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两百七十八章 魔祖罗睺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大巫长,那现在怎么办?”恬源开口问道。

    “你把他的样貌告诉我,只要此人还在天离族的境内,我自然有办法找到他。”李婵眯着眼睛说道。

    “好。”恬源拿出一个水晶递给李婵。

    当李婵的神识侵入到水晶之中的时候,不由自主的说道:“是他。”

    “大巫长,你认识这令狐不成?”恬源好奇的问道。

    “不是我认识,而是秦海认识,如果真是此人的话,那就有一点麻烦了,毕竟似乎九黎族的李侯和他也有一些关系。”李婵皱起了眉头。

    “此人不会是九黎族的人吧?”恬源吃惊的问道,九黎族内的一些事情他也知道。

    “不会,如果这令狐真是九黎族的人,那他当初就没必要去参加圣灵三境,李侯直接给他一个名额还不是更好?不用如此的多此一举。”李婵说道。

    “说的也是。”恬源也是有所明悟的点了点头。

    “如果这令狐真的和李侯关系匪浅的话,这段时间,他肯定会去找李侯,在李侯离开之前,派人去盯住九黎族的人,如果有什么发生,立刻禀告我。”李婵凝重的说道。

    “可是,这李侯修为莫测,派人去盯住他,会不会被他发现?”恬源踟蹰不前的说道。

    “无妨,被他发现就发现,这里是天离族的境内,他发现又如何?这段时间我们先推迟召开巫族联盟的第一次议会,把这九黎族在我族境内拖上几日,不然,等他们返回到九黎族境内,我们就鞭长莫及了,我会让秦海在圣山这里一刻不停的用神识扫瞄着,除非,这令狐死了,不然想要出来,就必须要经过这出口才可以,你先下去吧,这次如果真的能从令狐身上得到十二祖巫的东西,你功不可没,到时候,肯定不会少了你的好处的。”李婵道。

    “多谢大巫长。”恬源一喜道,他知道雷珠恐怕和自己没缘,但是其他东西,或许大巫长可以赏赐给他的,毕竟他是天离族的第一天才。

    鸢燕随着李侯大巫长回到了巫都城内九黎族的住处。

    “燕儿,火霍的事情,你可知晓?”李侯在经过鸢燕身边的时候,感受到鸢燕体内流露出来的气息后,眼神微微的缩了一缩,他意想不到,这鸢燕进去的时候修为不过只是归气境而已,可是现在,却已经是孕神境四重的修为了,这进步是不是太快了一些,让他都不得不有一些惊讶了,但是他也并没有多问什么。

    “大巫长,我也不太清楚呢。”鸢燕说道,她知道是秦大哥杀了火霍,但是并没有说出来。

    “好吧,现在时间也已经不早了,你先早点休息,等巫族联盟的议会召开完以后,我们就回九黎族。”李侯说道。

    “大巫长,你也早点休息。”

    鸢燕在告别大巫长后便进入到自己的房间里。

    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一道身影突兀间就出现在房间之中,这道身影自然是秦川无疑。

    “秦大哥,你出来了。”鸢燕惊喜的说道。

    “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秦川开口问道。

    “今天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炎族的大巫长炎焱脸色阴沉的可怕,似乎随时随刻,都要爆发一般,一开始,我以为灵溪和恬源可能会举报你,但是这恬源并没有说出是你杀了火霍,灵溪也没有说,两人好像心照不宣一样。”鸢燕回忆道。

    秦川皱起了眉头,他知道,恬源不说的原因很简单,毕竟他也怕自己落入到炎族之手,那他就会和十二祖巫的东西失之交臂了,这样自然不值得,至于灵溪,秦川心中有一些复杂。

    “看来这段时间,我还是不能出去啊,现在炎族我倒是不担心,我担心的是天离族,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恐怕我一出去,可能就会被天离族的人发现,这段时间,我还得待在天衍镜之中。”秦川道,毕竟这里是天离族的巫都城,他一出去恐怕就是自投罗网的份,唯有出了巫都城,他再把天灵面罩一摘,就算这天离族有通天的本领,怕是无法发现的了自己就是令狐,那时才算是安全的。

    如果巫都城之中没有防护大阵,他就可以借助风的力量,把如尘埃大小的天衍镜带出去,可是如今巫都城的大阵已然开启,连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他的天衍镜自然也是没有办法可以出去的。

    秦川暂时还不想在巫都城之中把面罩给摘下,怕出现什么变故。

    “要不,我和大巫长说一声,明天先回去,这样你就可以离开天离祖的境内了。”鸢燕想了想说道,毕竟她现在还没有什么事情,比赛也结束了,是时候可以离开了。

    “这样不妥,有一个顾虑,这巫都城人多眼杂的,而我现在又杀了火霍,拿到了十二祖巫的东西,之前大巫长和出手帮助过我,现在我们住在别人的地方,肯定已经被人监视了起来,这个时候,如果你独自一人离开,可能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以防万一,还是等大巫长办完事后,我们再一起回去,这样也安全一些。”秦川道,他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

    “好吧,那秦大哥,我就把天衍镜放在房间里,反正我的房间也没人进来,你什么时候想离开,都可以。”鸢燕道。

    “也行。”秦川点了点头,毕竟在天衍镜之中是看不到外面的情况的,万一鸢燕刚好在外面,自己一旦出来,就悲剧了。

    这一次出来,秦川也是计算好了时间,知道是夜深人静。

    三天后。

    天离族的一间隐蔽的密室之中,一位躺在床上的老人,看着身边的秦海,淡淡的问道:“人还没有找到吗?”

    这老人自然就是天离族的大巫长李婵的本尊。

    秦海顿时踟蹰不前了起来。

    “没事,你说,那家伙在沉睡之中,感知不到我们在说什么。”李婵道。

    “那小子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这段时间我待在圣山附近每时每刻都把神识外放,都没有发现这小子,在九黎族那边,也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什么异样之处,我们已经把议会推到了明天,一旦明天开完议会,找不到那小子,李侯就要带着人离开了,我至始至终都觉的李侯和这小子关系匪浅的样子。”秦海说道。

    “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小子,我要雷珠,一旦有了雷珠我就可以镇压我体内的老家伙,只是我怕就怕那个令狐早就已经离开了天离族的境内。”李婵狠声的说道。

    “大巫长,你放心,我敢肯定那小子一定躲在某个角落和我们耗着呢,等天视地听阵法一启动,只要他还在天离族的境内,就算是一颗尘埃,我都可以把他找出来。”秦海信誓旦旦的说道,只是他也知道,一旦开启视地听阵法,那消耗绝对是海量的,但是为了找到令狐,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嗯,你先下去吧,那家伙又要醒过来了,记住,没事的话就不要来打扰我,以免被那家伙察觉,和我的身外化身说,也是一样的。”李婵虚弱的说道。

    “好,那我先告辞了。”说完,秦海便恭敬的退出了门外。

    这段时间来,秦川总感觉有一些心绪不宁,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他待在房间之中,如果没有什么必要的事情,他会选择待在天衍镜内,很少出来,借助天衍镜一层内的血气来修炼《八臂浮屠诀》,但是,秦川能感觉的出来,如果想要把第四条手臂凝练出来,怕是需要消耗的血气极为的磅礴,起码是凝练第三条手臂的万倍之上,甚至还要多。

    怪不得当初蚩尤老祖也仅仅只是把《八臂浮屠诀》修炼到第六层,这《八臂浮屠诀》需要的能量实在太多了。

    幸好血海之内有许多的血气,能源源不断的供他吸收,不过,秦川也可以感受的出来,这一条咆哮的血海内的血气似乎已经是不多了,毕竟如今冥河已经差不多身陨了,血海自然也会跟着枯竭。

    所以,趁着这血海还没有完全枯竭之前,秦川必须捉紧时间多吸收血海内的血气,原本在天衍镜第一层之中有很多因为血气而蕴养而出的血兽们,也因为血海的枯竭,都已经消失殆尽了,甚至在第一层空间之中,弥漫在空间里的血气都已经退去一大片,有的地方恢复了天朗气清。

    “这第一层是血海所在之地,这第二层是一片药林,还有一尊巨大的丹炉,也不知道这第三层,到底是什么?”秦川颇为好奇了起来,虽然他现在还没办法打开这第三层,但是他对这个第三层,充满了觊觎之意。

    随后,秦川走到第一层的某一处,看着近在咫尺,已经恢复平静的漆黑色的棺材,之前,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现在他决定研究研究这棺材,在圣山那戈壁滩的石洞之内,他记得那魔奴,叫自己“魔祖”,所以,秦川猜测,躺在这棺材之内的可能才是“魔祖”,因为棺材震荡的时候,散发的魔气,被那魔奴给感觉到了,所以才自然而然的认为自己是“魔祖”。

    秦川也不知道这棺材是用什么材料制作而来的,连他的神识都无法侵入其中,一触碰到棺材的时候,就像是自己的神识侵入到一片汪洋大海之中,磅礴的海水立刻就把他的神识给淹没其中,靠近这棺材的时候,秦川还可以感觉到一股极为浓郁的魔气从棺材之内逸散而出,甚至在棺材上方的天空之中,都已经聚集了一片黑云,这片黑云,全是用魔气所聚集而成的,看上去很是诡异。

    在棺材板上,有一张不易察觉的符箓,如果不仔细看,还真容易被忽略过去,但是眼尖的秦川还是发现了,这符箓上龙飞凤舞般的画着玄奥的符文,秦川的一看之下,就感觉自己的心神如遭重击,他的身体更是“蹬蹬登”的不断后退,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悸之色,他知道,这符箓绝对非同寻常。

    “这里面关押的人绝对修为滔天。”秦川心中猜测道。

    “人族小子。”就在秦川继续在观察这棺材的时候,从棺材之内一道声音突兀间就传了出来,顿时就把秦川吓了一跳。

    “你是?”秦川下意识的就开口问道,他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从棺材里面传出人的声音来。

    “我是谁不重要,不过,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棺材内的声音继续传了出来,声音之中隐隐约约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期待之意。

    “你是谁我都不知道,和你做交易,不亚于与虎谋皮,我还是小心谨慎一点为好。”秦川眼睛露出一丝精光道。

    “你再考虑一下,你只要答应,我定然不会亏待你。”沉默片刻,声音继续传来。

    “那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秦川不依不饶的问道。

    “唉。”棺材里面的人叹了一口气,之后便又陷入沉默之中。

    “之前我在某个地方碰到一个魔奴,她叫我魔祖,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实际上她是感觉到了你的气息,所以才误认为我是魔祖,其实,真正的魔祖是你才对吧?”秦川也是不敢确定,但是还是问道。

    “没错,我就是魔祖罗睺,之前我也不知道你进入到什么地方,但是我可以感受到我的一根破碎的骨头在召唤着我,所以我才会不顾一切的想要从棺材里出来,可是这该死的棺材,让我的元神无能为力破棺而出,如果你可以帮我从这棺材里出来,我会给你这一生都无法想象的机缘。”罗睺声音之中充满着诱惑的说道。

    “魔祖大人,你这不是开玩笑吗?你都出不来,我一个修为只有孕神境的小修士,怎么能打开这棺材?”秦川苦笑道,而且他可不认为这魔祖会什么好人,单从这棺材之中弥漫而出的滚滚魔气来看,就足以说明,这魔祖估计是一个大人物,修为绝对惊天动地,一旦把他放出来,秦川还真怕他会过河拆桥,即使秦川真的有办法,肯定也不会轻易的放他出来,况且,现在秦川根本就没办法。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