像极为忌惮眼前这树精一样的。

    “魔奴。”梨天淡淡的说道,眼中露出一丝让秦川看不懂的眼神来,然后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看到老树精似乎又不想说话了的样子,秦川并没有继续多问,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只是,秦川一直还在纠结,那墨怨为什么会说自己身上有“魔祖”的气息,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梨天,怕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而且,秦川隐隐约约觉的,那墨怨口中的“魔祖”,极有可能和那一俱棺材有关系,毕竟那棺材一进入到北面就开始震荡了起来,届时,那墨怨才出现在自己身边的。

    “难道,棺材里关着是魔祖不成?刚才棺材震荡的时候,把魔祖的气息给震了出现一些,所以才会被墨怨感知到?”秦川心中这般猜测着,他也不是很确定。

    “好了,现在情况有变,你们两个暂时先出去吧。”梨天说道。

    秦川和鸢燕无奈之下,只能暂时先离开了这个古洞内的世界,虽然秦川知道这个古洞内还有很多秘密是他所不了解的,他现在也没能力去了解,而且秦川感觉,自己以后肯定还会来到这里的。

    随着秦川离开了这片戈壁滩,天衍镜内的棺材也停止了继续的震荡,恢复了平静。

    “秦大哥,怎么好好的,树前辈就要赶我们出来啊?”鸢燕疑惑的问道,她刚在正吸收着周围的死亡之气,没想到那么快就被传送了出来,也正纳闷着呢。

    “我也不太清楚,怕是出现了什么变故吧。”秦川苦笑一声,知道这事情可能和自己不小心进入到北方的血池之中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